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满级大佬在星际种田 》九重雪

011

男人吃下毒麻草,气色更差,靠着黑色的怪石犹如一具冰冷的尸体。

苏棠见他许久都没有动静,生怕他**,走过去碰了碰他,对方浓密如鸦羽的睫毛微微一动,表示自己还活着。

每隔一个小时,苏棠就去戳一下男人,确保对方一直活着,见他气色太差,就喂他吃一颗野葡萄,或者拿一颗最红的苹果放在他面前,用水果来诱惑他,以免这位巫师前辈在睡梦中精神枯竭,一睡不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渐渐暗沉下来,迷雾坟墓边渐渐起了浓雾。

苏棠算着时间,已经过去了六个小时,而距离下一次的树桩通道开启还有六个小时,仇苦等人也许还在苦苦找着她跟春熙的下落,也许已经返回星际了。

只要再撑六个小时,返回迷雾森林,她们生存的希望又多了一分。

苏棠盘腿坐下来,从储物箱里取出一个苹果,削了皮,犹如小仓鼠一样啃起来,意外地发现野苹果清脆多汁,甘甜可口。

“咕噜。”清晰的声音传来,苏棠抬起头,就见帝国植物学院的三年级学生春熙不知道何时醒了过来,睁着天空蓝的大眼睛看着他,肚子正咕咕叫着。

“你醒了?”苏棠微微惊喜,拿了一个苹果给他,笑道,“春熙同学,我是星际雇佣团十一队的成员苏棠,我们接到任务过来找你。”

贵族少年一听是过来找自己的雇佣兵,顿时激动地点了点头,接过苏棠的苹果,想了想,从自己的能源箱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株包土的植物,递给她:“苏棠,这是帝王花,快开花了,你带回去种下,来年五月就可以盛开。”

帝王花朵十分艳丽富贵,花期极长,而且生命周期可达百年以上,在星际价格昂贵,是夏熔城贵族争相购买的极品花卉。

“谢谢。”苏棠自然认得帝王花,接过来,问道,“你是怎么误入这里的?”

“我去挖植物,碰到了一个树桩,莫名其妙地就来了这个地方。”春熙看到怪石处的男人,瞳孔一缩,浑身紧绷,压低声音对苏棠说道,“那个怪人好像是守在树桩边的,我们小心一点。”

他被树桩吐出来的时候,正好砸在这男人身上,对方长袖一挥,他就如同被冰冷的蛇尾抽中一般,重重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那种刺骨的寒意和精神碾压到现在还让他浑身发冷。

他精神力有2S,战斗力是同龄中的佼佼者,要不是从小就喜欢研究植物,捣鼓花草,以他的资质可以直接进入帝**事学院,没有想到会被这怪人吊打。

苏棠长的白净可爱,乌黑的大眼睛像葡萄,看着就心生欢喜,可千万要离那怪人远点。

“聒噪。”男人沙哑冷硬如石的嗓音响起,古斯大帝睁开眼睛,墨色凤眼冷冷地看着这毛头小子,见他想拉苏棠的手腕,眉头猛然一皱。

“你醒了?”苏棠猛然一喜,走过去,蹲在他身边,笑盈盈地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没有名字。”苍白俊美的巫师病恹恹地说道,男人凤眼微敛,戾气尽收,他生来就是弃儿,古斯大帝这个名字还是自己随便取的,对于一个狂妄自大,暴虐铁血的执政官来说,取个斯文点的名字装装样子,可以糊弄一下联邦内阁的那些老大臣。

毕竟他也不能将反对他的人都杀光了。

没有名字?苏棠愣了一下,见男人周身死气缭绕,与黑暗融为一体,仿佛下一秒就死在这坟墓枯骨之地,内心不知为何酸涩了几分。

他跟自己一样都是孤儿吧,在这世上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来时孑然一身,死后也无人相送。

“你是巫师,如果不嫌弃我的姓,你可以跟我姓,以后我叫你苏巫,你喊我阿棠,如何?”苏棠脱口而出。

既然在迷雾坟墓遇到,就是有缘,苏棠希望能将他跟春熙一起带出去,他们三人最好一个都不要死在这里。

苏巫?暴虐铁血的年轻帝王咀嚼着自己的新名字,凤眼闪过一丝幽深的光芒,第一次有人希望他活,喂他吃葡萄,还给他取名字。

这个矮矮的小小的少女,是上天派来的小仙女吗?

男人声音沙哑,低低地说道:“好。阿棠,还有野葡萄吗?想吃。”

“有的。”苏棠连忙从能源箱里取出野葡萄,喂他吃了几颗。

见男人虚弱地吃着野葡萄,一边的春熙看的头皮发麻,浑身发冷,却也不知道如何提醒苏棠,这看起来病恹恹,随时都要断气的巫师,战斗力爆表,是个冷血狠角色。

年轻巫师吃了几颗野葡萄就不吃了,看着越来越浓郁的雾气以及黯淡的天光,沉声说道:“生个火堆。”

苏棠跟春熙去附近捡了点枯枝木材回来,生了个火堆,火光驱散着雾气。

最后一丝天光很快消失,黑夜降临,迷雾坟墓区域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中。

小小火堆照亮着三人的面容。

“苏棠,你冷吗?”春熙抱着胳膊,冷得瑟瑟发抖,“我明年就能从植物学院毕业了,毕业后我想进研究所,研究迷雾之城的千万植物,以后我在春风城种上满园的鲜花,邀请你来赏花。我们春风城的气候宜人,是星际最适合居住的花园之城。”

“好呀,我也很爱花草,希望有一天,星球各地都能盛开鲜花。”苏棠拨弄着火堆,让枯枝烧得更旺,微笑道,“原来你家是春风城的,金翰说春风城的消费很高,是星际的度假圣地。”

“你来可以住我家,不用花什么星币的。”贵族少年羞涩地笑了笑。

“苏巫,你在看什么?”苏棠见男人凤眼微垂,视线始终落在黑暗里,似乎在看着黑暗里的东西,顿时一阵头皮发麻,警惕了几分,迷雾之城的一切都超出了她的知识范畴,小心为上。

男人收回视线,不想吓到小姑娘,淡淡说道:“没看什么,春风城的消费很高,以后我带你去迦南城。”

春熙:“……”

圣城迦南城消费全星际第一好吗?

困在隔离区什么都去不了的苏棠微笑,没说话。

“苏棠,你进迷雾之城多久了,我们已经开始实习了,以后一起组队呀,我精神力2S,中级召唤师。”

“我精神力S,刚入门,第三次进迷雾之城吧。”苏棠算了算次数,第一次挖了200颗能源石回去,第二次发现了咕咕鸟的老巢,赚了十分之一的稀有矿脉,第三次来迷雾森林,结果误闯迷雾坟墓区,捡了半箱子野栗子,收获无数水果,以及遇到了一个垂死的巫师。

苏巫和春熙齐齐侧目,第三次进迷雾之城就进迷雾森林,还闯到了坟墓区?

该说她心大还是运气好?

迷雾坟墓区目前属于未知地,是未探索的新地图,全息广场上没有一丁点的相关信息。如果他们安全返回,说出树桩的秘密和迷雾坟墓区的信息,必然全星际震惊。

年轻巫师看了看苏棠身上溢出的精神游丝,再看着萎靡不振的春熙,微微眯眼,小姑娘还是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天真无邪的,至少在隐藏实力方面做的很不错。

如果他没有猜错,苏棠的精神力有3S,远胜那聒噪的小子。

“星际雇佣团缺巫师吗?”年轻帝王消瘦如枯骨的双手拢在黑色的长袍里,垂眼低哑地说道,“太穷了,想接任务赚点星币。”

“缺的,苏巫,你要加入星际佣兵团,跟我们一起组队吗?”苏棠大喜,一个靠着毒麻草,在迷雾之城独自闯荡的巫师实力绝对不弱,苏巫能告诉她毒麻草的功效以及树桩通道的秘密,足以说明此人经验丰富且心胸坦荡,可以信任。

有苏巫的加入,以后队伍又多了一重安全保障。

“嗯,只跟你组队,我只相信你。”男人垂眼,掩住眼底的暴虐戾气,这世上想他死的人太多,他只相信这个怕他在睡梦中死掉,每小时都戳他一下的小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