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旅心僧

第353章 雄风一线天

“罗道友,你看这里的地形,从下向上望去宛若一线天,咱们在此打伏击如何?”

有座高达千丈的大山,因为巨变从中间生生裂开,中间成为足有四五里宽度的陡峭峡谷,下面还是幽幽深渊,但是神念扫视却能见底,也就不足三百丈的深度。

但在两侧,偏偏还残留有不足三丈的未坍塌的部分,已经被踩踏成小路,上面各种足迹都有,显然兽类频繁过往。

有两个身影快步从远方出现,说话的是个面容呆滞的中年,一件山河水云袍裹着不足六尺的身躯,观望打量地形许久,忽然面带阴险的问道。

“啊?打劫?”

和他并肩的是个青年,左脸上似乎被烫伤过,有片难看的疤痕露出血丝,对同伴的话猝不及防,立刻停下诧异的惊问。

“对啊,经过半日探查,左右上千里内,唯有此处能轻易穿过山脉,凶兽经常过往,那些修士也多半选择此处的。我俩以二打一,不费四处搜寻力气,免去面对的层层危险,就能得到累累硕果,何乐而不为啊。”

“这……听起来的确不错,只是卓道友你来自琅琊谷,而我是梦通山的,就已经去掉三分之一的目标,还有个云霄宗不能碰。剩下的那一半,不知已经死了几个,而又恰巧落在附近,加上在此经过的概率,似乎得手的机会渺茫啊。”

罗姓疤脸面露踌躇,开始细细思量计算,将乐观一面放下,而去考虑可行性,所说的绝对让人无法反驳。

“嘿嘿!本来的确如此,但是罗道友还想吞下多少?能下手灭杀的多达三十多人,按照五个方位计算,每个地方也有六人。而来回过往的只要有两三个,此行就算没白来,况且我感觉不止如此少,至少和同阶厮杀,比起对付毫不了解的凶兽猛禽胜算很大。”

卓姓修士阴险的笑着,已经缓缓飞起,开始研究下一步的细致部署,两侧悬崖岩石陡峭,岁月堆积的断层薄厚不均。

“也是!进来的人,只要活下来经过此地的,多半都有些机缘,我们守株待兔,冒一次险总比处处冒险强太多。”

罗姓疤脸终究点头表示认同,自从一天前和琅琊谷的这位相遇,至今再无其他收获,储物镯里除了几株四五百年份的草药,还未见到心热之物。

“岂止如此,所谓的宗门和结盟,都只是暂时狼狈为奸,什么同门弟子,什么宗族兄弟,只有大道才是自己的。只要能向前走得远,任何生命都是铺垫,这里只有弱肉强食,除却你我之外,其他的都可入味。”

“啊——?对对!舍我其谁方可成神,终究绝大多数走不到最后,不如给咱们铺路。”

面对让人震惊的话,罗姓疤脸瞠目结舌好久,对卓姓修士的狠辣竟无言以对,暗暗忌惮起这位的手段,竟然对同门同宗也毫不客气大杀特杀,立即忙不迭附和,却感觉脊背发冷。

已经攀上百丈高度的卓姓修士,闻听之后将冷意逐渐放缓,目光深处的杀机也迅速消失,若此人反对他的提议,顷刻间只有一条死路相伴。

“我有一套不错的法阵,能把五里内任何东西囊括其中,只要有经过的修士,即便无法全力阻拦,拖延几个呼吸时间绝对没问题。”

说完,卓姓修士就取出个四方木盒,小心翼翼打开后,向空中轻轻一抛,只听见嗖嗖之声,从里面历次射出四个小黑旗,转瞬间消失在峡谷两侧,呈四方阵型封住两侧去路。盒子里面再次飞出个巴掌大圆盘,猛然间向下方的谷底沉去,紧接着两件下品法器也激射而出,分别贯入悬崖两侧。

“很好!既然卓道友费心,在下也绝非一毛不拔之辈,为了将气息尽数遮掩,就暂借以一张‘掩息符’,就算有探查天赋的灵兽,只要不靠的太近,绝对无法发现端倪。”

一张两头尖尖,中间向两侧突出的褐色符篆,闪动着十足灵性,从罗姓疤脸袖袍中,徐徐向对方飞去。两人又商讨许多细节,就分头忙碌起来,然后各占一面入口,没多久便消失不见。

其实像他们这样,借机杀人夺宝,闷声发大财的家伙绝对不止这一窝,对于路过修士而言,和禁地的危险禁制机关没啥两样,只不过更聪明多变而已,能否逃脱幸存的暴鸣身退,同样全看自己本事。

而有的地方,已经展开修士间的厮杀,各种利益纠葛在一起,并且因为精神紧张倍感压抑,只能用杀戮打斗发泄情绪。遇上同类是很幸运的事,可不能白白辜负这种运气,不必像外面各种规矩满天飞,杀人夺宝最为痛快淋漓。

半天后,汩汩泉水不断流淌,在中心区域南方某处,不足三尺宽的小溪旁,太极真境下属宗族的一个粉衣女弟子,正指挥着火红色伞状法器,苦苦抵挡对面不断攻击的一刀一锤,香汗淋漓神色惊惶。

“我知道你是玄华宗的那个帅哥师兄,就不能放过小妹一马么,若能成全我,小妹愿意奉献身躯,此后与师兄双修几天。”

向她猛攻的青年,一袭白衣干净出尘,面若潘安星眸深邃,神情无悲无喜,听到女修恳求声颇为意外,脸庞立刻阴晴不定。生死关头为了活命,全然放肆了平日死守的羞耻,将女人的最大本钱施展出来引诱他,还是平生头遭遇见。

“这……好吧,你将法器收起来,我不进攻就是,这笔买卖不错!”

口中说着,也像两件法器一指,一刀一锤立刻定在空中,面带微笑的看着女子。

“好哒!多谢师兄饶命,只是小妹初尝禁果,还要多多怜爱。”

女修见此大喜,随后面带娇羞的跑了个媚眼出去,一副我见犹怜的凄楚神情,将火红色小伞收回,傲然挺动酥胸。

忽然面色大变的尖叫起来,白衣青年的目光猛然寒冷无比,双手齐齐点指,那把褐色小锤狠狠砸下,另一件土黄色小刀寒光瞬闪。女修再想防御,却只能迎向小锤,那把刀光华灵动,已经划过她的娇躯,血水顿时飞剑喷射。

“你——失言……必遭恶……”

只剩下怨毒的表情和断断续续半句话,左手仅仅抬起一半,刀光再次回撩,将未及出体的金丹洞穿而过。

“哼!华某岂是贪图美色之人,气节不存也难成大道,就算我饶过你,以后也走不了多远。”

华凌一脸嫌弃,却将女修的储物袋摄入手中,至于那件小伞,根本没看一眼,直接转身向深处飞遁离去。

巨山开裂成一线天的地方,在大半日后终于有了动静,从西侧低空中有个身影徐徐飞近,竟然也是个女修。身穿蓝色绣丝长裙,上身浅粉轻纱披肩,各色蝴蝶点缀其上,脚上那双小短靴凤舞祥云,满头散发披肩,用银色丝带轻轻挽住。

面对前方的利器景象,女修的一对弯眉微微蹙起,眸中犹似清水起了涟漪,小鼻子皱了皱,瓜子脸上呈现出思索神色。当距离峡谷入口还有三里,忽然停住遁光,不断向深处打量,警惕神情越来越浓。

只见女修一伸白皙左手,面前顿时多了盏古灯,豆粒大小的微光不断忽闪,似乎随后都会被风吹灭。随后右手也伸出,将里面几块随时摄起,狠狠向前方的深渊扔去,嗖嗖声划过虚空,很快没入二里外峡谷不见踪迹,紧接着就是不断的沉闷乱响。

良久后,依然未发生任何反应,蓝裙女修似乎有些放心,施施然向前靠近里许,只是眉头越皱越紧。

‘去看看!’

在她的指点下,那古灯的淡蓝灯苗倏然变大几倍,径直向斜下方快速落去,神奇的一幕出现了。越是接近黑暗,周围光芒越发明亮,几乎将宽度都映衬在光线里,只见两侧越来越窄,到最底端只剩下不足二里。参差不齐不见生机,怪石嶙峋没有兽影,虽然幽幽阴风猛烈,除此之外只有安静。

在古灯查看的途中,蓝裙女修忽然美目微闭,口中嘟嘟囔不断,右手掐诀连续变动,似乎在施展某种秘术,只是过程很短暂。再睁开时的双目,却露出惊讶表情,继而是不可捉摸的诡异笑容,不断扫视前方的山体两侧。

“哼!果然不踏实,哪个宗门的畜生竟敢在这里布局害人,多亏本姑娘会点未卜先知的小手段,‘悟心参天决’越来越晦涩玄妙了。”

蓝裙女修一面说着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话,同时收回古灯,施施然转身向一侧飞去,丝毫没有穿越峡谷的意思,最终落在距离深渊百丈的空地上。

此女正是钟离婉莟,这一路上凭借其独有的天赋神通,竟然躲过不下七八处危险,飞行速度比别人还要快上不少,几经辗转竟然到了这里。

察觉到前方的不妙,一时竟迟疑起来,在避开绕过和硬闯只见犹豫,禁地里的凶兽恶虫已经见过,都不是轻易对付的存在。至于这座大山两侧的茫茫古林里,她可不敢轻易冒进,自从见到那个玄华宗弟子的残骸,最近几天都有如芒在背的感觉。

与她所想截然不同的是,悬崖峭壁的两端,卓姓修士和罗姓疤脸二人,才喜悦的心情就被懊恼怒意代替,没想到第一个出现的就如此狡猾,反复试探始终不上钩,原本沉稳的心性有些着急。

而且不止如此,这位美女在那一坐就是半天,似乎十分惬意,完全忘了自己来的目的,竟然在空地上闭目养神起来。守株待兔的两人既不能贸然出击,也无法互相沟通,只好抓耳挠腮的傻等,此刻在考验双方的耐性。

更让他们窝火的是,接下来的一天时间,不但没修士靠近,就连只凶兽和恶禽都没有出现,刚开始就出师不利,一颗心渐渐下沉。

忽然,正在端坐养神的钟离婉莟,蓦的睁开双目,娇躯转向来时的远方,脸上出现惊喜神色,转动几圈后就从原地瞬移消失。三里外的地方,几棵树彼此衔接的很紧,只见美女一抬手,掌心多了颗大小如棋子的东西,正微微颤抖不停,正是雷焞老祖赐予的‘灵蛊子’。

随后浑身出现淡淡光华,娇躯竟然开始模糊,随后向最粗的那棵树一撞,再也没有她的身影。

这自然没逃过峡谷内二人的眼睛,但几番小心查探一无所获,不由得开始狐疑,而且就算又有修士靠近,甚至毫不知情进了圈套,该如何出手又是个难题。

以二打一自然没问题,可是一旦那个狡猾的女修也跟着出手,顿时就陷入僵持状态,唯一盼望的就是来人和女修毫不相识。

二百多里外,一个妙曼身影快速飞驰,身穿鹅黄色长裙,脚下蹬着金色小蛮靴,刘海遮住饱满的额头,正满脸喜色凝视前方。金灰色的四方小印玺快速盘旋着,袖袍内的手里,还扣着一件青蓝色的飞轮,看似闲庭信步,实则暗暗警惕周围的一切。

她的左手里,也有个嗡嗡震动的棋子状物品,原本由缓至急,此刻却反而又缓和下来,随时都有停止的姿态。

很快就见脚下出现裂缝,并且越来越深越宽,而天际的茫茫山脉竟然裂开,出现一条不宽不窄的峡谷,神念穿过去,就是高低起伏的丘陵。

“啧啧!法则的鬼斧神工,果然总是震撼心神,本姑娘何时有此等能耐,唉——!”

不多时也到了几里外,一双美目盯着峡谷和深渊,清澈的眸子转动不停,时而看着手中之物,欣喜被焦急逐渐代替。

“是谁?”

冷不丁的,美女立刻向右侧飞退,双眼却盯着左侧远处,声音冷幽幽的怒喝,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嘻嘻嘻!没想到是月离小姐姐来啦,不枉我等了两天,这下可好玩极了,咯咯咯……!”

那几棵树后,立即传来清脆的声音,鹅黄长裙女修顿时惊呼出口,随即喜色同样占据脸颊,紧张的心彻底放下!

  http://../book/45371/288237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