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变形金刚]从炮灰到太子 》天涯无归

[TFP2.0]不就是联个姻

在1.0宇宙,震荡波没有忙着把互换的机换回去。

用他的说法,逻辑显示,1.0天灾既然能使用他的设备把自己穿越走,那么就肯定有能力自己爬回来,犯不着让别人给他擦屁股——再说了,1.0天灾把声波扣留了好久才调给他,那辆油罐车完全不合逻辑,在平行宇宙凉快下正好。比起这个,终极之锁的修复工作显然占着更高的优先级。

当然,除了逻辑以外,也有另一个原因。

“……我的理论成立的话,这么一来,我们可以把赛天骄之锤当做一个能量转换道具——它能把储存于其中的能量转换为修改物品属性的能量,”实验室内,黑色油罐车向其他科学家们亮出自己手里的数据板,“也许,我们可以对能量干涸的赛天骄之锤进行充能,再让噗噗……让擎天柱用那柄锤子修复终极之锁。这是我大致估算的充能方案。”

救护车满脸不相信,他皱着眉,近距离端详了一会儿那块数据板里的各种理论和公式,很快,他的表情就舒展开来。

“这……的确是可行的!”汽车人医官惊喜地说,“我们已经在死胡同里滞留好久了,如果换个方向,它能成功实施的话,我们可以省去大部分力气!”

感知器闻言,也走上去看了一眼。

“可行,但是充能效率很低下,会浪费大量能量,需要优化方案,”红色汽车人看向震荡波,“你觉得呢?我们需要把研究重点转移到赛天骄之锤上吗?”

“如果选择只修复终极之锁,那么我们只能复兴城市,”天灾也看向这间实验室的主管震荡波,在搞学术问题时,油罐车一扫平日的软萌,变得严谨可靠,“如果选择修复赛天骄之锤,我们可以用它修好更多东西。”

震荡波稍微计算了下成功率。

“这符合逻辑,”独眼科学家点头,“我们把研究方向转移到赛天骄之锤上来。”

综上所述,对震荡波来说,2.0天灾比原来那个拖后腿的有用得多。他需要这个异世界天灾,就算顶着声波的铁拳,每天被触手抡,他也得想办法把这小家伙扣在这儿。

这一扣就是三个月。

这三个月里,他们修复了赛天骄之锤——本来可以更快的,但2.0天灾实在太有责任心,他三五不时就要离开去做1.0天灾应该做的事,那就是迎接回归赛博坦的机。天灾偶尔会被热破窜出来调戏两句,有时候,当雷神和通天晓没注意到时,小跑车更是趁机把天灾拖到街角壁咚,直到油罐车怂得把穿越的事交代了,热破才——才不可能有所收敛!热破做得变本加厉,还全程录像,准备等1.0天灾回来后拿去炫耀!

等到威震天和擎天柱回归,热破不敢在擎天柱眼皮子底下乱搞事,天灾这才得以稍微放松,腾出更多时间去协助震荡波。两位首领目瞪口呆地看着乖巧的、对威震天怕得要死的、拼命往擎天柱后边躲的小油罐车,等了解了事情始末,他们不约而同对无辜的王者之剑进行了一次混合双打。打完后,他们把火种源放置回火种源之井,擎天柱使用重新充能过的赛天骄之锤修复了终极之锁。

……震荡波本来还想把2.0天灾再多扣留一会儿来着。

奈何1.0天灾也不是吃素的。

他们刚用终极之锁复兴完各个环轨行省,声波就收到了来自异世界的文字信息。

[我是天灾,上过巨无霸福特的那个。让那边的激光鸟和我准备好,一天后我们会交换回去。]

擎天柱死死盯着声波屏幕中的‘上过’这个词,第一万次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听威震天那个老炉渣的话,在外边晃悠这么久,而不是赶快回来。

如果他回来得早的话,也许天灾根本就不会掉到异世界,也不会长歪、甚至发展出这么糟糕的用词方式!

威震天没好气地冷哼一声。

你还不清楚这是那小子的正常操作吗!他根本就臭不要脸!他早长歪了!

而雷神……在看到那糟糕的用词之后,他第一时间看向王者之剑。

史达:)

在认识天灾以后,他莫名背了好多黑锅呢。

然而,就算背锅,这日子还是得照样过。毕竟他是天灾的‘好朋友’嘛。

呵。

“……明天?好快!”2.0天灾惊讶地睁大光学镜,“我得抓紧时间整理巨狰狞的研究资料和量产机改造方案,但愿没有拖慢这边的我的工作进度……”

“哎,你责任心太强啦,天灾!”天鲨哥俩好地拍拍他的肩,“我们这边的天灾在科研上就是个半吊子,有两成把握就敢上的那种,你随便敷衍下都比他强——更何况你又没有义务做他的工作!”

“我录下来了,天鲨,”大火车哈哈大笑,“背后说我们老大坏话,你死定啦!”

天鲨:“……”

天鲨突然哽住。

“我、我能跟天灾一起去他的世界吗!”原始兽当场变形成鲨鱼,吓到泪奔,“我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不适合我!真的!”

“大概不能,”擎天柱耿直地回答,“如果你喜欢现在的天灾,可以等他们交换回来,再问原来的天灾有什么办法能让你去他的宇宙。”

天鲨抱头痛哭。

他就是不想面对原来那个鬼畜油罐车啊!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认识2.0天灾以前,他根本不知道鬼畜油罐车还可以是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小天使啊!

天鲨哭着飞走了。

“……其实我没录音,”看着远去的大鲨鱼,大火车小声逼逼,“但他不能说咱老大的坏话。”

2.0天灾默默站在一边,没接话。

……

夕阳西下,黑色油罐车坐在铁堡城外的空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撸着有十个他那么大的巨龙。

今天热破有任务,不会来找他的麻烦,不然他可不敢在外边待着。

那个火红小跑车仗着2.0天灾不会打架,把他堵在墙角咚了好几次,还有一次特意往他身上刷了好多红漆——虽然热破坏事都没干完,就被愤怒的冲云霄撵得绕铁堡飚了好几十圈,车都跑虚脱了。

“我只是个科学家呀,阿冲。”2.0天灾叹了一口气。

趴在他身边享受撸脑袋和清理外甲服务的冲云霄轻轻发出一声龙啸作为回应。

“他们都说我好,说我有责任心,说我专业……他们说我比这里的我好多了,”油罐车委屈地低下头,“可谁都知道,我比不上他……我远远比不上他。你说,机和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2.0天灾满打满算也就上线小半年,看见另一个自己这么能干,他被打击得彻彻底底。

“我知道,我没有他的人格魅力,没有他的坚持,我的意志力根本无法像他那样激活头领战士协议,即便这是我被创造的唯一使命,”2.0天灾看着远处的落日,“待在他身边的人都是被他的魅力所折服,而我身边——噗噗他们只是想保护我,他们认为自己有责任这样做。”

懒洋洋趴着晒太阳的冲云霄抬起搁在地上的脑袋,看了天灾一眼。

“我能做到一些事,他能做到更多……让两派休战、从零开始建设新政权什么的,如果我也能做到,我早就能帮上噗噗的忙了,”油罐车困惑地皱眉,“我们到底差在了哪儿呢?”

远处的铁堡建筑顶端,激光鸟静静看着这一切。

不久后,冲云霄载着天灾一飞冲天,朝着夕阳的方向飞远了。这是那只野兽安慰人的方式。

激光鸟想了想,给声波发了一个简短的文字提问。

一秒后,她收到了文字回答。

[他们之间,只差了一个你。]

激光鸟:?

这么说的话,考虑到1.0天灾过硬的实力……回去后,她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对2.0天灾进行养成?

想想还有点儿小兴奋呢!

……

无论如何,告别的时刻总是要来。知道天灾穿越事件的机没几个,但大部分都前来送别了。

即便如此,2.0天灾还是意识到了事情的真相。

天鲨和冲云霄也许真的是来跟他告别的,但其他人,擎天柱、威震天、王者之剑、顶天者、声波、大火车、闪电、艾丽塔、毒气弹、红蜘蛛、天火、击倒、打击、通天晓、热破、漂移、大黄蜂……这一大堆机子都只是来迎接即将回归的1.0天灾的。

心理年龄不大、内芯又丧得很的小油罐车勉强挤出一个软软的笑:“大家,再见。”

但愿他以后能帮上自家汽车人的忙。小油罐车满怀希冀地想。

数据置换再次发生,前一秒,2.0天灾还在夕阳西下的赛博坦,后一秒……他还是在夕阳西下的赛博坦。

2.0天灾:?

没有战士加点的油罐车惊恐地左右看看,发现……自己正在铁堡的广场,这里的装潢比1.0宇宙还要气派,像是在过什么节日。他的周围全是汽车人和霸天虎,什么阿尔茜通天晓红蜘蛛威震天都在,虽然汽车人看霸天虎的眼神又凶又狠,威震天看自己的眼神跟防狼一样……可他们却没打起来。

……这真是他的世界吗?他的宇宙不是还在打仗吗?

油罐车慌慌张张地左右看看,终于看见个熟人。

“噗噗!”2.0天灾悄咪咪挪近擎天柱,“这、这里……”

这里发生了啥啊啊!

“嗯,就是这里,”汽车人领袖朝天灾露出一个笑,只是笑容中带着那么点儿复杂的情绪,“这里就是两派联姻的地点。”

天灾:?

什么?你们打算联姻?

谁跟谁联姻?

2.0天灾懵逼得很。

小油罐车完全没注意到,他的肩炮顶端,站着一只激光鸟。

2.0激光鸟决定玩儿养成——反正都联姻了,天灾就是她的机!

……

其实1.0天灾没对2.0宇宙做什么过分的事。毕竟他挺怕来自声波的制裁的,他做什么事儿都收敛得很。

满打满算,他也就欺负了红蜘蛛十多次,跟激光鸟幽会……碰头了十多次,在幽会……碰头时被暴怒的威震天打跑几次,被打跑的时候还大喊“略略略来打我呀我下次还敢”,又跟着一直纵容自己的汽车人一起打回去几次……而已。

战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他当然要跟激光鸟多交流,才能让计划赶上变化呀!

只有臭铁桶这个满桶都是黄色废料的家伙才能想歪!

等到擎天柱跟威震天去打U球,又失忆被拐走,汽车人开始行动给领袖恢复记忆时,天灾也拿着自己悄悄集齐的四枚终极之钥,偷偷溜去了赛博坦。

他前脚刚走,激光鸟后脚就配合地放出了终极之钥和终极之锁的相关信息。狂派立马全部进军赛博坦,博派也只能暂且放下突然失踪的天灾,去赛星堵人。

他们这一去可不得了,只见赛博坦各大城市早被终极之锁复兴了,而所有机面前则屹立着一个巨大的基地金刚——巨无霸福特。

要是平时,如果天灾自己的擎天柱不出事,那么他是没法愤怒到能承载头领战士协议的程度的。

然而,肩膀上那俩汽车人标志早就让天灾气炸了,这几乎跟‘领袖有危险’的效果差不多。他对着自己的汽车人标志一顿摸,怒气马上就过了阈值。

只要忽悠住巨无霸福特,之后的事非常简单。

巨无霸福特笑眯眯蹲下来,超级火炮不分派别地对准这一堆机子。

“请你们两派休战,让博派的天灾和狂派的激光鸟联姻。”

当时,汽车人和霸天虎的反应出奇地一致。

“管好你们家激光鸟,别让她拐骗我们汽车人的崽儿啊啊啊——!!”

“明明是你们汽车人的混小子偷偷勾搭我们家无知小鸟,防都防不住!!”

两派亮枪的亮枪,亮剑的亮剑,差点当场打起来。

他们还没打起来,基地金刚的玛斯塔剑就刷地插到他们面前的地里,剑刃没入地面好几百米,裂开的地表边缘还有高速摩擦发出的浓烟。

就连作为他CPU的天灾都被震住了,完全不敢吱声。

基地金刚依旧在微笑,温柔又无害。

“请,联,姻。”巨无霸福特说,“不要再让我说第三遍。”

……于是两派憋屈地从了。

天灾自认做得一点儿都不过火,谁知道,他刚从巨无霸福特堡垒跑出来,激光鸟就告诉他,声波生气了,得快跑。

怎么啦不就是跟你的bra,呸,跟你女儿……你家小鸟联姻吗!

追根究底,这计划的大体框架还是激光鸟想的呢!

哦,不行,万一声波报复激光鸟就糟了!

由于对方是史诗级大腹黑声波,天灾不敢狡辩,他赶紧趁着量子级神经回路还没完全关闭,用基地金刚级别的处理器,照着他之前从震荡波那儿下载的资料,复刻好穿越设备,在联姻前一刻溜了。

但愿2.0宇宙的天灾和激光鸟能好好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婚姻!

终于,天灾回到了家,温暖的家。

激光鸟飞到声波胸上,跟情报官共享数据。

一秒后,声波幽幽地把屏幕脸朝向天灾。明明他什么也没说,但天灾就是莫名感觉好危险。

为、为什么呢?他有做什么会让声波不高兴的事吗?这么一想……操,他做的事那么多,从鬼畜小红、挑衅老威,到试图联姻都有,他哪知道到底是哪一件让监护人不高兴了嘛!

天灾是个不要面甲的霸天虎,情感线路一遇到逻辑线路就得靠边站,大部分会让别的机三观尽毁的事对他来说连个尾气都不算。

对他来说,拆就是拆,数据交互就是数据交互,结婚就是结婚,这些跟爱情有个毛的关系。

天灾想到这里,突然感觉声波的气场更压抑了,好像下一瞬就会来揍他一顿似的。

天灾喜欢干架,但他喜欢的是破除别人一切反抗来揍别人的感觉,而不是喜欢挨打。对上声波的话,他又不敢反抗。

必须得溜!

最好找个人跟自己一起……而且是要有点地位,能让情报官不追着自己捶的那种!

本身就怂的天鲨和那一大只在他走后才上线的巨狰狞先排除在外。

大火车、闪电、毒气弹和艾丽塔是他的好兄弟,但地位不够,如果跟他们跑路,天灾多半会把他们拉下水,被声波一起坑一顿。

通天晓、红蜘蛛、天火、热破之类完全防不住腹黑情报官,不能靠他们。

那么就只剩领袖、老威、史达和雷神。

只见终于交换回来的天灾看了声波一眼,又看一眼,沉默一秒,一言不发扫视了一圈周围的机。

天灾看向威震天,不屑地哼了一声。

老威自己都怂声波,而且他忒不靠谱,天灾才不指望他。

威震天:?

天灾看向擎天柱,又冷哼一声。

他还记恨着领袖让别人照顾自己的事,他暂时要跟芯里没个逼数的领袖冷战!冷战十分钟!

擎天柱:?

天灾看向史达和雷神。

史达:“……”

雷神:“……”

王者之剑和顶天者准备迎接自己的专属冷哼。

天灾果断走向两架大飞机。

“史达,雷神,我们走!”天灾开心地笑着,一手拉一个就快乐地往远处走,“我好想你们——能一起去天上兜个风吗?”

“啊,哦,”史达有些没反应过来,专业的家长本能代他作答,“当然可以,天灾。”

“……没问题。”雷神心情复杂地应下来。

大红飞机带着油罐车上了天,蓝色飞机紧随其后。从回归到飞走,天灾没有跟半年没见的擎天柱或威震天说任何一句话。

擎天柱:???

嗯?怎么肥四?

威震天:???

啊,打一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