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读封神系统 》牧已

第三十章 狼狈的苏牧

随着火莲慢慢的盛开,何公立刻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直接现身将毕云山老杨柳轻衣三人直接架起朝着天上高高飞去。

火焰莲花随之绽放,恐怖的火焰立刻缠绕住了圆音,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那朵看上去就知道危险无比的火焰莲花,炸裂了。

砰!!

仿佛世界末日一般的场景立刻出现在了圆音的面前,何公察觉到身后袭来的恐怖高温,有些无语。

“公子啊公子,你不要每次都这样搞好不好,这刚买的房子又要毁了。”何公有些无奈的说道。

“前辈不必慌张。”柳轻衣说完将一枚玉简朝着下方丢了去,将火焰和圆音罩在了一起,避免了周围被毁于一旦的下场,也让圆音完完整整的吃到了这一招的威力。

“这是谁啊?居然跑到我苏牧府邸外闹事?有问过我的意见了么?这么晚要是打扰到别人睡觉可怎么办?”

随着火焰慢慢消散,苏牧狼狈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此刻苏牧已然失去了平日里翩翩公子的模样,整个人已经差不多快要变成一个黑煤炭了,白净的衣物已经破旧无比,仿佛一条条白布挂在他的身上。

“这是……苏公子?”柳轻衣还有毕云山老杨等人瞪大了眼睛,不对劲啊,这苏公子看上去怎么和乞丐一个样子了?

本来柳轻衣等人已经脑补出了苏牧出现后的模样,定然是宛若谪仙,可这……

“咳咳,公子修炼的武技威力比较大,所以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何公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柳轻衣一脸怪异,但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能够理解。

“话说那圆音怎么样了?方才若不是前辈把我们带到这高空之上,恐怕我们还来不及防御就被这恐怖的火焰给烧成了灰烬吧?”毕云山说道。

“额……”

何公闻言有些尴尬,道:“我家公子刚刚掌握这门武技,可能是见猎心切想要试试这武技的威力,一时之间没有察觉到各位的存在,我代我家公子对各位道歉了。”

“前辈哪里的话。”

毕云山摇了摇头:“若不是苏公子相救,我们可能已经死在那圆音的巨掌下了。”

看着火焰不断的消散,柳轻衣说道:“前辈,我们可以下去了吧?现在火焰已经消散干净了。”

何公点了点头,慢慢的将他们送回了地面,随后一步来到苏牧身后。

“公子,你学会那门武技了?”何公出声问道。

“嗯,刚学会。”

苏牧点了点头,看了看何公有些无奈,道:“下次选地方别选那么深,我一个人不好上来。”

“啊?”

何公有些疑惑,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带苏牧去的是一处两千米左右的悬崖,那悬崖四面都是峭壁,光滑无比,没有掌握飞行能力很难上的来。

“老仆谨记在心。”何公道。

苏牧点了点头,想道自己为了上悬崖顶的遭遇不禁欲哭无泪,就在苏牧学会了佛怒火莲之后,兴奋无比的他当即找了一处峭壁作为实验对象,成功的把那悬崖的一面峭壁给炸出了一个巨大的洞。

但是兴奋完之后,苏牧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怎么上去?本来以为两三天才学的会的佛怒火莲居然不一会儿就学会了,等待何公来找他是不可能的,于是苏牧突发奇想,用异火将自己包围住,在脚底下制造小型佛怒火莲,不断的用爆炸的气压把自己带上了崖顶。

听上去简单无比,可是苏牧不知道掉下去了多少次才成功的上来,而且要不是苏牧融合的异火比较完美,自己不知道要被炸成什么样。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真的是自己融合的好,佛怒火莲的威力放在自己身上居然没有作用,这也避免了苏牧以后丢下火莲就跑的场景。

“对了公子,老仆想要提醒一句,以后尽量少在青山城内玩儿火,不然咱们可能又得去找新的房子了。”何公提醒道。

苏牧闻言尴尬的抓了抓头发,此刻他那乌黑的长发随意散乱的披在身上,看上去颇有几分囚犯逃出来的模样。

“苏公子这副模样可真是难得一见啊,我可要好好记在心里。”柳轻衣走了过来笑着打趣道。

苏牧闻言有些无奈,道:“你们看都看了,但不要说出去啊,谁知道这鬼东西威力这么大。”

苏牧有些无语,这佛怒火莲是不会伤到自己,可特么自己的衣服没有避免于难,直接被烧成了一条一条的破布。

随后苏牧指了指烟尘消失后在一个巨大深坑内躺着的圆音,道:“这人谁啊?找你们麻烦的?”

柳轻衣点了点头,道:“这人是天音门的,他们天音门和我们万宝宗一向不和,这次不知道从哪儿得到了我在青山城的消息,跑过来抓我去天音门的。”

“天音门?”

苏牧有些疑惑的想了想,道:“何公,这次赶来的人也有天音门的人吧?”

“是的公子。”

苏牧抿了抿嘴,慢慢走到圆音面前,双手各呈现出了一青一白两种火焰,慢慢的想要将它们融合在一起。

“卧槽?”

“又来?”

毕云山和老杨立刻发出惊声,连忙准备拔腿就跑。就在这时,何公立马看出了苏牧的想打,当即叫道:“公子住手!”

“怎么了何公?”苏牧疑惑的问道。

“公子,不要再城里面这样做,咱们找房子不容易啊!”何公提醒道。

苏牧反应过来,当即不好意思道:“不好意思,忘了,算了算了,何公你把他丢到青山去吧,嗯,最好确认他真正死亡,我先回去换洗一身干净,这样浑身上下脏兮兮的非常不舒服。”

说完苏牧不等几人反应,抬脚就朝着府邸内走去。

“这家伙,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柳轻衣望着苏牧的背影暗暗想道,那突然出现的青色火焰是什么,为何与那白色火焰有着一样的恐怖气息和温度?那朵火莲是怎么来的?柳轻衣都异常好奇。

“等着吧,终有一天我要挖出你所有的秘密。”柳轻衣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