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日与夕阳 》米闹闹

2. 第 2 章

主办方派了人把厅内不相关的记者全请走,又找了个会说话的负责人来安抚齐言的情绪,负责人向齐言道了歉,并说希望齐老师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心情。

齐言表示自己没事,不用放在心上。

采访移到了另一个更宽敞的地方,为了防止再次出意外,主办方多设了几名保安。

接下来一切都很顺利,按照计划,记者开始向齐言提问题,比如这次欧洲之行有什么感触,比如落日与夕阳的灵感来自于哪里,等等。

齐言之前便做过准备,所以这些问题都不算太难,即使一些答案是小雅帮着她编造出来的,也没人能听出来。

婉拒了主办方一起吃饭的请求,齐言和小雅坐上了对方安排的车,准备赶云市和海城的最后一趟飞机。

上车把车门关上后,小雅递了块面包过去:“你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

齐言没什么胃口,不过为了不辜负小雅的心意,齐言还是撕了一片过来。

小雅见状,又递了牛奶过去。

小雅:“你怎么都不饿,我要饿**。”

“你忙里忙外的,当然饿,”齐言想了想,补了句:“一会儿到机场,你再吃点东西吧。”

小雅嗯嗯两声,拿出手机开始啃面包。

冯真因为和沈见初过夜的事,上了一会儿热搜,早上小雅看到了,但她没有多少时间,只因为这个热搜是关于沈见初的,她才点进去看,里面内容大概是说冯真疑似有恋情。

她觉得荒谬,一个很快就会被拆穿的新闻,大家传来传去信以为真。

只扫了一眼,没有细看,也没有告诉齐言,只是没想到记者跑齐言这来了。

这会儿又来了新的新闻,写着冯真其实是在表姐家过夜。大概是热度不大,再加上是表姐妹,网友们唏嘘几声,立刻觉得索然无味,很快这个新闻就下去了。

不过里面并没有提到齐言,说的据知情人士透露,冯真与昨夜那位名沈见初的女子是表姐妹,然后稍带提一下沈见初现在的公司,她是什么厉害的人物。

很没意思,小雅很快就关掉了。

齐言很少玩微博,所以小雅不担心她会再次看到沈见初的消息。

车开在高速上,渐渐的,外头天黑了下来,路灯在某一时刻,瞬间同时亮起。

齐言看起来很累,整个人靠着座椅望着窗外,那瓶牛奶她没有喝,在手上握着。

小雅也靠了下来,她今天确实一直跑来跑去,现在吃饱喝足,立马就困了。

“你睡吗?”小雅问齐言。

齐言摇头:“不太困。”

对于齐言的睡眠,小雅有点敏感,她总担心齐言睡不着,而齐言也确实总是睡不着。

小雅精神了些:“怎么了吗?”

齐言听后愣了愣:“什么怎么了?”

小雅见齐言这样,摇摇头:“没事。”

小雅有时候高估了齐言的情绪,有时候低估了齐言的情绪,齐言不是一个喜欢和别人分享自己内心的人,所以时常把小雅骗过去。

齐言很温和,在人前总是带着笑,对人客客气气的,也很少会有人在她面前大声说话。

所以也很少人知道齐言患有抑郁症,小雅知道的也不多。她是齐言的助理,齐言没有工作的时候她基本不在齐言身边,所以她不知道齐言的病有多重。

她能听到的,都是齐言告诉她的。

“我有轻微的抑郁症,不过我有医生,也在配合治疗,所以有时候我做了奇怪的事,希望你别见怪。”

当初齐言是这么和她说的。

但后来小雅接触了齐言的朋友,还有齐言身边的一些人和事,才知道,事情好像并不能这样轻描淡写。

齐言有过一段婚姻,这段婚姻后来无疾而终,而齐言身边的朋友私下告诉小雅,尽量不要在齐言面前提起那个人。

所以小雅猜测,齐言的病或许和她那位前妻,有很大的关系。

在小雅看来,齐言最擅长的就是掩盖自己的情绪,她心情不好时候的笑和心情好时候的笑,其实相差不大,和她不太熟的人根本分辨不出来。

更何况是现在,车里昏暗,车外昏暗,齐言还侧对着她,不怎么说话。

小雅其实是有点担心的,因为今天提到沈见初了,沈见初还买了齐言的画。

小雅觉得现在齐言的心情并不算太好。

几个月前齐言办完一场个人展,画展结束的第二天,齐言独自一人离开了家,那天谁都联系不上齐言,电话怎么打都没人接,小雅和齐言的朋友慧慧担心了一天,终于在晚上等到齐言。

齐言回来时状态很正常,语气也很正常,她告诉她们,她只是出去走走,而她的手机落在了家里,所以才没人接。

慧慧气到差点骂出来,不过齐言很快意识到了什么,她很快和她们道歉,并保证以后出门一定带手机。

那件事后没多久,齐言就把《落日与夕阳》画了出来,画得很快,她说她突然有了灵感。

其实小雅隐隐有猜测,这幅画或许和那位沈见初有关,但她没敢问。

小雅躺在车上渐渐睡过去,睡前她总觉得她好像有件很重要的事忘了,但她怎么也想不起来。

很快,这个很重要的事出现了。

小雅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陌生号码坐了起来,看了眼身边没有在睡觉的齐言,清醒几秒再咳了咳,把电话接起。

“喂,你好。”

对方:“你好,请问是齐老师的助理小雅吗?”

小雅语气客气了些:“是我,你好。”

“唉你好,我是沈见初这边的助理,我听说,因为沈总买了齐老师的画,齐老师想和沈总见个面,是吗?”

小雅心底一慌。

她确实是托人去联系了买画的人,说是可以的话帮她要个电话,不方便的话带句话也行,说齐老师想和对方见个面。

不过现在这个买画的人是沈见初,一切都得另谈。

小雅今天忙忘了,她早该交代不用再帮她联系了。

不过既然电话都打来了,小雅对那边说:“不好意思,能不能稍等我一分钟,我马上给您回电话。”

那边很客气:“好的。”

电话挂断后,小雅简单地把这件事告诉了齐言。

齐言听了之后问小雅:“给你打电话的是男生还是女生?”

小雅说:“男生。”

齐言眨了眨眼睛,看不明情绪:“见初的助理是女生。”

小雅点点头,她好像明白齐言的意思,继而她想起电话里那个人说的是,我是沈见初这边的助理。

“或许是下面的工作人员,”小雅庆幸起来:“可能是想先来问问我们这边的意思,等确定了再往上报,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我直接告诉他没有想见面,只是想表达谢意。”

小雅说着把手机拿了起来,但齐言却突然压住了她的手腕。

小雅顿了顿,她发现她好像忽略了齐言的想法。

小雅于是试探:“你想和沈见初吃饭吗?”

齐言又把手拿开了:“她应该不想见我。”

小雅抿了一下嘴,又把手机拿起来,这次齐言没有阻止她,而她缓慢地拿起手机,缓慢地回拨电话,这个过程,齐言始终不动作。

“你好,不好意思久等了。”小雅开口说了这句。

那边很客气:“没关系。”

小雅:“真是不好意思,齐老师最近可能不太有空见沈总,但齐老师很感谢沈总能买下齐老师的画。”

那边啊了一声,发出非常不克制的失落声,小雅在电话这头都听出来了。

这个失落不太久,很快那边语气就正常了起来:“好的,我会传达给沈总的。”

两人又客气了几句,接着把电话挂了。

破坏了齐言和沈见初的见面,小雅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的还是错的。

没多久,两人就到了机场,而齐言一如既往的没有胃口,小雅劝了好几句她才肯吃两口饭。

两人顺利地搭乘飞机,顺利地回到了海城。

小雅叫了车和齐言一起回家,因为小雅家在郊区的关系,齐言把小雅留下来过了夜。

齐言接下来没有工作计划,小雅也能放几天假。

晚上小雅很早就睡了,但睡到一半她突然觉得有点渴,打开灯发现才不到十二点。

拿了水杯出客房,小雅在去厨房的路上,发现阳台亮着小灯,她好奇地走过去,果然看到齐言在外头坐着。

“齐言。”小雅叫她的名字,走了出去。

齐言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拿了杯子:“渴了?”

小雅嗯了声:“出来倒水,你怎么还没睡?”

齐言像是怕小雅太关心她,回了句:“就睡。”

小雅抿嘴,但她没有很快离开,而是站在齐言身后,她想陪齐言一会儿。

齐言把腿搭在栏杆下的横杠上,靠着躺椅,身上披了条毯子,静静的,和夜色融为一体。

小雅是一年前成为齐言助理的,在小雅和齐言认识的这么长时间里,齐言很多时候都是这么安静的一个人。

曾有人对她说,齐言以前很活泼很开朗。

小雅好像能想象,但想多了好像又不太像齐言。

“小雅。”齐言突然喊了她一声。

小雅应她:“怎么了?”

齐言小声问她:“你有想过你另一半的样子吗?”

小雅说:“有吧,小时候想过,现在不太想了。”

齐言又问:“你有想过,你会和什么样的人结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