《 穿成炮灰O后他A爆了 》凉白开开

018

云星泽正在军校食堂和路冉旭一起吃晚饭,奥利尔也在旁边,三人交流着比赛时看到的精彩画面。

“池昱在我们组,”路冉旭说道,“他实力也就那样吧,顶多算是A+级别的暴风机甲,表情拽得不行,还不少人觉得他帅气。说实话,要不是他爸是机甲部队的中将,他哪来那么大的底气?”

说到这里,路冉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比完后苏梓楠还上去给他递毛巾,说什么昱哥好棒哦,呕。”

“我们那组有个叫卡列博的,”奥利尔皱了皱眉,说道,“也是A+,开的是彗星,好像去年差点进校队了,运气不好连着两把遇上S级对手,最后错失名额。他简直是个疯批,不要命似的拆对手机甲,把那台十多米高的暴风机甲拆得只剩驾驶舱。”

“只剩驾驶舱?”云星泽愣了愣,“那应该有很多零件被毁了吧……”

“没错,听说他是三年级很出名的选手,”奥利尔把比赛视频调出来给云星泽看,“那个被他拆毁机甲的选手应该没办法继续比赛了。”

云星泽看着光屏里那台机甲被拆得七零八落,心中感到十分惋惜与悲痛——这得花多少钱才能修好啊?

他可不想遇上这样的对手。

这时,路冉旭忽然看到班级群有人发消息,点进去一看,放下手中的勺子:“你们快看,第二轮名单出来了——”

云星泽一边吃炒饭,一边随手滑动光屏,在看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他差点呛到。

“卡……卡列博?”云星泽重复一遍这个名字,愣愣地看向奥利尔,“是你说的那个人吗?”

路冉旭和奥利尔同时抬头看向云星泽。

两人的表情都十分凝重。

“星泽,”路冉旭想起云星泽那台丑机甲,斟酌了一下用词,“虽然你那台被拆了应该也亏不了多少钱,但是被拆成那样也太狼狈了,你要不考虑一下直接投降?”

云星泽:“其实也是花了很多钱的……”

奥利尔连连叹气,皱眉道:“你第一轮比赛很精彩,可你当时的对手是B级的,和A+有云泥之别。”

班级群里,也有不少人被这个分组名单吓到。

“我靠,我匹配到了四年级的?!”

“这公平吗?我们都是菜鸡诶,一下子匹配到这么多A级的大佬!”

“操,居然有卡列博?!”

“天啊,你好倒霉。@云星泽”

“为你的机甲默哀。@云星泽”

“云哥我相信你还是能撑过一分钟的。@云星泽”

“折翼天使这回真的要折翼了。@云星泽”

“黄色足力健老人鞋会被打飞吧。@云星泽”

路冉旭为云星泽打抱不平:“比赛都还没开始你们就唱衰,足力健那条是谁发的啊,也太没人性了。”

说完后,路冉旭抬头看云星泽:“星泽,如果到时候足力健被打掉了,你就举旗投降。”

奥利尔:“你可以在头顶装一个类似八音盒的东西,有危险的时候就把白旗弹出来。”

云星泽:“……”

比赛还没开始,众人都在担心云星泽的处境。

吃完晚饭后,云星泽在房间里重复看卡列博的比赛视频,他的链剑宛如毒蛇,总在意想不到的位置朝对手发起冲击,狠狠地留下一道又一道颇深的划痕。

其实也不怪同学们对云星泽没自信,云星泽自己也很清楚,卡列博的实力根本不是上一把的那个Beta男生能比的,光看视频都能感受到凛冽杀气。

这个家伙已经脱离了军校生的范畴,说他是战场上的机甲兵都不为过。

每个招式,都是冲着将对手的机甲彻底毁掉的目的而去。

比赛进行到十分钟,虽然开暴风机甲的那位选手很顽强,但也不得不投降。

这是唯一一场,全场观众没有在结束后欢呼的比赛。

因为每个人都被卡列博的暴戾手段吓到,担心自己遇上这样的疯子。

云星泽又去看了卡列博往年的比赛视频。

一年级的时候,卡列博只是个B级的彗星机甲战士,二年级直接到了A级水平,三年级已经升到A+,看得出是个十分有野心的军校生。

还有一点很关键:卡列博的战斗风格有所改变,用的武器也变化多端,但唯独有一件事不变,那就是他打光剑机甲的胜率,十把能赢九把,剩余那把输给洛闻川。

不过比起输赢,云星泽更在意的是自己的机甲会不会被拆。他的机甲改装后勉强到B级,哪怕只被拆掉一只手臂,也够他心疼好几天了,而且还会影响后续的比赛。

他思来想去,觉得不能像上一把那样正面硬刚,否则就算赢了比赛,也要花一大笔维修费,十分不划算。

他参加比赛是来赚钱的,绝不能赔钱。

既然不能硬刚,那就要利用战术取胜。

第二天,云星泽联系了班上开彗星机甲最厉害的学生,让对方和自己切磋一把。

对方是名Alpha女生,驾驶能力是B+,海选一年级第十五名,身手还是很不错的。

云星泽在脑海中想了很多战术,但是比了两轮之后,他发现严重的问题——光剑机甲是武器最少的机甲,驾驶者想要赢,靠的是反应力与身手。

或者说,驾驶光剑机甲,1V1战斗本身就没有太多战术可言。

在近身搏斗中,拥有至少6种拆卸武器、5种破坏武器的彗星机甲明显更占优势。

光剑机甲就只有两把光剑,撑死再多加几个粒子炮和暗箭。毕竟,为了更好地与剑术契合,它的身上不可能装太多配件。

切磋结束后,Alpha女生出了不少汗,她看着云星泽几乎毫发无损的机甲,惊叹道:“我去,这机甲丑是丑,还挺灵活啊。”

云星泽的表情有些严肃。他问女生:“你觉得,我打卡列博有几成胜算?”

“这……”女生显得有些为难,她认真思考后才回答:“说实话,卡列博虽然没有达到S级,但他已经是全校最强的彗星驾驶者,去年运气差才没进校队。A级以下的选手打他,恐怕会很艰难。”

说着,她担忧地看了眼云星泽的机甲:“更何况,彗星机甲从某种意义上说比较克制光剑机甲。”

云星泽看着对方的机甲陷入思考。

女生以为他被打击到了,又安慰道:“不过你的反应力真的很快,我几乎摸不到你。你还是咱们一年级的头号种子选手呢,不要放弃啊。”

话虽如此,女生显然只是怕云星泽心态崩溃才这么说,她并不觉得他能打赢卡列博。

正在这时,一道苍老而矍铄声音在训练馆的观众席响起:

“怕了?”

云星泽抬头看过去,发现卓飞跃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场馆,正坐在观众席上看着两人。

“卓老师?”女生愣了愣,忙打招呼,“今天周末,您不用去买菜啊?”

“早买完了。”卓飞跃从观众席上直接翻身一跃,来到场地内,走向云星泽。

他来到云星泽面前,笑呵呵地问道:“虽然比赛很难,但你不至于被卡列博吓到吧?”

语气里带了几分调侃。

云星泽还没来得及回答,卓飞跃忽然看了眼他的机甲足部,又看了看自己的鞋子,惊奇道:“哟,撞鞋了。”

云星泽:“……一点儿也不像好吗?”心道,真是好损一老头。

“开个玩笑,”卓飞跃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这不是怕你紧张嘛。”

说罢,卓飞跃打量着云星泽的机甲,夸赞道:“改得很不错,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的改装能力这么强。”

忽然话锋一转,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但是,这种程度的改装,想要赢卡列博,除非你能快速解决战斗,否则将会很危险。”

卓飞跃说出了云星泽担心的第二点。除了光剑机甲难以施展战术之外,最大的问题就是体力。

他现在的体力仅有B级,拖得越久,就越有可能被卡列博抓到机会大卸八块。

旁边的女生看不下去了,小声地说:“卓老师,您就别吓唬云同学了,光剑机甲本来就不容易打彗星机甲,去年全国大赛,洛闻川不也被彗星机甲伤到了么?”

卓飞跃下意识地说:“那小子是因为……”

话说到一半,他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见云星泽正在苦思冥想,卓飞跃看着他,忽然问道:“你知道彗星机甲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吗?”

云星泽一愣,想了想,道:“因为体积小、速度快?”

“除了你说的,还有个原因。”卓飞跃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在宇宙中,彗星靠近恒星的时候会因为高温而升华,留下美丽的彗发和彗尾。可是当它远离恒星时,就只是一团肮脏的雪球。”

卓飞跃的一番话,看似与机甲毫无关系,却直接点明了彗星机甲的缺点——

为了拆卸对手而生的机甲,只有紧紧靠近对手才能发挥它的作用,一旦远离,便没有任何用武之地。

哪怕只差一厘米,只要没接触到机甲并停留足够长的时间,拆卸工具就只是一堆废铜烂铁。

所以,面对彗星机甲,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让对手摸到自己。

即便被摸到了,只要迅速摆脱就能避免危险。

这是近身搏斗的暴风机甲和光剑机甲难以做到的,才导致上一个和卡列博打的暴风机甲被拆得只剩驾驶舱。

可是,云星泽的光剑机甲虽然装了一些远程炮火,但终究还是以近战为主。

他能怎么办?

再多装几个远程炮口?

好像不太行,毕竟远程机甲的炮火需求非常大,他就剩一万多星币,不太可能把机甲改装成可以完全远程战斗的地步。

云星泽一时间似乎陷入了困境。

从训练场出来,他不断思考着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在各大训练场和比赛馆周围,种着一大片樱花林,正盛开成一片粉海,亮丽的颜色吸引着云星泽的眼球。

这种古地球留存下来的植物,每棵都价值数十万星币,却在星海军校不要钱似的遍地种着。

正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了几声猫叫。

旁边的Alpha女生四处张望,忽然指着一棵高大的樱花,说道:“呀!那上面有一只猫。”

卓飞跃愣了愣,意外道:“咱们学校绿化不错啊,小动物还挺多。”

那是一只橘猫,躲在树干上,树枝随着风摇晃。

猫会爬树,但它似乎两只爪子受了伤,正在流血,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樱花的花瓣,应该是抓捕迷你型星兽的时候受伤了。

迷你型星兽看起来像老鼠,但战斗力可不比猫弱,时常有猫因此受伤。

又一阵风吹过,樱花花瓣飘落,橘猫尝试着从树上爬下来,却因为疼痛和失血而差点失去平衡,身躯晃了一下,几乎要从几米高的树上摔下来。

有几人围在树下,他们想上去救猫,又因为树干太细而不敢贸然行动,生怕橘猫因为树的摇晃而掉落。

云星泽忙上前,正准备试试爬树,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在不远处,周遭一下变得安静。

高大的身影没有犹豫,迅速爬到了旁边的树上,半边身体贴着树枝,另外半边身体将树枝往下压,使自己的身体靠近那只橘猫。

众人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担心上面的人摔落。

云星泽愣愣地看着那人。

没过多久,一只宽大手掌缓缓地抓住橘猫,随后,男生从树上往下跳,稳稳地落地。

“哇,好帅啊!”

“动作好快!”

“不愧是洛闻川……”

“小洛,身手真不错。”卓飞跃笑着对男生竖起大拇指。

洛闻川冲卓飞跃打了声招呼,随后,他拿出口袋中的消毒湿巾,仔细地擦拭了猫咪的伤口。他微微垂眸,狭长的眼睛里罕见地透出几分温和与认真,看得周围的Omega们红了脸。

橘猫也不动,就乖乖地任由他摆弄。

樱花的花瓣飘落,落在男生和猫咪的身上,平添了几分温暖色彩。

云星泽目不转睛地盯着洛闻川和那只猫,表情若有所思。

旁边的女生伸出手在云星泽面前晃了晃,小声道:“云星泽,洛学长救猫太帅气,把你看傻了?”

“我知道了……”云星泽想起地下黑市的老板给自己的某样东西,眼睛一亮,忽然兴奋起来,“我知道怎么打卡列博了。”不仅能赢,还能避免机甲被拆。

不远处,洛闻川的手指微微一顿,不动声色地瞥了他一眼。

女生满头问号,诧异道:“你知道了?要怎么打?”

她心中困惑,云星泽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打彗星机甲和救猫咪有什么联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