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排球少年]樱花之吻 》井汐

Missing You

作为在那段奇幻的旅程里最后一个“攻略”的少年。

对咲良来说,和18岁的北信介相处的时光才只过了两天而已。

那一刻,他如同羽毛坠落般的亲吻,令她从梦中轰然醒来。

然后……

和其他少年的正常“别离”不太一样,此刻的咲良,压根不知道自己在当时被他吻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北前辈……”

注视站在不远处的,皮肤晒黑了不少,身材也明显结实了许多的北信介。

即便非常不习惯,咲良还是在其他工作人员的注视下,礼貌的朝他伸出了手,“好久不见。”

握手的一瞬,相触的温度泛在掌心里,令眼前发生的一切变得更加真实。

咲良注视着他,依旧是印象中的淡然神色,但眼中聚集的情绪却像是浓烈的发稠。

一旁农协人员好奇的询问:“欸?白间San和北San是认识的吗?”

“嗯。”回话的是北信介,他的语气很轻,嘴角也浅浅的勾了勾。

“这样……”

似乎想问认识的缘由,但咲良却在下一刻被短片的导演叫走了。

“抱歉,我先失陪一下。”

这段出于工作才促成的重逢,并没有给她和北信介预留更多闲聊的时间。

“白间San,不好意思。”

是和咲良曾经合作过的知名广告导演,几乎每次都会因为忽然闪现的灵感而在拍摄前临时修改剧本——所以,对于他忽然说要增加一些镜头的事情,咲良一点也不惊讶。

“就是这样。”说完自己的想法后,导演继续神色认真的解释道,“因为北San的形象和气质非常不错,所以我想多拍一些你们互动的戏份,当然,最后的片段会交由白间San的事务所审核过后才会决定要不要加到正式的成片里。”

“嗯,没问题。”

沟通完成后,咲良迅速的翻看起修改后的剧本,新增的场景是监督直接用手标注在剧本上的——几乎没有台词,基本就是一些眼神和肢体的互动。

拍摄是不会按照剧本顺序来的,这次因为咲良只规划了今天一天的拍摄时间,所以导演会优先的拍完关于她的所有镜头。

在这个短片里,咲良扮演一个在大学毕业以后去城市打拼的乡下女孩,但却在大城市的灯红酒绿下差点迷失了自我,便趁着休假的时候回到家乡,和自己的竹马重逢,然后被留在故乡发展农业的男生纯粹又坚定样子治愈的故事。

北信介……便是她的那位竹马。

之前因为不知道男主会换成他,所以咲良还没什么实感。

现在联系起来,这简直就是她和他之间的故事翻版嘛!

……除了,她并没有迷失以外。

“咲良。”

注意到咲良在造型师为她化妆和卷头发的这段时间里消化完了所有新增的剧本内容后,一直摸摸在旁边守着他的黑尾铁朗终于出声了。

事实上……自打那位青年农业家代表出现的那一刻起,他便认出了男生是当年稻荷崎高中排球部的主将。

毕竟,高三那年的春高全国大赛,他对乌野VS稻荷崎的比赛印象非常深刻。

再加上咲良曾转学到那里读书……

——“说来也巧,他本来并不想出镜的,但是一听说女主角是白间San,立即就答应了。”

不久前,农协的工作人员说的话不断回荡在脑海中。

黑尾勾起嘴角,意识到了这位北信介应该抱着和他一样的目的。

“咲良,刚摄影组那边说今天天气不太好可能会下雨,所以会先拍所有室外的镜头。”

“嗯,好的。”

*****

——“全场Ready!”

迅速的进入了工作模式。

——“Action!”

第一场户外的戏,是咲良从城市回到故乡,在村口遇到北信介的场景。

穿着长款大衣,脚踩高跟长靴的她,在不太平整的道路上走的稍微有些吃力。

手里拖着拉杆箱发出“咔咔”的声音,破坏了周遭静谧的空气。

咲良略显疲惫的叹口气,抬眼之时,视界中映入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

这段戏并没有台词。

两人只是在视线交汇的一瞬,男生便心领神会的走上前来,神色平静的接过她手里的箱子。

彼此的指尖有刹那的触碰,泛起的温度,在下一刻,绽放进她闪烁的瞳孔中。

是重逢的喜悦,却又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无奈。

他转过头,注视着这样的她。

原本平静的目光,蓦地有了一丝波澜,宛如微风吹过水面的皱褶。

——“Cut!”

没想到第一场戏就直接Perfect,初次演戏的北信介,展现出了非常自然的演技,令咲良很是惊喜。

“北前辈,你好厉害。”

在导演检查镜头的间隙,咲良趁机和男生聊了两句,“刚才的眼神,真是绝了。”

“……”北信介怔了怔,随即注视着她,轻轻“嗯”了一声,淡淡道,“因为,那是真的。”

欸?

*****

第二场户外的戏,是在完成收割的稻田里,男生手把手的教咲良捆麦穗的场景。

咲良换上了工作服,戴上了口罩和手套,将散落在地上的零散麦穗聚在一起……这时北信介出现在她的身侧,轻轻俯下身来,伸出手,在她面前示范着如何打结。

咫尺的距离内,她清晰的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气息和温度。

好像带着稻米的香气,悠悠拂过脸颊和耳侧。

他的动作利落又轻盈,转眼便捆好了一大束麦穗……咲良踩着时机抬起头来,正对上他深邃的凝视,万千的情绪好像都在一瞬之间涌了过来,蔓延至胸口。

鼓动的心跳诉说着难言的心意,然后随着穿过田野的微风飘进了曾经在一起的每一段时光中……

——“Cut!”

第二场戏依旧一次过。

北信介收回目光,耳根有些发热。

六年了,他想过很多次和她重逢的场景,却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状况下。

要是没有镜头的拍摄就好了。

要是没有其他人的干扰就好了。

这样的话,他就可以……

“咲良,你怎么了?”

他永远不会六年前的那一天。

新年的那个夜晚,他在亲吻她之后,她便满脸通红的晕了过去。

怎么就没注意到呢……她竟然在发高烧。

滚烫的体温,好像化为了火焰燃进空气里,生生的灼烧着他的心脏。

他从来没有如此慌乱,如此着急过。

“小信,我已经联系了咲良的父母。”

那一晚过后,她便被她的父母带走了。

她的存在就犹如她的名字。

绚烂的樱花,在他的人生中短暂绽放过后,便忽然消逝……

再次见面的时候,她已经成了萤幕里的人。

*****

第三场户外的戏,终于有了台词。

咲良和男生沿着田埂散步的时候,看见不远处有一条秋田犬跑过,正准备追上去,便被身后的男生蓦地拉住了手。

他的掌心很热。

清晰的覆盖在手腕处,紧连着跳动的脉搏。

下一刻,他咽了咽喉咙,将她拉进怀抱里。

“可以留下来么?”

“……”

“别再离开了。”

“…………”

*****

心跳的太快,连呼吸也变得艰难。

秋日的凉风阵阵吹拂而过,他拥抱的力度沾染着炙热的体温,仿佛不顾一切般将她的意识全然笼罩。

在其他人看来,这是两人情感爆发后加以乱真的精湛演技。

但咲良却清楚的意识到,这也许,就是真的……

——“Cut!”

户外的戏份全部拍摄结束后,咲良回到休息区喝水补妆。

一直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的黑尾铁朗,在将外套披在她的肩上之时,有些感叹的小声道,“在你心里,有我的位置么?”

“欸?”咲良还沉浸在刚才的情绪里,没有听清他说的话。

见她如此,黑尾只是敛起神色,将水壶递给她,摇摇头,“没事。”

「他刚刚说了什么」喝水的间隙,咲良立即问神明喵喵。

喵喵叹口气,「因为你和北君演的太动情,黑尾君吃醋了」

「呃……」

*****

导演的时间卡得非常精准。

这天的所有户外戏拍摄并确认完成之后,天空中果然飘起了绵绵细雨。

回到室内的咲良,即将迎来她和北信介的最后一场对手戏——两人在厨房一起用今年的新米捏饭团的场景。

在此之前,她又得换一身衣服。

可是……

在褪去原本穿在身上的休闲服之后,咲良总觉得新换上的这条浅咖色针织连衣裙比记忆中要更修身一些。

明明应该是宽松款啊……难道是她在不知不觉中长胖了?

这么想着,咲良在镜子前确认着自己的身材——她凹凸有致的曲线被这条连衣裙恰到好处的勾勒了出来……嗯,还行,只是,因为这条裙子的后领是镂空系带的设计,她怎么弄都弄不好。

“浅川小姐。”

于是,咲良拉开了临时更衣室的帘子,探出一颗头,“浅川小姐,我……”

正准备求助造型师帮忙,却没想到眼中映入的身影是……

“……呃,黑尾?”

不知为何会站在更衣室外的黑尾铁朗,在看到咲良的脑袋时重重一怔,眼中甚至闪过了比她还要惊讶的情绪。

但只是一瞬,他又恢复了惯常的神色,询问道,“怎么了?”

“浅川小姐呢?”

“她出去接电话了,说是有紧急的事要处理。”黑尾的目光定在咲良脸上,“需要我去叫她过来吗?”

“……算了。”

咲良想了想,拉开更衣室的帘子,迎着男生灼灼的视线,她一脸决然的转过身,将后背朝着他,认真的说,“黑尾,麻烦帮我弄一下后面的这个系带。”

“……”

空气似乎凝固了片刻。

然后,黑尾轻轻“嗯”了一声,走了过来。

对着镜子,咲良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男生低下了头。

他随即又抬起手,指尖缠上那几根和他的发型一样凌乱的织带。

轻柔的动作,带着温热的触感,在后颈的皮肤上流淌而过。

宛如细碎的电流。

“……”

咲良屏息静气的感知着这一切。

她同时提醒自己,这是在工作的场合,黑尾应该不会有出格的举动。

可是……

“好了。”

就在他指尖的动作停下来的一刻,他忽然转过脸,在她的微微发热的耳根上缀入一个亲吻。

“!!!”

咲良震惊的睁大眼睛,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转身,用力将他推开,“黑尾,你……”

怕引来关注,她竭力控制着音量,“你,你这家伙……要是被其他人看到……”

“……嗯。”近距离的注视下,他的目光微垂,闪过一丝无奈,“我以为,咲良让我帮忙的时候,就能想到的……”

“……”

“你明知道我心里会想什么……”温柔的语气,却像是绷着某种情绪,漾进略显急促的呼吸,“……刚刚那样,已经非常克制了。”

“…………”

*****

咲良决定和黑尾铁朗保持距离。

与此同时,她也深深的反省了一下自己……

确实没有把控好和他在一起的分寸,简而言之,就是对他过于信任了。

——“Action!”

最后一场戏开拍。

按照剧本,两人最后要互相吃对方捏好的饭团。

感受着漫溢在口腔中的大米的香甜,咲良装作不经意的让自己的唇角沾上了一粒米饭。

随后,她抬起眼睛,再度对上北信介深邃的凝视。

男生的瞳孔中仿佛有星辰在闪烁,柔和的光芒勾勒出他眼角泛起的清浅笑意。

只是一瞬。

他抬起手,手指轻轻抚过咲良的脸颊,又无比温柔的将她唇角的那粒米饭顺进炙热又粗造的指腹中。

青梅竹马的二人,在长久的别离之后,确认了彼此的心意。

这份心意真切的绕进交织的呼吸里,美好的泛出麦穗般的金色。

“我喜欢你。”

“……嗯。”

*****

这天的拍摄终于结束。

按照行程,咲良必须马不停蹄的赶回东京,去TBS电视台录制电影的宣番。

临走之时,在等待黑尾铁朗去开车的间隙,咲良将写着自己联系方式的纸条塞进北信介的手里,并趁机问道,“……北奶奶还好么?”

“嗯。”北信介点点头,顺手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咲良,“奶奶,她一直很想念你。”

“……”

咲良顿时语塞。

她的目光定在名片上印着的【兵库县·KITA FARM·代表取缔役·北信介】上。

……一想到这六年来,自己都没有去看望过北奶奶,她就觉得心里就堵得慌。

“北前辈,我……”

注意到事务所的保姆车正从远处往这边缓缓驶来,咲良正准备抓紧时间表示自己有空一定会去北农场一趟,却听见面前的北信介忽然说道,“奶奶一直很期待我的婚礼。”

“欸?”咲良睁大眼睛,一下子被他这句话吓到了,“……北,北前辈,难道订婚了吗?”

“不是的。”迎着她惊讶的目光,北信介神色淡淡的摇摇头,“是奶奶,她总是盼望我结婚,从高三的时候就开始念了。”

“这样……”

……也太早了吧。

咲良在心里感叹。

便见北信介继续开口,“所以,在得知我终于又能见到咲良以后,奶奶特别开心。”

“……”

已是傍晚。

暗橙色的夕阳的光,笼罩在视界里。

又像是被秋日的风吹出了波纹,在流淌着稻米香气的空气中微微浮动……反衬着他平静的语气。

“奶奶一直知道的,我的心事。”

这一刻。

没有剧本,没有演技,没有工作人员的注视……也没有摄影机的镜头。

“从很近以前开始,便从未改变过。”

只有他最真切的,清淡又温暖的声音。

以及,最清晰的,纯粹又柔软的目光……

融合着迄今为止的所有时光和回忆,纷纷扬扬的,落进她的瞳孔中。

“我的新娘,只能是咲良。”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