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排球少年]樱花之吻 》井汐

Dark Horse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黑尾君还是鸡窝头……」

「呃……」

神明喵喵吐槽的很精准,精准到咲良的神色差点僵在脸上。

不过只是一瞬,她又恢复了从容的样子,注视着不远处的来人。

——目前应该是24岁的黑尾铁朗,明明身着一套标准的公司职员西装却脚踩一双运动球鞋,凌乱的发型被停车场内略显昏暗的灯光笼罩,反衬着脸上略显狡黠的笑容。

“没有别的安排,我这几天正好在休假。”

他反应极快的回应着咲良刚刚的问题,语气也非常利落。

咲良点点头,“那太好了。”这么说着,她又朝他眨了眨眼睛,“黑尾San,我想请您帮个忙,好吗?”

“嗯?”

明明是“久别重逢”,明明完全不知道曾经的少年这些年来到底经历了什么……可不知为何,当咲良在见到黑尾铁朗的那一刻起,心里就对他产生了没来由的信任。

以至于她立即下定决心,在向男生使了个眼色后,信誓旦旦的看向她的经纪人,“大久保San,这位黑尾San是我学生时代的前辈和朋友,他非常非常靠谱……我想接下来的工作,由他陪我一同参加的话,你就能放心了吧。”

“……”

咲良的话说的很清楚,既然有信得过的人陪同,那么大久保女士可以安心的回东京陪她生病的女儿了,可是……

“黑尾San?”

大抵是咲良平日里行程过于繁忙,以至于她的私下交友情况经纪人都比较清楚……所以,对于这位忽然出现的、并不在名单里的“熟人“,大久保女士还是表现出了强烈的疑惑。

“大久保San,对吧?”

但黑尾也不是吃素的……迎着质疑的目光,他第一时间走上前去,向大久保女士递上了自己的名片,“您好,我是黑尾,黑尾铁朗,目前就职于日本排球协会。”

“……”

这番自我介绍一出,大久保直接愣住了。

“排球协会?”她的目光扫过名片上印着的【日本排球协会·竞技普及事业部】,有些感叹的说,“怎么又是排球……”

心中也很惊讶但是没表现出来的咲良,立即在一旁打配合:“嗯,说起来,我和排球也算是有很深的羁绊呢……”

“看出来了。”大久保女士瞥她一眼,“刚刚录节目的那群排球运动员看起来也和你羁绊不浅。”这么说着的她,似乎是卸下了防备,语气也变得轻松了一些。

“嗯,关于这个,我有空再和你解释吧。”咲良准备等看完WIKI百科了解“生平经历”之后再来圆关于自己的设定。

总之……

“怎么样,大久保San,你可以安心回去了吧。”

“……”

顿了顿,大久保女士将黑尾铁朗的名片收进名片夹里,随即抽出自己的名片递给他,认真的说道,“黑尾君,关于协助咲良工作的事情,日后我会和你结算相应的报酬的。”

“欸?”黑尾一愣,“不,这就不用了。”

“当然需要。”这位总是认真负责的经纪人有自己的坚持,“毕竟这是占用你的休假时间。”

“……”

离开前,她将黑尾铁朗拉到一旁做了一番叮嘱,然后终于放心的将车钥匙交给他,“那就拜托你了,黑尾君。”

*****

奇怪的是,在大久保离开之后,原本还很从容的咲良,忽然变得紧张起来。

尤其是,在和黑尾铁朗一起上车以后……

“咲良……我,还是可以直呼你咲良吧。”

坐在驾驶座上的男生,发动起引擎,转头看向后座。

咲良蓦地垂下眼眸,轻轻“嗯”了一声,“那个……”她随即补充道,“黑尾San,抱歉耽误您休假,如果你有其他安排的话……”

“咲良。”

几乎算是密闭的空间里,他的音量明明不大,却像是化为了有形的轮廓,轻轻撞过耳侧,“你别对我用敬语了,好吗?”

“……”

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虽然脸孔看上去并没有太多变化,但是他身上散发的气势却比高中时代要强烈了很多。

“直接叫我黑尾吧。”

下意识的抬起眼睛,正好撞上他转过头来的目光。

昏暗的光线下,他墨黑的瞳孔中好像聚集着千言万语,在近距离内染着炙热的温度,漾进她的心湖中。

“……黑尾。”

“嗯。”

“谢谢你……”

“……”

*****

行驶中的汽车引擎声犹如蜂鸣,又像是摄影机运转时发出的声音。

“对了,黑尾……”一会儿过后,咲良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为什么刚刚会出现在停车场?”

是巧合吗?

“呵……”男生轻笑一声,“如果我告诉你,是有人透露了信息给我,你会吓到吗?”

“透露信息?”咲良一愣,“难道是有目击者发了推特之类的?”

毕竟,今时不同往日,移动互联网时代,明星是没有隐私的。

“不是推特。”黑尾语气有些上扬,“是研磨告诉我的。”

“……”

研磨,孤爪研磨。

在听完黑尾铁朗大致说完关于现在的他的事情以后,咲良陷入感慨之中。

当初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那位在这个时代的推特上有着近两百万粉丝、同时运营着Youtube频道、打游戏很厉害却从来没有露过脸的网红【KODZUKEN】……原来就是孤爪研磨。

“研磨那家伙,一直在默默关注你的所有消息。”

“……”

“他的公司最近在做一款女性向的游戏,游戏主人公的初始名字好像就叫咲良,而且形象也蛮像你的。”

“…………”

如果是“当年”的自己,估计听到女性向游戏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但在经历过那段可以称之为奇幻的攻略旅程之后,咲良确实很难再保持淡定了。

“咲良,你应该找研磨要一下版权费。”

“………………”

望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难以控制的紧张感依旧在胸口涌动。

如果说不久前和木兔光太郎、日向翔阳他们的重逢,因为清楚自己处于工作人员的注视和镜头前,她自始自终开启的都是工作模式。

那么此时此刻……远离了镜头,在独处的空间内,黑尾铁朗身上所散发的、强烈的雄性气息好像正随着车内流动的暖风在无限膨胀,令她连呼吸都在竭力克制,深怕被他捕捉到自己的局促。

幸好,目的地很快抵达,这样的煎熬并没有持续多久,咲良便被男生一个帅气的单手倒车入库吸走了注意力——他甚至完全不需要倒车雷达帮忙,只是动作利落的甩了一下方向盘,这辆又长又宽的MPV(保姆车)就被他轻松的摆进了停车位中。

“咲良,有需要拿的行李吗?”黑尾尽职尽责的询问道,“拍摄的衣装之类的?”

“不用。”咲良再度打开工作模式的开关,“造型会由摄影组那边来安排。”

“嗯。”黑尾点点头,“那你稍等一下,我马上联系他们。”

“好。”

*****

黑尾铁朗,确实非常的给力。

明明是临时的“工作”,却做的让杂志社那边过来的工作人员看不出丝毫的破绽——大家轻而易举的就相信了这位个子高高的黑尾君是咲良经济公司的员工。

他甚至完美承接了大久保女士交给他的社交任务:把她在仙台的某家百年名店购买的毛豆和果子礼盒交给负责拍摄的摄影师,因为这位摄影师的妻子一直很喜欢吃这个。

“筱山先生,这是大久保San托我给您的。”

“谢谢你,黑尾君,也帮我向大久保San转达一下我和内人的谢意。”

这次拍摄的“历史景点散步特辑”因为在杂志上长期连载,所以咲良和摄影组的工作人员都算熟悉。

在她拍完一组照片休息的时候,为她补妆的小姐姐忍不住的感叹道,“白间San,你的临时经纪人好帅啊,明明很年轻,为人处事却很周到,所以……他有女朋友吗?”

“……”

这个问题咲良回答不出来,因为她也不知道24岁的黑尾铁朗是否单身,便朝小姐姐眨眨眼睛,“要不你等下直接问他吧?”

“好,这可是你说的。”

“……嗯。”

周末的缘故,仙台城里本来就有不少游客,在目击到咲良的拍摄之后,迅速的聚成了围观的群众。

咲良已经习惯了这一切,在拍摄的间隙,自然而然对人群中传来的应援声回以微笑。

“白间San!是在拍历史散步特辑吗!?”

“嗯。”

“期待你在大河剧里登场哦!”

“谢谢。”

大家总是习惯性的将大河剧和历史名胜联系在一起,这也令咲良想起,在正常的时间线下,她会成为2020年间大河剧的主要人物,而且扮演的角色刚好是伊达政宗的妻子爱姬。

——“感谢大家,今天辛苦了。”

拍完最后一组被夕阳笼罩的照片,天色很快便暗了下来。

咲良换回自己的私服,跟随黑尾铁朗回到了保姆车上。

因为被目击,停车场也聚集着不少粉丝。

她便打开窗户,朝大家挥手告别。

“阿嚏——”

车辆驶出停车场,在车窗关闭之际,不知是不是吹了冷风的缘故,咲良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黑尾立即开口,语气里充满关切:“今天仙台降温了,大久保San之前和我说过行李里带了预防感冒的药。”

“嗯。”咲良点头,“等会儿到了酒店我会吃的。”

“要饭后服用。”

“……好。”

*****

预定的酒店就在仙台城附近的翡翠通。

对于咲良而言,“几个月前”在青叶城西读书的时候,她每天上下学都会经过这条街的街口。

心底像是轰然袒露出一块空白。

那时经历的许多回忆,就这样猝不及防的窜了进去。

【白间,我以后可以直呼你的名字吗?】

【好啊】

【咲良】

【嗯嗯】

那个名叫岩泉一的少年。

在放学的路上,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他第一次,对她说起自己的梦想……

【我打算去留学】

【难道岩泉学长打算考运动训练师的认证?】

【欸?咲良知道吗?】

想到这里,咲良忽然感觉到一阵晕眩……回过神来的时候,原本映入视界中的沉郁夜色不见了,流动的霓虹灯光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黑尾铁朗那张挂着浅笑的脸孔。

以及,咫尺的距离内,缭绕在耳畔的,无限温柔。

“咲良,我们到了。”

*****

办完入住手续,正值饭点。

因为咲良不想去餐厅,黑尾铁朗便打电话叫了一些口味清淡的便餐到她的房间。

“不要让咲良吃太多碳水,否则第二天拍摄脸会显得肿。”——这是离开前,大久保女士的嘱咐。

即便咲良一再对他说,“黑尾,今天的工作结束了,你可以不用再管我”……但,他又怎么可能放得下呢。

……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六年了。

六年前的他,从未想过,那次在青叶城西学园祭上的相会……会成为“最后”。

天台上,他让她靠在他的肩上小憩,他克制住心里的一切杂念没有动她,他一遍又一遍的对她诉说着喜欢,然后想象着自己一定可以在她毕业之后就拥有她。

可是……

……可是,她却在两个月以后,忽然消失了。

“研磨,你什么意思?咲良不是转学到了兵库县的稻荷崎高中吗?那所学校排球很强的,说不定这次春高咲良也跟来了。”

“她没有来。”

“欸?”

“夜久前辈帮我向他认识的稻高的人打听了,咲良并没有来,而且……”

“而且?”

“……而且,她休学了。”

“……”

*****

【白间咲良,1996年1月22日出生于东京都,女演员/模特;

2013年2月,在逛街时被星探挖掘,加入大型艺能社务所SPEED STAR;

2013年4月,在TBS台的青春连续剧《幻影篮球》中担任女主角,并以此为契机正式以演员身份出道;

2013年5月……】

在吃饭的时间里,咲良已经浏览完了关于她的WIKI百科词条。

显然易见的是,她在17岁之前的经历……全部都变成了和B世界线的白间咲良一样的普通人,而在刚满17岁的时候,她才被签进现在的事务所,并且,第一部戏就是女主角。

【首次出演电视剧的白间咲良,发挥了完全不像新人的成熟演技……】

呃。

看来,原本的A世界线中那些被吃掉的各种客串龙套戏份磨练的演技,都在这个世界里变成了一下子爆发。

所以,她自一出道就被媒体称为十年一遇的天才演员,不仅演技很好,情商也很高,几乎所有和她合作过的工作人员都对她予以了高度评价。

「不错嘛,天才!」

「我也是很努力的好吗?」

「那……努力的天才!」

「呃……」

既然世界线已经收束,修正之后的情况咲良也基本了解了,那么……

「喵喵,你怎么还不走?」对于还存在于此的神明喵喵,咲良非常疑惑。

「我也想走啊,可是,我还有任务没有完成」

「什么任务?」

「之后再告诉你,有人来了,你先去开门吧」

「……」

如神明喵喵所说,黑尾铁朗出现在了咲良的房间门口。

男生唇角微勾:“大久保San刚给我打了电话,说要我监督你吃感冒药,还要监督你敷面膜,因为东北地区的气候偏干,明天的拍摄又是去乡下。”

“……”

咲良一愣,仿佛能够想起大久保女士在说这些话时的神色和语气,她顿了顿,余光扫过他手里拿着的、印着便利店LOGO的纸袋,叹口气,“行,你进来吧……”

*****

咲良太了解她那位经纪人的性格。

所以在黑尾铁朗进入房间以后,她立即指向放在小桌上的那几个空餐盘,公事公办的说,“晚餐我已经吃完了,药我也会马上吃的,你可以拍照发给大久保San,还有……”

转过头,正对上黑尾铁朗的目光。

明明房间还算宽敞,可是身材高大的他,却像是盈满了整个视界般,让面前的空间变得有些狭窄。

咲良这才注意到,他没有穿西装外套,而是仅着一件白衬衣。

而原本系的规规整整的领带,也略显松散的垂在领口上,露出了敞开的第一颗纽扣。

“……”

好像有一股热度忽然窜过耳根,咲良蓦地别过脸去,小声道,“敷面膜的照片,我自己会传给她的……”

“……嗯。”

别想太多了,咲良提醒着自己。

黑尾铁朗只是负责任的监督她吃药而已,毕竟……在大久保女士的心里,她就是一个会不小心忘记这种事的人。

所以……

“你,拍照了吗?”

将预防感冒的药用热水送进喉咙的咲良,放下手里的水杯,看向坐在不远处的黑尾铁朗。

奇怪的是,刚刚男生并没有举手机,只是……不偏不倚的注视着她。

“……没拍。”像是从某种思绪中抽离出来般的黑尾铁朗,在微微一怔后扬起唇角,“我等下会告知她,我亲眼看到咲良有听话的吃药。”

“……哦。”

面前的水杯还蒸腾着热气,绕进墙上的挂钟传来的滴答响动,又像是飘进了他的目光里……

咲良清晰的感知到他眼中的热度,在交汇的一刻急速发酵。

“黑尾,你……”

正想问“你还有什么事吗?”,便感觉到了一阵突如起来的剧烈晃动。

自小接受的教育形成了条件反射,咲良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地震了。”

她立即站起来,准备往不远处的桌子下面躲,却毫无征兆的,被黑尾铁朗拉进了怀里。

宽阔又结实怀抱,带着熟悉的气味和质感……犹如支起的屏障,将一切隔离在外。

就像是一场幻觉。

片刻过后,晃动便停止了……

只剩下笼罩全身的炙热,带着重压,将她严严实实的包裹环绕。

“唔……”

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咲良下意识的想要退出,可是……她稍微一用力,这个拥抱就像是将她使出的力气反弹回来似的,变得更加的紧迫。

“……咲良。”

下一刻,他的声音隔着胸口传来。

宛如剧烈燃烧的火焰,或是升上天空的花火。

“我绝对……”

噗通噗通的,含混在他无比急促的心跳声中。

“……绝对,不会再放开你了。”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