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爸是大佬带球跑的小娇妻 》公子寻欢

第 178 章(出车祸了)

初老爷子乐道:“你不是说了, 你的孙子都喜欢,没有偏爱,怎么今天又有最喜欢的了?”

云老爷子一副你不懂的表情, 说道:“我这满院子的儿孙,你当那么好处理的?不是这个有意见,就是那个有想法。如果做不到一碗水端平,我这个做爷爷的也得落人话柄。”

初老爷子道:“可我怎么听说,你给了丛霄六成的股权?”

云老爷子冷哼了一声,说道:“下面这帮人, 别的不传, 这些倒是传挺快。想必我们丛霄的事, 你也听说了。还是得多亏了寒霖, 才把丛霄给救了回来。说起来, 这件事还真得谢谢他。”

初老爷子点了点头, 说道:“这小子,也算办了件人事。”

云老爷子道:“他说他喜欢丛霄,既然这样, 你也就不要再干涉了, 如果他们真有心我也不会拦着。但是有一点, 秋秋可是我这边的, 你不能抢走。”

初老爷子:啊这……

有一说一,这俩他都挺喜欢的。

但是又不好明抢,只得动了动胡须,说道:“听说丛霄在考研?考的怎么样了?”

云老爷子道:“初试过了, 嘿, 这小子挺聪明。你别说,我这满院子的大老粗, 也就丛霄考上了研究生。”

初老爷子道:“也不是,丛霁当年不是也挺好吗?是你家老二不想让他出国深造,非得让他赶紧下来给家里帮忙。”

云老爷子道:“丛霁是挺可惜的,不过他也确实是做生意的料子,家里的事他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初老爷子道:“是啊是啊!丛霁眼看着也快奔三了,怎么还不找对象?”

云老爷子摆手道:“孩子的事,我不管,他们自己拿主意,我们黄土埋到后脑勺了,能管到哪一天?偌大个家业,他们经营好了是福泽,经营不好是祸端。得让他们自己去琢磨,去经历,以后才知道怎么应对。”

初老爷子很是赞同的说道:“你这话倒是说的对,怕就怕有的孩子他什么都想去经历经历,生怕惹的事不够多。”

云老爷子无语道:“你可别这么说,寒霖那两下子,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他有天赋,有能力,性子上……怪异了点就怪异了点,好处不能都让你一个人得了去不是?”

初老爷子早就想开了,说道:“只要他别打一辈子光棍儿,我也就没啥可求的了。”

这时女佣进来说道:“老爷子,谨轩少爷回来了,小少爷也回来了,要让他们进来吗?”

云老爷子立即道:“哦?回来啦?好几天没回来了,今天终于回来了。快快,叫谨轩和秋秋过来,跟他们说初爷爷过来了,想见见他们。”

初老爷子一脸迷茫的问道:“这谨轩又是哪位孙子?”

云老爷子应道:“哦,谨轩就是丛霄,他喜欢我们叫他谨轩,我也就没改。”

初老爷子不解道:“丛霄怎么还俩名啊?”

云老爷子道:“这个……说来话长,不过你就当他一个本名,一个字号吧!谨轩也挺好听的,谨言慎行,气宇轩昂,挺好挺好。”

初老爷子道:“嗯,确实挺好。秋秋的名字也好,不过云映秋……是什么寓意?”

云老爷子摆了摆手,笑道:“不是云映秋,是池映秋。谨轩取的,说是一池静水映秋色的意思。秋秋是秋天出生的,说是怀他的时候经常在一处池塘边散步,就给他取了这么个名字。”

初老爷子点了点头,说道:“哦,原来秋秋的另外一个父亲姓池啊?怎么从来没听谨轩提起过?”

云老爷子继续摆手,说道:“孩子的事,我不会多管,也不想多问。只要他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又不是什么道德法律上的问题,我就觉得没什么可诟病的。”

初老爷子觉得云老爷子说的对,便也跟着点了点头。

很快,池谨轩和池映秋被请到了老爷子的院子里。

池映秋抬头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说道:“爷爷们好。”

两个老爷子被他给逗乐了,初瑞s道:“我怎么就这么稀罕我们小秋秋呢?哎丛霄你也过来坐,站那儿干什么?”

池谨轩点了点头,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

云简说道:“我们秋秋这几天又去忙什么啦?”

池映秋答道:“我最近在和谢老师拍戏,认识了新的屠老师。和屠老师学了功夫,和另外一个老师学了唱戏。”

初瑞s一脸感兴趣的说道:“哦?小秋秋又去拍戏啦?这次拍的是什么啊?”

池映秋对答如流:“在拍《丑》,生旦净末丑那个丑。”

初瑞s问道:“哦?那你会唱小丑戏吗?”

池映秋点头,答道:“会呀!秋秋会唱《报花灯》,谢老师还说让我学《滚灯》,还有《连升店》,好多好多丑戏让我学。”

初瑞s一脸的喜色,说道:“好哇!京剧这在从前可是主流剧种,不像现在,各种文化娱乐。以前要想找点乐子,那都得去戏楼。”

云老爷子也乐呵呵道:“秋秋给爷爷唱一段儿?”

池映秋道:“好呀!秋秋给爷爷唱一段《报花灯》吧?”

两个老头儿立即鼓掌,眼中写满了期待。

池谨轩就挺头疼的,这小崽子最近真的像是点通了任督二脉,在讨好长辈这件事上,简直像是坐上了直通车。

一出报花灯唱完,两个老爷子互看了一眼,眼中又满是欣赏之色。

尤其是初老爷子,眼馋都快写在脸上了。

他咋着嘴,说道:“我们秋秋这么可爱,你说你这老头怎么这么有福气呢?”

云老爷子满眼的喜色,说道:“哎呀主要还是我们谨轩教的好,他自己有才华,顺便把秋秋也教育的这么好。说实在的,我一想到有一天他要结婚,心里就不落忍,真想一直把他留在身边。”

池谨轩立即解释道:“爷爷,您这是说什么呢?我不想谈恋爱,也不想结婚,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云老爷子一听,立即笑了起来,说道:“好好好,都听你的,你只要开心就好。”

初老爷子却是满脸的愁苦,狗孙子这回又踢到铁板了。

池谨轩道:“而且我三月份就要复试了,我们这个院系虽然课业不算多,但我还想修完数学后再修一个化学,短时间内并不考虑结婚的事。”

本来在本科的时候他就考虑过双学位,但是要照顾秋秋,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了。

池谨轩很喜欢研究这些东西,也喜欢教书育人。

等他学有所成,还是要留在学大学任教。

不过他还没有做最后的决定,也许硕士毕业后会继续读博也不一定。

虽然云家不是所有人都欢迎他的回归,至少回到云家后,他有了更多的精力学习了。

秋秋有保姆照顾,初寒霖还硬给他塞了两个助理。

秋秋的工作上也有经纪人和助理,也不需要他操心。

这样想来,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

初老爷子看向池谨轩的时候也满是眼馋,说道:“真好,这可真是了不起。哎谨轩,抽空再去初爷爷家坐坐吧?”

池谨轩有点为难,他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老爷子。

毕竟这老爷子想一出是一出,万一再说要认他做干孙子,那他该怎么办才好?

池映秋眨巴着眼睛,瞬间就明白了。

他上前扎进初老爷子的怀里,说道:“爷爷,爸爸他还要学习,秋秋代他去好不好呀?”

云老爷子瞬间道:“那敢情好啊!行,到时候爷爷过来接秋秋,让爸爸放心,在爷爷家,肯定把你照顾的非常好。”

池谨轩知道秋秋是在帮他,这孩子天生长了一副七巧玲珑心,真的让他这个当爸爸的都自愧不如。

两父子从爷爷院子出来的时候,又拎了大包小包的礼物。

这让前院的大伯母眼馋的不得了,甚至心里开始诟病老爷子偏心。

凭什么云松云柏都没有,就那个小私生子有?

当公公的偏心成这样,让她这个做儿媳的妒火中烧。

别的也就算了,股权这件事,绝对不能说算就算。

于是她回到前院后,就开始给云伯乾打电话:“股权的事你到底说不说?同样是重孙,我们云松云柏怎么没有?你口口声声说长孙长孙,怎么这个长孙屁用没有?”

云伯乾也很为难,说道:“你懂什么!那小子的股权是从云丛熹的手上抠来的,谁让云丛熹惹了祸。要不是他撺掇着周家的那个绑了他二哥,还闹到了警察局,这个股权也落不到他们手上。再说一家六股,这不是摆在明面上的吗?丛霁还把他的那三股让出来了,也不是从老爷子手上拿的。咱们如果拿了,那二房不就又有借口从老爷子那里要了?要是这样的话,老爷子肯定不会答应的。”

这话听着倒是有几分道理,大伯母却还是满心的意见:“反正我就是气不过,我们云松和云柏在他眼里算什么?一文不值吗?”

云伯乾正在应酬,十分不耐烦的说道:“行了,你别说了,我这儿还忙着呢!有空你就多顾一下公司的事,别老盯着家里那屁大的地方!”

说着云伯乾便挂断了电话,把个大伯母气到够呛。

而回到房间的池映秋已然吃饱喝足,抱着个平板在看动画片。

其实他对动画片没有多大兴趣,不过是借着看动画片的借口,想刷一刷娱乐新闻。

池同志这会儿正在洗澡,他便悄悄打开了微博。

一打开微博便看到一个沸了的热搜:#顾西尧取消生日见面会#.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