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日与夕阳 》米闹闹

3. 第 3 章

三年前的秋天,十月十四,齐言和沈见初在西度海东侧的一座小岛上,完成了她们的婚礼。

那天天气很好,风不太急,海岸上的浪花很轻柔地拍打沙砾,岛屿上的树梢间,不断的有小鸟飞过。

婚礼上布满了粉色和白色的鲜花,混上桌上蛋糕鲜奶油的气味,甜香弥漫了整场婚礼。

这个婚礼,齐言期待了很久,准备了也整整一个月,所有东西都她由她经手,婚礼用的音乐,糕点的牌子,就连桌椅的摆放,司仪届时话筒该用的音量,在婚前她全都检查过一遍。

沈见初为了挤出时间和她完成婚礼完成蜜月,在日子到来之前忙了很长一段时间,关于婚礼上的细节,齐言有些会询问沈见初,但很大一部分,沈见初让她自己拿主意。

沈见初对她说,一切由你喜欢的来,但是一点,戒指我来买。

齐言那时觉得,沈见初是爱她的。

婚礼那天,来了许多朋友和家人,所有人都坐在齐言亲手设计的露天殿堂上,因为带着祝福,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爱意,并期待着那对新人从红毯尽头走到台上。

那天齐言第一次见沈见初穿裙子,那件婚纱是她专门找设计师设计的,和她身上的是一套,即使在看到衣服时,齐言曾想象过它穿在沈见初身上的样子,但始终不及她亲眼所见。

蔚蓝的天一望无际,日光也不那么刺眼,沈见初拿着一束花走到她面前,对她伸出手,美得像是从幻境里走出来的人。

其实那天发生的许多细节,齐言都已经忘了,她浑浑噩噩神经过度紧崩,明明之前已经在心里预想过许多遍,但每段路程还是叫司仪提醒。

她搭上沈见初的手,沈见初大拇指轻轻压在她的手背上,隔着头纱,她看到沈见初抑制不住的笑容,然后用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对她说,沈太太你好。

这一段,被放慢印在齐言的脑子里,因为太过于梦幻,沈见初的触感,沈见初对她说话,每个细节她都记得,以至于时光被生活冲刷,婚礼的许多事都渐渐淡去,却只有这个瞬间,她到现在都无法忘记。

沈见初给过她许多称呼,人前正儿八经叫她齐言,私下偶尔会叫她小言,言言,某些不正经的时候会叫她宝贝,亲爱的,但这是少数。

那是沈见初第一次叫称呼她沈太太,在所有人的注目下,悄声给她的名字上再冠一个姓。

而后沈见初牵着她的手走过红毯上了台,在司仪的美好祝福下,她和沈见初交换了戒指,沈见初掀开她的头纱,微微偏头,亲吻她的唇。

那一刻,台下传来了许多掌声,两排兴奋的工作人员扭开了礼花棒,彩色亮片伴着粉色花瓣从半空中飘落,落在她们身上和地上。

沈见初吻她不太久,轻轻一碰就离开,接着再举起她的手,亲吻带婚戒的手指,疼惜的样子像是终于娶到了很爱的人,让齐言恍惚了很长一阵,也相信了许久。

婚礼结束的第二天,她们便飞去了几亚岛,开始她们长达半个月蜜月旅行。

在短短半个月里,她们一起跳了伞,一起潜了水,一起钓鱼,一起滑雪,也一起坐在一望无际的海边,什么都不做,干躺着一天。

还一起站在热气球上聊有的没的,然后情不自禁地接吻,在夕阳落尽之后,回酒店里做.爱。

所有来参加婚礼的人都祝福她们,眼见过她们的美好,也相信这对新人会长长久久白首不相离。

只是命运不堪,次年十二月,才一年多的时间,那个在婚礼上对齐言满怀爱意的沈见初,向齐言提出了离婚。

因为没有工作,齐言第二天没有早起,小雅也睡得迟,两人醒来就已经快到中午。

齐言叫了餐,两人简单地在家里吃了点东西,小雅就和齐言说再见了。

又回到一个人在家的日子,正午过后,齐言吃了药,又在床上睡了过去。

大概是很长时间没有接触沈见初的消息,昨天突然听闻沈见初买了她的画,下午的沉睡中,她梦见了沈见初。

她们离婚后的一个月里,齐言几乎每天都能梦到沈见初,后来她的病渐渐好转,梦到沈见初的次数也随之减少,再后来几乎没有。

今天是这半年来,她第一次梦到。

梦里很乱,一会儿是她初次在老师家见到沈见初的场景,一会儿是她们旅行的场景,一会儿是沈见初和她开玩笑的场景,一会儿沈见初却又不见了。

最后,是齐言为了赴沈见初的约,在街上打车的画面,但她怎么也打不到车,时间就要到了,沈见初的手机号码她想不起来,怎么打都不对,一个人在大街上十分茫然,心里很急,想着时间快到了怎么办,沈见初没见到她人怎么办。

然后她就醒了,醒来的瞬间,她下意识背了一遍沈见初的手机号码,顺畅背出来后很懊恼,为什么刚才没能把电话按出去。

几秒后她从梦里脱离出来,回到了现实,发现自己在做无用功。

这次活动结束,齐言闲了下来,她的计划表上空空,重要的事项已经全部做完划去,起床后,她拿起桌上的便签本,心想着接下来是去看看慧慧的猫,还是把之前那幅画画完。

坐在椅子上盯着本子思考了几秒,齐言决定这两个方案都不要。

慧慧最近工作忙,大概没有空招待她,她过去的话,慧慧还要思考两人吃饭的问题。

而关于那幅画,齐言觉得她现在不是很想提笔。

或许下午的梦境里的一瞬间出现了老师,齐言突然有点想念,所以她决定去老师家坐坐,好久没有拜访了。

其实齐言现在住的曲香苑和她老师的家只隔了三条街,打车只计起步价,但齐言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去了呢?明明从前三天两头就往老师家跑。

齐言想了想,她觉得她不知道。

但又想了想,觉得她好像知道。

海城的天气比云市的要好很多,春天刚到,道路两旁的草木渐渐茂盛,还开出了小花来。

齐言刚上的士,手机就响了起来,她低头看,是慧慧给她打来的电话。

齐言接起就听那边问:“你从云市回来了吧?晚上有空吗?来我家不?”

齐言支吾两声,还是坦诚:“我要去老师家。”

慧慧那边发出了惊讶的声音:“嗯?怎么突然去……是冯老师邀请你了?”

齐言舔舔唇:“没有,我只是觉得好久没去看她了。”

慧慧顿了一会儿,声音低了些:“你确定要去?”

“嗯,”她看着手边的袋子,好似给自己找了个借口:“礼品都买好了。”

慧慧直接说:“可以退掉。”

齐言不说话。

“算了,”慧慧那边叹了声:“但是你现在过去,打算吃晚饭吗?”

齐言否定:“不打算,我坐一会儿就走。”

慧慧问:“冯老师要是邀请你吃饭呢?”

齐言这次很快回答:“我会说我有事,我只是顺路过来看看。”她想了想,又补了句:“快一年没见老师了。”

不知道齐言是在说服自己,还是在说服慧慧,但齐言语气很肯定,慧慧那边只能不再劝说,妥协:“好吧。”

齐言松了一口气:“我回来就去你家。”

慧慧终于有点开心起来,说:“好啊,我等你吃饭。”

齐言挂断手机,发现自己好像有点紧张。

她午睡了很久,而现在已经四点出头,这个时间段,确实有被留下吃饭的可能。

司机开了点窗,风从外头吹了进来,把齐言耳边的头发吹得左右摇晃,她把手机收进包里,撩开让耳朵发痒的发丝,心里隐隐藏着小期待。

齐言和慧慧是十几年的朋友,从初中开始到现在,友谊从未断开过。

齐言现在住的房子就是慧慧名下的一套房,去年和沈见初离婚后,齐言就从沈见初家搬了出来,一开始她是借住在慧慧家里的,但这样长久下来总不是办法。

即使慧慧很喜欢齐言,很希望能和她同住一屋,但齐言坚持要搬出去,慧慧也只能由着她。

慧慧只好退一步,把自己在曲香苑买的还没装修的公寓租给齐言。

齐言按市价给慧慧算房租,还帮慧慧把房子装修好,不过最近,齐言有把慧慧的这栋房子买下的意向。

慧慧自然是愿意的,曲香苑离她家不远,而那栋房子她当初精心挑选,既然自己不住不用,现在里头又全是齐言的味道,齐言想买,她很开心。

更让慧慧开心的是,齐言越来越有自己的生活了。

当初齐言和沈见初离婚,慧慧骂了沈见初整整三天,后来见齐言实在太难过,她才收敛一点,不再在齐言面前提起沈见初。

她不愿齐言去碰有关沈见初的所有东西,所以齐言要去见冯老师,慧慧自然不是很支持。

冯老师确实是齐言的老师没有错,海城美院的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齐言是她一手带出来的,她也给了齐言很大的帮助。

但她还有另一个身份,她是沈见初的母亲。

慧慧只希望,齐言这次过去,不要碰见沈见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