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满级大佬在星际种田 》九重雪

10. 010

金银花树高大茂密,金银黄色小花迎风招展,看样子这花树差不多有百年之久。

苏棠悄悄释放出精神游丝,围绕着大片的金银花树周围探索了一番,一无所获。

“队长,没有人,而且也没有战斗的痕迹,对方可能是悄无声息失踪的。”高大胖愁眉苦脸地汇报道,“有些邪门,该不会是被花树吃掉了吧?”

“你还别说,前年迷雾森林里就发生过食人花事件,一朵巨大的食人花吞掉了星盗联盟一个探险队,只活了一个召唤师。”张小飞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是金银花。”苏棠采摘下金银花瓣,淡淡地说道,“金银花清热解毒,疏散风热,有很高的的药用价值。金银花这么小是吞不下人的,不过我在古籍上看到过有花瓣艳丽的食人花和食人树,大家小心一些。”

“还有食人树?”邵月挑眉。

苏棠点了点头,食人花、食人树和捕人藤这些植物有着类似动物的习性,一直被传的绘声绘色,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人类能吃动物植物,动植物自然也能*屏蔽的关键字*类。

“苏棠,伊泽大人还教你植物学吗?”仇苦的注意力都在金银花的药用价值上,惊讶道,“你居然还懂得植物的药用价值。”

“苏棠,你该不会是巫师吧?听说他们不仅能用精神力救治人,还能用药物治疗。”

“我只是爱看书。”苏棠连忙否认。

瘟疫导致星际动植物变异,几千年来科技蓬勃发展,将星际打造成一个个钢铁机械星球,但是美食、中药这些却消失在历史长河里。

也不知道这是时代的进步还是*屏蔽的关键字*。

“既然金银花有药用价值,苏棠,你跟张小飞、高大胖留下来采集,其他人随我去附近继续搜寻,一个小时之后原地汇合。”

“是,队长。”

仇苦带着邵月等人去地毯式搜寻失踪学生的下落,苏棠等人则留下来采集金银花。

这些金银花树有2米多高,枝繁叶茂,三人分开采集,苏棠个子矮,只能挑一些比较矮的金银花树,然后钻进花树底下采集,一路采集下来,她就发现这一圈金银花树中心还有一棵长的比较奇怪的树,那树不高却极为的粗壮,两人合抱那么粗,没有任何的枝干,褐色的树桩上长着几片新叶,说不出的古怪。

树桩上似乎有黑色的纹路在动,一股莫名的吸力猛然将她吸向树桩。苏棠脸色骤变,来不及出声就被古怪的树桩吞没,眼前一片漆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棠被大力抛出树桩,重重落在一片乱石场上。

黑色的乱石场四周散落着骷髅骨架,有巨大的食肉动物骨架,还有人类的尸骨。

苏棠爬起来,惊惧地发现自己的精神力被消耗了近三分之一。

“咳咳……”一道虚弱的咳嗽声传来。

苏棠不敢再消耗自己仅剩的精神力,小心翼翼地顺着声音走过去,只见嶙峋的怪石之后,露出一片绿色的学院长袍,白净书卷气息的贵族少年昏迷在地,人事不省。

春熙?苏棠眼睛微亮,连忙走过去,伸手推了推少年:“春熙?”

“别推,他精神力消耗殆尽,醒来撑不过一个小时。”低沉暗哑犹如砂石的声音响起,苏棠猛然一惊,这才察觉到黑色怪石的暗影处还有一个人,对方靠着怪石而坐,犹如暗夜里的浓影。

男人抬起头来,露出一张苍白如纸,消瘦到近乎不正常的俊美面容。

苏棠内心警铃大震,对方的存在感极低,要是他不出声,这么近的距离,她可能完全察觉不到他的气息。

“我是一名巫师。”对方说完又轻轻咳了一声,墨色凤眼漫不经心地眯起,“小孩,你家大人呢?这么小就乱闯迷雾坟墓。”

巫师?苏棠乌黑的瞳孔一缩,她居然遇到了一名巫师?她飞快地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全息光脑,发现全息地图上一片漆黑,根本就找不到迷雾森林和基地。

苏棠心口凉了半截,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帝国植物学院的学生和奄奄一息的巫师,问道:“迷雾坟墓是什么地方,这里离迷雾森林远吗?”

男人看向乱石场上的一堆骷髅骨架,淡淡说道:“坟墓场,人类和动物的坟墓场,往前走就是尖塔墓碑群。那里有数不清的稀有能源石,还有死亡陷阱。迷雾森林跟迷雾坟墓不在一块大陆上,中间隔着迷雾之海。这里是吞噬精神力最厉害的区域之一,用不了多久,我们的精神力就会消失殆尽,直接脑死亡了。”

男人说完就闭上眼睛,整个人似乎跟身后的怪石融为了一体,没有一丝生气。

苏棠闻言,呆呆地站在原地,她才进迷雾之城不足一周的时间,就要死在这里了?

苏棠看着地方昏迷不醒的帝国植物学院的学生,又看了一眼嘴巴发黑,身上笼罩着死气的俊美巫师,深呼吸,从能源箱里取出昨天摘的,自己都不舍得吃的野葡萄,剥皮喂给他,说道:“巫师前辈,这是我在迷雾之城摘的水果,你先吃点恢复力气,我跟春熙都是被一种古怪的树桩传送来的。我们应该也能原路传送回去。”

这种古怪的树桩很像黑洞,黑洞在前世有诸多猜想,其中一种就是可以实现空间穿越,黑洞吞噬一切生物,然后在另一边的白洞吐出。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那种古怪的树桩。

酸甜水润的野葡萄浸润着男人干裂发黑的薄唇,男人睁开眼睛,看着少女关切的眼神,凤眼幽暗。

世人对他不是敬畏就是恐惧,第一次有人喂他吃水果,男人张口吃下这颗酸酸甜甜的野葡萄,觉得心口的荒漠都注入了一股清泉,冰冰的,凉凉的,琼枝甘露一般。

“等12个小时,那树吞噬一次生物之后通道会关闭12小时,然后重新打开。”男人剧烈地咳了一声,僵硬地从能源箱里取出两根黑色的野草来,自己嚼下一根,递了一根给苏棠,“这是毒麻草,毒性很烈,食下之后,会麻痹精神,呈现假死状态,并且缓慢地恢复精神力。”

男人说完,薄唇越发乌黑,身上的死气更浓,但是凤眼更深更亮,犹如深海,深不可测。

恢复精神力的毒草?苏棠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巫师,问道:“所以你一直靠吃这种毒草维持你的精神力?你进来多久了?”

在迷雾之城,她们也能吃食物,但是所摄取的食物养分只作用于精神体,吃一个味道而已,所以一般来说,星际人不会为了精神体浪费食物,但是这毒麻草不一样,它居然能恢复精神力,如果没有毒性的话,这简直就是逆天的存在。

男人看着受到惊吓的萌软可爱小姑娘,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她的脑袋,目光幽暗地看向远方,太久了,久得他都忘记了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