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日与夕阳 》米闹闹

13. 第 13 章

在齐言眼中,沈见初也曾细心对待过她,所以离婚之后,齐言才会那么痛苦。

每夜都哭,每夜睡不着,时常焦虑,还产生幻想。

后来她联系了心理医生,想找个办法把自己从这种煎熬的日子里脱离出来。

治疗很可观,齐言比预计还顺利的,在慢慢变好。

凡介大赏之后,齐言生活渐渐忙碌了起来,许多人想买她的画,许多人私下找她交流,许多开幕和展览邀请她,希望她能在场,更者能发个言。

她开始参加活动,工作需要,兴趣使然,只要是时间不冲突,齐言基本都能到场,也渐渐的不会再感觉不适。

医生告诉她,不要强迫自己走入人群中,她需要的是自然而然地在做这件事,她本来就是人群中的一员。

只不过偶尔还需要小雅陪同。还有一点,接触的人越多,圈子越混,就有越多的人问她和沈见初。

齐言从一开始的不能完全应付,变成了现在对答如流。

大家的问题也就那么几个,因为她名头的缘故,并没有多少人会没有情商地刨根问底。

大多数还是那些知道他们结了婚,却并不知道她们离了婚的点头之交,多嘴让齐言带话回去问冯老师和沈总好,而在齐言表明已经和沈见初离婚会后,对方也会很礼貌地说抱歉,我不知情。

天气渐渐变暖,春天渐渐过去,白天变得漫长起来。

齐言家里种有许多花,有些需要经常浇水,有些放着就好,她自己一个人搬过来这里住之后,变得很喜欢养这些小东西。

日头正好,厨房里的咖啡机正在煮咖啡,她拿着水壶在阳台上家里浇花,客厅放了轻音乐,整个空气暖洋洋,又懒洋洋的。

时间算得刚刚好,手机闹钟响起来,她的水正好也浇完。

齐言不急不缓地拿纸擦掉花盆上的脏东西,朝厨房去。

她喝咖啡的喜好是从沈见初那儿学来的,沈见初还喜欢茶,所以她对这两样都稍有研究,从前家里少了什么,齐言都能很快地添补上。

许多她以前觉得很普通的东西,都很容易因为沈见初的喜欢变得特别起来,那些习惯长久保持下来,到现在难以改掉。

不过齐言从不特意去改,喜欢就喜欢了,没什么关系。

倒咖啡时,她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是来自手机铃声。

“老师。”齐言先开口。

冯老师那边问她:“在哪呢?在海城吗?”

齐言:“在的,在家。”

冯老师问她:“你知道明天省协有个比赛吗?”

齐言拿起咖啡喝一口:“知道,开幕式我会在,我听说您是评委。”

“是啊,当评委来着,”冯老师笑了笑:“今天不是来了几个嘉宾,上次和你入选凡介的那位他们也请来了,大家晚上要一起吃饭,刚商量着要不要叫你,我说那我来叫吧。”

齐言把咖啡拿下来一点:“老师您都这么说了,我有不去的道理吗?”

冯老师笑起来:“所以这不给你打了电话,你要是不想来,你给我编个理由,我帮你应付他们。”

“那可不行,”齐言加糖到咖啡里:“冯老师亲自打电话,没时间也得有时间。”

冯老师仍是笑:“你现在嘴巴厉害了啊。”

齐言偷笑:“一点点厉害。”

冯老师:“那就晚上见了。”

齐言:“好啊。”

上次从冯老师家离开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虽然两人没有碰面,但一直保持着联系。

或许是齐言心里愧疚,不过大部分是她对冯老师心怀感恩,所以经常在外面看到了觉得合适冯老师的,总是想都不想就买下来,然后寄过去。

屡教不改,冯老师最后只能由着她,还说她现在财大气粗,买东西都不眨眼。

齐言说对。

齐言越来越能应付社交场合,如今无非必要,基本没让小雅跟在身边。

小雅有自己的事要忙,齐言接下来打算成立一个工作室,再收一些学生进来,关于未来,她和小雅已经有了初步计划,正在一点一点实行。

没多久冯老师就发来的地址和时间,齐言回了个收到后,顺便把这事告诉小雅。

夜晚很快到来,因为冯老师说可以捎上齐言,下午齐言就把自己的小区地址发了过去。

下楼后,在小区门口等了没多久,一辆熟悉的车从路口拐了进来。

齐言视力向来好,大老远就看到了开车的人是谁。

车准准地在她旁边停下,她只瞥了一眼空空的副驾,直接拉开后座门,坐了进去。

齐言神色自然地把包放好,先喊了声老师,再笑着说:“见初也去吗?”

冯老师嗯了声:“赞助商,她晚上正好有空,就一起带过去了。”

齐言点点头。

冯老师好久没见到齐言,有许多话和她聊,酒店不远,冯老师才捡了三两件事,车就已经到了酒店停车场。

“陈景那老头也很有意思,”冯老师还在继续讲着:“上次不是找了一群大学生搞了个活动,把你的画拿出来给大家看,就你送他的那幅,后来那群学生不知道怎么的,把你画的框弄碎了。”

沈见初这会儿也走了过来,跟在两人身后,冯老师继续道:“毛毛躁躁的,他来跟我说那批学生他一个不要。”

齐言笑了笑。

冯老师:“画还是见初存的好,你那幅落日……”

沈见初突然开口:“妈。”

冯老师停下。

沈见初说:“门口有人和你打招呼。”

冯老师见到熟人,表情立马变得客气起来,她拉着齐言一起过去,几个人握手寒暄,说说笑笑就进了酒店。

一群人往里走,正在等电梯,齐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肩膀被拍了一下。

齐言转头看。

“学姐,是我。”

郑思一跳跳到齐言身边,晃了一下手机:“消息也是我发的。”

齐言点开手机,果然上头是郑思是一条微信,说,学姐我看见你了。

齐言再转头看一眼,郑思的爸爸也跟在身后。

“非要来凑热闹。”

郑爸爸抱怨这一句电梯门就开了。

等电梯的本就有许多人,再加上这次活动的,人一个一个往里走,眼看就要挤满。

齐言让冯老师先进去,接着后退一步让沈见初也进去,她再跟上,却不料,她往里一踩,电梯的超重铃就响了起来。

人群骚动一秒左右,电梯门大开着,不仅是齐言,也有一些其他人,客气地也想出来,给别人让位置。

但因为齐言是最后一个上的,她自然地就先往外走,没给其他人机会。

“上面等你。”冯老师在电梯门缓缓关上时对齐言说。

没等齐言说好,齐言身边的郑思倒是帮她应话了:“好的,冯老师你们在楼上等我们。”

郑思应完,靠近齐言一点,她稍抬起手,放在齐言手臂下。

明明是悬在半空中的一个动作,在旁人眼里却像是勾着她的手腕。

齐言自然看不见,她也感觉不到。

但是冯老师看见了,冯老师身边的沈见初也看见了,两人目光同时落在了郑思的手上,接着,电梯门把这一切都关了。

“学姐,”郑思对齐言说:“明天我毕业典礼,拍毕业照。”

齐言微微笑:“恭喜啊,要毕业了。”

“是啊,过几天就和同学毕业旅行,我们会选一天爬山看日落,看日出,”郑思转头问齐言:“学姐你喜欢日落吧,我到时候拍给你看。”

齐言客气:“好啊。”

再来一趟电梯就变得空了许多,加上其他顾客,全部上了也才占了电梯的一半。

郑思习惯性地靠齐言很近,齐言下意识地移开步伐。

“我们还会去蹦极,学姐你玩过吗?”郑思继续聊着。

齐言摇头:“没有。”

郑思笑着问:“你害怕这个吗?”

齐言点头:“害怕。”

郑思问:“那学姐你有玩过离地的项目吗?”

齐言想了想:“热气球算吗?”

郑思笑起来:“好吧,也算吧。”

电梯门开了,郑思还在喋喋不休她们的旅行计划。

电梯外只有冯老师和沈见初在等待,齐言先出了电梯,郑思再跟上,不过这次郑思不知道怎么的,不仅靠了过来,手还很自然地勾在了她的手臂上。

齐言顿了顿,然后在接下来的短短一秒里,她低头看了眼郑思的手,再抬头瞥了眼沈见初,最后收回目光。

齐言很想把手抽出来,却不料郑思越说越激动,抓着她的手臂紧紧的,根本动不了。

冯老师这时走了过来,她笑笑道:“几天没见,你们关系这么好啦。”

齐言想否认,但郑思却又抢了她的话。

“对啊,”郑思歪一下脑袋:“冯老师,我很喜欢齐言学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