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婚 》半截白菜

第100章 第100章

最后闻泽辛当然没有换掉这件外套, 以至于体育老师跟闻泽辛说话时,都觉得他身上怎么多了股这样的香味。

上完半节课,下半节大家都在休息。陈依跟英语组长坐在角落里, 一边吃着薯条一边玩着手机。

几个男生坐在下面聊天玩贪吃虫也有人玩游戏。

篮球场跟羽毛球那边都有人在打, 当然也有人在那边踢足球。闻泽辛今日没什么兴趣, 长腿跨在椅子上,垂眸看着手机。

几个围着他的男生一抬头就看到在看台角落坐着的陈依,自然而然就聊起今天在下楼梯发生的那一幕。

都是少年,好奇也仅仅止于害羞。

议论着大概就是说陈依皮肤白,但是平日里穿得都很斯文。

也有人说希望元旦晚会陈依能参加一下,有点想看。

自然也有男同学笑着道:“陈依看起来很害羞, 估计她不会上去表演的。”

“那就让文娱委员找她几次, 我觉得她心挺软的,对了上次元旦晚会不是有学姐跳了爵士舞吗,我觉得陈依如果跳, 肯定很吸睛。”

他们靠着椅子聊。

闻泽辛翻着手机里的题目,修长的手指拉长了屏幕, 最后这男同学一说,闻泽辛突然放下手机, 往前倾,偏头看着那男同学:“要不,我给你报名, 你去跳?”

那说让陈依跳爵士舞的男同学喉咙瞬间卡住。

杨帆见状哈哈大笑起来, 站起身拍拍那男同学的肩膀, “班长今天心情不好,少惹他。”

那男同学很尴尬。

闻泽辛又看一眼其他人,说:“陈依不跳舞, 还有也别打她主意。”

“她还小。”

说完,他坐了回去,靠着椅背继续看题。

几个男同学一脸菜色。

但是他是班长又是闻家少爷,谁也不敢吭声。

杨帆又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后面。

英语组长看到几个男同学离开闻泽辛那个座位,捅了下陈依的手臂,“班长刚刚好像发火了。”

陈依手指沾着番茄酱,她舔了下,看一眼下面那一行人,说:“他发什么火。”

“这么远我也听不见啊。”英语组长想了下,突然看向陈依,笑道:“会不会跟你有关?”

陈依说:“不可能。”

像是印证她这个话一样,隔壁班的班花拿了几瓶水走过来,站在闻泽辛跟前跟他说话,闻泽辛放下手机,抬起头也跟她回话。

班花长得是真好看。

陈依撑着下巴,一边看一边塞着薯条,几秒后,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带。英语组长跟着看过去,见状,也对,怎么能怀疑班长跟陈依之间的关系。

下课后。

今天沈璇跟常雪没时间过来吃饭,陈依给她们打了饭送去高三,然后顶着烈日回到教室,回来的同学都在座位上休息了,也有人三三两两说话。陈依坐下后,拆了饭盒开始吃,只是教室里有点热。

她抬起下巴,把拉链拉下一点点。

闻泽辛从正门进来,一眼就看到她这个动作。

陈依手指一顿,想起早上的画面,脸一下子通红,但是热啊,她还是把拉链往下拉了点儿。闻泽辛提着一瓶水走过来,带着凉气,他将矿泉水按在陈依的脖颈上,凉得陈依倒吸一口气,她赶紧伸手去推他的矿泉水。

闻泽辛低头,撑着桌子道:“你还想发生早上那事情?”

露出吊带,然后全班看到吗。

陈依摇头,猛地把拉链又拉上去。闻泽辛把矿泉水放在她手心,“给你凉凉,凉完了还给我。”

他顺势看一眼陈依桌子的饭:“快吃。”

“哦。”

陈依接过矿泉水,低头吃饭,有了矿泉水是凉很多。

闻泽辛坐下,拿出手机翻看,余光看她一眼,看到她校服下摆翻起来,他伸过去,指尖把她的下摆翻过来。

*

期中考成绩下来,余温过去,剩下就是秋游让大家振奋,这个季节不少人觉得去看枫叶最好,当然也有人觉得虽然秋至,但还是很热,于是有人建议去海边,最后订了京都的郊区,既有海也有山,何况还没怎么开发,上面有枫林,环境很好。

因为利用周末两天,所以可以在那边住一晚,附近有几家私人客栈,四个人一间房,订十几间就可以。

这些都是闻泽辛跟几个班委去操办的,出发这天,艳阳高照。陈依从家里的车下来,很多同学已经排队上大巴了。

英语组长从窗户朝陈依挥手,陈依赶紧扶着帽子走快两步,哒哒哒地来到车门口,闻泽辛穿着白色的上衣跟牛仔裤,正在记名字,他身材修长,靠着门,有点懒散,陈依抬了抬帽子,说:“我,陈依。”

闻泽辛抬起头,看到帽檐下的那张脸。

得。

今天好天气好心情,她还涂了点儿口红,粉嫩嫩。

闻泽辛眯眼,笑道:“你什么?”

“陈依。”陈依点了下他手里的名册,示意他打勾。

闻泽辛低头,拿着笔在上面,从上往下,似在找名字,故意拖延。陈依见状,有点急,纤纤手指指着她的名字。

闻泽辛用笔尖隔开她那白皙的手指,说:“我不瞎。”

陈依松一口气,接着抬腿就上了台阶,进了车里。闻泽辛打完勾,眼眸往里扫去,便扫到她今日的穿着。

黄色的长裙白色的上衣,非常清新。

他收回视线,靠着门看一眼手机,等着下一个同学。

英语组长坐在后面倒数第二排,给陈依留了一个位置,陈依走过去,正想坐。杨帆比她快一步,直接霸占了英语组长那个位置,陈依愣了下,杨帆指着隔壁靠窗的位置,“你坐那里。我跟娇娇聊聊天。”

陈依抿唇,看一眼英语组长,英语组长耸耸肩,也很无奈的样子。

陈依不得已,只能走进隔壁那个座位,坐下。她拿下帽子放在大腿上,看着窗外的马路,周末的郁金香要比上学的时候安静很多,陈依拆了一瓶益力多,撕开了喝一口,然后又拿几瓶递给隔壁的杨帆。

杨帆笑眯眯地接过来,“谢谢。”

陈依喝着发呆。

不一会儿,车门关上,闻泽辛上车,从尽头那边走来,来到陈依这里,看一眼这座位情况。陈依嘴巴还咬着益力多瓶子的边缘,抬起头看着他。

闻泽辛人高啊,他挑眉,轻笑了声,随即坐在陈依的旁边。

陈依嘴里的益力多瓶子差点掉下来,她反射性地坐好,闻泽辛把笔夹在本子里,然后拉开书包塞进去,随即往后靠,拉上扶手,拿着手机把玩。

陈依觉得这座位有点近。

她往窗户那边靠去。

闻泽辛闻到益力多的酸味,他朝陈依伸手:“也给我一瓶。”

陈依呆了呆,哦了一声,把背包打开。闻泽辛偏头一看,笑起来,“你带了多少吃的?”

陈依猛地把背包合上。

闻泽辛笑着往她那儿挨去,低声道:“好,不跟别人说,你快拿一瓶给我。”

他身上带着一股清香味。

陈依呼吸停顿,把手摸进包里,扯了一瓶给他。

“谢谢。”他笑了声,打开了喝。

陈依觉得手臂有点烫,因为他抬起手臂时,两个人的肌肤摩擦到,她下意识地往旁边收。接着大巴车启动,文娱委员起身给大家讲笑话。

闻泽辛长腿靠着外面,支着下巴跟着附和那些笑话。

陈依也仰着脖子听着。

文娱委员可真厉害,一个普通的故事都能说得那么好笑。陈依笑得几次差点呛到自己,到郊区要四十五分钟,很多同学慢慢地就跟着睡觉,也有人叽叽喳喳小声聊天,陈依掩嘴低头打瞌睡。

看着手机给沈璇常雪发微信。

发着发着更困,身子往旁边倾斜,她打了个颤又醒过来,看一眼隔壁的男生。他正在赶杨帆说话,长腿交叠,笑着抵着唇角,侧脸好看得很。陈依拍拍脸打起精神来,往后坐直,可是下一秒又开始发困了。

她头一点一点。

杨帆看一眼陈依。

闻泽辛顺着他视线,几秒后,他往旁边坐了点儿,拿起手机把玩。陈依的头成功地落在他的肩膀上。

杨帆在一旁啧一声:“班长!”

闻泽辛没搭理他,低头翻看着题目,偶尔手臂抬一下,把她那张脸给抬起来,结果她口红都沾他的手臂了。

闻泽辛拿了湿纸巾擦了手臂上留着的口红,后来干脆把她的脸抬起来,把她的嘴唇的口红也给擦掉。

杨帆在一旁恨不得拿相机拍下来。

*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车子颠簸了一下,把陈依给颠醒了。她反射性地坐起来,接着目光往旁边扫去。

闻泽辛单手按着手机,另一只手揉了下自己的手臂。

陈依呆了两秒,紧接着脸蛋发红,更是呆呆地看着他。

闻泽辛能察觉到她的目光,他放下手机,笑着偏头看去,“准备一下,快到了。”

“哦,好。”陈依反射性地应了声,应完后看一眼他肩膀跟手臂,猛地低下头,拿起手机一看,很多信息。

直到下车,陈依都忙于跟沈璇常雪发信息,高三的生活昏天暗地,哪儿来的时间去秋游,并且她们也开始在物色自己将来要考的学校,沈璇家里安排她出国,常雪想考个最好的学校,并且拉陈依一起。

陈依成绩不如常雪,还拉了一大截,心里发悚,不知以后考哪里。她下意识地看一眼前方身材颀长的男生。

但是一想到两个人的成绩差距,她就没了想法。

她回复常雪,说争取两个人一起啊。

常雪:好。

*

爬山很累人,但是为了那几片枫叶,也坚持上去,下来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半山腰借了单车踩下来。

晚上在海边烧烤,到处亮起了灯,海风徐徐,伴随着海水的咸味。这里就是许多年后的港口,当然只是规划好,还没开始建设。陈依跟英语组长脱了鞋子走在海边的碎沙上,两个人边聊天边陪伴。

那边一行人在烧烤。

闻泽辛拧了一瓶可乐,喝了一大口,随即拿起刷子刷烧烤酱。杨帆几个靠着,也跟着刷酱,目光落在小沙滩上赤脚走动的一群女生身上,杨帆笑道:“真是岁月静好啊。”

老羊哈哈笑起来,“嗯,岁月静好,伴烧烤。”

闻泽辛轻笑一声,抬起眼眸看去,一眼便看到穿着黄色长裙的那个,头发披散在肩膀上,笑起来眉眼弯弯。

他垂眸,继续刷着鸡脆骨。

杨帆起了一个头,说:“你们都想好以后考什么学校了吗?”

“没想好呢。”

“迷茫啊,我想出国,反正迟早也要出。”

“我嘛肯定是一边上学一边到公司实习了,我爸非要我从基层做起。”

“班长你呢?你得回闻氏吗?”

闻泽辛又喝一口可乐,笑道:“我哥已经进入基层了,我嘛,还不知道。”

“难怪我看闻大少每天都特别忙。”几个人一阵唏嘘,闻泽辛笑笑,拿起已经烤好的鸡脆骨放在一旁,抬起头,看向那边的几个女生,他喊道:“陈依。”

在沙滩上的几个人齐刷刷地看去。

陈依愣了下。

闻泽辛:“过来。”

陈依拉着英语组长走过去,来到这边,烧烤的香味扑面而来,而且男同学全聚在一起,闻泽辛端起一旁的小碟子,递给她,“呐,跟娇娇一起吃吧。”

陈依接过来,笑道:“谢谢。”

她看他一眼,然后准备走。

这时。

闻泽辛没松那个碟子,摁了下力道,他看着她笑问:“你打算考哪个学校?有想法没?”

陈依看着他。

在那一瞬间,她突然想问,你考哪儿啊。

最后她还是摇头,“不知道,没想好。”

闻泽辛笑着松手,“行吧,快去吃。”

“谢谢。”

陈依又看他一眼,随后跟着英语组长走向旁边。杨帆看向闻泽辛,闻泽辛只看陈依那边一眼,随即坐下,长腿伸直,拿起一根鸡脆骨咬着,有点儿漫不经心。

杨帆:“.....”

啧啧。

贼心哦。

*

秋游过后,时间过得就快了,京都天气也开始变化,考哪个学校的这个话题经常性地被提起来,虽然还没到高三,可是那紧张的气氛也渐渐地开始袭击而来。陈依心里也隐隐有了想法,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闻泽辛想考哪里。

不少人认为他肯定会出国的,连陈依都这么认为。

一月初。

闻家小叔从部队回来,正好也是他生日,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老爷子这段时间集团事情太多,略显疲惫,但是那眉眼的凌厉却丝毫不少,威严都在。

座位安排闻泽厉跟闻小叔跟老爷子坐一起,其他人在旁边,恰好闻泽辛在老爷子的对面,一抬起头就能看见。

老爷子看着俊美的孙子,说:“我们闻家的孩子,以后在婚姻上都是要经过层层甄选的,别找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闻泽辛喝一口酒,听见这话,看一眼老爷子,几秒后,他敏锐地发现,老爷子似乎是在跟他说。

他笑着道:“爷爷,你这话有深意哦,什么叫不三不四呢。”

老爷子看着他说:“你自己清楚。”

闻泽辛那点儿惬意少了许多,他下意识地看向林笑儿。

林笑儿低下头。

她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些保姆特别会嚼舌根,老爷子带来的人果然是不一样的。

闻泽厉给老爷子倒了一杯白酒,笑道:“泽辛又考第一啦,哪有时间去认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老爷子点点头,“没有就好。”

闻泽辛也跟着笑了下,几秒后,他看一眼不远处的保姆,随即收回视线。那保姆低下了头,闻小叔紧跟着也给老爷子碰酒,这小插曲就这么过去,后面和乐融融,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吃完这顿饭。

闻瑶因为住宿加上有表演,今晚就没回来,对于这个小女儿小孙女一家人惯来都是宽容的。

吃完饭。

闻泽辛坐在小客厅玩着手机,闻小叔坐下,一身制服,他把玩了几下打火机,说:“有几个学校你考虑一下。”

闻泽辛放下手机,问:“哪几个?”

闻小叔一个个地说完,说道:“就选一个。”

闻泽辛顿了下,脑海里竟想起陈依,最后再跟这些学校的分数对一下,他垂眸,摇了摇头,说:“好,过几天跟你说。”

当然,这几个学校当中也有他之前想要考的。

闻小叔拍拍他肩膀,“谈恋爱了?”

“没有。”闻泽辛手插裤袋里,往后靠。

闻小叔:“没有就好。”

他也没说别的,但是彼此心知肚明,今晚老爷子的话是什么意思,也许是听到什么风声,也许是听信了保姆的一面之词,总而言之,陈家这衰败那么快的家族,就算了吧。.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