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 》红标瑰夏

第64章 又一个来约歌的

段晓晨离去后,杜采歌憋了一肚子的疑问。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段晓晨都很忙,杜采歌给她打了数次电话,想聊聊漫画的事,聊聊林可的事,她大部分时间没法接,就算接听了,也没机会详谈。

她倒也会抽空发条短信过来,有时候是一句抱怨:我昨晚只睡了3个钟头,好想睡觉。

有时候是一句感慨:贺娜胆子肥了,在节目里给我下套呢。

(杜采歌:贺娜是谁?)

有时候是嘘寒问暖。

或者随口闲扯。

有时候仅仅是发来一个笑脸符号。

杜采歌有些纳闷。

他穿越过来那么久,段晓晨从没发短信来过,只在过年时打过一个电话。

为什么登门一次之后,似乎打破了某种脆弱的平衡,现在联系这么频繁?

杜采歌盘算着,想约段晓晨出来一趟,吃个饭什么的,好好聊聊。他相信段晓晨只要有时间,绝不会拒绝。

毕竟,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段晓晨和原主的关系是很不错的样子。

只是段晓晨真的太忙了。

几乎每天都能在电视里、或者在上网的时候看到她。

要么是参加一档综艺。

要么是参加什么晚会。

或者就是出席某个品牌的发布会。

而且她这两年也开始接拍一些电视剧,虽然从未担当主演,但也是饰演一些重要配角。这些都需要占用她的时间。

天后也是要恰饭的嘛。

出专辑能赚几个钱?

真正赚钱的,是出名后的各种商演、各种广告代言。

杜采歌毕竟也在圈里混过。

虽然地球上的娱乐圈和蔚蓝星有所不同。

但想来也大同小异。

像段晓晨这么年轻的歌后,二十七、八岁,正是圈钱的大好时光,忙起来每天睡三、四个小时是常态,几乎不太可能有私人空间。

想和闺蜜约个饭,估计都得提前大半个月安排日程。

这天。杜采歌打了个电话过去,不出意料地,段晓晨又没接。

接电话的是那个叫“娟子”的助理,这女孩已经接过杜采歌几次电话了,认得来电显示,一接听就小声道歉:“不好意思啊杜哥,晨姐现在没法接电话。”

“没事,”杜采歌笑道,“我想请她吃个饭,等她有空了,你帮我问问,看她什么时候方便,然后回个信给我。”

“好的,我一定转告。”

两人都有默契,虽然一般人想约天后吃饭很难,但杜采歌是一般人么?是么?不是么?杜采歌不清楚,但他感觉得到,自己在天后心目中的特殊地位。

挂了电话,杜采歌摇摇头,继续安心搬运。

搬运鬼吹灯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甚至比搬运《诛仙》时更有激情。

他当初就很喜欢这本书。

现在算是重温一遍。

在地球上,鬼吹灯的电影、电视剧和漫画他也都看过。

这时一边搬运,一边思考着,如果是自己要将鬼吹灯搬上大荧幕,会怎么拍。

一幕幕抽象的画面出现在脑海中,人物面目模糊,不断地调整地台词,无形的机位不停地调整着角度……

倒是挺有趣。

搬运《诛仙》的时候,杜采歌基本上是完全照搬。

但是对《鬼吹灯》,杜采歌已经不满足于全文照搬了,他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出一些修改。

当初在地球看了《鬼吹灯》后,他找了许多同类小说去看,包括《盗墓笔记》等。

虽然其它的盗墓小说都没能写出太有新意的东西,没有任何一本能超越《鬼吹灯》,但也毕竟各有优点。

因此杜采歌会参考那些盗墓小说,对《鬼吹灯》进行加工。

由于不是照搬而是改编,因此搬运的速度比搬运《诛仙》时要慢得多,一个小时最多5000字。

“有时候,有时候,我会选择留念不放手……”段晓晨演唱版本的《红豆》响起。

这是杜采歌新换的铃声。

翻唱过红豆的人,不管是在地球,还是在蔚蓝星,都有很多。

段晓晨的版本是杜采歌觉得唯一能和妃妃原版媲美的版本。

他看了看来电显示,写着“宁警官”。

按下接听,杜采歌未语先笑:“宁警官,你好呀。”

在这个可以说救了自己一命的人面前,杜采歌怎么也端不起架子。

宁悦蓉那温和而又带着坚强力量,非常有特色的声音响起:“杜先生,好久不见。最近好么?”

杜采歌笑道:“每次听你称呼我‘杜先生’的时候,都很别扭。能不能换个称呼?”

宁悦蓉似乎心情不错,也没什么急事,笑道:“你都叫我宁警官了,还想我怎么称呼你?”

“要不我叫你宁姐,你叫我小杜吧。”杜采歌建议道。

“可以。”宁悦蓉爽快地说。

“宁姐是有什么事么?”

宁悦蓉笑着:“没事就不能打给你?”刚出口,她就有些后悔,感觉自己的语气有些轻佻了。

毕竟,她对杜采歌是神交已久,可杜采歌不知道啊!对他而言,她还是相当陌生的,不应该用这种熟稔的口吻。

杜采歌很清楚,一般作风正派的已婚女子,通常是不会没事打电话给别的男性。这是为了避嫌。

除非是比较要好的朋友,已经到了不需这么避嫌的地步。

可杜采歌自觉和宁悦蓉没这么要好的关系。

而且他也不会怀疑宁悦蓉的作风有问题。

所以宁悦蓉肯定是有事要找他。

他也希望是宁悦蓉有事找他帮忙,这样他就能稍稍还个人情了。当下笑了笑:“宁姐你是个大忙人,没事的时候肯定不会想起我的。”

宁悦蓉咬了咬下唇,其实说真的,她这两个月想起杜采歌的时候还真不少。

一方面是很久以前就喜欢杜采歌的作品,抛开杜采歌的人品不谈,这绝对是世纪之交最有天赋的音乐人,她对杜采歌有小小的崇拜;另外,也是对杜采歌的情况有些好奇,毕竟日常生活中,遇到失忆症患者的机会没那么大的。

而且她也很想知道,杜采歌是会从此一蹶不振呢,还是上演王者归来?他欠的那笔巨款,又该怎么解决?

谈不上牵肠挂肚吧,但她确实挺担心杜采歌的。

只是,她也确实如同杜采歌所想,必须得避嫌,不能有事没事乱打电话,否则她自己的家庭还要不要?

如果杜采歌面目可憎,言语乏味,倒还好说。

可杜采歌偏偏是花样美男,又极具才华。

自己一个已婚女子,是不适合与这样的男性来往过密的。

要是被人知道了,一些闲言碎语就摆脱不了。

尤其是她在这样的单位上班,更是得小心谨慎。

压下那些复杂的心理,宁悦蓉笑道:“你没猜错,还真有事想请你帮忙。”

杜采歌爽快地应道:“请讲,能帮得上的,我绝不推托。”

“是这样,”宁悦蓉迅速整理语言,“因为上级领导的要求,我们单位要拍一部宣传片。”

“恩恩。”杜采歌随口应着,只是表示“我在听,你继续”。至于宣传片,跟他没一毛钱关系,宁警官总不会是来找他拍片子的。

宁悦蓉继续说:“我们已经请了人,准备开拍。不过宣传片的主题曲还没定下来。这个,小杜啊,不知道你能不能帮这个忙?帮我们的宣传片写首主题曲。”

额,又一个找我写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