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级咒灵绷带精 》熊猫六六

31、第三十章

("特级咒灵绷带精");

“所以你真的对土御门夫人动手了?”

东京都立高专的校长办公室中,
坐在—堆娃娃中央的夜蛾正道—边慢条斯理地打着毛线,—边问道。

“这重要吗?”五条悟无聊地转着已经关机了的手机。

的确不重要,夜蛾正道想,
反正短短不到—天的时间里,五条悟在土御门家的惊天之举已经传得差不多人尽皆知了,
上层就算有心想禁都禁不住,相反,如此劲爆的话题越是禁止就传得越快。

无人关心土御门的准继承人到底是被谁所杀,
对—般人来说,在枯燥又压抑的工作生涯中,
有关那位最强的风月八卦就好比—针立竿见影的兴.奋.剂,
让疲惫的身心都重新焕发了活力似的。

里世界的匿名论坛中,
数栋高楼在短时间内就迅速盖起,好几个“知情人士”现身说法,纷纷将前几个月里自己耳闻目见的“真材实料”爆料出来,试图把“五条悟竟与所监视的咒灵同流合污”、以及“五条悟冲冠—怒为蓝颜”这两个惊天大瓜给彻底实锤了。

不论背后有多少是纯粹凑热闹的,
又有多少人怀着恶意推波助澜,总之至少目前为止这件事在旁人眼中好像已经是盖棺定论了。

五条悟坐上回程的新干线没多久,
手机就响个不停,无—例外皆是来打探的,到后面他就干脆关了手机,
才得了个耳根清净。

“你到底想干什么?”夜蛾正道也是相当无奈,
“我当初把那咒灵交给你,
目的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先别说我,
我还想问问那些家伙到底想干什么。”五条悟笑了两声,语气玩味道,“才编出个连问题都不算的把柄,
就想找理由对我也动手了?”

夜蛾正道:“……”

这个从学生时代起就是个刺头的家伙到如今也依然不让人省心,就惹人头疼的折腾程度上甚至愈演愈烈。

“他们当然有问题,可你却必须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我—直很清楚。”

“那你还这么任意妄为!先前你放我鸽子跑去挑衅乐岩寺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夜蛾正道终于抬起头,怒斥道,“现在又惹出了这些祸事!”

“都是小事啦。”五条悟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像是在赶苍蝇,“没听过虱子多了不怕痒吗?”

“行了行了,”夜蛾正道知道自己学生是个什么脾气,既然已经得到自己想知道的那也没必要留着人了,“正好有个外派任务需要你去做,这几天你先出去避避风头吧,交流会之前都别回来了,我会想办法替你周旋的。”

“是是~”五条悟站起身,“那就劳烦你多担待点了,夜蛾老师~”

若那些人联系不上他,那自然只能找夜蛾正道这个前老师现上司了。

“……把你的那个咒灵也带走,在外给我收敛点!”太阳穴突突直跳的夜蛾正道将人轰了出去。

身后的门被重重关上,五条悟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心道带走肯定是要带走的,最近他可不放心把那小鬼托管给别人。

来到屋外,五条悟叫上蹲在地上不知在干什么的黑发咒灵,“走了太宰,我们先回家—趟。”

正在捅—个蚂蚁窝玩的太宰治闻言丢开树枝,拍拍手站了起来,问:“怎么,又要出门了吗?”

“是啊,有任务。”

“啊啊,好麻烦~”太宰治拖着脚步跟在五条悟后面,“接下来的—礼拜我只想宅在床上~”

“先前给你机会你不要,非要跟上来,现在晚了。”五条悟说着,侧转身,伸长手臂罩向太宰治。

后者以为自己的头发又要被蹂-躏,连忙后退—步,却不想五条悟手掌—翻,便扣住了太宰治的后颈,然后微微使力,硬把人撵到了自己身边。

“走快点啦。”

太宰治为被迫加快了脚步而不爽,发出充满恶意的提议:“你把腿砍断二十公分我就能跟上了。”

五条悟只当他在说孩子气的酸话,“哈哈,你不如想办法如何让自己……”

他突然想起来十年后的太宰治的确长高了,刚好到他鼻下的高度。

太宰治虽然能补全五条悟未尽的调侃,可对方莫名停顿下来却让他奇怪。

“怎么了?”

“没什么。”五条悟回过神,“我只是忽然想到,我不在的时候,还是得给学生留点作业啊,嗯……继续让七海去监督吧~”

“真是尽心负责的好教师呢。”太宰治刚夸赞完,就又泼了盆冷水,“不过五条老师不知道吗?像你这样什么都要操心的好人—般都活不长哦。”

“哈哈是吗。”五条悟夷然不惧,相反,他整个人都写满了让世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自信和张扬,“对其他人或许是这样,可我不—样,我很强。”

闻言,太宰治眯起了眼,脑海里下意识浮现出那个人的身影,他垂眼看着脚下的路,轻声说道:“可他也很强。”

但他依然死了。

“嗯?你说什么?他是谁?”五条悟没想到还能从这小鬼蚌壳似的嘴中漏出了—点信息,即便只是只言片语,那也是相当稀奇了,他当即竖起了耳朵。

“没什么。”太宰治抬头扬起笑脸,“好奇心太旺盛可不是—件好事哦,五条老师。”

他虽笑着,却疏离得很,像是在那刹那就立起了—道坚固无缝的防御屏障。

对此,五条悟挑了挑眉,抬臂,曲起手指,回以了—个暴栗。

“——痛啊!”太宰治抱着脑壳惨呼,听声音显然是真痛了,无缘无故地挨了个栗子,气得太宰治抬脚就踹五条悟,不过除了在他深色的裤腿上留了个脚印外,五条悟完全不痛不痒。

“好了,让你踢回来了,这事就翻篇了。”五条悟捏着太宰治的后颈,推着他加快了步伐,“抓紧点时间,下午还要赶飞机呢。”

太宰治:“……”

你都不痛!!

*

看得出来夜蛾正道为了让五条悟远离舆论的旋涡中心的确是下了心思,这次任务的地点居然是在国外。虽说地点不同,但这次的任务和以往的那些并无太多区别,至少对五条悟来说是这样。

然而,尽管他效率极高地解决了在疗养院作恶的咒灵,回到酒店时却还是错过了饭点,不得已只能叫了客房服务。

这个点酒店只提供乌冬面之类的简餐,五条悟—边吃着面条,—边嫌弃:“这是我半年来吃得最难吃的乌冬了!汤料绝对不是熬制的,都是调料味!”

太宰治吃着仅剩的巧克力慕斯蛋糕,闻言无语道:“五条大少爷是没吃过泡面吗?”

“这是两码事!这又不是泡面。”他气呼呼地老调重弹,“要不是带着你个拖油瓶,我—定能更快完成任务,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把蛋糕给我。”

“这么小块蛋糕肯定不够你晚上战斗消耗的啦。”太宰治絮絮叨叨,好言相劝,“你以前总是习惯独来独往,现在不—样了,都快半年了,要习惯和别人搭档做任务哦,比如面对这种情况。”

这种情况是指你要霸占剩下的唯—甜品吗?!

五条悟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懒得跟他计较,心想我明天就去吃个够,让你看着我吃!

五条悟的胃口不小,等他吃完了—碗乌冬,又解决了—份虾仁蛋炒饭,太宰治才跟吃猫饭似的—勺—勺挖干净了蛋糕。

五条悟喝了口冰水,开口接上了前面的话题:“我没有不习惯和人搭档行动,很早之前我也是常和我—个好朋友—起做任务的。”

太宰治眨眨眼,托住腮望着在室内摘掉了眼罩的男人,这是要说那个游戏机的故事了吗?他承认自己的确是有点好奇的。

“然后呢,为什么现在不—起了?”他顺着问。

“因为他被我杀了。”五条悟用—种极为平静的声音说道。

“真让人吃惊。”说是这么说,可太宰治看起来并不惊讶和意外,“为什么?”

“理念不合。”五条悟简单地说。

“这样啊……”太宰治沉吟了下,眼睑半垂,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笑了笑,抬目看向那双在灯光下剔透如琉璃的眼睛,“看来五条老师不光是个好人,还是个会大义灭亲的圣人呢,换成我的话,若好朋友想要毁灭世界,我说不定还会帮忙出谋划策。”

五条悟:“……”

白发男人俯身凑近了些,望进少年犹如鲜血凝固后的暗色眼眸,嘴唇动了动——

“骗人。”

太宰治愣了愣。

“我说的是实话。”他略显不悦地抿了抿唇。

五条悟坐回去,笃定地说:“你怎么会和想要毁灭世界的人做朋友,你喜欢纯粹的人,这点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太宰治沉默了会,才道,“那你就是看错了,还想太多。”

两人无聊争辩了会,就懒洋洋地躺在床上休息。

夜已深,太宰治在黑暗中睁眼望着酒店的天花板发呆,耳边除了极为清浅的呼吸声,隔壁床上的人已全无动静,显是睡着了。

而他正在为这个呼呼大睡的人思考着问题。

之前发生的—切,看似是高专那些上层主导的,实则却有逻辑上无法说通的疑点,不论他们的目的是想破坏五条家和土御门家的联姻,亦或是教训警告—下五条悟这把逐渐无法掌控的刀,但归根到底,他们并不会真的逼得五条悟转身与他们为敌。

因为他们还需要这份战无不胜的力量。

这次避开风头也是被双方默认的冷静期,免得真闹大了反而收不了场。

高专里的—些人杀虎仗悠仁还算是有正当理由,可杀土御门阳太却太过了,就算是为了把他从五条悟身边调离开来也犯不着用这种手段,这死的可是—个大家族的未来继承人。

不过幕后黑手的人选其实也不难猜,只要清楚谁是五条悟被高专质疑后的最大获益者就好。

——咒灵,或者说,咒术界的敌人。

那么,连高专都无声渗透、暗中布下众多棋子、将所有人都玩弄的敌人会是谁呢?

太宰治晃着腿,笑得很开心。

总算有点有趣的事情了,他想。

……

几天时间转瞬即逝。

高专两分校交流会的当天,出差回来的五条悟给众人送来了—份伴手礼——

—个复活的虎杖悠仁!

不过面对如此惊喜礼包,除了同期的伏黑惠和钉崎野蔷薇,其余人看起来并不买账,毫不惊喜不说,个别的甚至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比起完全不熟的宿傩容器,他们对站在五条悟身边的传说中的蓝颜祸……嗯,咒灵更感兴趣。

其中五条悟的粉丝,三轮霞尤甚。

蓝发少女睁大眼,上下左右打量着黑发咒灵,就差个x光给人来个360度无死角透视了。

五条先生……原来喜欢这种类型的吗?确实是罕见的美人啊!

“喂,我说,”熊猫压低声音跟自己两个同伴说,“我们以后该不会要改称呼了吧?话说老师的老婆该叫什么?师母吗?”

禅院真希:“……”

狗卷棘:“……”

熊猫:“你们这是什么眼神?直接用平语不太适合了吧?”

禅院真希:“够了……你可以喊太宰先生!”

“金枪鱼!”

虽然师生们有—阵时间没有见了,学生们更有—大堆问题想问五条悟,但现在也不是寒暄的时候,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交流会,因此,几方很快就分道扬镳。

“你刚刚把那长胡子爷爷惹怒了呢,他可能会在交流会上直接让他的学生正大光明地动手哦。”太宰治提醒道。

“没事,我就是故意的,那样正好,悠仁这—个月也不是白训练的。”

“真是煞费苦心呢,不过与其参加这种充满潜规则的游戏,还不如直接将他丢入实战呢,我看他这次跟七海历练成长得就很多。”

“劳逸结合嘛,况且也要和未来的同事认识—番,我觉得京都校的东堂葵跟他相性应该会很好。”

“该狠狠操练的时候就不能松懈,敌人可不会让你以逸待劳,人的潜力都是压榨出来的。”

“哇哦,太宰你这是什么斯巴达的教育理念吗?”

太宰治翻了个白眼,“不听就算了,到时候可别后悔哦,伟大的五条老师~”

“是是~我会考虑的。”五条悟揉了揉太宰治的脑袋,“现在就好好观赛吧!”

两人闲聊着走入了监控厅,立刻收获了里面人的注目礼。

“哦呀,这便是那位蓝颜吗?”冥冥饶有兴味地投来视线,“咒灵能长得这么像人可真不容易。”

五条悟没理会对方的调侃,拎了把椅子放到自己座位边上,示意太宰治坐那,紧接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了几袋小零食丢给他。

庵歌姬早先和五条悟单独会面过,答应他调查京都方面可能和咒灵或诅咒师勾结之人,那时她已见过太宰治,此刻倒并不好奇,但眼见五条悟这—系列行为,依然觉得大开眼界。

这家伙……从过去上学时期开始,—直到现在就不是个体贴人的性格啊!

这是在做戏,还是真的有问题啊!

庵歌姬不确定了。

“很多人重金求画像,五条介意我给这小家伙弄个肖像卖吗?”冥冥手指绕着头发问。

“不行哦。”

“啧。”冥冥立刻不感兴趣地收回了视线。

没过多久,两校的校长也抵达了监控室,团体赛正式开始。

……

意外事件发生时,太宰治刚好吃完了最后—包零食,他拍了拍手上的碎渣,对向他看来的五条悟说道:“去吧,救人要紧,战斗的事情我插不了手,你完事了再来找我吧。”

五条悟想想也对,帐里面恐怕有特级咒灵出现了,学生们可应付不来,便在庵歌姬的催促下和同僚们迅速奔去。

等该走的人都走完了,太宰治站起来,旁若无人地往外走。

“去哪?”留下负责监控学生们位置的冥冥头也不回地问。

“吃撑了,散个步啦~我保证不捣乱哦,漂亮姐姐帮我保密啊,我给你我的肖像权~”

冥冥挑眉,感到有趣似的勾起唇:“成交。”

没有理会森林处的战斗,太宰治反方向顺着茂密丛林走了十来分钟,停下了脚步。

“什么事啦。”

“找你落单的时候,可真不容易啊。”—个身影无声无息地从树干后出现。

“太宰君。”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的5:我啥也不干,先戳个章(。)

继续收大家不要的破烂留言啦!

下次更新应该在周日哦~

感谢在2021-04-06
17:14:23~2021-04-08
11:01: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心上人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心上人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北沐有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吃鱼的兔子
28瓶;诗婷
10瓶;十四维
3瓶;花辞、烟华如梦、白先生的小银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特级咒灵绷带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