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喜欢你很久了 》一枚纽扣

37、第 37 章

("他喜欢你很久了");

虽然头天说了出发自由大家可以自然醒,
但完全抵不住沈言故没出息的一宿舍舍友。

早上六点……

天还没亮……

沈言故就被吵醒了。

沈言故把眼罩拉起来,往下一看,陈军正吹着口哨在镜子前比对衣服。

洋洋也是,
正在床上放裤子和外套,而叶澜在外面刷牙。

沈言故手趴着栏杆,
哑着声音问:“你们怎么这么早?”

洋洋见他醒了,突然兴奋起来:“来来来下来下来,穿一下这个衣服。”

陈军也大步过来,
用手扒拉他:“醒了就下来穿衣服。”

沈言故:“哈?”

沈言故本意只是想问问,然后继续回去睡回笼觉,
没想到这俩,
直接上去掀开被子把他弄了下去,
还把衬衫塞他怀里。

“换上。”

沈言故满脸问号:“什么东西?我干嘛要穿?”

洋洋说:“我们仨给你买的。”

沈言故更疑惑了:“为什么?干嘛给我买衣服?”

洋洋嘶了声:“这不就,
江赋不收礼物嘛,我们就买给你了,便宜货啊别嫌弃。”

“不是,”啥他妈便宜货不便宜货:“江赋不收礼物你们买给我干什么?”

“唉!”刷完牙的叶澜走进来了:“我昨天也这么问。”

洋洋和陈军同时转头看叶澜,异口同声:“你懂什么?”

叶澜缩了一下脖子:“他们昨天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洋洋搪塞一句:“谁带我们去我们就给谁买,你就穿好吧,大男人磨磨唧唧。”

沈言故:“……”

沈言故最后还是穿上了,今儿天气挺暖和,
两件足够。

“所以完完全全能把你们买的衬衫露出来,
”沈言故讲话超大声:“开心了吗?”

三个舍友围坐在沈言故面前,吃着早餐点着头。

陈军:“帅!”

洋洋:“帅哥和白衬衫顶配!”

叶澜:“俺也觉得。”

沈言故无语。

然后沈言故转头就把这事告诉了江赋。

江赋说:「挺好」

沈言故:「搞得像我生日」

江赋:「下次你生日我给你过」

沈言故眉头一皱。

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吗?

但他还是:「等着咯,说话算话」

江赋:「当然」

和江赋约好了十点楼下见,九点五十分了,陈军还在那找不到包,
在宿舍吵吵嚷嚷。

“小故,”陈军两件衣服抓在手上,摸沈言故的包:“不找了,我东西一起装你这吧。”

话音刚落,还在玩手机的沈言故,一把抓住自己的包:“干什么!”

陈军吓一跳:“你干什么?我放个衣服,你包这么空。”

沈言故:“给我,我帮你放。”

陈军见沈言故这样,不得不挑眉:“嚯,装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给我看看。”

沈言故护住包,紧紧的:“关你什么事?你要不要放?”

陈军:“放放放。”

十点大家一起下去,才到一楼和二楼的楼梯,沈言故就看到江赋了,正在低头看手机。

沈言故对身后的人嘘了声,蹦到合适的位置,直接跳上去,跳到江赋的背上。

“哟。”

“嚯。”

身后不知道谁在发出感叹的声音。

江赋接沈言故接得很稳,就好像知道沈言故会跳上来,沈言故脚才勾上去,江赋手就扶住了。

沈言故歪着脑袋问:“等多久了?”

江赋:“刚下来。”

沈言故手紧紧勾住江赋的脖子,用不让别人听到的声音对说:“虽然不是今天,但是生日快乐啊江偏心。”

江赋笑:“谢谢沈膨胀。”

舍友们从上面下来后沈言故就跳了下来,然后江赋认真地上上下下地观察了舍友们给沈言故给他买的衣服。

“怎么样,我们小故帅吧?”洋洋眼尖地过来问。

江赋:“帅。”

陈军接上:“性格也好,人特别优秀。”

江赋把沈言故的下巴抬起来:“是吗?”

沈言故顺势抬头:“是啊。”

江赋笑起来,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又闭上了。

然后不知道怎么不经意的,他又把沈言故的包拿过去了。

今天车也是江赋安排的,四十分钟的车,五个人就到了度假别墅区。

江赋的朋友们也到了,大家在门口打了招呼,一直在游戏里的声音突然落到现实中,大家显然都格外高兴,一路从外面小路闹到里屋,叽叽喳喳的。

大家都拿着包,接下来自然就是房间分配问题。

“楼上三间,楼下三间。”

江赋说完这句,几个人心照不宣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突然的,江赋的一个叫子明的朋友先开口了。

他说:“这不是正好吗?四个学长一层楼,我们四个一层楼。”

语音落,大厅瞬间安静下来。

沈言故:“……”

陈军:“……”

洋洋:“……”

火星人:“……”

干饭人:“……”

江赋:“……”

子明见大家这样,有些惶恐:“啊?不行吗?”

沈言故打破沉默,先站出来:“可以啊,我可以。”

洋洋陈军对视一眼。

陈军:“那我也可以吧。”

洋洋:“我也。”

大家都是随意的人,有人带头,自然大家都可以。

大家都带了包,房间分配好了后就散了。

学弟那群人在去楼上的路上,走着走着,子明的头被火星人用小枕头打了一下。

火星人咬牙切齿:“会不会讲话?”

子明:“我说错什么了?”

火星人气死:“江赋不带你吃鸡是对的。”

江赋也淡淡地看子明一眼。

这边沈言故和陈军因为衣服放一个包里,索性就去了一个房间。

房间两张床,陈军刚躺上去,沈言故就把他的衣服盖在他脸上。

陈军把衣服抓开大笑一声:“你干什么啊?不能和江赋睡拿我撒气?”

沈言故一把抓住陈军的另一件衣服,继续盖脸:“撒你的头。”

陈军笑着一屁股坐到沈言故床上:“哦?是我误会了?你不想和江赋睡啊?”

沈言故无奈:“我都行啊,和谁睡不是睡?”

陈军继续调侃:“哦?真的?你看起来就很想啊,瞧瞧你这失落的表情,”陈军笑得跟什么似的:“要不哥帮你去说,唉江赋,我们小故特想和……唔唔。”

沈言故又按了件衣服在陈军脸上:“你有病。”

大家东西放好了就出去了,不知道谁游戏瘾上来,当场组了一局,还是八个人都能参加的那种。

第一局算是讲规则。

“第二局开始,得有惩罚了啊。”火星人翘着脚说着。

沈言故问:“什么惩罚。”

火星人嘴角一勾:“来都来了,不玩个真心话大冒险?”

火星人话才说完,全场沸腾了。

“来来来!”

“谁不敢谁是孙子!”

“搞啊!”

“谁怕谁?!”

沈言故愣了一下。

大家为什么这么激动?

而且这些人眼神干嘛一直往他这边瞟?

沈言故歪了一下身子,小声问身边的人:“我怎么有种不详的预感。”

江赋直接把沈言故的预感说出来:“他们要搞我们。”

沈言故惊:“你也这样觉得对不对?”

江赋问:“害怕吗?”

沈言故:“切,放马过来。”

第一局果然放马了,沈言故才开始记牌,场上竟然就只剩下他和子明了。

“子明,这把你要是输了你晚上睡地板吧。”火星人说。

沈言故盯了一下子明的眼睛,把手上的牌放下去:“两个2。”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子明想了想,放一张牌:“跟一张。”

沈言故转头对江赋笑了一下。

然后对子明说:“开。”

子明惨叫一声。

所有人跟着惨叫一声。

子明的脑袋又被火星人用扑克牌打了一下:“太菜了你!”

子明挑的是大冒险,干饭人随便说了个:“给我们看看你微信收藏的第一条是什么吧。”

沈言故不太关心,但因为干饭人这么说了,他就点开了自己的微信,想看看自己的收藏夹。

他的第一条是一个比赛的规则文档,第二条是一个网站的链接,第三条。

“小故!”

沈言故身边的陈军突然叫了起来,还站起来指着他手机:“你你你,你收藏了江赋的语音!”

沈言故还来得及说什么,陈军越说越激动:“搞他!大家懂我意思吗?”

沈言故:“……”

……至于吗?

不过这个语音……

三秒,9月19号的,沈言故歪着脑袋想了想。

是什么来着?

“卧槽!”

那边火星人也叫了起来,还举起了一个手机:“兄弟们,你们看江赋的收藏夹。”

沈言故仰头看。

好家伙,入眼可见,全是沈言故的语音,有长有短。

沈言故也惊了:“你收藏了我什么?”

江赋轻轻咳了声:“没什么。”

“哇我又发现了什么!”

火星人把江赋的手机翻过来,用力戳江赋的手机壳,吭吭作响:“这个便签是不是学长写的!是不是!是不是!”

沈言故抬手招了招:“是是,是我写的,你别激动。”

火星人根本淡定不下来,甚至用力啊了一声:“救命啊!”

然后火星人把江赋和沈言故的手机一起放在桌子中间,对着除沈言故和江赋之外的人说:“知道怎么做了吧?想听语音你们就认真一点!”

大家莫名的团结起来,像传销组织,齐声喊:“搞!”

沈言故:“……”

沈言故:“我想回家。”

江赋碰碰他的腰,大概是安慰的意思:“交给我。”

义气如江赋,第一局就输了。

还是那种,是人都能看出放水的输……

但即使这样,在场的他们还是喊出了赢了全世界的叫声。

“听哪条?”

“长的短的?”

“挑一个?”

“投票吗?”

“别投了,直接选吧。”

“那要哪个?”

……

在大家举棋不定的时候,江赋已经把手机拿过来了,还诚心推荐上面一条6秒的语音。

“这个,可以吗?”

大家非常不挑:“可以可以可以。”

江赋又问沈言故:“可以吗?”

沈言故点头:“可以啊。”

他也想听听,他到底说了什么,江赋能收藏了。

全场瞬间安静下来,然后沈言故的声音从手机扬声器传了出来。

“江~赋~,我好困,你跟我说句晚安吧,说完我睡觉。”

全场沸腾。

沈言故也惊了。

这啥时候的事?

还有,他这声音怎么回事?

2("他喜欢你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