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日与夕阳 》米闹闹

7. 第 7 章

齐言在沈见初把开水倒好前放开了手,理智驱使她动起来,驱使她朝客房里走,叫不要在这里逗留,她挣扎了一会儿,然后做到了。

阿姨饭后就帮她铺好了床。和沈见初结婚前,她来老师家就是住的这间房,她在这个房间里做过许多事,睡过觉,画过画,还偷偷和沈见初在这里接过吻。

算是美好的回忆吧,齐言没往下想,她打开灯,光线把一切藏在现实下的从前全打散,眼前就是一个普通的房间。

齐言进浴室时发现自己眼睛有点红,可能是被刚才的气氛影响,有了将哭不哭的情绪,她洗了脸洗了澡,又从书架上拿了本书打发了一些时间。

但无论怎么磨蹭,时间还是早的很。

有些口渴,也有点闷,齐言索性不在房间里待着,把书放回书架,拿了手机就出去了。

她没有开灯,而是把手机当手电筒,走到了厨房里,从柜子里拿了新杯子,去饮水机那儿接了温水,接着去了阳台。

16楼的阳台遮挡物不太多,齐言把椅子拉到边上,手捧着杯子端坐着,一动不动地抬头看着夜色。

整片天空就那么三两颗星星,比天空亮的是隔壁邻居的灯光,比邻居的灯光亮的是城市夜景。

老师家视野很好,能看到海城的许多风景。海城有条江,有连绵的几座山,有塔,有庙,要是视力好,在老师家,在这个阳台,都能看得见。

当初沈见初和齐言在选新房时,沈见初就问她对房子有什么要求,齐言说阳台要大,要能看见海城的很多风景,她以后可以在阳台上画画。

后来她们的房子阳台确实很大,也确实能看见许多风景,但唯一不对劲的只有齐言。

她和沈见初结婚之后,一幅画也画不出来,没有任何灵感,脑子空白一片,许多人说她骄傲了,也有人说她嫁了人就放弃了自己。

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大家口中的那样,但她确实拿不出作品来,渐渐的,她的压力变得大了。

那时业内刚好办了个比赛,她逼着自己画一幅画拿去参赛,但情况很不妙,她第一轮就惨遭淘汰,和那些没有经验,甚至只是来玩乐的选手一起,失去了下一轮资格。

更多声音在她身边响起,有说她走后门的,有说她傍大款的,说她其实并没有天赋,说她很水,此起彼伏。

齐言其实已经不太记得那时的具体感觉了,医生好像已经帮她从那段痛苦里剥离出来。

她只知道,她那时活得很没有自我,但又怕被沈见初看出什么,每每沈见初回来,她还要装作生活很美好的样子,做个好妻子,询问沈见初今天有没有发生什么好玩的事。

她和沈见初的婚姻难以维持,她自认为她占了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沈见初一直都是从前的样子,是她变得患得患失,变得黏人,变得爱哭。

离婚的前几个月,齐言其实不太记得她们之间具体出了什么问题,但她清楚明白,她那时候很消极,说的话做的事也十分不对劲,她后来觉得,沈见初对她失望是应该的,谁愿意和她这样的人一起生活。

她自己都不愿意。

齐言垂下眼睛,不自禁地淡淡笑了笑,她拿起手里的水喝了一口,觉得有点凉,便站起身,想回客厅续点开水。

但她这么突然的转身,突然撞见了一个身影。

冷不丁出现一个人,大晚上的,齐言被吓得好大一跳,踉跄半步,杯子里的水也洒了出来。

她不知道沈见初站在门边多久,但想着她坐着也不太久,心里就不那么别扭。

水洒的不太多,齐言拍了拍身上的衣服,余光见沈见初朝她走过来,步伐很慢。

阳台不大,没几步就到了。

“吓到你了?”沈见初站在她面前问她。

齐言摇头,不敢同她对视:“没有,没事。”

沈见初又问:“怎么还不睡?”

齐言本来想回答现在才十点半,但她又想了想,道:“睡不着。”

沈见初只是嗯了声。

齐言觉得自己又多想了,她还以为自己这么抱怨,沈见初会关心她一两句,不用多带感情,至少出于礼貌问一问。

沈见初什么都没有问,她拉开了桌子旁的椅子,证明自己走出来并非是要安抚齐言的情绪,而是想出来透透气。

齐言拿着杯子,不知道该离开还是该留下。

要是从前的齐言,她一定会留下,并且不客气地在沈见初身边落座。

那时的齐言内心大胆,明明时常害羞,但却因为喜欢沈见初,让她变得勇敢。她喜欢沈见初,喜欢站在沈见初的身边,喜欢和沈见初说话,和那些有爱慕对象的追求者一样,她想和沈见初在一起。

所以那时,只要有机会,她都会努力尝试,努力接近沈见初。

“坐吗?”沈见初突然开口,给了她一个建议。

齐言想了想,点头坐下。

不知道是因为夜晚看不清人的关系,齐言好像没有白天那么紧张。

沈见初换了家居服,因为刚洗了澡了关系,身上一阵阵香,这个香齐言很熟悉,是沈见初惯用的沐浴露,齐言已经很久没有用了。

“我听说你提名了凡介,恭喜。”

沈见初说这话的语气和许多来恭喜她的人一般,客气中带着祝福。

齐言说:“谢谢。”

不过既然沈见初提到了这个……

齐言犹豫了几秒,问了个只有沈见初能回答的问题:“你为什么要买我的画?”

沈见初明显顿了顿,而后她笑起来,反问齐言:“怎么了?不给买?”

沈见初突然话里带调侃,让齐言恍惚一阵,她和沈见初在一起的许多时候,沈见初要是想逗她,都是用这种语气说话。

齐言声音小了些:“不是,就是,”她想了想,更小声了:“好像没有必要。”

沈见初微乎其微地嗯了一声,却没有回答齐言的问题。

两人就这么默默坐着,齐言一下一下地晃着水杯,渐渐心平气和。

似乎再次碰见也没什么大不了。

她们有许多次单独坐在一起的经历,那时齐言话好多,有许多事可以和沈见初分享,她负责说,沈见初负责听,偶尔有什么问题,她问问沈见初,沈见初答一答。

现在齐言失去了这个能力,这一年多来她身上发生了许多事,但她却不知道应该和沈见初聊哪件,或许哪件都不适合,哪件沈见初都没兴趣听。

还是沈见初先开的口,她问齐言:“最近睡得好吗?”

齐言点头:“还好。”

她说完想到她前面刚说的睡不着,于是又补了句:“十二点前基本能睡着。”

沈见初点点头。

离婚之后齐言确诊抑郁焦虑症,很长一段时间失眠到天亮,整夜睡不着,直到医生给她开了药,她才好一点。

那段时间她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愿意出门,有人问起,她也只是说自己身体不舒服,生了小病,医生说要静养。因此,她也推了好多人的约。

她不知道自己的病有多严重,不过她自认为是不严重的,因为她觉得自己的生活还没到绝望的地步,或许是心底藏了个沈见初,她从没有过轻生的念头,甚至天真地想努力一把,成就自己,某天能让沈见初看到。

看吧,沈见初看到了。

沈见初又问:“我听别人说你身体不好,现在怎么样了?”

很客套的寒暄,齐言摇头:“没事了。”

沈见初问她:“是哪里不舒服?”

齐言从来没有骗过沈见初,所以这个问题之后,她思考了很久。

大脑冲动,她想着要不把自己的病告诉沈见初吧,但她又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吧,告诉了又能怎么样,让沈见初可怜她吗?

她认真回忆,去年因为熬夜作画,胃疼了很长一段时间,她索性借了这件事,回答沈见初:“小胃病,已经好了。”

沈见初短短地嗯了声。

齐言心虚片刻,低头喝水,但水才到嘴边,沈见初又说话了。

“胃不好不要喝凉水。”

齐言下意识听话,下意识把杯子放下。

齐言不动作,她舍不得把时间花在去倒开水上,她怕自己一离开,沈见初也跟着离开了。

两人不再说话,齐言的神经一直上上下下波动,双手握着杯子。而沈见初则靠着椅子,一副很懒散的状态,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见初有一只手搭在桌上,齐言无所事事,只好盯着沈见初的手看。

很好看的一双手,指甲修剪得又短又干净。

当初在一座小山村的山上写生时,沈见初就用她的这双手,捧着她的脸,和她完成了一个吻。

那是她们第一次接吻,很漫长的一个吻。

那时她已经追了沈见初很长一段时间,而那次是沈见初第一次主动提出,要陪她一起去。

齐言那天傍晚在山脚上待了一会儿,沈见初才从民宿出来并找到了她,因为山边石头不齐的关系,沈见初没注意,一坐下就挡住了齐言想要的大半风景。

齐言无奈地笑了笑,画笔往左边一指,对沈见初说:“你往那边坐点好不好。”

沈见初偏不要,还刻意站起来,直接坐在齐言的面前的石头上,把她要的东西全挡住了。

齐言笑,歪着头看沈见初:“你这样,我画什么啊?”

沈见初说:“画我。”

齐言又笑起来,她没有和沈见初斗嘴的能力,只能求饶:“天快黑了,我才画了一半。”

沈见初却难得地摇头。

齐言调皮起来,她顺着沈见初的意思,把画笔举起,对着沈见初的脸:“那我画你了。”

沈见初听后竟然真凑了过去。

齐言立马笔拿开,她回过神来,沈见初近在咫尺,稍稍不留神,两人就能碰上。

在此之前,她设想过许多次和沈见初接吻的画面,每个画面都有个场景,每个画面里的沈见初都离她很近。

很近是多近,就是现在这么近。

齐言的目光,很不自然地落在沈见初的唇上,或许是过于浮想翩翩,她还靠近了点。

沈见初的气息一下子就近了,她不确定是谁先开始的,只记得两个人唇碰上的瞬间,她脑子一片空白,心跳加速到呼吸困难。

齐言时而轻时而用力,好像因为技术不太好,很快的,沈见初捧住她的脸,开始主导这个吻。

分开的时候,齐言状态很不好,飘乎乎的,脸也很红,但她很开心,非常开心。

沈见初终于给她让了位置,把风景还给了她,只可惜齐言变得不争气起来,她握不住笔,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描绘眼前的景色。

树儿软绵绵的,草儿软绵绵的,天空也软绵绵的。

知道自己无法完成画,索性早早收拾了就回了民宿,冯老师已经叫了餐回来,两人洗了手就上桌。

齐言拿起筷子时,冯老师看了她一眼,疑惑一声,指着她的下巴问:“你撞到哪了吗?”但看着又不像,冯老师摸了一下:“这是什么?”

齐言整个人都是飘着的,她听到冯老师的问题了,但无法思考冯老师到底说了什么,冯老师摸她的下巴,她下意识地也跟着摸了摸。

沈见初这时开口了:“我掐的。”

冯老师很疑惑:“你掐她干什么?”

沈见初说:“我们在一起了。”

齐言手一抖,差点拿不住筷子。

冯老师听着惊喜,问齐言:“真的啊?”

齐言没料到沈见初会这么说,她也很惊喜,心上的小鹿快撞死她了。

齐言点头:“嗯。”

冯老师笑起来,看着沈见初:“就说呢,非要一起过来。”

她说完又回过神来,想起刚才讨论的是齐言下巴的那个印子,继而好像想到了什么。

冯老师对沈见初说:“指甲剪剪。”

沈见初把手抬起来:“指甲不长。”

沈见初指甲确实不长,刚才兴许是太兴奋了,才陷进肉里。

但冯老师坚持:“长,要剪。”

沈见初听后顿了顿,齐言也突然明白过来,跟着僵了僵。

沈见初说:“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