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排球少年]樱花之吻 》井汐

Deep Touch

好热,好热。

环绕于全身的炙热温度,好像都在这一刻被赋予了醒目的颜色。

清晰的倒映在脑海中,令咲良的意识有些恍惚。

“黑尾……”

几乎是竭尽全力叫出他的名字。

下一刻,却再度迎来自脚下窜起的剧烈晃动。

只是一瞬,咲良感觉到自己被他抱了起来。

忽然的腾空,拉扯着强烈的晕眩,回过神来之时,她注意到正身处于房间的壁橱里,而黑尾……

……黑尾几乎是压在她的身上,却又留出了小片的空隙。

视野所及的范围内,他的胸口轻轻的起伏着,而抬起的小臂,正撑着壁橱的门,就像是在抵御着什么,将所有的躁动都隔离在了外面。

心跳慢了半拍。

直到……晃动结束。

咲良深吸一口气,注视着男生蓦地收回手,好像还顺带的将壁橱的门稍微拉紧了一些,只留下一丝缝隙。

“你……”

抬眼之时,咲良正对上他的注视。

从壁橱门缝透进来的灯光,刚好打在他的脸上。

过近的距离内,分明有浓稠的情绪在他墨黑的眼眸中发酵。

咲良只觉得呼吸一窒,有些颤抖的开口,“你……你要干嘛?”

“……地震防护。”顿了顿,他的语气里淌出惯常的轻松。

“呃……”嘴角一抽,咲良小声道,“躲……躲桌子下面不行吗?”

言下之意是,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黑尾立即解释:“那张桌子太小了,怕是容不下我们两个人。”

“……”

一切都过于亲密了。

他的姿势,他的眼神,他的气息,全都稠密的交织汇聚在一起,在这个狭窄的空间内……轻易的撩拨着她的心跳。

咲良抬起手,试图推开他:“那……现在可以出去了吧?”

“再等等。”

“欸?”

“……我刚刚说的话,咲良没听到吗?”

“……”

她分明的被他困住了。

只是微微的一愣神,就被他忽然的低头堵住了呼吸。

“唔……”

猝不及防的吻。

带着记忆中的炙热和柔软,令咲良几乎是毫无防备的,轰然沦陷。

“…………”

这个家伙……

这个家伙!!!

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回应他的吻,咲良惊讶的想要挣脱开来。

却在使力的一刹那,被他轻松的搂住了后颈——恰到好处的角度,令她几乎是不自觉的扬起了下巴。

于是,他趁机吻的更加深入……

“唔……嗯……”

完蛋了。咲良想。

黑尾铁朗这个家伙,也太会了啊啊啊!!!

不是那种过度用力的,让人呼吸困难的吻,而是……游刃有余的控制着换气的时间,一寸一寸的令她瘫软下来,再也没有了反抗的意愿。

而且……

“咲良……”

……而且,在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变化,差点就要走//火的一瞬。

他非常克制的,停了下来。

“咲良,你刚刚回应了我……”

昏暗的光线下,他凝视着她泛红的脸颊,无比认真的询问道,“……是不是意味着,我还有机会呢?”

*****

有机会你个头啊!!!

咲良觉得自己的耳根都要被烫熟了,她握紧拳头,咬牙发出警告:“黑尾……你再这样,我,我要报警了。”

黑尾挑眉:“嗯?你确定?”

“……”按耐住狂跳的心脏,咲良强扯出镇定的语气,沉声道,“总之,你……先放开我。”

男生的喉咙滚动了一下,“咲良,别动……先回答我的问题。”

回答你个头啊!!!

“黑尾铁朗……”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得再强势一点,咲良刻意的抬高了音量,“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你不会以为,亲一下就得在一起吧?”

对!没错!反正都长大了,又不是高中生……她也没什么好虚的!!!

而且……又不是她主动的……是这家伙自己没管住自己的嘴!!!

“呵……”

在咲良“回击”之后,黑尾轻笑一声。

他注视着她,眼中有光在闪烁着,带着几分似是而非的狡黠,“咲良,既然觉得亲吻无所谓……”

——“那……我们,就再来一次吧?”

*****

咲良气坏了。

她气原来那个随时随地都能被她的气势压一头的少年,怎么一下子长成了现在这副荷尔蒙爆棚的样子!

也气自己差点就又沦陷了……

于是,她直接抬起膝盖,狠狠的踢了他一脚。

也不知道是踢到了他哪个部位……总之,下一刻,男生发出吃痛的声音,迅速皱起眉头,颤抖的说,“咲良,你力气好大……”

“对付不法分子就应该这样。”咲良一把推开他,将壁橱的门拉开,语气愤愤,“还不快让开?”

“嗯……”

黑尾立即动作利落的撑着一旁的门板站了起来,然后俯身,朝还蹲坐在壁橱中的咲良伸出手。

“……”

咲良没有理会他,一脸淡然的自己起身走了出来。

“好了……”然后,她朝他说出已经酝酿好的台词,“……临时经纪人,我把你解雇了,你可以回东京了。”

“这可不行。”对于咲良的话,黑尾似乎一点也不觉得惊讶,他勾起嘴角,轻松的回应道,“大久保San把工资都转给我了,我当然要对你负责到底。”

“呃……”

大久保San!你认真的吗!

咲良的神色僵在脸上,便见黑尾忽然敛起了笑意,露出了认真的神情,“咲良,抱歉……”

连语气也变得柔软了许多,宛如沾染上了室内的暖气。

“刚刚的举动,是我失控了……毕竟,这一刻,我已经等了六年。”

*****

他再一次轻而易举的,推倒了她心中的防线。

“还记得我们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吗?”

“……”

“2012年10月底,青叶城西高中的学园祭。”

“…………”

对咲良来说,她只是一晃眼的工夫,就来到了六年以后。

可是,对那些和她有过真切的交集的少年们而言……

“黑尾……”

她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这一刻,所有的言语好像都失去了作用。

就像当初总是笼罩在她头顶的负罪感一样,这一瞬,她的胸口再度被哀愁的情绪填满。

可是……她又不想道歉,毕竟,这一切,又不是她的错。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呃……」

神明喵喵的声音令咲良蓦地收回思绪。

她注视着站在不远处的已是大人模样的男生,有些无力的说,“黑尾……你回去吧,明天,我会准时起床的。”

“嗯。”

也许,不再纠结于过去,才是正确的决定吧。

这么想着,咲良终是恢复了平静。

“咲良。”离开前,黑尾指了一下放在柜子上的那个印着便利店LOGO的纸袋,“面膜在里面。”

咲良点点头,“好的,谢谢。”

男生的手放在门把上,转过头来:“如果,我是说如果……咲良愿意把敷面膜的照片传我一张,我也不介意。”

“呃……”

*****

24岁的黑尾铁朗……

注视着男生不知何时留在这里的名片,咲良有些晃神。

24岁的他,目前在日本排球协会工作。

所属的部门是竞技普及事业部。

咲良在网上查了一下,明白了这个部门的职务是:为广大民众宣传普及排球运动及排球联赛,以及寻找合作伙伴和赞助商之类的。

虽然不像木兔光太郎和日向翔阳他们进入了职业联盟,继续在打排球,但是……他的这份工作,相当于是用其他的方式延续着对排球的热爱吧。

「对了」

思绪沉寂下来以后,咲良问起了神明喵喵刚刚没有说完的话,「你还有什么任务要完成?」

「这……这个……」喵喵的语气有些紧张,「我……那个……」

「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又犯错了……」

「……………………」

神明喵喵表示,在咲良的任务圆满完成之后,它原本应该回到神界升职加薪的,可是……却在升职前,不小心搞错了另一个人的人生。

「而且……由于那天喝多了,我不记得那个人是谁了……」

「哈?」

「不……不过,我有检测到那个人就在这个世界里,而且,她应该会和你相遇,所以……只要找到她的话,我就会离开你……」

「她?」

「嗯……是个女生……」

「呃,你简直了……」

「……」

*****

咲良完全没有精力去管其他人的事情……

光是黑尾铁朗就够她应付的了。

这位临时经纪人,继续尽职尽责的在第二天早上……她刚刚洗漱完毕之时,非常准时出现在她的房间门口,并且带来了早餐。

“是矿泉水,蔬菜沙拉和鸡肉三明治,没有加酱汁。”

“……谢谢。”

接过早餐,咲良原本以为黑尾会走,结果他却说,“咲良,我房间的暖气机坏了,已经叫了工人来检修。”

“……”

“我还没有吃早饭,所以……”

明明有其他答案可以选择的。

比如让他去下面的餐厅吃,或是直接去大厅,可是……

咲良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不对,迎着黑尾眼中分明的期待,她不由自主的说道,“那你进来吧。”

“嗯。”

意识到自己又一次引狼入室,咲良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

她竭力控制着呼吸,反正……反正已经拾掇完毕!吃完早餐,换好衣服就可以走了。

没关系的……一定!

于是,在男生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强烈的荷尔蒙气息的缭绕下,咲良很有定力的,一声不吭的,吃完了沙拉和三明治。

下意识的抬起眼睛,却没想到……刚好撞上黑尾投来的目光。

“咲良。”

心里大呼一声不妙,可是为时已晚……

因为,男生已经非常迅速的朝她伸出手,微热的指腹划过她的嘴角,宛如触电一般,咲良挺直背脊,注视着他将刚才从她嘴角粘下来的面包碎屑自然而然的放进了嘴里。

“!!!”

他的手指修长,指骨分明,撩到肘关节位置的衬衣衣袖,鲜明的显现着他小臂的肌肉线条。

耳根再度窜起热度,熨着心跳声,在意识中轰然作响。

咲良防备的向后靠了靠,却见男生跟没事人一样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语气平静的说,“我看了一下交通情况,8点出发的话,我们能在11点前抵达秋田县大仙市。”

“……”

“不过去大仙市的那段路不太好走,我会开慢点的。”

“哦……”

男生的话唤起了咲良的工作记忆。

大仙市位于秋田县的中部,是处于山地之中的平原,下了高速之后会迎来一段山路,而那段山路上有所谓的五//连//发夹弯。

不过,一想到黑尾昨天单手转方向盘倒车的样子,她觉得这样的路段对他的驾驶技术而言根本毫无问题。

总之……

“我要换衣服了,麻烦你回避一下。”

咲良起身,示意黑尾离开。

男生轻轻“嗯”了一声,非常配合的跟着站了起来,却……在转身之际,蓦地将经过的咲良一把拉进了怀里。

“!!!”

咲良震惊的想要挣脱,却又被他抱的更紧。

“等一下。”他的声音轻飘飘的拂过耳侧,反衬着拥抱的力度。

“黑尾!”咲良停止了挣扎,感受着一瞬笼罩全身的炙热,忍无可忍道,“我是女演员,你最好对我死心。”

“……”男生怔了怔,“为什么你是女演员,我就要死心?”

咲良咬牙切齿:“我的经纪公司不允许艺人谈恋爱。”

“哦……”他好像轻笑了一声,“以前是父母不允许,现在又是经纪公司不允许。”

“……”

在咲良语塞的时候,黑尾放开了她。

“无所谓,我已经习惯了。”他的语气听上去像是在自嘲,“感情这种事情是不受控制的,除非咲良对我表现出强烈的厌恶,大骂‘黑尾是个变//态,我最讨厌你了’之类的……不,也许这样我也不会放弃。”

“…………”

心脏在狂跳,随着蔓延于血脉的滚烫热度蒸腾而上。

黑尾铁朗的每一句话,好像都能够轻易的挑动她的神经。

咲良只好叹口气,“好了,你别说了……”

男生顺手撩起她耳侧的发,轻声道,“……嗯,我出去等你。”

*****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换好衣服的咲良,一想到等下又要看到黑尾,就觉得紧张的不行。

他竟然还喜欢她。

而且现在的这份喜欢……相较于高中时代的偶尔踌躇和犹豫不决,更加直接,也更有攻击性。

「黑尾君的脸皮好像比以前厚了好多」神明喵喵吐槽。

咲良无奈的垂眸,「可以的,他的年纪都长脸皮上去了……」

「嘛,这样也好」神明喵喵感叹,「毕竟只有这样的性格,才能在残酷的大人世界里混的更开一点」

「呃,也许吧……」

在没有完全适应这个年纪的黑尾之前,咲良不想在私下里和他产生过多的交流。

所以,在上车以后,她立即开启工作模式,看起了自己其实已经很熟悉的工作资料。

——关于今天的行程,农业宣传短篇的拍摄。

宣传的内容是,让更多的年轻人愿意留在农村,或者愿意从城市回归农村发展。

当然,这个短篇并不是纯公益的性质,硬要说的话,其实是咲良代言的通讯公司的服务和农业协会的合作广告。

从今年年初开始,这家通讯公司的移动网络讯号就已全面覆盖了整个东北地区,包括很多偏远的山林。

也就是说,以后牛岛若利去他外祖父的后山挖松茸的时候,可以同步拍照上传推特和INS了……

「咲良,咲良!」

不知不觉的睡着的咲良,是被神明喵喵的声音唤醒的。

睁开眼睛以后,注意到自己还靠在汽车的后座上,而原本应该处在驾驶座上的黑尾铁朗……竟然不知何时坐到了她的身边,咲良吓的一个激灵。

“我们到了。”目光交汇的一瞬,男生蓦地勾起嘴角,有些调侃的说,“放心,即便我很想,但我什么都没做。”

“……”

太近了。

他身上的气息。

咲良又感觉到紧张,便听到神明喵喵在头顶说道,「我可以作证,黑尾君大概有十次想要靠近亲你都忍住了……可怜的黑尾君,他一定忍的很难受吧」

「呃」

怔了怔,咲良刻意的回避着黑尾的视线,别过脸去,“那接下来……”

“交给我吧。”男生拉开一旁的车门,“工作人员那边,我来联系。”

“……嗯。”

*****

黑尾铁朗继续用心的扮演着让所有人都不会怀疑的经纪人的角色。

他带着咲良去和工作组的人会面——包括负责这次短片拍摄的导演、摄影师、造型师,以及通讯公司和农协派来的交流人员。

奇怪的是,在和这些熟脸孔打招呼的时候,咲良并没有看到这次短片的“男主角”。

记忆中,那个叫石黑的男生好像是由农业协会推选过来的杰出青年农业家代表。

总之,印象里是个高高壮壮的、皮肤黑黑的年轻人。

“白间San,不好意思,我们的代表刚刚和这边的技术人员去看最新培育的实验稻米去了,他马上就过来。”发话的是农协的人。

“没事。”

咲良微微一笑,便见农协的人继续说道,“呵,说来也巧,他本来并不想出镜的,但是一听说女主角是白间San,立即就答应了。”

“这样……”

粉丝本来就很多的咲良,淡定的接受着这一切。

但……

“他来了。”

……但,下一刻,出现在视野中的,却并不是记忆中的那张脸。

而是……

而是,身材高挑,容貌清秀,神色寡淡,发色特别……

在“不久前”,才和她一同度过了圣诞节和新年的……

——“咲良,好久不见。”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