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灶门祢豆子参上 》音诱

中忍·考试。

那女人在森林中跑着,追逐着佐助,她越来越兴奋,身上散发着恐怖阴森的气息,佐助比她想象的还要强,这个身体太棒了……

她太想得到了。

不像她现在的这个女人的身体,跟佐助对比起来真是太弱了,太弱了!

女人突然停下了脚步,佐助就站在他的不远处,身后也传来了那个金发小鬼的声音:“站住!”

她被夹在中间,突然捂着肚子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她顿了顿:“没想到啊,木叶现在已经有这么强的下忍了吗?呐,你们要不要跟我走?我会给你们更强的力量。”

鸣人不屑:“就你这样还不被我和佐助打趴下?你凭什么给我们更强的力量?”

“就凭——”对方的声音突然变成了男声,她的手扒住自己的后脑勺,像是蛇蜕皮一般,从里面钻出来一个长发的大蛇丸。

“因为我是木叶最恐惧的人,大蛇丸,我比木叶任何人都强,我掌握着所有人都没有掌握的技术,我可以永生不死——”对方突然行动了起来,他第一个攻向了佐助,佐助快速闪躲并且掷出手里剑。

“潜影蛇手!”大蛇丸的手突然变成了很多条蛇朝着佐助攻去,将对方的双手缠住,大蛇丸伸长了头,像是蛇一般速度极快的朝着佐助的脖子飞去。

鸣人的速度也很快,他一脚踹在了那人的头上,砸在了树上,同时抽出了手里剑割断了缠着佐助手的蛇。

两人并肩站着:“多谢了。”佐助鲜少的道谢,鸣人笑:“这种事等着之后再说吧,请我吃拉面吃到饱就行!”

两人的配合默契,大蛇丸额头都滴下了冷汗,他没想到这两个人真的这么难搞,即使是他现在这个身体跟两人缠斗起来还是有些吃力。

他又使用了潜影蛇手,鸣人和佐助两人将对方的蛇斩断,但断掉的蛇却喷出紫色的烟雾,鸣人和佐助两人闪躲不及被这个烟雾喷了个满面。

两人瞬间感觉脑袋发晕,鸣人在晕过去的最后一刻,看到的则是大蛇丸抓住佐助领子咬上去的一幕。

“佐……助……”

——

祢豆子正将卷轴放进了包里,她突然感觉到了佐助灵压的变化,皱着眉循着佐助的灵压奔去,当她到时,看到的是一片狼藉,佐助和佐助都躺在地上,小樱的灵压则在更远的地方,祢豆子将两人提了起来向小樱的方向飞去,小樱是藏在大树的树洞里,外面被树叶挡住,周围也有陷阱。

祢豆子将佐助和鸣人放了进去,两人没有很明显的外伤,只是中了迷烟晕倒了,小樱也没有外伤,只是晕了过去。

祢豆子守三人的身边,手中的斩魄刀连同刀鞘一起插在地里,祢豆子点燃了一堆篝火,想去找点吃的来给他们补充一下能量,但目前就留三个没有意识的人多少有些危险,于是她又等了等。

“佐助君!鸣人!”小樱蹭的坐了起来,由于起的太猛她头还有些晕,随后她就看到了坐在一旁的祢豆子,都快哭出来了:“祢豆子酱!佐助君和鸣人——”

祢豆子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冲她努了努嘴示意她看旁边,佐助和鸣人正躺在地上,对方松了口气:“没事了,你现在还好吗?”祢豆子问到。

小樱点了点头:“我没事,佐助君和鸣人保护了我。”

祢豆子笑着看着她:“那你能看着他们俩吗?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过来。”

小樱认真的点头:“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他们的。”

这次轮到她来保护你们了。

祢豆子走后小樱看着躺在地上的佐助和鸣人,心里有些泛酸。

这两个人总是站在她的面前保护着她,为什么她这么弱呢……为什么她总是拖后腿,什么都做不到。

想变强,她也想变强。

直到能够跟两人站在一起。

一只松鼠跑到了树洞的面前,祢豆子走前告诉她附近都有陷阱让她小心,于是当松鼠快靠近的时候她快速掷出手里剑将松鼠吓走了。

松鼠跑掉之后小樱松了一口气,但她也没有完全放松警惕,而是仔细的关注着周围。

“看我找到了什么。”声音传来瞬间让小樱紧张了起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找上来了。

是之前跟祢豆子对上过的那个音忍一组。

对方好像很棘手……而且他们有三个人,她一定没有办法的,怎么办……

小樱站出去死死盯着三人,握着手里剑的手也有些颤抖,如果对方有一个人拖住她,那她根本没有办法保护树洞中的佐助君和鸣人,祢豆子又离开了,她怎么办……

无助感袭击了小樱,她咬着唇不让自己流下眼泪,眼泪在战场上是最没用的,现在的她只有拼上命才能保护佐助君和鸣人了,就算要她死在这里,她也要拖住时间,等着祢豆子回来。

音忍的三人笑着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之前那两人醒着的时候或许有些棘手,但现在他们两个都晕了,这就是机会。

大蛇丸大人既然让他们杀了这群人,那他们就要快速完成任务才行。

“那个女人就留给我吧,托斯。”黑发的女孩这么说着。

“你可不要浪费时间,金。”佝偻着背的托斯对着。

“我会好好疼爱你的。”少女笑容有些残酷,小樱更加紧张了。

金朝着小樱掷出几支千本,却当当被人挡了下来。

金皱着眉看着眼前的绿色紧身衣少年:“什么东西?”

小李会出现是小樱也没有想到的,但此刻她真的很感激小李,同时也担心对方是否能对付其他两人,不过这样他们拖住这三人等祢豆子回来的机会就更高了。

“小樱小姐,我会保护你的!”

小樱从来没觉得眼前这个看起来丑丑的少年会这么可靠:“谢谢你,小李。”

小李跟萨克打了起来,对方的招数似乎很克制小李,他也有些吃力了起来。

看着频频吃亏的小李小樱担忧了起来,她正想上前就被一支千本封住了去路:“你还有时间管别人吗?”

小樱被金很快制住,被对方狠狠的揪住了头发,头皮撕扯的疼痛让小樱忍不住痛呼出声,小李看到后担忧的看向她,却被萨克一脚踢飞老远,小樱流下泪水,她咬了咬牙举起了手里剑:“我不会……不会再拖后腿了!”

粉色长发被小樱用手里剑割断,她挣脱了金的束缚,拔出手里剑朝着身后刺去,但被惊讶的金瞬间躲过,丢掉手里的长发不屑撇嘴。

“说什么不会拖后腿,呵,你这么弱能做什么?”

那边小李打算摘下自己的绷带使用那个会让他受伤的术,将要给出一击的萨克突然不能动了,他有些惊讶的看着周围,从树丛中传来了一个懒散的声音:“影子模仿术——成功。”

被打的鼻青眼肿的小李看到来人松了口气:“呼——”

小樱激动的看着来人喊着:“井野!”

井野傲娇道:“宽额樱我可不是来救你的,我是来救佐助君的!”

虽然这么说着了,当井野看到对方带着满脸的泪水和乱掉的短发时还是有些心疼,她突然回忆起了和小樱的相遇。

那可是她的好朋友啊,竟然被这么对待。

井野很生气,对着金使用了自己心转心之术,并拿起手里剑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威胁队友。

托斯冷笑,并未接受威胁,甚至还打向了自己的队友,逼的井野不得不退回自己的身体,吐出一口血水。

祢豆子带着一大堆的食材回到了这个地方,她将东西放下,看向了小樱。

对方浑身是伤,还带着泪水,看到祢豆子就泣不成声的哭了出来:“祢豆子——”

“把这个处理下,鹿丸。”祢豆子将手中的食材丢给了鹿丸,鹿丸一脸茫然的看向对方:“处、处理食材?现在不是处理——”

他话音未落,祢豆子的动作也没人看清,祢豆子一手抓着托斯的脖子另一手也紧紧掐住了萨克的脖子,将两人死死的摁在地上,祢豆子的眼神是冰冷的,仿佛在看死人一般。

“卷轴。”

托斯几乎快无法呼吸了,他艰难的将手中的卷轴拿了出来,祢豆子就将两人轻松提了起来,然后朝着不同的方向丢了出去,瞬间就消失在了这个地方。

她丢的可不轻,能不能活下来全看他们自己了。

对方是能够将那种怪物快速击杀的人,虽然当时并没有看到对方是怎么斩杀的,但现在只是两个动作就将对方制服……

果然是多余的。

“李!”天天从树上跳了下来,将鼻青眼肿的小李扶了起来,但很快,众人就被一个巨大的力量而惊骇,佐助身上的查克拉溢出,气息让人异常不舒服,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同伴,但还是忍不住都警惕了起来。

“佐助君?——”小樱的眼泪还没干,她看到眼前犹如修罗的少年不经怀疑自己,这是她认识的佐助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