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日与夕阳 》米闹闹

5. 第 5 章

说没有想过会在老师家碰到沈见初,是假的,但即使心里演练过很多遍,她们真的碰上了,齐言心里还是很慌张。

她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倒是沈见初朝她迈了一步,她才回过神来,该给人让条道。

她像是一个主人,站在玄关处看沈见初脱鞋。周围安静的很,沈见初扶着鞋柜低着头,齐言也跟着她低头。

一个不太长的时间里,沈见初终于把鞋脱下,她朝里走了一步,穿上屋里的拖鞋抬起头,与此同时,她把手上的钥匙举了起来,这个瞬间,齐言不自禁也跟着举手,像从前许多次做过的那样,从沈见初手里把钥匙接过来。

不过这里不是她们家,老师门边也没有挂钥匙的钩子。

齐言不知道沈见初把钥匙拿起来干什么,她更莫名其妙自己为什么这么自然就把钥匙接了过来,两人明显都顿了顿,而后齐言把钥匙还给沈见初。

齐言:“不好意思。”

沈见初把钥匙收进口袋:“没事,”她说完问:“妈在家吧?”

齐言点头:“在。”

沈见初点点头,越过齐言朝里走,但经过齐言身边时,齐言似乎感觉她稍稍停了停。

齐言脚尖发力,她觉得自己基本的站立都不会了。

不过沈见初什么都没有做,继续往里走,齐言觉得自己应该是看错了。

冯老师手上的苹果已经削完了,见来人是沈见初,咬了口苹果问她:“怎么回来了?”

沈见初走到冰箱那边,从里头拿了瓶水,打开道:“拿个东西。”

冯老师点点头,不太在意,用握着苹果的手指着冰箱:“给小言也拿一瓶。”

沈见初听后又从冰箱里拿了一瓶,而后从那边走过来,把水放在茶几上。

这个过程,沈见初始终侧对着齐言,齐言站着吃苹果,用余光观察她,不敢和她有眼神触碰。

客厅里最自然的大概就只有老师了,吃着苹果看着电视,偶尔嘴里还碎碎念,点评两句剧情。

齐言内心不安,神经持续绷着,沈见初的出现让她呼吸不自然,身体僵硬。她其实很像想呈现一个很好的状态,但又怕适得其反,不过她又想,沈见初或许并不在乎。

在齐言的余光里,沈见初断断续续地喝了半瓶的水,齐言猜测她是不是累了,她看起来很疲劳。

这半瓶水后,沈见初去了她了房间。

齐言终于放松下来,手上苹果拿久了,许多地方已经氧化,她轻吐一口气,把果核丢进垃圾桶,重新坐在沙发上。

冯老师的苹果也吃完了,她把核丢了抽了纸,边擦手边用手肘把沈见初拿的那瓶水推到齐言面前:“喝水。”

齐言嗯一声把水拿起来,用了力才发现瓶盖已经被拧开再合上,她手僵了僵,接着才把盖子打开,大口喝一口。

自从她曾在沈见初面前拧不开瓶盖后,以后凡是她手上任何得用拧的东西,沈见初能见着的,都不让她动手。

齐言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沈见初的那个东西不知道要拿多久,齐言看似陪老师看电视,其实心里一直惦记着那边走廊,留心着脚步声。

老师看的是刚刚出来的新剧,谍战片,这会儿应该正到精彩时刻,她手拿着遥控紧紧盯着电视屏幕,保持一个动作很久没有动过。

电视剧里有冯真,她在里头饰演男主的妹妹,她最近也因为这部剧曝光率增大许多,周边新闻也多了。

齐言看过几集,刻意挑的冯真出场的那些,确实和她见到的冯真不太一样,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在里头认真严肃,因亲情哭泣,有骨血有信念,即使知道那个人是冯真,齐言也没有出戏。

“这集不知道冯真会不会出现。”精彩的片段过后,冯老师姿势松了下来。

齐言想了想:“得下一集。”

冯老师问她:“你看过啊?”

齐言:“看了点。”

冯老师:“冯真这姑娘挺有意思,演的还挺像样。”

说话间,厨房那边的香味传了过来,电视剧这时也进了片尾,冯老师按了一下遥控,问齐言:“晚上留下吃饭吧?”

齐言笑了笑,现在才问。

齐言:“好啊。”

又过了一会儿,齐言一直留意的脚步声突然响了起来,比起电视的声音,脚步声微乎其微,齐言也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幻听,她不好意思回头看,只能坐直了等。

果然没多久,沈见初出现在她的视野中,齐言粗算,她进了半集电视剧的时间。

“见初,”冯老师见她过来,也问她:“留下吃饭吧?”

齐言盯着电视剧看,双手紧紧交握,她听沈见初也应了声:“好。”

时间滑到了五点,不知不觉已经在这坐了快一个小时,客厅里的饭菜香越来越浓郁,而刚才沈见初出来把剩下那半瓶水喝完后,又回房间去了。

仿佛回到了从前的时光,沈见初和齐言一起回老师家,沈见初忙着在房间里打电话工作,而齐言闲着陪老师聊天。

沈见初总是很忙,一直都是。

电视又进了下一集,齐言看了眼时间,算算,觉得慧慧差不多要下班了,她拿起手机,点开慧慧的微信,给她发去一条消息。

齐言:抱歉

齐言低着头,继续打字。

她先打了“老师多做了饭”,但想想不对,删了,重新编辑,“不知道怎么拒绝老师”,好像还是不对,她又删了,换了句“我留下来……”

怎么说都不对,都不是内心真实的想法,齐言僵在这句解释里,不知道该怎么和慧慧说。

不过几秒后,慧慧回她消息了。

慧慧:我就知道

齐言反而松一口气。

齐言:不好意思啦

齐言:我最近都有时间

齐言:下次再去看小拳头

齐言:请你吃饭

慧慧:好啦好啦

齐言盯着屏幕笑起来,这会儿,慧慧又发来一条消息。

慧慧:那谁在吗?

齐言舔舔唇:在

慧慧:……

慧慧不再发消息过来,齐言盯着屏幕很久,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再多说什么,解释什么的,慧慧肯定一个字都不会信的,毕竟她自己都不信。

沈见初又走了出来,齐言把手机收起,或许是待得久了习惯了,齐言的紧张感减了许多。

正当她庆幸自己状态好点时,沈见初在老师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了。

一个只要稍转头就能对视的距离,齐言不争气地又不自然了起来。

电视剧下一集没什么精彩的内容,老师兴趣起来了突然开始泡茶,齐言乖乖坐着,看着老师不急不缓地洗杯子。

她问沈见初:“回来拿什么?在房间悉索那么久。”

沈见初回答她:“拿个印章。”

老师:“拿个章在房间待这么久。”

沈见初:“嗯。”

沈见初没有多解释,老师也没有多问,这时水滴的一声烧开了,老师拿起壶,把话题转到了齐言身上。

“最近忙吗?”老师问她。

齐言摇头:“不忙,没事了。”

老师边冲茶叶边说:“明天盛涛有个石像展,看起来挺有意思,上个月他们给了我两张邀请函,前几天还打电话过来,”老师停顿了几秒,继续:“不过最近大家都很忙,本来想着没人陪我也不去了,”老师把茶夹到齐言面前:“陪老师去?”

从前一有这种活动,老师总是第一个就想到齐言,冯老师曾对齐言说,她是她遇到的审美观最接近她的,所以一旦有想评论的作品,老师一定要和齐言讨论,闲聊也行。

这种事断了一年,现在重新被提起,齐言竟然有些感激。

去年和沈见初离婚,齐言虽然很想知道沈见初的消息,但实际她的做事是不再接触沈见初的一切,微信是她删的,电话她也拉黑了,一直帮她的冯老师她也不再主动联系,还包括沈见初的朋友。

她现在回想,其实不太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那么做,不过她也不是很烦恼,因为她知道,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做过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所以医生才叫她不要老回忆过去,叫她放下。

离婚后,齐言以各种理由拒绝了许多次老师的邀请,久而久之,老师便不再找她。

后来某天,老师得知她和沈见初已经离婚,立马给她打去了电话,语气满是不明白,并问齐言为什么?

许多人问过齐言这个问题,她也回答过很多次,老师问了,她也还是那个答案。

相处久了,发现不太合适。

老师自然是不信的,为了反驳齐言说的不合适,还列举了许多齐言和沈见初的往事,语气里满满的你们怎么可能不合适,你们不要太合适。

大概是齐言一直没有说话,一直默默听,老师才觉得自己多话了。木已成舟,她多说无益,只能用无奈的语气,轻声说了句结束的话:“你这孩子。”

说完觉得不太够,她换了个责备的语气,凶了点:“见初这孩子。”

齐言把石像展的邀请答应了下来,无论她和沈见初现在如何,冯老师她是很喜欢的很感激的,也希望把从前的师生关系养回来。

“去的话,明天挺早的,”老师语气波澜不惊:“晚上留下来睡吧,明天我让老何过来,送我们过去。”

她都安排好了,然后才问齐言:“方便吗?”

齐言只能点头:“方便。”

老师转头又问沈见初:“你呢?晚上留下来?”

老师说完这话突然又有了新想法,她转了转身子,正对着沈见初:“你留下来我明天就不叫老何了,你送我们去,”老师问她:“忙吗?”

沈见初答得很快:“不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