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人之下]双界门 》斑研

第 52 章

飞机直达西安,吴思灵和王也落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钟,想要再置办什么装备显然也已经来不及,一切都要等明天再说了。

他们没有订酒店,而是去了王卫国在西安置办的房产住两天。出暗堡的时候王也就给杜哥打了电话,让人把西安这边的房子稍微清理一下。

王卫国也是个经常到处跑的主,在不少城市都有住的地方。更何况西安和北京本身离得就不远,王妈妈也常来这边玩。

从机场打车过去也不算远,吴思灵身上不舒服,靠着王也小睡了一会儿,等到了地方才被叫醒。夜里风凉,不稍微醒一下容易感冒。

等电梯到了顶层的复式,进了房门,吴思灵反倒是不困了。

客厅的沙发上放着王也妈妈远程指挥给他们置办的睡衣,桌子上摆着水果零食都很新鲜,显然是下午才买回来的,冰箱里也放了不少东西,设施不可谓不齐全。

吴思灵把王也赶进房间里换衣服,自己则是在客厅倒饬好了睡衣,然后摊在沙发上不想动。

晚饭的重任又落在了王也身上,不过坐了一天的交通工具,两人的胃口都不太好。王也只是稍微熬了些稀饭,然后开了两袋榨菜吃了个简餐。

餐后没事做,吴思灵和王也说起了秦岭的情况。

上次去长白山其实比较匆忙,吴思灵并没有和王也详聊太多,这次有时间,当然是提前对一下信息最好了。

吴思灵没有去过秦岭这边,所有的了解都来自于吴邪的口述和笔记,多少有些失真,不够详细。

而且,考虑到两个世界之间可能存在的差距,吴思灵也只是说个参考而已,算是让两人有个心理准备。

“那是个古老的祭祀之地,里面还活着的东西……啧啧啧,你懂吧?”吴思灵还记得吴邪描述中那些可以控制活人的蛊虫,据说是会从人的嘴里爬进来,想想都膈应。

不过,麒麟血对那些东西应该是有克制作用的,上次给陈朵用的血被马仙洪的法器提高了利用率之后,并没有全部消耗掉,这次可以做个护身血包给王也以防万一。

“上次没有搞清楚压制炁流动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如果秦岭也有的话,就会比较麻烦。”有了上次的教训,王也这次也想得更多一些,能动炁和不能动炁动地方,要准备的方案自然是不一样的。

吴思灵思考了一下,“也许有影响——我猜测,只是猜测哦——在长白山的时候,我们越深入,那种感觉就越明显。应该是说明,影响炁游动的东西,就在我们所前往的方向。我……算是进去过吧,所以我隐约感觉,应该是青铜门——或者说,是青铜器。”

其实吴思灵考虑过里面的很多东西,或许是长白山下云顶天宫的排列方式形成了某种阵法,但是就算是有阵,那也应该有一个发动点的。

这个发动点是什么?

长白山里最特殊的东西,莫过于那一道青铜门,这其实并不难猜。

再加上本来青铜器在古代就有非常特殊的地位,许多祭祀用的器物都是青铜所制,传说中,许多青铜器是可以“沟通神明”的。

比如说秦岭中的青铜神树,传说可以满足人类的一切愿望,也就是物质化的能力。

所以,吴思灵也觉得,炁在秦岭中应该多多少少会受到一些影响。不过,应该并不想在长白山的那样严重。

毕竟,她要来秦岭这件事是和赵董专门谈过,长白山附近有对异人的专门警告,那种警示性的牌子多半是来源于公司,毕竟那样圈地的行为也只有国|家才有权利。可是吴思灵说起去秦岭的时候,赵董并没有过多的反应,想来是和长白山的情况不尽相同。

只是多想一点总没有错。

“你之前列的装备单子我发给杜哥了,他那边让人准备好了就直接给我们送到这里来,很快。你身体不舒服,我们先休息两天,过两天找辆车,我们先去秦岭附近观察一下,到了差不多的范围我应该能判断里面对炁的影响程度。”王也看了一下微信上杜哥的回复,有老王家的钞能力在,装备的问题不大。尤其是大王总听说是吴思灵和王也两个人要进秦岭去登山游玩,马上表示所有的账目都可以从他的户头上划,买的都是最好的。

既然是二人世界要出去玩,当然少不了要配辆车。只可惜王也当年上大学的时候光顾着修学分,毕业之后又马上去了武当山当道士,根本没时间去考驾照,所以杜哥也给他们安排了司机。

“那行,我身体还好,就今天最难受,明天会好些。我们过去也要时间——要不就后天吧,如果装备到了,我们后天出发就直接带上,先走旅游线路看看情况。如果装备没到,我们就先找个导游了解一下周边这里的秦岭。”吴思灵想了一下,根据上次的经验,他们所需要的装备购买并不困难,毕竟对要去的地方有所了解,装备也都是野外探险的常规装备,购买压力不大。

果然,杜哥安排的人第二天上午就敲门来送东西。彼时吴思灵睡的正香,是王也接收的装备。

来送东西的人是杜哥手底下的人,姓钱。当年王也去清华住校的时候,还是这个人帮他拿的行李。

“谢了钱哥。”

东西的重量不小,这人推着手推车上来,还算是轻松。王也把推车上的行李提起来,正转身之时,一股尖锐的气息从背后袭来,直奔王也的要害。

对危机的敏锐让王也来不及转身,而是用行李撑着地面,用极快的速度翻身而起,踩着头顶的天花板和大门拉开好长一段距离。

这时再看,钱哥的神色已经变得相当奇怪,眼神中带着些狠意,手上虽然没有凶器,但是看他还没有收回去的架势就知道,刚才的动作确是他无疑。

“啧,让你给躲过去了。”钱哥的嘴里吐出了一个略带着些奇怪的声音,似乎有些失真。

刚才那一击里是由炁而成,可是王也记得非常清楚,钱哥应该是个普通人才对。

几乎是在一瞬间,王也就做出了判断。

这人,恐怕不是真正的钱哥。

战斗并没有给王也太多思考的时间,“钱哥”直接正面扑了过来,速度奇快。

王也后撤一步,运起太极进行对抗。只是碍于钱哥的身体,王也并不敢下狠手,普通人的身体就算是经过锻炼,也很难扛住异人的攻击。

和有所顾忌的王也相比,“钱哥”就显得肆无忌惮了,尤其是察觉到了王也的顾忌之后,甚至会利用自己身体上的优势来下阴手。

“乱金柝!”

在王也所有的招式之中,这一手应该是对钱哥的身体最保险的招式。

可就在王也用处招数的瞬间,“钱哥”脸上陡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就像是冯宝宝一样,这个人也完全不受乱金柝的影响,反倒是利用王也用招的间隙扑了过去。

“咻——”

一道金属破空的声音从侧面传来,黑色的匕首上带着冷光和杀意阻断了“钱哥”的攻击路线。

出手的,正是被外面动静惊醒的吴思灵。

匆忙中从床上跳起来的她根本来不及穿好衣服,身上裹着从床上揪下来的夏凉被,光着脚踩着地上。

一击不中,却已经给王也创造了机会。只见“钱哥”后翻躲刀的瞬间,王也定下中宫,以巽字为绳,把“钱哥”绑了个严实。

被制住的“钱哥”并不慌张,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王也一眼。紧接着一股黑烟从钱哥身上冒出,然后迅速消散在了空气中,不见了踪影。与此同时,钱哥的身体就像是什么东西被抽走了一样,软了一下,才又睁开眼睛。

“……我这是,怎么了?”钱哥动了一下身体,却感觉手脚上都传来一阵非常明显的束|缚感。

王也和吴思灵对视了一下,马上做出了反应。他蹲下来扶住了钱哥,同时谨慎的撤下其身上的巽字法。

“我正说呢,钱哥您怎么突然就晕倒了,可吓死我了。”王也把钱哥扶了起来,一只手还顺着从钱哥身后的矮柜上勾了一块小方巾搭在了吴思灵的匕首上。

钱哥也是摸不着头脑,只感觉头脑一场模糊,记忆都好像朦朦胧胧似的,一抬头,正好就看见了穿着诡异的吴思灵。

“……”吴思灵急中生智尬笑了两秒,然后说道,“刚才突然那么大响动,我还以为是出什么事儿了。怎么突然晕倒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王也一听,赶紧就顺着这话接下去了,“思灵这话说的对,您这突然一倒可太吓人,工作再拼也要注意身体啊。”

被这一唱一和的糊弄着,钱哥也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熬夜太多才会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稀里糊涂就被王也电话预约安排着请去了医院。

关上门,王也和吴思灵小松了一口气。

王也把插在墙壁上的匕首抽|了出来,吴思灵也抱着被子跳上了沙发。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吴思灵问道。

“难说,”王也把详细的情况和她描述了一下,“一开始我倒也没发现他身上有什么奇怪的炁存在,而且钱哥在我们家工作了也有十来年了,应该是个普通人没错,怪事儿。”

钱哥是普通人,那自然就是有人附在了他身上。这可就算是对普通人出手了,强行让普通人介入异人的行动中,这要是让公司知道了,那可是重罪。

什么人会冒这样的风险来对付他?

觊觎风后奇门的人?

不像,这人完全就是奔着杀人去的,不像是求术,而像是索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