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吉缘 》佑纾

第051章 八卦的赵氏

夏如意抬头有些茫然,“母亲,她……”

“你五妹妹病了那许久,母亲怕她将病气过给你祖母这才着人将她送到了庄子上,如今你说她回来了,可是真的?”

夏如意心思玲珑,听她母亲这般一说,立刻咬了咬唇一脸犹豫地说道:“女儿也……也不确定,是王爷的侍卫说她就是五妹妹,还让女儿将她领回府去。”

松柏心头一跳,暗暗翻了个白眼!

这位夏四姑娘变脸也变得太快了些吧?

“柳夫人,这位当真是贵府的五姑娘,我家王爷是不会搞错的!”松柏一脸笃定地说道。

“是吗?那就多谢王爷了!”柳氏言罢福身道谢。

夏如意的视线落在瑞王的脸上久久不肯挪开,眼里亦是渐渐漾出一抹痴迷之色。

为什么殿下救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为什么?

瑞王察觉到夏如意的视线,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对柳氏淡淡地说道:“谢就不必了,本王已经将贵府的五姑娘安然送到府门口,还请柳夫人将她带回好生照顾也就是了。”

说完,他扭头看了夏紫曦一眼,指了指柳氏,道:“她是淮安候夫人,你的母亲。”

咳!看在刚刚这丫头态度良好的份上,他就勉为其难替她介绍一下好了。

夏紫曦点了点头,却并没有上前叫人,而是伸手指了指柳氏身后,问道:“那她们呢?都是什么人?”

瑞王抬眸一瞧,嘴角微不可察地抽了抽!

不知什么时候,淮安候府里又出来了一批人正站在不远处好奇地瞧着这里。

难不成,他还要想办法帮她一个个认亲不成?

正当瑞王犹豫的时候,那边忽然奔过来一个年约六七岁的小女孩。

“五姐姐,五姐姐,你终于回来啦!”

夏紫曦不提防被她抱了个满怀!

呃?这个小丫头会不会太热情了些?

抱着她的这个小女孩是大房的,在府里排行第六,名叫夏绮珊。

夏紫曦僵硬着身体抬头打量荣氏——夏绮珊的亲娘。

荣氏看上去年近四十,圆脸,望着她时眸中还带着丝惊喜和笑意。

她带着人走过来先是向瑞王见了礼,这才嗔了一眼自己的女儿,道:“珊儿,莫要这般黏着你五姐姐,没得将她吓坏了!”

松柏闻言,忍不住想翻白眼。

就五姑娘这样的人,怕是看人生死斗都吓不着吧?

“那个、对不住啊,我失忆了,你们……都是我的什么人?”

夏紫曦慢吞吞地说完,将夏绮珊这个黏人的小丫头拉开了些许。

周围传来一阵低低的抽气声。

五姑娘竟然失忆了??

夏绮珊抬头一脸懵懂地望着她,“五姐姐,什么叫失忆?”

荣氏吃惊过后一脸怜惜地过来拉住了夏紫曦的手,道:“没关系,只要你好好的就行。我是你的大伯娘,这是淮安候夫人,你的母亲,还有这一位,是你的二伯母,这个是你的三姐姐晴岚,还有你四姐姐如意,这是珊儿,你的六妹妹。”

“哼!”

被介绍的二伯母赵氏从鼻孔里面轻哼了一声,眼晴却是看着柳氏道:“三弟妹呀,你可别像大嫂这样的,见了人就认侄女,这万一只是长的相似呢?如今这年头冒认亲戚的可不少呢!”

荣氏微微摇头叹了一口气,为她的愚蠢感到担忧。

“二弟妹,你觉得王爷会认错人吗?”

王爷刚刚的话难道说得还不够明白?

赵氏脸色一变,顿时有些慌乱。

“我……殿下您可别跟我一般见识……”

赵氏素来是跟三房走得亲近些,也深知柳氏所图,因此方才有了刚刚的那番话。

只是可惜,这马屁没有拍到正经地方。

瑞王板着一张脸冷冷地扫了赵氏一眼,道:“既然人已经送到了,本王就此告辞!”

说完,转身就要上马车。

“王爷——”

夏如意情急之下喊了一声,待到瑞王转身,她脸颊一红,却又有些不知所措。

柳氏哪有不知女儿心思的?

她忙微微一笑上前道:“王爷帮了这么大的忙,不若进府小坐片刻喝杯茶?”

否认夏紫曦不是真的是断然不能了,倒不如顺水推舟借着这件事情跟瑞王拉近关系。

“不必了!本王还有要事。”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上了马车。

松柏冲着夏紫曦眨了眨眼,笑说道:“五姑娘,恭喜啊,终于回家了。”

夏紫曦亦回了他一抹笑意,道:“放心,改天我有空了一定去王府找你们王爷聊天。”

松柏急忙跳上马车,恨不能抽自己一个嘴巴子。

多什么嘴?多什么嘴?

万一夏五姑娘是认真的,改天真来了王府,那他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

待到马车走得远了,柳氏忽然拉下了脸。

“跟我回府!”

说完,转身就走。

夏如意得意地冲她冷笑一声,道:“夏五,走吧?”

赵氏见柳氏有些不高兴了,急于弥补一下自己的过错,因此快步走过来将夏绮珊挤到一旁拉了拉夏紫曦的衣衫贼兮兮地问道:“小五啊,你跟瑞王殿下很熟吗?”

夏紫曦背着手慢慢往府门口走,嘴里漫不经心地道:“是啊,很熟。”

柳氏的脚步微微一顿,又继续往前。

倒是荣氏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赵氏忙又问道:“有多熟?”

夏紫曦嘴角微微一抽,“二伯娘,您可真够八卦的,怎么连这个也问?”

赵氏脸色顿时有些讪讪的,随即又有些恼羞成怒。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问你什么答什么也就是了,哪儿那么多话?”

夏紫曦瞧了一眼柳氏的背影,神秘兮兮地凑近了赵氏,小声道:“二伯娘真想知道?”

赵氏一听有门,顿时来了劲。

“那是当然了!你放心,我保证听了之后不会告诉旁人。”

夏紫曦暗自翻了个白眼,信了你才怪!

记忆里她的这位二伯娘那就是个八卦体的化身,这京城之中张家长李家短的事情她最是上心,若说她能保密,那除非是天上下红雨,太阳打西边出来。

不过,这倒也不防碍她借赵氏的嘴给柳氏添一添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