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日与夕阳 》米闹闹

17. 第 17 章

齐言这天晚上果然失眠了,她用了叶医生推荐的方法,但方法最后,脑子里的画面还是全部变成了沈见初。

你还爱我吗?

你还爱我吗?

你还爱我吗?

半夜情绪混乱,齐言甚至有股冲动,她想立马给沈见初打电话,她想问她什么意思,她还爱她又怎么样?不爱了又怎么样?

实际上她手机都已经拿起来了,但她发现沈见初的手机号码还躺在她的黑名单里,瞬间就清醒过来。

她把躺在里面一年多的沈见初的电话放了出来,再把手机锁了。

而后,她采取了叶医生的那个实在不行的建议,把枕边早就准备好的药吃下。

这一夜她睡得很不好,她梦到沈见初,梦到她们在一起的那天晚上,她们吃完饭在那个小村庄里散步的场景。

她很主动地牵沈见初的手,而沈见初也回应她,把她的手握住。

齐言那天心情飘到不行,每一步都仿佛踩在云上。

“我们现在是情侣吧?”周围渐渐安静后,齐言很傻地问了这么一句。

沈见初笑起来:“是啊。”

齐言更傻地问:“为什么啊?”

沈见初明显的无奈起来:“什么为什么?不愿意吗?”

齐言手握得紧了些:“愿意的愿意的,”而后她才恍悟过来她刚刚说了什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

齐言终于说了个不太傻的话:“我有点太开心了,我好像在做梦。”

沈见初抬起两人握着的手,很轻地敲了一下齐言的脑袋。

齐言脑袋被小小地推开:“哎呀。”

她们沿着村长里的一条小溪走着,一路走到没有路灯的地方,齐言很珍惜这个时刻,沈见初没有说要回去,她也不会开口。

夜晚看不清路,她不知道这条路有没有尽头,是会变得没有路走了,还是会一直延伸到另一个地方。

两人越走越慢,路也越来越不平,后头的光线只能支撑两米的可视距离,齐言突然被大石头一绊,终于让两个人的步伐停了下来。

沈见初终于转身:“回去吧。”

齐言嗯了声。

沈见初朝来的路走,齐言突然拽住了她的手。

沈见初停下来,问齐言:“怎么了?”

齐言舔了舔唇。

这一路上,她心里一直有另一个画面,这个画面让她心里痒痒,跃跃欲试。

现在时机正好,周围都没有人,于是她走到沈见初面前,稍稍仰头一些。

沈见初只比她高一点点,她想够着她并不是很吃力,所以很快的,她把刚才心里一直重复播放的画面,落实了。

她先是碰了一下沈见初的唇,然后再贴上去。

周围的虫鸣变得小声了,也开始感受不到风,她感觉到沈见初歪了一下脑袋,大概是不想和她鼻尖碰鼻尖。

这么一个小动作,让齐言的脑子空白一片,兴奋极了。

沈见初的吻一直都很温柔,偶尔想调戏齐言了,会恶意咬咬她,但不会太久,也不会太重,一般等听到了齐言吃痛的声音,沈见初就放开了。

齐言的梦里,这个吻结束了之后,她们的时间直接被拉到了她们离婚的那天晚上。

她们站在家里客厅的沙发边上,隔着好长的距离,沈见初把离婚协议书拿了出来,放在茶几上。

接着又拿出了笔,放在离婚协议书上面。

齐言身体麻木到没办法思考。

那时齐言已经感知,她们之间的婚姻出了很大的问题,而沈见初很可能很快就会向她提出离婚。

果然这天还是来了。

齐言记得她那天没有挣扎太久,虽然忘了自己是怎么拿起笔,怎么签上字的,但那天晚上心痛的感觉,她一直都记得。

甚至在这个梦里,还重复了一遍。

被闹钟叫醒时,齐言满脸泪水,枕头也湿了。

很真实的心脏被刺痛的感觉,延续到了现实生活里,齐言很痛苦地哭出了声音,紧紧抓着被子,缓了好长一段时间,才伸手出去,把闹钟关了。

在家里吃完早餐,齐言下楼时,手机响了起来。

是冯老师给她打来的电话。

“老师,怎么了?”

冯老师问:“去了吗?要不要顺路带一下你?”

齐言想了想:“你家更近吧,怎么会顺我的路。”

冯老师直接说:“见初顺,你没去的话在楼下等等吧,她去接你再来接我,我们一起过去。”

噩梦醒来还没一小时,齐言还没从低落的情绪出来,这会儿冯老师突然提到沈见初,齐言噎了噎。

不过她还是应:“好。”

齐言没想到她到楼下就看到了沈见初的车,看起来已经等了一会儿,她瞄了眼驾驶座,发现是沈见初自己在开车,就拉开了后门坐进去。

齐言:“早啊。”

沈见初:“早。”

齐言问:“吃了吗?”

沈见初说:“还没。”

齐言哦了声,就不再说话。

很快,沈见初就把车开到了冯老师的家楼下,两人在车里等了几分钟,冯老师才从楼里走出来。

冯老师直接坐上了副驾,给沈见初递了牛奶和面包,沈见初接过来,放在一旁并没有吃。

齐言犹豫了几秒,见沈见初就要开车,就不犹豫了,赶忙开口:“我开车吧,你吃早饭。”

沈见初把车开出去:“不用了,我带公司去吃。”

齐言疑惑:“开幕式你不去吗?”

沈见初:“早上有点事,去不了。”

齐言点点头。

冯老师这时转头了,她手里也拿着面包和牛奶,边啃着边说:“特地来接我们去的。”

齐言笑笑。

冯老师转过去,问见初:“中午呢?也来接吗?”

沈见初说:“可以。”

齐言抓了一下手上的包包,往前坐了一点:“我就不蹭车啦,我看完开幕式就走了,还有点事。”

冯老师啊了声,对沈见初说:“那你十点过来吧,开幕式9点50差不多结束。”

齐言很尴尬:“不用了。”

“要的,那边很不好打车,你要等到什么时候,离见初的公司也不远,你不用怕麻烦她,她没什么事的。”冯老师问沈见初:“是吧?”

沈见初:“嗯。”

齐言抿嘴,她没有再拒绝,往后靠了点。

她觉得她有点多想,但她又觉得自己并没有猜错,冯老师这明明就是在撮合她们。

很熟悉的撮合方式,和从前一样,只要被冯老师看到了,只要有可能让她们能走在一起,冯老师一定要做点什么。

看似风轻云淡,合乎情理,但实际麻烦的很。

曾经齐言就因为冯老师的一句见初现在方便,大老远赶回来,就为了陪沈见初看一个展览,然后展览结束了再匆匆赶回去上课。

沈见初把她们送到门口就走了,齐言和她道谢,再和她说再见,接着和冯老师一起进去。

到活动场的路上,齐言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忍不住问:“见初这几天有和你说什么吗?”

冯老师疑惑:“说什么?”

齐言笑笑摇头:“没什么。”

冯老师更疑惑了:“怎么了?”

冯老师的表情好像在期待什么,齐言想了想,还是说:“老师以后不要这样了。”

冯老师笑了笑,装作不知道:“怎么样?”

齐言小声说:“我和见初已经离婚了,您就不要……”

齐言没往下说,但冯老师听明白了,她步伐慢了些,稍稍叹气:“好吧,你们年轻人的事你们自己解决。”

齐言挽住冯老师的手,笑起来:“嘿嘿。”

开幕式八点开始,请了一些表演,还找了重量级的人物发言,最后一一介绍了第一排的嘉宾。

来了许多只听过没见识过的人物,闲余之间,齐言和他们问了好,并互相留下联系方式。

开幕式准时结束,大家一起在台上合了影,齐言再和几个人客客气气说完话,就和冯老师道别。

没计算好时间,下楼时她拿出手机,发现沈见初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而时间已经十点过去十几分钟。

齐言把电话拨了回去,沈见初那边问她:“你走了?”

齐言看着缓缓关上的电梯,赶忙说:“还没走,我进电梯了,信号马上不好。”

沈见初那边笑起来:“好,不急的。”

因为楼层不太高,电梯很快到了一楼。

电梯门打开,齐言又喂了一声。

沈见初:“嗯。”

齐言:“我出来了。”

怕沈见初再等下去,挂断电话后,齐言大步走了出去,一出门就看见了,沈见初的车停在早上那个地方。

最后几步,齐言几乎是用跑的,很快就到了车边,她在副驾和后座之间犹豫了半秒,最后还是打开了副驾到门。

“麻烦你了。”齐言把安全带卡上,对沈见初说。

“客气,”沈见初问她:“去哪?”

齐言说:“慧慧家,圣佰。”

沈见初转了个弯,问:“慧慧今天不上班吗?”

齐言摇头:“上的,她出差了,我过去帮她拿个东西给客户。”

沈见初问:“客户在哪?”

齐言顿了顿,咬了一下舌头:“不用了。”

沈见初声音低了些,像是在引诱她回答这个问题:“客户在哪?”

齐言:“慧慧的公司。”

沈见初默不作声笑起来。

因为想着沈见初在等,齐言的动作变得很快很快,很急很急。

等到拿到u盘,从慧慧家里出来,齐言好像从某个情景中拔了出来。

她好像觉得她和沈见初这样不太好。

但却不知道是怎么个不好法。

她觉得,和前妻这么牵扯是不对的。

但她又觉得,她们怎么牵扯了?不过是顺道帮个忙而已,还多半是因着冯老师的面子。

像是把自己给说服了,齐言内心不那么别扭起来。

沈见初车开得不快,齐言也有许多时间,两人路上并不说话,久了,齐言也不怎么觉得别扭。

沈见初把她送到了慧慧的公司,她帮慧慧把东西送了之后,沈见初再把她送回家,好像专门来给她当司机的。

快到家时,沈见初突然问她:“什么时候把我电话放出来的?”

齐言没多想,直接回答:“昨天。”

沈见初又问:“微信呢?”

齐言立马就明白了什么意思,回答道:“也放出来了。”

沈见初小声嗯一声。

然后她们就没有再说话。

然后她到家了。

然后她说谢谢。

然后她说再见。

然后沈见初就走了。

齐言进楼时偷偷瞥了眼沈见初车远去的方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