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日与夕阳 》米闹闹

4. 第 4 章

因为是一时冲动的关系,齐言这次去拜访并没有提前吱声,她明明知道老师偶尔会很忙,也有很大的几率不在家,但齐言都一意孤行,就是不先打个电话。

心里好像有个小人在对她说,你一定要去,就算老师不在家,你也可以把礼物递给阿姨,阿姨会向老师传达你来过。

这个小人引导齐言做过许多事,有些事有用,有些事没用,有些事得到了有意义的反馈,有些事根本一点意义也没有,但齐言还是经常听它的话。

她知道自己有时候很固执,但她不知道怎么改。

当初沈见初也跟她说,挺好的,不用改。

齐言那时开心沈见初能接受她的一切,但后来她好像有点明白,沈见初或许只是在敷衍她。

出租车在大门口停下,齐言付出钱后开门准备下车,却被司机喊住:“小姐。”

齐言回头,司机指着她手边的袋子:“东西别忘了。”

齐言讷讷地应了声谢谢,转头把三个袋子拎上。

老师家在16层,齐言站在电梯里,抿着唇看着显示屏里的数字一点点往上加,心里有点忐忑。

电梯两边的广告换了又换,齐言上次过来,左边手的框里宣传的是一家幼儿园的招生简章,那时老师站在她身边,而她没主动向老师透露自己与沈见初已经离婚的事实。

沈见初大概也没有告知,所以还瞒在鼓里的老师,指着那个简章对齐言说:“这个学校不错,你和见初到时候要是有了孩子,可以送这家幼儿园,离我这也近,你们忙了我可以帮你们带带。”

齐言嗓子哽了很久,最后只能扯出一个笑容应:“好啊。”

那天电梯不止她和老师两人,还有同行的其他学生,她们的母校那时选了一批优等生参赛,老师招集她们过来指导。

所以那天的对话许多人都听到了,后来有许多声音传进齐言的耳朵里,说沈见初都已经和她离婚了,她还在装自己有美好未来,送孩子上学,给冯老师带,真是笑死人了。

电梯“叮”的一声告诉齐言她已经到了16楼,齐言把手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来,朝着老师的屋子去。

在按电铃的等待时间里,齐言无聊地猜测老师是否在家。她觉得在的吧,不过她没有依据,她就是乱猜。

很快,门从里打开了,齐言乖乖地并拢双腿,对开门的人笑,喊她:“阿姨。”

“小言?”阿姨见她来很是惊讶,把门开大了些并让了条路:“好久没见你过来。”

齐言朝前一步,但没有要进去的意思,笑笑问:“老师在家吗?”

阿姨点头:“在的,快进来吧,冯老师和沈先生刚从欧洲回来,你来得可巧了。”

齐言这才走进去:“是嘛。”

说话间,冯老师也从里头走了出来,她手里拿着个杯子,不知道在泡什么,勺子打旋搅拌着。

见到来人是齐言,冯老师也很惊讶,并快步走到门边。

齐言尽量表现得从容,像从前许多次见到那样,自然地换鞋,自然地喊她:“冯老师。”

齐言是有对冯老师喊过妈的,大概是喊得太过别扭,那时沈见初听得笑了,冯老师也笑了,齐言脸红一阵被沈见初抱在怀里,沈见初笑着对她说,不为难你了,还是喊冯老师吧。

不过那天之后,沈见初也陪着她喊了好长一阵的冯老师,每回听沈见初喊,齐言都觉得沈见初在笑话她。

空气飘来一阵奶香,齐言换好鞋后瞥了眼冯老师手里的东西,确定这奶香来自老师手上的杯子。

“来了啊,”冯老师还在习惯性地搅动,她看了眼齐言,语气责怪:“怎么就穿这么点衣服,天还没热呢。”

齐言拉开外套,抓了一下毛衣:“不冷的,这件很暖。”

冯老师这下看到齐言手上拎的东西了,她语气更加不好了起来:“来老师家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齐言吐舌笑了笑:“想买嘛。”

老师不再说其他,阿姨把齐言手上的东西接过去,就和老师一起进去。

“这次大赏怎么样?好玩吗?”冯老师闲谈。

齐言笑了笑,有点不好意思:“没得奖。”

“国内就选上两位,你还不知足啊,你这么年轻,多的是机会,”冯老师摇头笑:“你不知道这几天多少人来恭喜我,好像是我提名了。”

齐言把手放进口袋:“您是我的老师嘛。”

冯老师转头看齐言:“你这意思是我托了你的福了?”

齐言玩笑:“老师要这么想,好像也有点道理。”

冯老师笑起来,拍了一下齐言的肩膀。

不过齐言没继续玩笑,补了句:“是老师教的好。”

冯老师没再和她客气下去,带着她进了客厅。

电视正在播放片头,齐言看了眼,是熟悉的电视剧,她打算收回视线,却被电视下的柜子上那两张照片吸引。

放了很久的两张照片,一张是冯老师和沈先生的合照,还有一张多出了两个人,齐言和沈见初。

那是她们结婚那天散场后,在还没有收拾的花拱门下拍的。他们有许多四个人一起合拍的照片,有许多比这张正经很多,看起来更像全家福的照片,但冯老师说最喜欢这张,因为每个人都在笑。

齐言只瞄了一眼那张照片,就收回了目光,冯老师没有注意到这些,她喝了口手中的牛奶后,问齐言:“喝水还是喝茶?”她想了想还是改口:“也给你泡个牛奶吧,我看你瘦了好多,睡得好吗?吃得好吗?”

老师抛出了很多问题,齐言选了个最好回答的:“水吧。”

桌上的水壶就可以烧水,而她睡眠质量慢慢在变好,饭量也在增大,不过她觉得这些没必要详谈。

齐言参加这次大赏发生了不少事,见了不少人,因为不太能应付许多人和事,那几天小雅寸步不离在她身边。

“是有发生许多好玩的事,主持人挺幽默的,我还遇到理院的张硕老师,他问起你了,说最近都没有你的消息,问你在干什么。”

冯老师削苹果:“你怎么说?”

齐言:“我说你和师公旅行去了。”

冯老师笑起来:“是这么回事。”

齐言:“他说你现在日子快活了。”

冯老师把削好的苹果递给齐言,齐言说了谢谢之后,她又重新拿了一个:“他学生没我学生争气,我自然不用操那么多心。”

齐言笑笑:“师公在家吗?”

冯老师摇头:“不在,比我忙,下飞机就去公司了。”

齐言点点头,正巧这时阿姨路过客厅,冯老师削断皮,抬手招一下:“晚饭多做点。”

阿姨应了唉。

齐言嘴里苹果没有咽下,听到这段简短的对话,想出口婉拒,但太急于发声,嗓子被果汁呛了呛。

门铃这时突然响了起来,齐言咳嗽声渐渐变小,她抬手在冯老师眼前晃了晃,示意冯老师她去开门。

老师还削着苹果,没有和齐言客气。

齐言左手还拿着没吃完的苹果,因为和老师聊了一会儿天,她此刻很轻松,笑容也没有减下。

但开门的一瞬间,事情突然变得不对劲起来。

门口站的是沈见初。

两人目光相对的瞬间,齐言的呼吸停滞了很短的半秒,接着心脏跟着也重重跳了一下。

她听见身边鱼缸里细微的水声,她看到沈见初也露出了些许惊讶的表情,她感受到自己的嘴角因为看到这个人渐渐下垂。

“齐言。”

是沈见初先打破的沉默,而后,齐言的一切神经细胞才正常运作起来。

好像不知道该和面前这个人说什么,齐言只好也学着她,叫她名字:“见初。”

前年12月23号到今天,隔了这么久,她们又碰面了。

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