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审神者总是在自闭怎么办 》掠过明月

本丸——锻刀

至于偷窥被抓包的南弦月一点都不想见到刀剑了,当天下午他连门都没给烛台切光忠开。

直到第二天早上,南弦月一开门发现门口又多了一束浅蓝色的花,花瓣还沾染着晶莹的露珠。

南弦月第一反应就是奇怪:自己昨天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但刀剑们为什么还要这个样子?太过投入感情,不是很好的事。

而且,更重要的是,南弦月不动声色的瞧了眼楼梯拐角:小夜左文字又缩在那里是打算做什么?难不成是要看他会不会犯第二次蠢?

南弦月表示不想理他,但是……小夜左文字那么用心送来的东西如果不收起来也不太好吧?

南弦月最终还是把这束蓝色的花收了起来并且和昨天红色的放在了一起。临走前犹豫了一下,还是抬手用灵力护住花朵,只要灵力不散,这花可以一直保存下去。

当然他这么做的原因不是因为难得有人送花给他,而是因为这花还挺好看的,仅此而已。

南弦月到大厅的时候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正在厨房忙碌,小夜左文字则是踩在小凳子上,垫着脚尖整理柜台。

见到他时那双深蓝色的沉静眼眸微微一亮,小夜左文字用很小很小的声音道:“主公。”

南弦月更觉得奇怪,一般人,就算小夜左文字不是人类,但也有着和人类一样的情感。

按理说昨天他说了这么冷酷无情的话,远离他才是最应该的选择吧?

南弦月心里奇怪纠结,但面上还是高冷无比的嗯了一声,也不等小夜左文字再说什么迈步就要去锻刀室。但是走了两步,忽然停下来,在原地停了三秒,转而向着小夜左文字走了过去。

踩着小凳子的小夜左文字紧张的拿着抹布的手都不知道该放哪了,“主、主公?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吗?”

但是他的主公没有说话,只是向他伸出了那双白玉一般完美无瑕的手,然后……动作轻柔的将他抱了下来。

离得这么近,近到小夜左文字可以闻到主公身上清冷冷的香味,小夜左文字怎么也没想到审神者会有这样的举动,一时半会只知道呆呆看着主公清冷秀美的眉眼。

南弦月被小正太的眼神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但冷漠疏离似乎已成了他的面具:“打扫卫生是大人的事。”长这么低就不要做这种事了,万一摔倒了还要养伤,麻烦。

明明是关心的话但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只有让人畏惧胆怯的冷漠。但小夜左文字本身是敏感的孩子,他很清楚的明白如果审神者大人是很冷漠的人,那完全没有必要做这样的事、说这样的话。

大概是因为主公潜藏的温柔,小夜左文字鼓足了勇气,忍不住小跑着跟了出去:“主、主公,我可以和你一起吗?”

因为个矮腿短的原因小夜左文字几乎是小跑着跟上他的。

南弦月垂眸瞧了他一眼,又抬眼看向了远处:“随意。”说话的同时脚步不由自主慢了下去,但他立刻又意识到这点,内心瞬间烦躁了起来。

所以说为什么要和别人相处?他不需要别人迁就,也一点都不想迁就别人,自己一个人开心自在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去在乎其他的人事物?为什么要把自己困在牢笼里?

就在这烦躁间,他看到了小夜左文字抿着止不住上扬的唇角,那种开心的情绪几乎要从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流露出来。

那种莫名其妙的烦躁又莫名其妙淡了下去,南弦月自暴自弃的想:算了,只有这一次。

虽然已经担任审神者一个多月了,但这次还是南弦月第一次来到锻刀居室,真正的锻刀居室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意外的干净明亮。窗前悬挂着鲤鱼风铃,墙上还贴着四幅画,其上各自画了梅、竹、松、富士。

因为他目光多停留了一会,以为主公是在好奇的小夜左文字磕磕巴巴解释道:“主、主公这个我听说是叫御札,是在锻刀的时候可以提高出好刀的概率。”

南弦月首先是一个问号:为什么这种事我一点都不清楚。

但想到最开始狐之助似乎试图让他了解本丸的方方面面,但是他好像是很傲慢冷漠的直接离开了。

——我自己一人足够。

而被他直接略过的狐之助当时似乎是瑟瑟发抖,紧张不安,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敢再开口的样子。

这么一想他自己简直就是冷酷无情,傲慢自我的渣男嘛。

心虚中南弦月并不想就这个问题开口,他反而更好奇好刀的概念:“什么才是好刀?”

小夜左文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想了想,一边小心翼翼观察南弦月的神情一边慢慢道:“大概是像天下五剑那样的存在。”

三日月宗近,数珠丸恒次,大典太光世,鬼丸国纲,童子切安纲。

这些被称为天下五剑,如同国宝般的存在。不管是相貌、名气还是能力都属于第一流的刀剑。

虽然会害怕主公听到这样的话后会一心追求天下五剑,但更不想欺骗主公,也不想欺骗自己。

南弦月原本是一无所知,但因为“三千世界”的科普他对天下五剑也了解了一些,是很珍贵的刀剑也是在审神者论坛中一直很受欢迎的存在。

尤其是三日月宗近,他所看到的有关三日月宗近的评价似乎永远是温柔、沉静、豁达……大概是这种和自己完全不同的性格。

也正是因为这种不同南弦月对三日月宗近并不怎么关注,实际上他对所有刀剑都不愿意太过关注。如果非要问他会关注什么性格的人,那么大概是和他一样的人,因为相同才能了解对方,也才能更大程度的避免麻烦。

“除了他们,还有谁?”如果说只有他们是好刀,那么好刀的数量也未免太少了,他可是记得三千世界的本丸就有五六十名刀剑男士。

怎么说这些刀剑都是日本的名刀名剑,也许有的比其他的弱小,但总不会平庸差劲。

见他对天下五剑也是兴趣缺缺小夜左文字内心稍微松了口气,他想了想用很肯定的语气道:“大家……都很厉害,他们会的东西也都各不相同。”

烛台切光忠、歌仙兼定他们很会做饭。

压切长谷部更是处理内务和政事的全能手。

大俱利伽罗他们则是身手敏捷,擅长战斗。

“不过。”小正太用着一种很不好意思,但还是很勇敢坚定的补充道:“我认为江雪和宗三哥哥是最厉害的。”

想到自己的两位兄长小夜左文字那双深蓝的眼睛仿佛落进了天上的星星。

纯净、明亮而又美丽,这样的小夜左文字才有了小孩子该有的模样。

南弦月嘴角翘了翘,莫名有些期待另外两位刀剑的到来了。但又忽然意识到这事好像跟他没什么关系,江雪、宗三、小夜他们才是一家人。

礼尚往来,既然小夜左文字送了他两束花,那么,作为回礼,他就要在今天锻出江雪左文字和宗三左文字,让他们一家团聚。

锻不出来,誓不罢休。

*

因为昨天就知晓审神者的锻刀计划,所以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在准备好早饭后就很淡定的坐在缘侧上等待着他们的主公,以及不知是谁的同伴。

但是,在小夜左文字匆匆忙忙,一脸焦急跑过来后,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心中一个咯噔,同时站了起来:“怎么了小夜?”

难不成是锻刀出了什么意外?但是以主公的性格根本不会和刀剑们起什么矛盾,他那么讨厌麻烦。而刀剑们……这是他们在黑暗中亲自感受并选择的主公,怎么可能会让主公讨厌自己?

两个人来不及细想,立刻跑了出去,还离得很远,他们就看到了黑发红眸,一向以精致美丽著称的加州清光。

只是此刻的加州清光站在锻刀室外,漂亮的双眉不安而紧张的紧皱在一起。

而在他身旁还有围绕着五只小老虎的五虎退,五虎退和旁边的今剑一副紧张的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肩膀上蹲着一只小狐狸的鸣狐。

长发如墨,清冷出尘的太郎太刀以及青色长发遮住一只眼睛,不管时时刻刻都面带微笑的笑面青江。

……

烛台切光忠脚下一拌,他用着一种极度不敢置信的语气去问小夜左文字:“小夜,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同伴到来?

小夜左文字用力握了握手,努力用冷静的语气道:“主公一直在用加速符,主公似乎有非要锻到的刀剑。”

听到这句话的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脑海中率先浮现出的是天下五剑。

但来不及再想,因为等候在锻刀室外的刀剑男士们也看到了他们,仿佛看到了救星般、显而易见的松了口气。

这其中最清冷出尘的太郎太刀都主动道:“光忠,大俱利,你们来了。”

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虽然这个时候不太应该,但还是忍不住想主公果然不是一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