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横滨都以为我们在一起了 》易南夕

疯狂动物园(七)

中岛敦向下跳的动作毫无犹豫,而泉镜花更是果断,见阻拦不成,紧随其后也跳下了洞里。

芥川龙之介皱了下眉,扫视了一圈早已不复平坦的空地,考虑片刻后也跟着跳了下去,只不过在跳落的同时用罗生门伸入地面做了“绳索”,以便洞里有任何状况可以随时退出来。

但他设想的虽好,现实却并未给他退出来的机会。

他的眼中刚出现前面那两个人的影子,头顶便轰隆作响,隐藏在阴影处的机关缓缓将头顶上方的洞口闭合,芥川龙之介迫不得已收回了自己的异能。

失重感更加强烈,越往下,听到的声音便越清晰。

芥川龙之介听到皮肉撕扯与利器入肉的声音,动物攻击时喉间的低吼与人类沉重的呼吸声融合在一起,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下面在厮杀。

四周实在太黑了,芥川龙之介只能努力依靠听觉,在感受到声音的渐进以及血肉从脸颊旁溅过后,他低喝一声:“让开!”

罗生门霎时从背后伸出,数十只凶兽疯狂地向着动物嘶吼的声音冲去,利齿撕开皮毛血肉,被压制的一方叫声更加恐怖,切割与刺穿的声音反倒被掩盖下去。

早在芥川龙之介出声的时候,泉镜花和中岛敦便明白对方要展开大范围攻击,立刻撤了出来。

此刻泉镜花被中岛敦护在角落里,纯粹的黑暗让她看不到面前的场景,却能闻到空气中越来越浓郁的血腥味。

那些比他们要先掉下来的猛兽,应该在这个时候,被芥川龙之介全部清理了。

在她这个思绪刚刚成型的瞬间,声音停了。

她感觉自己身前的人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看来这里已经安全了。

“敦,你没事吧?”

“我没事,别担心,小镜花。”中岛敦握了握她的手。

因为不清楚如今的环境,芥川龙之介没有轻举妄动,他面朝着两人声音的方向,问:“人虎,这里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虽然他们看不清,但中岛敦的异能是虎,自身也就同样具备了虎的优点。

除却视力极佳之外,在黑暗中应当也是可以视物的。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这里对于人眼来说虽然黑,但在中岛敦的视线内却能够清楚地看清周围的环境。

他们三人,正站在一间悬空挂着的笼子里,笼子底部满是刚才被他们解决的动物尸体,血水顺着笼子的缝隙往下淌,落入更深的地方,连回声都听不到。

除了他们所在的这间笼子之外,周围还有不下数十个同样大小的笼子,只不过因为没有他们的存在,那些笼子里的动物还依旧活得好好的。

芥川龙之介听了之后并不意外,方才使用异能攻击那些动物的时候,就隐约听到了钢铁的声音,脚下的感受也像是踩着有缝隙的铁网,此刻中岛敦这样说也不奇怪。

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另一件事。

“人虎,你为什么跳下来?”

中岛敦闻言有些懊恼:“我不知道。”

他当时一直觉得这里有谁在叫他,等回过神来之后,就已经跳下来了。

不过跳下来之后,那种恍惚的感觉倒是减轻不少。

芥川龙之介往中岛敦所说的其他笼子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些动物是否也和你一样,觉得受到了什么吸引?”

中岛敦凝眉,沉吟道:“你是觉得,这里有什么在吸引着动物,而我因为异能的原因,也受到了影响?”

听到这里,泉镜花突然握紧了他的手,说道:“那些动物的攻击,原本是冲着我来的。”

中岛敦一愣,继而很快反应过来。

他跳下来直到踩到笼子低端,那些动物似乎也没有对他发动攻击,它们的攻击性似乎真的是从镜花落下来之后才表现出来的。

“既然如此,”

芥川龙之介蹲下身摸了摸脚下的铁网,在感受过后下了决定。

“就下去看看吧。”

--

【天|衣无缝】的预知能够为织田作之助规避大部分危险,但有极少数情况是无法躲避的。

比如在异能中窥探到未来的危险时,他自身已经陷入危险的开端了。

“咣——”

织田作之助踉跄两下,站稳后回头去看原本裂开能够容他通行的那道缝,却已经看不到任何痕迹了。

抬手触碰到墙面,指尖摸到一片平滑的冰凉,与眼前所见无异,确实是很寻常的砌过油漆的墙。

但……

他是不可能从墙里直接穿过来的。

唯一可能的便是,那道裂缝被什么隐藏了,如果是幻觉系异能的话……太宰应该很轻松就能看破吧?

织田作之助一愣。

[太宰……]

在离开那个屋子之前,他听到了太宰治刚才叫出声的那个称呼。

[他应该很担心吧……]

织田作之助收回放在墙上的手,转头去看面前的环境。

早在碰到那本书的时候,他就预见了会掉入裂缝的未来,只不过想要收手的时候那道裂缝就已经开了,而那时他才发现,他并非是掉进来的,而是被一种力量拉进来的。

但奇怪的是,面前所见,是一间十分正常且装备繁多的研究室,除了他,并没有第二个人存在。

这里的空间并不大,约莫一间卧室大小,白炽灯在头顶闪着明灭不定的光,各种他看不懂的仪器嗡嗡运作着,电脑屏幕停留在一个满是文字的界面,织田作之助走近认真看了看——

那似乎是一篇关于动物细胞移植的研究报告。

不过更深层次的东西他就看不出来了。

[……如果是太宰或是安吾在这里,应该能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吧。]

织田作之助从电脑上收回目光,半蹲下身,打算在下面的柜子里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他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思去找的,却没想到当真让他发现了一些……令人诧异的东西。

除了一份标有“异能手术”的文件令他觉得有些眼熟以外,他还在柜子的最低端,找到了一张照片。

十六七岁的少年坐在海边的栏杆上,眺望远方,海风吹起他乱糟糟的黑发与披在肩上的黑色外套,露出身上裹满的绷带一角。

他的容貌稚嫩,神色却有着不符合年龄的孤独与落寞。

——那是少年时期的太宰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