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年枕上蝶 》自心卿

第二十三章 许你一生一世

迷雾山试炼结束之后,将会通过选手玉牌里的记录,来计算成绩。这个过程约莫需要两日的时间,而在两日之后,所有的选手都将前往问心池,接受考验。

“救必应给谁用了?!”

陡然拔高的声音,让杯中的茶水都跟着荡了荡。白无尘一掌拍在桌子上,气得吹胡子瞪眼——虽然,他目前还没有胡子。

白如月心虚的笑了笑,又给他添了一杯茶,解释道:“当时情况紧急,救人要紧嘛!再说了,陆正则好歹是个白家少主,欠我这么大人情,以后可不得还回来?”

伺候的下人早就识相的退了出去,清澈的茶水里,倒影着白如月满是尴尬的侧脸。见白无尘一直不搭话,她想了想,憋出两个字:“不亏。”

陆正则为人光明磊落,且天资过人,未来不可限量。如今欠了自己这么大的恩情,往后还不是她说东他不敢往西?

虽然有些夸张,但救必应已经被用,此时就算白无尘再生气,也没有办法。还不如想想以后怎么从陆家讨回来,才不算亏了这比买卖。

白如月自认为机灵,算得清楚,但谁知白无尘压根就不在意什么补偿与报恩,只是唉声叹气的将茶一饮而尽。

这败家丫头,真是亏大了!

救必应千金难求,放眼天下,也绝世罕见。就连白家,也是当年白老宗主奇遇之下,才得到这么两个,留给了儿子跟女儿。想的便是以后若是遇到什么危险,好歹还能凭此捡回一条性命,却不想,如今竟是让一个外人给用了!

“阿月,你对陆正则可有意?”沉默许久之后,白无尘突然开口问道。

白如月抬起头,有些不解:“哥哥这是何意?”

白无尘叹口气,幽幽道:“你是什么性子,我清楚得很。若不是对那陆正则有意,又怎会将救必应给他用?”白如月是他看着长大的,这个妹妹外热内冷,看着同谁都能打成一片,实际上心底的防备比谁都多。

她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性格,即使是真的要救人,也绝对会计算好得失,不会轻易出手。但如今却是为了陆正则破例,怎会不令人多想?

“我不是,我没有!”白如月无语的反驳道,她完全没有想到,白无尘竟然会这般误会自己跟陆正则的关系。

她承认,在她的心里,的确对陆正则另眼相看,但那只不过是单纯的欣赏与好奇。若不是他之前在天罗网里护过自己,她也不会将人给记在心里。非要说的话,无非便是有一还一,她不想欠别人的……

白无尘沉默的看着她,并不相信。女儿家的心事,就像是藏在海底的针,自己看不破,别人也找不到。不过既然她不愿意承认,便也罢了。

反正救必应已经用了,就算他现在冲到陆正则的面前,也没有任何作用。

“哥,那些蒙面人都抓到了吗?”见白无尘不再开口,白如月适时的转移话题。她知道,比赛的时候,宗主都能通过水晶进行观看。虽然参赛的人那么多,画面有限,不一定正好看到她们那里。

但只要白无尘在,就一定会知道。

“抓到了。”提起这件事,白无尘的眸色便暗了下来,“萧家的人在里面掺了一脚,这件事并不简单。”

试炼当中,互相算计是常事,即使设定再多的规则,也无法避免。但是青云盛会举办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出现如此恶劣的事件!

那些蒙面人显然是有备而来,他们仗着手中有天罗网,便在暗中挑选储备丰厚的弟子下手,宗门子弟早就成为了他们的首选。

如果只是夺取储物袋,倒也罢了。但这些人丧心病狂,竟然还将人的灵力汲取干净,待他们派人找到那些被捏碎玉牌的弟子时,早就无力回天了……

“汲取灵力?”白如月惊讶道,“还有这种事?”

白无尘点点头,面色更沉。那些蒙面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能直接汲取灵力。当时若不是陆正则出手,用无相霜华将他们挡了下来,恐怕也会惨遭毒手。

想到这里,他心头才稍微舒畅了些。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件事情的性质便变得更加复杂起来。现在萧家的弟子参与其中,为了避嫌,调查真相时萧家也主动提出不会介入。

“我觉得不会是萧家……”白如月沉思道,萧天霁是个特立独行的性子,连试炼的时候都不屑于同他人为伍,应该干不出如此无耻之事。

而萧远山那人,她虽没有接触过,但凭借着哥哥对几位宗主的评价来看,想来也是没有怀疑他的。

“不是又何妨,是又何妨?”白无尘笑了笑,柔声道:“阿月,你还小,有些事情,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不满的瘪瘪嘴,白如月别开头,不回话。哥哥总是这样,说不到几句就喜欢摆出一副见过大风大浪的长辈模样——仿佛她就是那刚刚出生的小羊羔,只知道嗷嗷叫。

兄妹二人在房里一直聊到天黑才散,而另一边的陆正则,也是同陆飞鸿,从白天待到了黑夜。

“此次我们欠下白家巨大的恩情,明日你便同我一起,当面对白宗主道谢。”陆飞鸿看着陆正则,心中既欣慰又心疼,这个儿子,从小就没让自己操过心。即使是现在,重伤初愈,也未曾表现过半点的软弱与疲惫。反而是直接找到了自己,汇报蒙面人的危险以及同白家道谢的事宜。

不过他倒是真的没有想到,白如月竟会出手相救,接过陆正则递过来的手帕,陆飞鸿沉默良久,最终只能感慨连连。

救必应这种神药,他也只曾耳闻,从未见过。当年白家得到两株,差点引发了一番腥风血雨。要不是当时的白家宗主修为太强,只怕这东西都不能保住。

这么多年过去,救必应也渐渐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虽然仍有人打它的主意,但是白家的防卫堪称铜墙铁壁,贸然闯入,只会有去无回。

没想到,兜兜转转他竟会亲眼看到救必应——而且,还被他儿子给用了。

将手帕还给陆正则,陆飞鸿目视远方,轻叹一口气,道:“这人情可不好还啊……”

一室寂静,两人独立。陆正则将帕子接过来,仔细的叠好,在看到那个小小的月字时,原本淡漠的眸子染上几分柔情,虽然只有一瞬,但也足以令冰霜消融。

此恩,他愿用一生来报。

此情,他将用一世来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