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满级大佬在星际种田 》九重雪

012

三人围着火堆说着话,很快春熙就感觉到精神不济,昏昏欲睡。

男人见他脸色发白,精神力被黑暗里的噬魂兽疯狂地吞噬着,指尖微动,从能源箱里掷出一颗红色如火焰的能源石。

火色的能源石落在地上,激得火堆火光大亮,照明范围大了一倍,将蛰伏在黑暗里的噬魂兽们逼退。

“春熙,你是不是觉得不舒服?”苏棠也察觉到春熙的精神力在飞速消逝,脸色微变。

“我没事。”白净书卷气的少年挤出笑容,强撑着精神。

“苏巫,他的精神力消耗太快了,可能撑不到树桩通道开启。你有办法恢复他的精神力吗?”苏棠求救地看向在火光下脸色越发灰败的俊美巫师。

年轻巫师漫不经心地丢了一堆毒麻草过去,沙哑地说道:“吃吧,离火堆近点。”

男人说完就闭上眼睛,火光照亮他俊美的面容,发黑的薄唇,犹如暗夜邪神。

苏棠敏锐地察觉到了黑暗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将春熙挪到了火堆前,轻声说道:“这是毒麻草,你吃一根休息一下。它可以缓慢地恢复人的精神力。”

“苏棠,你不吃吗?”春熙一听这毒草能恢复精神力,目光一亮,犹如小奶狗一样将毒草递给她。

“我还撑得住,你先吃,等树桩通道打开,我们就能回到迷雾森林了。”苏棠弯眼一笑,一边安抚着贵族少年,一边提高警惕。

“那好,我们轮流休息。”贵族少年吃下毒麻草,很快就浑身麻痹,进入了假死状态,开始缓慢地恢复着枯竭的精神力。

苏棠加着枯枝,保证着火堆彻夜不灭。如果黑暗里真的蛰伏着生物,那么他们只能等到天亮才能通过树桩通道回到迷雾森林。

火堆滋滋地燃烧着,苏棠轻轻戳着一动不动的俊美巫师:“苏巫,你睡着了吗?”

“嗯?”男人墨色凤眼睁开,俊美的面容弥漫着浓郁的死气,平静地看着蹭到自己身边的小少女。小少女穿着满是补丁的旧衣裳,小脸白白的,眼睛水汪汪的,像是一只迷路的小鹿,他曾在迷雾最深的地方见过那种可爱的生物,周身落满梅花,头上还长着两只可爱的小鹿角,一看到人就吓得跑开了。

现在他身边就有一个,这大概是上天补偿他被困迷雾之城多年的礼物吧。

“黑暗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苏棠压低声音问道,“我们是不是得等到天亮?”

男人目光微深,点头说道:“是噬魂兽,它们以吞噬精神力为生,寄生在浓雾里,惧怕火和光,寻常人很难察觉到,在夜里走着走着就会陷入噬魂兽的包围,精神力枯竭而死。”

噬魂兽?苏棠暗暗心惊,果然迷雾之城处处都是危机。

“噬魂兽遍布整个迷雾之城,这里是迷雾坟墓区,是噬魂兽的大本营。”男人说着,幽深的视线落在黑暗处,看着那些聚拢过来密密麻麻的噬魂兽们,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那种精神力被撕咬的疼痛感还留在记忆里,早晚有一天他要将这些玩意儿烧的精光。

男**指丢出第二枚犹如烈焰的红色能源石,火光大盛,光圈向外延伸,噬魂兽惊恐地往后退,来不及撤退的噬魂兽们瞬间就被烫死,化成了轻飘飘的雾气。

“所以大家消耗的精神力实际上是被雾气里的噬魂兽吞掉了?”苏棠惊讶地开口,若是他们杀掉雾气里的噬魂兽,保证精神力不枯竭,理论上来说,就可以在迷雾之城生存无数天。

“嗯。”俊美巫师点了点头,只有精神力卓绝的人才能感应到迷雾里的异常,这些年他手撕过无数强大异兽,涉足无数险境,最厌恶的还是这些杀不完的噬魂兽。

“黑夜里,迷雾森林的噬魂兽会非常多,我们仅剩的精神力会在瞬间被噬魂兽吞噬殆尽,等天亮才能回去,希望不会有人……”男人话语戛然而断,吐出胸口的一股郁气。

天知道他这些年都遭遇了什么,简直是霉神附体。

每次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一个树桩通道时,不是传送到更危险的地域,就是被什么花草鸟兽抢先碰到通道。

迷雾坟墓区的树桩通道他已经守了七天,第一天一只蝴蝶碰到了通道,第二天是只兔子,第三天是只鸟……第七天是个倒霉熊孩子。

苏棠冰雪聪明,瞬间就明白了苏巫的担心,目前他的情况比春熙还要糟糕,春熙能靠毒麻草苟着精神力等下去,但是他吃下太多毒麻草了,再吃下去精神力没枯竭,就要被毒成白骨了。

男人周身都笼罩在黑色的长袍里,手都不露出来,只怕情况比她想的还要糟糕。

苏棠内心感慨,灿烂地笑道:“苏巫,你别担心,天亮之后,我们一定能传送回迷雾森林的。”

年轻俊美的巫师大人点了点头,眼里的戾气淡了一些,哑声说道:“树桩通道传送时会消耗大量的精神力,你吃根毒麻草睡一会儿,天亮了我叫你。”

苏棠这些年来只相信自己和并肩作战的战友,来到星际之后,对外界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心,凡事都保留三分,此时看着这位一只脚踩进鬼门关的黑衣巫师,不知为何生出了一种莫名的信任感。

吃下毒麻草,她的身体瞬间就冰冷僵硬了起来,陷入沉睡时,苏棠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地放下了对苏巫的戒备心,这是巫师的天赋能力还是苏巫独有的能力?

这一睡就是十多个小时,毒麻草的功效十分奇特,苏棠能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消耗的精神力在缓慢地恢复,但是浑身僵硬无法动弹,她能意识到苏巫在火堆旁守了一夜,每当火堆要熄灭时,男人就会投入新的枯枝,所有的枯枝烧完之后,就丢出一颗红色的稀有能源石,如此反复直到东方的晨曦亮起,浓雾渐渐散去。

“阿棠?”

苏棠被喊醒时,火堆里的火已经熄灭了,守了一夜的苏巫脸色更差,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生气,犹如行走的骨架。

苏棠也不敢耽误时间,连忙喊醒春熙,说道:“春熙,回家了。”

春熙揉着眼睛爬起来,被毒麻草毒的还有些晕头转向:“苏棠,现在就走?”

“嗯。”苏棠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奇异树桩,一夜过去,那黑色的树桩纹路远远瞧着像是一张笑脸,顶着翠绿的树叶,说不出的古怪。

苏巫远远站在一边,没有靠近树桩,沉默地等着苏棠跟春熙过去。他脸黑手黑,怕自己一靠近树桩通道,那边就会传送什么东西过来,导致通道二次关闭。这些都是无数次血和泪的教训。

“含三根毒麻草在嘴里,感觉不对劲就咬碎,否则被通道抛出来的就是一具尸体。”男人说完一连串的句子,身上气息更冷起来。

苏棠跟春熙连忙含了三根毒麻草。

因树桩通道每十二小时只开启一次,夜里就已经开启了,所以三人,都有些紧张。

“阿棠,你去试试。”苏巫低哑地说道。

“苏巫,我拉住你,你拉住春熙,千万别掉队。”苏棠点了点头,然后深呼吸,伸手摸着黑色的树桩,只见一股巨大的吸力猛然传来,三人被同时拉扯进黑色的通道,然后从另一端吐了出来。

且说苏棠当日碰触到黑色树桩,瞬间就被吞掉,张小飞和高大胖察觉到动静,回过头时,就见偌大的金银花篱笆墙下,连个鬼影都没有,只有散落一地的金银花瓣。

两人吓得魂飞魄散,将金银花树林翻了个底朝天,就连黑色树桩都摸了无数遍,都没有找到苏棠,等仇苦带队回来,发现春熙没找到,还丢了苏棠,脸色瞬间就难看了起来。

仇苦带队找了一天一夜,整个队伍气氛十分的低迷。

他们队伍一个中级召唤师,五个经验丰富的战士,这配置就算闯到迷雾森林的中心地带,也能活着回来,结果把人弄丢了?

“我留下来继续找。”仇苦咬牙说道,“邵月,要是今天还找不到,你们回去,告诉伊泽大人,就说我对不起他。对不起苏棠妹纸。”

“队长,我不回去。”张小飞倔强地红了眼睛,他没看好苏棠,他不回去。

“我也不走。”

“我们已经找了一天一夜,大家都要熬不住了,这一带很诡异,而且还有星盗联盟的人在活动,不如返回通知伊泽大人,伊泽大人是4S强者,一定能找到苏棠妹妹的。”邵月冷静地分析道。

“要回你们回去,奶奶的,老子就算把这些树抜光了,也要把苏棠妹纸找出来。”张小飞飞快地擦了一下眼角,将气全撒在了金银花树上,将手边的金银花树连根拔起,大喝一声甩到了一边。

只见三道身影突然凭空出现,掉在金银花树下,当前一人赫然就是苏棠。

“苏棠?”

“小师妹……”

“棠棠……”

雇佣团十一队的人瞳孔一缩,惊喜地一窝蜂拥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