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配自救守则 》汐盼嫣然

第17章 朋友

“回来啦?”苏林往饭桌走去的路上正好碰上迎面走来的李云棋。

“阿棋,你是来找我的吗?”苏林兀然一笑,问。

不得不说,看见性格汉子可却沉默寡言的李云棋专门出来找她,苏林被陆景差点气到七窍生烟的心情好了不是一点半点。

“嗯,走吧。”李云棋没有否认。

她亲眼看见苏林起身没两分钟,林轩就因为不小心被酒洒在身上而离席。

过了许久,她才看见林轩铁青着脸回来,从坐下就一直在喝酒。

如果说开始林轩是滴酒未沾,现在确实来者不拒。

而她们宿舍,钟初雪忙着看着势必要灌醉林轩的甄宝,担心他喝得太多,没有发现苏林尚未回来。

至于周月,从坐下的那一刻,眼睛就没离开过邢兵,连苏林起身离开都没发现,更别说苏林回不回来了。

所以不小心从周月嘴里知道苏林曾经喜欢林轩,现在却对林轩避之不及。

结果前后离开的二人,后者脸色铁青回来就借酒消愁,直接告诉她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放心不下,她便也借着上洗手间的机会出来,好在,才走了一会儿,就碰上了苏林。

“陪我走走?”苏林瞥了一眼饭桌,见他们正喝得热火朝天,到底还是不太想回去,主动向李云棋问道。

“嗯。”李云棋不假思索的点头,她承认一开始接受苏林与钟初雪成为朋友,她也是有私心在,但经过半个多月的相处,李云棋是真心将苏林与钟初雪当朋友的。

“其实,我没想到你会出来找我。”从干锅店出来,随意往街道的另一侧走去的路上,苏林突然出声道。

她对李云棋的印象除了是舍友,更多的是跟周月形影不离,其他的,她就再也想不到了。

“你是我朋友。”李云棋没有转头,语气平淡道。

她们虽然关系还没能一下子好到出来逛街会手挽手,但苏林是她朋友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

“嗯,你也是我朋友。”苏林愣了一下,亦是笑道。

是的,她们是舍友亦是朋友。

是朋友,她没带手机,去个洗手间比别人多了四五倍的时间,李云棋担心出来找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苏苏,你不开心?”走了好长一段路,李云棋才又开口打破了她们之间的沉默。

“嗯,不开心。”苏林点点头,想了又想,才下定决心又道:“阿棋,我今天做了一件大事,对我来说一件很重要却早就该了结的大事。”

“哦。”李云棋随口应了一句。

“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苏林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等到李云棋的问话,不由好奇道。

“不问,没必要,你想说自然会说,不想说,问了就是戳你伤口。”李云棋认真道。

她在开口打破沉默问苏林心情时,她就后悔了。

而这种悔意,在听见苏林语气里的悲伤时,就更浓了。

“阿棋,我真羡慕周月,有你这么一个朋友。”苏林道。

她从小到大,并没有几个好友。

她曾经以为算得上她知心好友的只有叶然与郑楚两个。

可后来,她才知道郑楚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接近她,从来都没有把她当朋友,当初在她的背后捅刀最快最恨的,也是郑楚。

真论起来,她从小到大,也就叶然一个朋友了。

她很羡慕周月,不是说叶然不好,叶然对她亦是掏心掏肺。

当初苏氏破产的时候,叶然人在国外,待回来的时候,事情也早就尘埃落定,可便是如此,在陪着她处理完她哥的后事之后,叶然单枪匹马去找林轩,只为了给她出头……

叶然的好同李云棋是不一样的。

李云棋与周月的相处的方式,除了是朋友,还是一个虽沉默寡言却能温柔到包容周月所有的小任性的大姐姐,甚至很多时候还会为了让周月开心,帮周月擦了不知道多少的屁.股。

“不用羡慕。”李云棋拉着苏林停下,再一次认真道。

“我知道了。”对上李云棋真挚的目光那一刻,苏林愣了愣,而后才由心一笑道。

是了,她不用羡慕,李云棋除了是周月的朋友,也是她的朋友,她不需要去羡慕周月。

“其实,我也没什么不可说的,我刚刚正式跟我的过去告别了。”苏林找了个椅子坐下,抬头看着稀疏的星空,道。

“告别过去,才能开始更好的未来。”李云棋想了想,才干巴巴的开口道。

她不擅长安慰别人,可直觉告诉她,这会儿的苏林很需要被安慰。

“是啊,人不能老活在过去,尤其是这个过去并不美好,一昧的沉浸在其中,反而会耽误了未来。”苏林点点头,赞同道。

“可是,阿棋,我明知道该做个了断,也知道及时止损才是正确的选择,可是,这里还是好难受。有些事,真得不是知道就能够轻易做到,就像一直都明白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可当自己真得下手的时候,才能体会到无论是长痛还是短痛,都痛入心扉。”

“伤口流脓,挤出去虽痛,可过后才能愈合。”李云棋对苏林的心情并不能感同身受,只能又干巴巴道。

“噗,阿棋,你不用勉强自己安慰我,我不需要安慰,真得。这里……”苏林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又道:“虽然现在很痛,可我若不这么做,以后会更痛。我明白这个道理,脆弱也只会这一刻,马上就会调节好了。”

“哦,可是你不像是马上就要调节好的样子。”李云棋侧头看了苏林一样,正好捕捉到她眼角的泪,道。

“……阿棋,虽然我说了你不需要安慰我,但是……咱商量下,能不补刀吗?”苏林扶额,有些无奈道。

她原本觉得陆景很可气,明明看她不开心,还要故意惹她。可现在看着李云棋一本正经的补刀样子,苏林觉得,他们二者似乎半斤八两?

“可我说得是实话。”李云棋苦恼道。

她不明白她就说了句实话,怎么就成了苏林嘴里的补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