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日与夕阳 》米闹闹

14. 第 14 章

去包厢的路上,郑思还在和齐言聊天。

“我说我和你是朋友,她们听了也想认识你,还想让我把你的微信推给她们。”

齐言已经默不作声地把自己的手拿了出来,这会儿郑思聊到自己的舍友,她说完这话问齐言:“学姐,我们算是朋友吧?”

齐言只能说:“嗯。”

郑思没有多期待这个答案,好像只是随口一问,并肯定齐言会这么答。

郑思又说:“我当然不给,学姐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学姐。”

齐言听后浅浅地皱了一下眉,她开始回想,她这几个月具体都和郑思聊了什么。

事实是什么也没聊,都是一些有的没的。

朋友勉强能说过去,但非常不至于能让郑思说出,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学姐这话。

思绪有点飘,步伐不自觉变快了,前面的沈见初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齐言冷不丁地撞了上去。

“不好意思。”齐言后退一步道歉。

沈见初回头看了她一眼,接着也看了郑思一眼。

主办方在包厢里大声安排让大家坐下,很快,诺大的空间里充斥着各种客气的声音,问好的,问近况的,恭喜的,自荐的,分布在各个角落。

冯老师本来想带女儿和齐言混入其中,但齐言又被郑思给拉走了。

冯老师转头看已经站得很后面的两位姑娘,笑了笑,挽住沈见初的手腕,小声对她说:“有的是人喜欢小言。”

沈见初不说话。

冯老师继续:“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我看她们上次还客客气气的,今天关系这么好。”

沈见初还是不说话。

冯老师又转头看了眼,郑思爸爸已经在那边安排郑思和齐言的座位。

冯老师回过头来,轻轻笑了笑:“学姐学妹的,啊?”

沈见初深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

冯老师没能和齐言坐在一起,甚至中间还隔了一桌,时间一点点过,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很快,晚上该到的客人基本全到了,大家入了座,服务员也开始上菜。

上次入选凡介的艺术家也被安排在了齐言这一桌,两人点点头打了招呼,因为中间隔了好几个人的关系,没有多谈什么。

大家开始吃饭,聊天声也小了少了,但这种场合,酒水是少不了的。

没多久,饭菜过了半,饭桌中间的酒就被开了,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包厢里渐渐的开始互相敬酒。

齐言很少做敬酒的事,所以这会儿静静坐在位置上,低着头不与别人目光触碰,听着身边的人互相寒暄,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汤。

“学姐,”郑思小声地叫了她一声:“你酒量怎么样?”

齐言如实回答:“很差。”

有人喝多了吐,有人喝多了晕,齐言就属于喝多了晕的那种,一瓶啤酒都奈何不了。

郑思说:“我酒量很好的。”

“郑思。”郑爸爸突然喊了她一声。

郑思转头,听她爸爸笑着说:“你酒量好你倒是去敬敬这边的叔叔伯伯啊,那边还有几个老师。”

“今晚就不了,”郑思笑了笑:“既然和学姐坐在一起,当然帮学姐挡酒啦。”

齐言愣了愣,插话:“不用了,你听你爸爸的话吧。”

郑思摇头:“要的,学姐今天由我守护。”

齐言突然有点头疼,她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听郑副院的安排,坐在了这里。

接下来的一切就有点不受控制,齐言她不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饭局,她酒量不佳,说一句不方便,来客套的人也不会多说什么,她半杯饮料,对方一口酒,说几句话这段寒暄就过去了。

但郑思热情过剩,许多次都是齐言还没反应过来,她就直接把酒杯拿了起来,倒满酒,对来人说:“齐老师的酒我来喝。”

然后不等人阻止,就一杯喝下了。

被郑思这么一拉,导致她和郑副院自然地成了一派,渐渐的,周围的好像看清了局势,一来就把三个人捆绑在一起,一起把话说了。

人来人往,郑副院还在身边,齐言没法和郑思说明白,只能放任她这么做,甚至最后,郑思连她说话的活都揽下了。

齐言突然很希望小雅在身边。

酒杯交错,几桌人很快地混在了一起。

冯老师那边也很忙,齐言好几次瞄过去,每次她们都在和不同的人说话。

包厢里设有ktv,这次邀请的人里有几位是歌唱家,酒足饭饱,其他娱乐活动被开启,巨大的电视屏幕旁边,有人开始小声地唱歌。

郑思一边帮齐言喝酒,另一边还要应付爸爸的朋友,等她终于有时间不用笑,可以坐下来休息时,冯老师走了过来。

齐言站了起来,郑思也站了起来,并很自然地给自己的杯子倒了酒。

齐言压了一下郑思的手腕:“冯老师我自己来吧。”

那边唱歌声音越来越大,郑思一副没听清的表情,问齐言:“什么?”

齐言靠近一点,在郑思的耳边说:“冯老师的酒我自己喝。”

郑思哦了声,把酒杯放下。

齐言又说了句:“你少喝点。”

郑思笑起来:“好啊。”

冯老师是和沈见初一起过来的,她们刚聊完一隔壁一桌,沈见初手上拿着酒杯,但冯老师没有,齐言一直留意的,沈见初晚上帮冯老师喝了不少的酒。

冯老师先走到齐言跟前,并从沈见初手里把空酒杯拿过来,放在齐言面前,齐言收到她的示意,给她倒了半杯酒,也给自己的杯子倒了半杯。

“难得能在这种场合和你喝酒,恭喜的话你也听多了,老师就不说了。”

齐言笑了笑:“再怎么样,我都只是您的学生而已。”

冯老师笑起来,和齐言碰了一下杯子,两人把就喝下。

“见初,”冯老师稍稍转头,“你和小言喝一杯吗?”

齐言转头看沈见初,沈见初正好也看她,两人对视了半秒,齐言就把目光移开。

沈见初上前走一步,冯老师把手中的杯子递还给她。

可就在这时,郑思突然站了起来,挡住了齐言的半个身子:“学姐不能喝太多酒,这杯我来替她喝吧。”

她说完和前几次做的一样,迅速地往自己的酒杯里倒酒。

眼看就要喝下,齐言眼疾手快握住了她的手臀:“不用了,谢谢。”

郑思不太认同地看着她。

她也不太认同地看着郑思。

几秒后,郑思败下阵来,点头说了句好吧。

齐言往前走了点,给沈见初倒了一点酒,也给自己到了,她露出很客气的笑,率先碰了一下沈见初的杯子,语气自然:“还没感谢你买了我的画呢。”

沈见初点点头:“客气了。”

沈见初的声音不算大,包厢里越来越吵,但齐言就是听到了,很清晰。

这杯过后,那边有人喊冯老师,也有人和沈见初打招呼,齐言对冯老师笑笑,直接转头坐回自己的位置。

她余光好像看到沈见初在看她,但她不太确定。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一群人也闷在包厢里两个多小时,出去时,齐言感觉一阵凉爽的风朝她吹来。

“学姐,”郑思寸步不离跟在她身边:“你怎么回去啊?我送你吧。”

齐言摇头:“你喝了这么多酒,你怎么送?”

郑思说:“我爸有司机,就我和我爸,车上还有位子。”

齐言还是摇头:“谢谢,不用了。”

“小言,”冯老师也走了出来,她拍了一下齐言的肩膀:“走吗?送你回去。”

齐言看了沈见初一眼:“谁开车?”

冯老师说:“见初把她的司机叫过来了。”

齐言点点头,对身边的郑思说:“我和冯老师一起,晚上谢谢你,你回去早点睡,喝点蜂蜜水。”

郑思摇头:“我家里没有蜂蜜。”

齐言顿了顿,转而说:“牛奶也行。”

“也没有牛奶。”郑思突然不依不饶,似乎在借着帮了齐言的忙这事,和齐言撒娇:“学姐你和我一起走吧,你陪我去超市,我头有点晕,你帮我挑牛奶和蜂蜜。”

齐言没有应付这种人的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觉得她再不出口拒绝,郑思下一秒就会立马把她带走。

不过,这个活有人帮她做了。

在身后一直少言寡语的沈见初突然走了上来,直接把齐言拉过去,站在了两人中间。

她看着郑思,语气还算客气:“谢谢你,齐言不太方便。”

郑思对沈见初笑笑,还是看着齐言,语气更弱了:“学姐。”

齐言想学沈见初的话说我不方便,郑副院走了过来。

他不太清楚这边发生了什么,拍了自己女儿的肩膀,问:“道完别了吗?走吧。”

郑思突然委屈了起来,转头就跟爸爸撒娇:“爸,我想送学姐回去。”

她爸这才看明白了什么,笑起来:“你学姐的老师在呢,不用你送。”

没人帮她,齐言也不愿意,郑思自知没戏,只能退一步,绕过沈见初,抓了一下齐言的手:“那学姐,你给我点时间,我跟你说句话。”

齐言没理由再拒绝,只能说好。

郑思把齐言拉到没什么人的地方,这两个走了,剩下三个人的目光也跟随过去,远远的,只能见两人在说话,听不见说了什么。

冯老师先把目光收回来,她对郑副院笑了笑,道:“郑思今年要毕业了吧?”

郑副院也把视线收起来:“对,明天毕业典礼。”

沈见初还在继续看着,冯老师还想继续和郑副院搭话,突然看见沈见初的表情不对劲了起来。

冯老师再转头看去,见郑思紧紧地抱着齐言,而齐言正在推开她。

不用猜了,一看就知道郑思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