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旅心僧

第607章 四海皆崩

第607章四海皆崩

影哭之母神色大变的嚎叫道,其他五人也惊骇异常,顾不得商榷原因,各种法决接连打出,一道道异芒打入灵阵。

灵阵核心处,仅剩下无法看透额一小团黑红光幕,还有淡淡迷雾,此刻才逐渐稳定,差一点便原地消失。

现在受到再次激发,顿时嗡嗡巨响不止,光幕逐渐膨胀,似乎受到什么东西顶起,很快攀升至十几丈高,熟悉的恐怖气息再次复原,然后咚的一声闷响,六大王者都被剧烈冲击波逼退了无数丈。

但他们不仅没有吭声,反而齐齐跪下,祈求和希望的神色更浓,各种祷告晦涩之音,让人昏沉沉欲睡且难听。

接下来的一幕,总算让这些身影神色轻松了些,都看见灵阵边缘,此刻接连浮现一道道光墙,颜色深红诡异不已,而且上面光线琉璃,如神来之笔的描绘出复杂纹路,堪比蜘蛛网般密密麻麻,几个呼吸就绘制完毕。

随即,中心处的淡淡雾气忽然浓郁起来,光幕内鼓动不断,似乎有活体开始生灵,一副要破体而出的状态,感觉非常毛骨悚然。

光墙上那些蜘蛛网似的纹路,似乎收到了召唤,顿时几个狂闪就变得明亮数倍,现场凶煞气息直接提高数倍,映照的几个面孔也顿时有些喜色。

当他们嘴里停止蠕动,最后一个法决打完,高空砰的冒出一大团血云,并且滴溜溜旋转,而灵阵里的高大光幕,顿时不断缩小凝聚,阵图跟随尖声鸣叫疯狂运转,周遭千里元气再次涌来被吸附一空。

就连天上雷霆,都遭到诡异劫持,大片雷芒被生拉硬扯般,通过旋转的血云没入正缩小的光幕里,其内部气息越来越恐怖强大,苍凉幽冷无比陈旧腐朽。

‘轰隆!’

终于,当光墙狂芒一闪而崩碎,血云旋涡猛然下落,黑红光幕里已经缩小到三丈的活物,发出咕噜噜连串响声,

“这是第二次诸源神契之约,接下来五百年内都是失效期,要想达到目的,尔等该再次努力一拼,毕竟那个人族非常强,其早已不属于下界的存在。”

嗡——!

灵阵中终于传出了几句话,无比威严充满压力,接着就在砰的一声巨响中,如通天光梭般射进血云旋涡,一闪而逝彻底消失,周围空间立即空荡荡,仅剩下残余波动不断涌去。

“谨遵六元圣君法旨!”

那六个身影同时抽搐几下,似乎舍弃了什么巨大宝物,心痛的感觉无法掩饰,但一丝担忧也跟着产生,片刻后就响起包含震惊的话音。

“圣君之言听见了吧?早已不属于下界的人族修士,究竟如何能在这等偏僻界面存在的,简直匪夷所思。”

大逻贲王那张脸写满了震惊,全身骨骼嘎巴吧爆响,似乎异常恼怒,抓耳挠腮不知所措。

“该死的,难怪我一具化身崩解那么痛快,还在通道内被其斩伤,战纪里不是反复讲述他们存在界面法则么?”

听到愤恨声就是铁罗王哇哇暴叫了,一拳打在地面,目呲欲裂气得浑身发颤,一想起当天之辱便怒不可遏。

“圣君竟然败了,竟然败了一次啊……我们已经尽全力催动‘诸源神契’了,难道冥冥之中,咱们圣族诸部,要永远被抛弃在恶劣之地?”

吞天王吧唧吧唧大嘴,满脸茫然和颓废,先前的傲意早已消失无踪,仿佛被不可攀登的山岳堵住去路。

“住嘴!这次耗费的本源之力,可比第一次多出三成,我等实力损耗的程度,没有二百年苦修都难以恢复,但是六元圣君的神通,也跟着更加恐怖,此战必胜!”

影哭之母抡起大号触角,狠狠拍在地面上厉声喝道,其面目比以往非常阴冷,一丝残酷挂在嘴角,说话时都用上无穷法力,有些孤注一掷的疯狂。

“本王算算……你说的的确不假,那个陆寒再强大又如何,终究还是下等界面的肉身,没有经历法则淬炼,就算他具备大乘期神通,也根本无法发挥出来,而且大战过许久,很快油尽灯枯坐以待毙。”

傀固王挪动着矮胖身板,仿佛老僧坐定,一只手不断挥舞着,只有他越来越兴奋。

但仅此分析,其他五人才缓和不少神情,似乎都感觉很有道理的样子,按照正常逻辑推算,也绝对没有任何错误,现场气氛终于松动许多。

…………

天极山前,大长老覃龙脸色铁青,他双眼如狼目,满腔怒火快速扫了一眼远处,但也仅仅在刹那间发生,很快便低下头去。

堂堂超级宗门,经营不知多少岁月,就这样被毁掉大半,那条巨剑斩出的深渊,一路延绵到总殿前方,几乎波及最后的防御。

而且被划过的虚空,天地元气也无法弥合,就像开辟出一段独立空间,任何法则都不能还原,想修补防御法阵都是泡影。

这一切的制造者,一方似乎已经被斩杀,至此仍然没有踪迹,另一个仍然伫立当空,浑身光华缭绕,仅仅气息弱了几分。

覃龙不敢在怒叱怒骂,他就算有再有三条命,或者八个本体存在,也不够陆寒一把捏爆的,实力差距太大而遥远,已经不属于当前界面的存在。

“大……大长老,我们撤吧,趁着他还在恢复法力。”

脚下半空,从深渊里腾起一个身躯,正是才摔落的淳华九江,他有些惶恐的趁机建议,但却瞥见一抹奇怪眼神扫过来,有个老妪正对他使眼色。

“你——你*屏蔽的关键字*!”

‘啪!’

蓦然脆响冲天,一个硕大耳光落在淳华九江脸上,还带出覃龙大长老的咆哮,似乎所有怨恨气恼都在此刻输出。

瞬间惨叫声起,才飞上来的身影,猛然如炮弹般狠狠贯下,轰隆一声砸进深渊土层,唯有余音在现场回荡,猪头大脑袋的造型已经无法避免,

远方,陆寒银装素裹,盘坐当空闭目调息,双手间塞满的全部是上品灵石,头顶残月射下滚滚霞光,全部涌入百会穴,整个身躯仿佛陷在流光旋涡。

玄阴仙决徐徐运转,脑海中那枚仙镜,仿佛羞于出门的小姑娘,总在若隐若现,但还不断透出玄奇仙光,一股莫名能量断断续续涌出。

丹田里的元婴,已经张开一对小嫩手,尽情迎接无限纯粹月华,深处皓洁混沌气流里,身躯化为太初,左右便是两仪。

吸收的能量,几乎堪比鸿蒙紫气,甚至演化出广寒宫阙,被星辰环绕独树一格,看似虚无缥缈,但大道之理尽在其内,天地万物从中而生。

无数道小股的纯粹能量,向他四肢百骸奔流而去,其身躯被无数染红,宛如一尊通体赤红的血宝石般。

良久,陆寒才徐徐站起,满脸冷漠的扫了天极山一眼,根本无视几个身影,一转身化为霞光,直接在西南方疾驰而去。

“呼——!煞星,恶魔啊!这个祸患终于走了,你我好歹还活着,嘿嘿嘿!”

大长老覃龙忽然瘫痪而坐,脸上汗水滚滚而出,不知压抑多久的恐慌和紧张,一股脑发泄出来,劫后余生之感颇为轻松。

“不错!但是他并未对天极山出手过,这个亏虽然不好咽下去,但无论向太玄门禀报,还是去长老会喊冤,那些老贼都不敢做任何表示。”

一个老妪站起来,身躯似乎更佝偻了,元气损耗不小,转身向主殿飞遁而去,只留给大长老几句话。

“哼!老夫自然明白,但这口气早晚会讨回来,他陆寒还会和异族无休止打下去,总有法力枯竭或者受伤的……不对,那厮直奔西南,该不会失去祸害太玄门了吧?”

冷不丁打了个寒颤的覃龙大长老,直接把声音提高八倍,瞠目结舌向陆寒消失的地方望去,仿佛看见更加恐怖的一幕。

“嘿嘿!如此不好吗?影哭族越界西进,他们才是罪魁的大头,而且无论谁败了,都对天极山有利。”

‘轰隆——!’

‘咔——!’

另一老妪熙然冷笑,但他才驾驭遁光飞出数百丈,猛然间身躯一颤,不受控制的直接跌落,下坠几十丈才稳住身躯,脸色顷刻剧变。

其他几个身影更加不及,连滚带爬稳住身躯,满是狂骇的回头看去,原来一到晴天霹雳,在陆寒与魂影交战过的核心,诡异炸开化为巨响,如巨炮轰击那般凶猛。

紧接着就有庞大无比的黑紫旋涡,瞬息狂涨到数百丈高,占据方圆十八里之地,内部电闪雷鸣煞气纵横。

苍穹上顿时黑云沉沉,几道水桶粗细的雷柱先后射落,绿色雷霆率先轰到,直接击中旋涡核心,当场崩碎的四分五裂,因为有硕大拳罡直抵云天。

然后白黑红色雷霆同样结果,炸开的雷弧混合成一片雷幕,宛若混沌初分般恐怖纷乱。

周遭数百里,空间乱颤法则失衡,激流涛涛动荡剧烈,六个身躯就因此差点无法控制本体,纷纷不明所以的仔细观看,结果亡魂皆冒瑟瑟发抖。

“还不快跑,那异兽竟然没死,遭啦!”

‘呜呜——!’

在覃龙大长老尖叫中,天极山核心总殿方向,尖锐的号角大作,至少七八道遁光向这里射来,似乎要施加援手。

然而,这里的虚空骤然间凝住,仿佛被神秘力量禁锢,而且上方蓦然黑暗,连同最先飞遁到远方的老妪,全部如焊住般寸步难行。

“山主救我——!”

老妪厉声高呼,并且张口喷出精血,嘴里念动几句急促咒语,全身顿时冒出真正强烈波动,法力催发到极致,动用了某种厉害神通。

然而仅仅震颤几次后,仍然威能前进分毫,深处绝境的无力感猛烈袭来,生死时刻近在眼前。

咚!

咚—!

咚——!

如远古巨兽降临,震人心魂的脚步声开始靠近,从他们后方一步万丈,恐怖至极压迫感越来越强。

远处尽头,自天极山主殿掠来的数道遁光,滑行数里后戛然而止,全都目瞪口呆,满脸狂骇外加焦急,他们看到一句魁梧巨兽逶迤而来。

深灰色躯体无比凝实,胸膛宽阔堪比小广场,一副刺目的鬼物图案中,还有个硕大猩红之眼。每只臂膀上各有一排苍白妖莲,毛发酷似三尺钢针,浑身被一阵阵法则涟漪环绕。

粗壮触角般长尾拖在后方,把地面拉出一道几丈深的沟痕,硕大脚掌沉稳有力,踩着绝世幽光前进,数万斤重的身躯走起来还很飘逸。

那张大脸最为诡异,每个片刻就换个容颜,和侵略混坤的异族相貌非常近似,唯独一对凶目似乎蕴含了两片星空,深邃的让人不敢直视。

控制住六人身躯的,是凶兽抬起的一只巨掌,化为庞大虚影凌空捞下,在不知多少惊叫声中,就把几个身躯尽数握在里面。

“吼吼——!尔等这些卑微者,块告诉本圣君,陆寒究竟去了何地?”

“…………”

大长老覃龙几乎昏死,吓得脑海尽数空白,根本无法回答,其他几人更是不堪,两名老妪被挤压在一起,满脸懊悔绝望。

砰砰砰……!

蓦然,几声爆响接连炸开,血雾迸现碎肉横飞,一连着五具肉身,仅仅被凶兽动了动手指,便魂飞魄散再无生机。

“啊啊……去……他去了太玄门,西南方……是西南方啊,不要杀我!”

覃龙尖叫一声,画不成句的回应后,双瞳骤然上翻被吓的昏死过去,全身上下被血水染红。然而这并不代表命运转机,只见凶兽目色一凝,大口立即张开,凭空产生强烈吸力,将最后这具身躯吞入嘴里。

‘咯嘣嘣……!’

“嘎嘎!味道不错,我也想吃!”

那宽阔胸前图案,立即响起刺耳难听聒噪,妖异巨目闪动几下,凶鬼图案活跃起来,并且声音都带着垂涎和嗜血。

“这个地方让本圣君非常难堪,竟然被陆寒斩爆了魂影,简直是旷古耻辱,都给我彻底抹去。”

呼——!

狰狞而暴躁的话音里,邪风猛然刮起,胸前图案再次波澜巨变,凶鬼般的影像几个扭动就挣脱出来,顿时冲着天极山方向放肆嘶吼。

  https://../book/45371/460163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