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读封神系统 》牧已

第二十七章 慕容往事

知道苏牧没事,何公脸上紧张担忧的神色顿时消去了大半,不过还是有着一丝的忧虑。

夜幕降临,青色的火莲慢慢的消失,原本被火光照亮的崖底也黑了下来,失去了光明。

“成了!”

苏牧猛的睁开眼睛,双手摊开,右手掌心跳动着乳白色的陨落心炎,左手掌心则是遍布青色的青莲地心火。

“焚决成功进化到地阶了,我的实力也突破到了法力境后期,距离巅峰也不过只是一步之遥,这青莲地心火带来的好处了真不是一般的大啊。”苏牧心中暗暗想道。

“只不过有些可惜,我有着两种异火,却没有抽到炼丹之术,不然凭着青莲地心火和陨落心炎,加上炼丹之术我定然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炼丹师,到那时说不定也不会为了灵石而发愁了。”苏牧摇了摇头暗道。

“公子!成功了么?”何公赶了过来,深色期待的问道,他是明白那种火焰的恐怖威力的,陨落心炎和青莲地心火的争锋让他是受了不少的苦头,苏牧若是掌握了这两种火焰,那么也绝对拥有了自保之力。

“成功了。”

苏牧咧嘴笑道:“我融合异火用了多久?”

“没多久,从公子融合开始到现在不过逝去了一日时间罢了。”何公回答道。

“公子,我们现在回青山城么?”何公出声问道。

苏牧想要学会了佛怒火莲再回去,于是道:“你先回青山城打点,我要修炼一招武技,等我练会之后再回青山城。”

何公闻言有些不放心,道:“公子,你不和我一起回去?”

苏牧摇了摇头,道:“虽说我拥有这两种恐怖火焰伴身,但是终究不能发挥出它们的全部威力,所以我需要修炼一门武技,让它们二者的威力能够彻底发挥出来。”

何公有些犹豫,但还是点了点头,将身上一枚玉佩递给了苏牧道:“公子,这是一枚拥有老仆我早年得到的一枚防御玉简,能够抵挡住乾坤境一击,我若是感应到玉简发出的信号就会第一时间赶来。”

“行了何公,玉简我收下了,你先回青山城吧。”苏牧道。

何公点了点头,纵身朝着青山城方向飞去。

苏牧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何公顿时反应过来,有些无语:“卧槽,我好像在距离地面一两千米的悬崖底部?”

反手给自己一个巴掌:“你特么不装会死,就不能出去练么?”

苏牧苦笑着摇了摇头,算了,既然此刻何公已经离去,那么自己还是专心的修炼佛怒火莲吧,至于怎么出去这个问题,等修炼成功之后再考虑吧。

随后苏牧将系统空间内存放的泛黄书册取了出来,开始翻看了起来,过程仔细无比,不管是灵力运行的经脉,还是融合所需要的力度,苏牧生怕自己看漏了一丁点内容,要知道佛怒火莲一爆炸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青山城内,随着夜幕降临也有一段时间了,慕容家的彩灯也慢慢亮了起来。

慕容家族书房内,慕容龙城此刻正对着一张壁画发呆,口中也不断的念叨着什么。

“父亲,我是不是特别没有用?”

想道上午在青山内发生的事情慕容龙城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当初是不是应该听你的话,走上你为我安排的道路?”

数十年前,那会儿慕容涯山刚刚结束了自己游历东域的旅程回到青山城内,也与一女子结合生下了慕容龙城,慕容龙城从小就展现出了他的天赋,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一学就会,也是从那时起,慕容涯山每日都会抽出一些时间来教导慕容龙城。

可惜慕容龙城偏爱经商一道,对于苦兮兮的修炼没有很大的兴趣,只是在慕容涯山的要求下修炼了一段时间,可也在这段时间里他再次展现了他的天赋,两个月跨入肉身境,随后四年成为法力境高手,又花了六年突破了法力境巅峰。

也就是在这一年,慕容涯山离世了,慕容龙城悲伤的同时也明白以后不会有人在要求自己这样那样了,也不会有人逼迫着自己修炼。

于是慕容龙城荒废了自己修炼的天赋,彻底的走上了经商一道,不得不说,他还是非常有商业头脑的,慕容家的货物通向了周边几个城镇,成为了他们的供货商,也有不少的外地商客来购买慕容家的货物,运到别的地方去贩卖。

靠着他的商业头脑,慕容龙城成为了青山城第一大富豪,成为了大富豪之后慕容龙城顿时觉得赚钱也没有多大的意思了但是他又不想继续回到原本的路子开始修炼,于是此后慕容龙城就变成了一个只会享福的人,只有实在找不到事情做了的时候他才会修炼一二。

可即使是这样,慕容龙城还是成为了青山城顶尖强者之一。

“如果当年我听你的话,那么现在我手刃仇人也不过是简单无比的事情,那里还需要去找别人过来帮忙?需要看人家的脸色行事。”

慕容龙城苦笑着摇了摇头,道:“父亲,我是不是真的错了?”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了慕容家族上空,散发着恐怖无比的气势,那人正是圆音大师。

“慕容龙城,出来!”圆音高声呼喊道。

“嗯?”慕容龙城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顿时一喜,连忙走出了房门,看向了天上御空而立的圆音。

“见过圆音大师。”慕容龙城连忙恭敬的说道。

“慕容龙城,带我去青山城万宝拍卖会,等我的事情办完了,你儿子的仇我会帮你报的。”圆音语气平淡的说道。

“是。”慕容龙城低下了头颅,随后引领着圆音朝着万宝拍卖会走去。

苏牧的别院之内,刚刚回到这里何公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抬头朝着万宝拍卖会看去。

“嗯?不是来找公子的?”

随后何公摇了摇头:“既然不是来找公子的,那我也没必要多管闲事,看这气势,应该是天音门的人吧,多半是来找柳轻衣那小丫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