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旅心僧

第464章 你,你们,都是垃圾!

“多谢诸位捧场,老夫风清崖在此拜谢,适逢狂天圣典,今天在此设宴,一来风某喜欢交友,再者希望各大势力稍加约束门下弟子,给凌天城内捧出个欢乐的环境,晚宴开始——!”

风清崖?你咋不叫风清扬呢?

众人立刻站起,除了内厅那几位,中厅也又数人只是拱拱手,客气话说了几句,顿时闻到香飘四野,美酒佳肴罗列而来。

主人象征性的露面即可,接下来就是各自为政,有熟人互相热络敬茶,还有的似乎关系很好,直接拼桌开启热聊模式。

‘看吧,风堡主在西荒,已经混的风生水起啊,飞花岛叶仙子在这,九华城子车小姐也在,苍雷城少主都跑来,还有……’

‘听说只要他渡劫成功,凌天古堡就能升级为三级大城,和三流宗门可以并列,又能见到副尊主大人了,被指点几下就能再次突飞猛进前途无量。’

‘好羡慕啊!’

‘这很正常啊,但是他宴请星外同族是几个意思?不怕自贬身份被人讥笑吗?’

‘啥?休要胡说,这里哪有那些卑贱的异类,若有也是仆人侍女,小心祸从口出。’

‘尼玛,有两个就在那坐着呢,还是中厅的贵宾位置,自己眼瞎?!’

‘…………’

不和谐的话题起初来自外厅,却引起不小骚动,很快就传染到中厅,无数目光顿时惊讶怪异起来,都纷纷向陆寒的桌子放肆的扫视着。

陆寒只是笑笑,这里许之内的话语吗,自然逃不过双耳,别人的嘴是堵不住的,但只要别伸到自己面前,大巴掌可以在休息几天。

可惜啊。

‘噔噔噔……!’

有脚步声蓦然响起,而且越来越近,纤斓就坐在陆寒对面,正面向外边,看见一个纨绔青年快速跑近。

此人脸色有些兴奋,到了陆寒桌前戛然而止,然后,就等着一双牛眼,仔仔细细查看他们,尤其是喜欢四目相对。

“哈!果然如此,府内竟然进来了异类,一次还是两个,奇哉怪也啊啊啊!”

他的声音骤然洪亮起来,生怕达不到吸引注意力的目的,还双手叉腰神色傲慢,仿佛发现外星人,但基本也正确吧。只是那目光立刻厌恶无比,仿佛自己居高临下,在看地面爬行的蝼蚁,姿态不是一般的强横。

有多半修士未曾注意,这个界面的黑夜,就如同地球的黄昏那般,没有太暗也无光线,属于昏昏沉沉那种,不直视瞳孔难以分辨。

现在却有些混乱了,喧嚣声越来越大,贵宾的少数几桌虽然不为所动,却也惊诧的看了几眼,包括冥天古道、万阴谷、玄清宫的代表。

没人搭理这个纨绔,陆寒还笑了笑,然后继续品茶吃菜,内厅大桌上有人微微抬头查看,却并未搭理这里,他们谈的事情都很重要。

又有几人过来看了几眼,确认后就倏然回到座位,神色古怪摇头晃脑,鄙夷的声音不断响起。

“喂!你们两个,竟然还坐在这么尊贵的位置上,是否想过会影响别人心情呢?要知道,就算真有点本事,也不能出现在正式场合啊,尤其是今晚这般重要晚宴上。”

无人回应他,两个大厅反而寂静了,陆寒还是平淡无波,反而一股寒意从纤斓身上吞吐着,纨绔青年不由得微微后退,但脸上露出怒色。

“星外同族啊,被诅咒的卑贱族群啊,就算堡主让你们进来吃一顿,自己也该有点自知之明吧?”

此言一出,顿时有多人附和,看过来的目光也分纷不善,仿佛真的被影响到胃口和心情,开始指指点点起来。

“娃娃,你也是金丹境了,可要有个好脑子,只需知道陆某一根指头能捏爆你足以,对高阶修士就该敬畏,快跪下认个错,我当没发生过。”

陆寒放下茶杯,微微侧身看着面前的傻逼,脸上挤出一分笑容,就像长辈关爱小崽子那般。

额……什么?

“捏爆?敬畏?认错?你怕是真的疯了吧,本少爷若发怒,我们家只需挥挥手,尔等这些卑微者就会彻底被抹去,下贱的东……”

噗通!

诡异的一幕出现,纨绔青年话未说完,就猛地双膝跪倒,对着陆寒连续磕头不已,简直神一样的转折。

但是任何人都发现,一股非常强大的威压,已经将纨绔青年裹在里面,不可抗拒的力量迫使他跪在地上,开始不断的进行磕头作揖,而且撞地有声。

纨绔青年猝不及防,反应却也迅速,立即闷吼一声,全身爆发出不俗的青玄真气,并且凝聚出一尊白虎虚影。

嗡——!

猝不及防的一幕,让所有人惊掉下巴,只见纨绔青年面红耳赤,似乎在极力相抗挣脱,但任何努力都无济于事,转眼已经磕了七八个响头,前额通红一片。

‘啊?怎么可能?’

外厅的许多人纷纷低呼,他们知道纨绔青年动用的,那是青灵门祖传的‘皇极虎煞功’,就算金丹后期对上元婴老祖,短时间内延也难以落败。

平日里,附近几万里内的大少们,基本以纨绔青年为主,因为不但是青灵门少主,更重要的根本无敌。

“大胆,你疯了吗?他可是附近青灵门长尊的嫡子,堂堂三流大宗,弹指间就能将你们格杀,而且连堡主都不能追究。”

外面顿时冲进两个人,用手指着陆寒厉声怒喝,显然是这纨绔青年的同党,都有不俗的身份。

“快放了他,若被天华长尊知道,以他老人家护子心切的性格,西荒之内再无你们生存之地。”

“聒噪!”

噗通噗通!

????又有两个身影跪下,和纨绔青年同样,开始重复磕头的动作,脸色时而煞白时而赤红,无比愤怒溢于言表。

“噗嗤……!就该这样,多磕几个,本姑娘的心情反而更好了。”

不远处,冷幽幽的声音蓦然而起,还带着几分妖媚回音,黑纱金丝的紧身裙里,裹着十分诱人的娇躯,正在那忍俊不禁。

这下不少人直接噤声,外面正在观望的都缩了缩脖子,立刻流露出些许忌惮,冥天古道的魔女出声,顿时打消部分修士的鼓噪。

砰砰砰……!

算起来,三人磕头总数足有五六十个,早就有身影飞奔而出,不知去了何方。

内厅赴宴的身影早就察觉到异常,不时纷纷向外张望,堡主风清崖立刻站起,似乎要出来看看,却被主座上的白衣女子制止。

三个青年纨绔,忽然感觉恐怖压力消失,法力加持下的反抗还在继续,猝不及防尽数弹起,猛然撞在高高穹顶,然后制止掉下。

顿时有哄笑四起,但有顷刻消失,都知道接下来会更热闹,心忖这卑贱的异类竟然惹到几个纨绔,从此他的性命已经不属于自己的。

‘????呼——!’

‘唉吆,我头晕……’

‘气煞我也,哇呀呀呀!’

“小杂碎,下贱的异类,今天竟敢羞辱我牟昊,你们已经死了,而且会下场凄惨。不但如此,青灵门以后不放过任何一个星外下族,这就是惹怒我的下场。”

“还有本公子,今日之辱加倍奉还。”

“我要告诉师傅,让他来将你,还有那个恶妇,一起下油锅。”

“唉!看来教化无用,找死啊!”

咔咔咔……!

接着就是连串的惨叫响起,在陆寒的杀机中,这三个纨绔的身躯,顿时骨断筋折爆响四起,三个青年再次趴下,而且地板层层塌陷,直接被压迫到了地表之下。

除了惨痛的哼哼声,大叫也戛然而止,直接成了重伤之躯,外面可是惊呼大作,被这一幕彻底震惊。

若说方才还是羞辱,此刻却直接动手伤人,而且随意蹂躏,堂堂宗门阔少,纵横狂傲几十年,竟落得这般地步,这是大祸将起啊!

“住手!”

内厅的门口,一股极其强横的气势冲天而起,堡主风清崖终于露面了,带着无尽威压快步走来,抬起左手微微一拂,就撞在陆寒的恐怖力量之上。

‘轰!’

顿时短暂沉闷的爆响炸开,狂风大作光辉闪动,两股不菲力量把虚空挤出无数水浪形波纹,他想将人先救下来,否则这三个纨绔的伤势还会加重。

那几个大势力找上门来,就算凌天古堡不惧,平日往来颇多,面子上也无法释怀。

然而,风清崖面色大变,仿佛碰到铜墙铁壁一般,自己动用六成威能,竟然无功而返,脸色顿时阴沉无比。

内厅的那几个身影,仍旧自斟自饮丝毫无视,外面的这些虽说都有来头,但在他们面前,都是垃圾般的存在,比起星外同族稍许好些。

“咳咳!这三个晚辈的确口出不逊,教训一顿无可厚非,但将他们重伤至此,道友的做法未免太唐突。风某是看在两位在天雪城受了委屈,而且是星外异族里不俗的奇才,才特意请来赴宴的,这后生是青灵门的少主,闹得太过没人能承受。”

原来如此,这就是被请来的原因,风清崖所说的委屈,陆寒信了才有鬼,十之八九是想弄几瓶好丹药,要知道五级炼丹师,可以炼制出元婴老祖服用的任何丹药,甚至能打造出上品货。

“喔?青灵门啊?陆某真不认识,只知道犯我者死,堡主既然说话了,那就给你个面子,倘若这三个小畜生再敢不敬,杀——!”

果然吗,附近虚空再次恢复正常,三个陷入地下两尺深的纨绔,终于能恢复自由,嗷嗷痛叫着努力爬起。

他们哪有遭受过这般折磨,此刻全身脏兮兮的,面部因为痛苦而扭曲,还带着怨毒的表情。造孽之首的牟昊,咬牙启齿的瞪着陆寒,哼哼唧唧开始大骂:

“杀……杀你全族,杀光星外下族,你们这下贱货,全该死啊!低等异类……恶心的杂碎,本少爷不死不休啊……”

“咳咳……咳!”

风清崖变色陡变,赶紧对牟昊挤眼色,故意咳嗽提醒,然而对疯子根本无济于事。

“堡主,你看……嘿嘿嘿!”

‘砰!’

陆寒反而笑了,然后倏然弹指一记,才爬出坑的牟昊,身躯猛然间爆裂开来,大片血雾轰然炸裂,随后又被无形压力控制在较小范围。

三流大宗的少主,青灵门掌尊嫡子,凌天古堡附近的头号纨绔,牟昊大少爷死了,而且神魂俱灭。

顿时举座皆惊,一个个仿佛石化了,继而听见嘘嘘声,原来是另外两个纨绔,直接被吓尿失禁,庆幸自己还未来得及怒骂。

“你——!”

??????风清崖差点暴跳起来,眼前这个少年,真的是说杀就杀啊,而且还笑嘻嘻的,他的脸上青紫变换着,指着陆寒微微颤抖。

“风堡主,这灵茶快凉了,还是赶快喝完才好,晚辈还有事要请教呢。”

内厅中,忽然传来白衣女子袅袅脆音,她身旁几人也仍旧不为外部所动,仿佛这些人的哄闹从不存在一般。风清崖顿时耸动了数次眉毛,心忖这是为何?目前火烧眉毛,这里需要摆平啊,但叶仙子的话,自有一番意思,他不敢不听。

有聪明的已经悄悄溜了,稍有不慎就会惹火烧身,根本无需告辞,滋溜奔着门口跑去。

颤抖,继续颤抖,爬出坑的两外两个纨绔,看向陆寒的目光,就像见到九世魔王,此刻逼着他们大骂,怕是也绝逼誓死不从。

其他人的眼神,也仿佛看死人般,却不是地面瘫倒的身影,全都聚焦在陆寒身上,甚至想象这个异类的种种惨不忍睹之下场。

“莫要太放肆,阁下自己造的孽,我凌天古堡不背,今天可是有无数贵客作证,哼!”

有股恐怖威压蓦然降临,风清崖怒不可遏,城主的气魄无与伦比,浑身衣袍剧烈鼓荡,身影如山如岳,中厅内窒息感十分强烈。

“嗷!”

没有给陆寒造成任何影响,威压在他三尺之外就再也无法寸进,还是那样毫不在意,还给自己斟一杯茶,只是若有若无的回应一声,态度十分嚣张。

()

  https://../book/45371/346032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