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狗卷退婚后 》不惰

一副耳机

哪怕无法通过,也要让他们知道,自己并非是毫无作为,只能等待被选择的人。

抱着这样的心思,清和说出了自己废弃的计划。

“唔,真可怕呢……还好棘逃过一劫。”

五条悟评价。

果然,他们无法接受鬼蜮心思。清和挺直脊背,试图绕开挡路的五条悟离去。

“合格了。”

【合格了。】

清和猛地抬头。

夜蛾正道:“欢迎来到高专。”

清和:!

等等,你们高专怎么回事,我这样的也收吗?

“走啦走啦。”一直挡路的五条悟上来推清和的背,一向注重社交距离的清和也忘了这回事,晕乎乎地被五条悟推出了门。

门口守着狗卷棘,太阳洒在他浅色的发顶。

不同于五条悟带距离感的银白色,狗卷棘的白发是暖色调的,在阳光下更添一层柔和的辉光,引得她好想伸手拍拍。

如果这时候会读心的是狗卷棘就好了,以他的脾气,读到后说不定会主动低头给她摸摸。

【买手机吗。】

他没问面试的情况,似已笃定清和必然能够通过。

“买。”清和点起手指,“还有狗粮狗窝这些没来得及给熏肉奶酪煎饼买的东西。”

“诶,还有宿舍介绍……?”五条悟说。

“狗卷同学会带我去的,对吧对吧。”

五条悟就这样被少女少年甩在身后。

高专坐落在东京郊区,虽然略显冷僻,但是经过几站路猴,风光大变,窗外已经是一派繁荣景象。

清和没有接受过那么多人的心音,散下头发,有意无意遮挡住双耳。

刚来时,她还不会如此难受。

一来,她正在闹别扭,注意力不在外界他人。二来,她与几位同学结识,清透好听的心音包围了她。是的,咒术师的心音大都不错,即使是五条悟,也是因为过于磅礴而导致清和难以承受,而非难听。相比而言,普通人的心音灰扑扑的,没有那么多光彩。

经历了咒骸面试,清和想,那大约是生死间才能打磨出的,独属于咒术师的清音吧。

三来,那时她并不被人群注意。清和可以轻松过滤与她无关的心音,但这回,清和听了好几句针对她自己的。

“受伤了,那个女孩子……”

清和才发现自己带着一身伤,甚至没怎么拾掇就和狗卷棘一起出来了。

她顿时恨不得消失在原地。

【要外套吗。】

见了鬼了,狗卷棘就和会读心似的,恰在此时停下脚步,发出疑问。

他不说还好,他一提,清和就想起自己在列车上的表现。

当时不曾留意,现在回想,薄外套分明还带着狗卷棘的体温,她却径自把脸埋了进去。

清和耳朵作烧。简直太……失态了。

“不要!”她斩钉截铁地拒绝。

【好吧。】

别的采购她或许不敢称行家,但买手机和甜品,清和熟门熟路,她直接报了型号。等店员包装的时候,狗卷棘离开了一段时间。

“是什么?”

【降噪耳机。】

是非常轻薄的折叠款,颜色是极其鲜亮的正红,扣在清和发间,令少女的气质明艳起来。

“降噪……?”

【降低噪音的意思。绷带对五条悟的六眼有用,普通耳机应该也能缓解你的术式带来的影响。外套的回礼。】

“我当然知道降噪什么意思,我只是一时半会没想到这茬。”清和照了照新手机的屏幕。“这是……”

耳机的两面印着猫爪肉垫,透过清和散开的长发隐约露出。

【猫爪。】

“……”她当然知道是猫爪。她要问的是为什么选印有猫爪图案的耳机。

狗卷棘反看回来,眼神无辜得几乎是挑衅了。

你等着。

下回买加倍可爱的礼物给你。

看你敢不敢用。

清和最终收下降噪耳机。

世界一瞬间变得清静的体验可太难得了。

不同于关闭读心后的无声,戴上耳机只是减轻了杂音,不妨碍她听取心音,类似于类似于五条悟缠上绷带仍然能看清道路。

而且因为清和对自身的敏感,她仍能顺利听见近距离时,与己身相关的心音。

比如此刻。

店员看着店门前对视的少女少年微笑。

【青涩初恋真好呢。就算什么话也不说,也能看对方看呆。】

清和:?

她才发现在别人眼中她和狗卷棘是什么形象。

店员:“感情真好啊。”

清和:“不,不是的。”

“对对对,不是。”

【骗谁呢,是闹小别扭了吗。】

她捅了狗卷棘一手肘,“你倒是解释一下啊。”

狗卷棘:“……鲣鱼干。”

这算哪门子解释啊!

清和硬着头皮澄清,“……看吧,他否认了!”

【男朋友都已经不情愿到用饭团名代替了诶。这样真的好吗。】

店员以一副过来人的慈爱口气道,“不管怎么说,已经是恋人的话,怎么吵架都没关系,只是不要轻易否定二人的关系比较好哦,会给对方带来不安全感的。”

清和,清和放弃挣扎,拉着狗卷棘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