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日与夕阳 》米闹闹

15. 第 15 章

齐言没料到郑思过来就直接抱住她了。

她没站稳往后退了一步,接着压着郑思的肩膀,把她推开。

“郑思……”

郑思抓着齐言的手脚,步伐不稳地晃了晃:“不好意思学姐。”

她抬头对齐言笑了笑,抱歉的样子好像刚才失常抱住齐言只是不小心的。

齐言警惕地后退一步,和郑思保持距离。

“对啊,”郑思这下不靠近齐言了,她好好站着,自言自语:“我有话对你说。”

齐言皱了皱眉:“郑思,你是不是喝醉了?”

郑思摆手:“没有没有的,我先说完,你一定要听完,就几句话,马上就结束了。”

郑思吸了吸鼻子,认真起来:“我能感觉到你在躲我,我也知道你之前有一段不太美满的婚姻,如果你是惧怕爱情,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尽我的可能,我会对你很好。”

郑思把今晚最重要的话说出来:“学姐我很喜欢你,想成为你女朋友的那种喜欢。”

“要是你是在惧怕我,”郑思看着齐言,突然笑起来,但好像又有点难过:“那我求求学姐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努力赶上你的,哪方面我都会努力的。”

齐言双手交握在一起,张开口,想点说话。

“不是,不是,”郑思举起手打断:“你现在不用跟我说什么,我知道你开口就要拒绝我,就是,我想说。”

郑思咽了一下口水:“学姐你现在单身,你未来还有很多可能,所以我就是,希望我也能成为你的一个可能,所以,所以。”

郑思又停了停:“所以你不忙的话,要及时回我消息,理我就可以了,我一直在等。”

齐言抿嘴。

郑思笑起来:“好了好了。”

郑思一点没想让齐言为难,也不太愿意让齐言说话,就好像知道,齐言一开口就一定是她不想听的。

“学姐晚上早点睡,我先和我爸回去了,我家里有牛奶,也有蜂蜜,我刚刚都是骗你的,”郑思最后对齐言笑了笑:“再见。”

她说完一溜烟跑了,不等郑副院,直接上了家里的车。

齐言被郑思这么一告白,脑子有点懵,郑思说这段话极其诚恳,一个阳光又开朗的女生,这么一字一句对你说这些,齐言真的对付不来。

她在原地缓了几秒,才走到冯老师身边。

冯老师对此没多问什么,沈见初的司机已经把车开了过来,冯老师先过去拉开了副驾坐进去。

齐言和沈见初自然就都坐在了后头,沈见初给齐言开了门,齐言道声谢坐进去。

沈见初的司机没有换,还是从前那个,冯老师在前头系上安全带,对司机说了句:“先送我回家。”

司机应:“好。”

沈见初和齐言隔着一个人的距离,这会儿齐言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低着头看时间玩。

玩着玩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而后屏幕上出现了一条新消息。

是郑思发来的。

郑思:学姐跟我说个晚安好不好

好像因为表了白,郑思的语气变得卑微起来。

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又微弱,又想要,又害怕被拒绝。

齐言直接把手机锁了,屏幕暗了下来。

因为郑思,齐言想到了许多事。

在齐言和沈见初一年半的关系里,齐言有两段时间,在沈见初面前极其卑微。

一段是婚前,在沈见初已经知道,却还没有确定的那几周,一段是婚后,她害怕失去沈见初的那几个月。

那些时间里,她也总是找沈见初,找她聊天,给她打电话,想接近她,每个请求最后都带着好不好,可以吗。

像今晚的郑思,又不太像今晚的郑思,齐言回想,似乎自己当时还更严重。

晚上道路顺畅,没多久冯老师的家就到了,沈见初落下窗和冯老师说再见,齐言也倾身过去,笑脸盈盈地和冯老师说再见。

像许多次过去的时光,司机仍旧是这个司机,道别的场景也同出一辙,沈见初把车窗拉下来的瞬间,齐言有些恍惚。

车又上了路,并且会很快到家。

经过第一个红绿灯,沈见初首先打破了沉默。

“你现在一直住曲香苑?”

齐言:“嗯。”

沈见初又问:“是慧慧的房子吗?”

齐言还是:“嗯。”

她想了想,还是补了句:“现在是我的房子,我买下来了。”

沈见初点点头。

齐言舔了舔唇,她觉得两个人这么久没有见面,她应该要说些什么,想来想去,她问了句:“你头晕吗?”

沈见初说:“不晕。”

沈见初的酒量向来好,而且今晚她喝的酒不算太多。

沈见初在齐言身边时,就只喝醉过一次,那次沈见初黏她黏得要紧,言言,宝贝,老婆,所有好听的几乎全叫了一遍,还不停地亲她抱她,一次又一次地做。

齐言不太知道沈见初第二天醒来还记不记得,她当时问过,沈见初的表现是又开始亲她,后来这时就不了了之。

今晚不是大酒局,郑思看起来不太清醒的样子,也只是因为她把齐言和她爸爸的那份都喝了。

没多久,车就到了家楼下,齐言打开左侧车门,见沈见初也打开了车门,想了想,还是自作多情地说了句:“不用送了。”

沈见初像是没听到这话,等下了车,齐言走过来,她才说:“我送你上去。”

齐言想着她没有自作多情,这次底气足了点:“不用送了,我自己可以上去。”

沈见初没听话,自己先朝门那边走。

齐言只好跟上,然后拿出门禁卡,不再和沈见初别扭,推开门让她进去。

两人一起等电梯,电梯到了一起进电梯,齐言思绪有点飘,心里想着一会儿要不要客气两句,让沈见初到家里坐坐。

沈见初会去吗?

会去就去吧。

她昨天刚买的茶,还挺好喝的。

“几楼?”两人站了很久,才发现没按楼层,沈见初问了一句。

数字键就在沈见初手边,齐言说:“8楼。”

电梯缓缓向上,齐言目光不敢到处乱飘,只抬着头盯着框里的数字。

到第五层时,沈见初突然开口说话了。

她问齐言:“郑思刚才都和你说了什么?”

没等齐言回答,沈见初紧接着又问:“她是不是喜欢你?”

齐言喉咙紧了紧,沈见初又没等她答话,紧接着再问:“你接受了吗?”

电梯这时“叮”的一声到了,而沈见初率先走出去,态度好像刚才只是在自言自语,并没有想让身边的这个人回答任何一个问题。

楼道里开的是其他家的灯,齐言从电梯出来后,偷偷深呼吸,接着引着沈见初朝自己家门口走。

光渐渐不那么亮了些,齐言再走两步,打算打开走廊上的灯。

但她的手才才举起来,才靠近开关,手腕忽然被握住,而后,她被锁在了墙边。

沈见初连着她另一只手也抓住了,因为背对着光,齐言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她总觉得,沈见初此刻皱着眉。

沈见初身上熟悉的香水味飘了过来,很淡很淡,不靠近几乎不能闻到的那种。

齐言当初还问她,既然别人闻不到,为什么还要喷,沈见初说,你能闻到就可以了。

确实一直以来,都是只有齐言能闻到,连冯老师都不知道沈见初会用香水。

从前是她能闻到,现在也是她能闻到。

齐言保持一丝理智,小声问:“怎么了?”

沈见初盯着齐言的双眼,声音低低地喊她:“齐言。”

齐言心脏被敲了一下。

沈见初问她:“为什么要卖掉那幅画?”

齐言嗓子干干的。

眼睛适应了光线,风从窗外吹进来,齐言心跳很快,呼吸很急,什么也说不出来。

过了一会儿,沈见初抓着她的手终于松了些,但还是没有放开她。

沈见初声音很轻,问她:“你还爱我吗?”

沈见初说完这话就低下头来,昏暗的环境,属于沈见初的气息越来越浓。

齐言双手紧握,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