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五条悟每天都在骗我转学 》猪大骨

27

被五条悟带到这里后,迹部忍就已经把周围都观察了一遍。听到五条悟对他们的安排后,她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情绪起伏,而是对着五条悟淡淡一笑,然后问:“五条老师,这房子就只有你一个人吧?”

迹部忍心里很清楚,五条悟为什么会要求让他和他住一块。正是知道这一点,她才故意这么说。

“这是单人宿舍。”五条悟面不改色的答道,“当然只有我一个人。”

他一个人住学校宿舍,本家那边其实意见很大。他们认为他作为五条家的家主,身边理应有人在身边照顾他帮他安排起居饮食。但五条悟嫌他们碍事,把他们塞过来的佣人们全都打发走了。

一个人多自由自在,而且那些老头子到底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别以为他不知道。不就是想在他身边安排些眼线,好更好的操控他。

想都别想。

阿纲虽然对自己目前的处境还有些迷茫,但听到五条悟的话他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五条老师竟然管这叫单人宿舍?这单人宿舍未免也太豪华了点吧????他对单人宿舍到底存在什么误解?

“五条老师。”迹部忍眨了眨眼,一脸无辜的看着五条悟,她的那张脸实在是太具欺骗性,哪怕明知她其实深不可测,却还是会在那么一瞬间被欺骗,“老师和学生一难一女共处一室真的可以吗?在并盛,男女学生同居都会被风纪委员长给咬杀。”

“诶?”阿纲被吓了跳,他想象了了一下那个情景,脸上的表情有一些奇怪,“云雀学长还做这样的事情吗?”

迹部忍有些哭笑不得,阿纲怎么连这也信,云雀哪有那么闲,她不过是为了恶心五条悟随口瞎扯的,要是云雀的风评受损可不关她的事。

“小忍。”五条悟用食指指了指自己,一脸惊讶道,“老师可是正人君子,才不会对学生出手。”

他眼罩下的视线打量了一会迹部忍,最后停在她平平无奇的胸前,然后又用一种像是故意要惹恼迹部忍的语调道:“而且老师我啊只喜欢大胸的成熟女人哦。”

迹部忍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胸,平胸打架的时候比较方便,她也并不会在意这些,更何况云雀看着也不像是会喜欢大胸女人的那种人。可五条悟这么故意一提,反而挺不爽。她刚准备要反唇相讥的时候,另外一道更加嫌弃的男性声音响了起来。

“五条老师,你这样已经算是对学生性骚扰了。”

伏黑惠站在宅院门口,表情看上去并不太好。他看了房间的迹部忍一眼,然后才走了进来。

“伏黑,你心情似乎不太好?”五条悟看了眼伏黑,像是“报复”他刚刚乱说话一样,哪壶不开提哪壶,“总是皱眉的话可是没有女孩子会喜欢。”

伏黑惠瞥了眼五条悟,懒得跟这个问题老师一般见识。他直接走到迹部忍身边,他打量了一会迹部忍,黑色的瞳孔露出了几分惊讶,但很快他又看着五条悟道:“五条老师,校长让你过去一下,和这两个你带回来的人一起。”

“哦,知道了。”五条悟点了点头,大概也猜到了夜蛾正道为什么找他,“我等会过去。”

“校长希望五条老师能稍微准时一点。”伏黑皱了皱眉头,“别每次都非要迟到个七八分钟。”

话既然已经转达到,伏黑惠就准备离开。离开的时候,他又忍不住看了眼迹部忍,不管怎么看,这都只是一个长得有些可爱的普通女孩子,到底身上有什么秘密,让校长和五条老师都这么重视?尤其是五条老师,他跟在五条悟身边这么久,很少看到他这么在意一个人。

“那个……伏黑同学。”迹部忍叫住伏黑惠,她刚听到五条悟是这么称呼对方,“悠仁哥哥还好吗?我想我暂时是没有办法见到他,你能帮我跟他说一声吗,能再见到他我很开心。”

伏黑惠愣了下,他又想起刚刚在并盛高中虎杖的反应,脸色又变得有一些难看。

\"虎杖还没回来。\"伏黑惠道,“等他回来我会跟他说。”

“谢谢你。”迹部忍很有礼貌的道谢,她漂亮的紫色双眸中的神彩让人完全捉摸不透。

对于有礼貌的孩子,伏黑惠也没有办法继续冷着一张脸。

“不用谢。”

说完,伏黑惠就离开了。

直到伏黑惠的身影从院子里消失,五条悟才开口:“小忍,你以后要是想知道什么可以直接问我,我家的学生在这方面可不是你的对手。”

“五条老师,你在说什么?”迹部忍眨了眨眼,还是一幅委屈的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五条悟身体往迹部忍身前靠了靠,他的脸就快要贴上对方的脸,眼罩下的双眸带着几分凌厉:“小忍刚不就是故意的吗?你在被我带回来之前,把什么东西交给了悠仁吧?刚刚只是想要确认一下,悠仁是不是像你预料那样的行动了。听到伏黑说悠仁还没回来,小忍你很高兴吧。”

旁边的阿纲一头雾水,完全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他只是下意识往迹部忍身边又贴了贴,虽然打起来他可能什么忙都帮不上,但也有保护对方不让对方受伤的勇气。

阿纲或许还以为自己还是那个同学们口中的废材纲,他并没有意识到,他早就变得越来越可靠。

迹部忍的眼神暗了暗,但脸上的表情却并没有半点变化,她微笑的看着五条悟:“我和悠仁哥哥久别重逢,送点礼物增进一下感情,这和五条老师你没关系吧?还是说,在咒术高专,老师连这样的事情都要管?”

迹部忍说话的同时身体往后退了两步和五条悟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她故意拉高了语调,用五条悟刚刚说“只喜欢大胸成熟女人”的语气对着对方道:“原来五条老师还是个男妈妈,是我失礼了,五条老师您辛苦了。”

自从知道五条悟暂时不会杀自己后,迹部忍好像一点都不顾虑,变得有一些嚣张了起来。

五条悟一点也没有因对方的话而生气,他早就是个成熟的大人了,又怎么可能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不过这小姑娘也是真的有趣,看着与世无争又温柔又天真,实际上根本完全相反嘛,锱铢必较又黑到不行。

“小忍。”五条悟虽然对迹部忍很感兴趣,但也并没有忘了自己是咒术高专的老师,他要对学生的安全负责,虽然一年那三个一点都不可爱,“老师也不是那么古板的人,就算你跟悠仁要交往我也不会反对哦。但是——”

话锋一转,五条悟的声音虽然并没有丝毫变化,还是让人看不出半分认真的懒散,但身上的气场却跟刚才完全不太一样:“悠仁是我最喜欢的学生,他又单纯又笨,小忍可不能教他奇怪的东西。”

“五条老师说的奇怪的东西是什么呢?”迹部忍并没有被五条悟的气场威慑到,倒是旁边的阿纲感觉到危险的抓紧了迹部忍的手臂,她看着五条悟的眼神带着一点挑衅,“五条老师能不能跟我说一说。”

空气中的□□味越来越浓,阿纲忍不住想着要是有谁在这个房子里点个火,指不定连学校都会爆炸。

“好了。”五条悟觉得自己给的警告已经足够,他很懂得什么时候该适可而止,毕竟以后还得朝夕相处,而他对迹部忍还挺感兴趣,也没必要再增加对方的厌恶值,他拍了拍手,收起了身上的气场,又恢复了平日里玩世不恭的模样,“我们也该去校长那边了,迟到太久又要被说了。”

“忍酱。”感觉到危险消失后,阿纲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一些越俎,他急忙松开了抓着迹部忍手臂的手,“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迹部忍看着阿纲,虽然阿纲现在可能还不太了解事情的全貌,但她确实是自私的设计了阿纲,但阿纲对此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怨恨。虽然迹部忍并不后悔自己的决策,重新再选择一次,在相同的情况下她还是会做出一样的选。但是对阿纲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内疚,以后还是再对他好一些吧。

迹部忍说的“好”那就一定是真好,虽然也许并不一定是对方想要的“好”,但那就不是迹部忍该关系的事情了。

“阿纲,等会我再跟你解释。”迹部忍安抚着阿纲不安的情绪,“现在我们先跟五条老师过去。”

看到迹部忍淡定的笑容,阿纲也慢慢平静了下来,他点了点头,然后跟在迹部忍身后和五条悟一块离开了。

校长办公室里,平日闲着就会开始做咒骸的夜蛾正道此刻却安静的坐在办公桌前,他双手交握着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表情看上去也有一些凝重。

直到听到敲门声和五条悟的声音后,他才稍微的控制了一下自己的表情。

“悟。”夜蛾正道有些不赞同的看了眼站在办公桌前的五条悟,“你这迟到的毛病能不能改掉啊?”

“迟到个七八分钟有什么关系,老师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就好了。”五条悟丝毫不以为耻,并且坚持下次再犯。

这么多年下来,夜蛾正道也算是了解了五条悟是什么样子的人,也就没有再苦口婆心的继续劝说,更何况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知道五条悟把那个叫迹部忍的少女带回了咒术高专后,上层已经多次施压,这迹部忍也才到咒术高专没多久,他就已经收到了好几个来自上面的“命令”。

打发掉前来传信的咒术师,夜蛾正道觉得头越来越疼了。然后他又看向五条悟身后的少女,知晓她大概就是迹部忍,这次风暴的中心,和五条悟一样能够改变未来咒术界、诅咒界、咒灵平衡的存在。

她的存在甚至还影响着普通的人类。

只是看外表的话,迹部忍根本看不出是这样危险的存在,她甚至比咒术高专的学生看着还要无害。

但夜蛾正道也明白,对于咒术师来说,外表这种东西从来都是骗人的。

“悟。”夜蛾正道并不打算隐瞒五条悟,他相信着这个咒术界最强,而且真要把他给惹恼了后果更加不堪设想,“上边让我把她交出去。”

夜蛾正道指了指迹部忍。

“他们想的倒是挺美。”对于咒术界的高层,五条悟好像从来不打算隐藏自己的厌恶,“就那几个老骨头真的是小忍的对手吗?”

听到五条悟的话,夜蛾正道忍不住又多看了眼迹部忍,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迹部忍还是一脸淡定,就好像他们口中讨论的那个人并不是她一样。

“那你打算怎么做?”收回视线,夜蛾正道问道。

“小忍会留在咒术高专,和悠仁他们一样。”五条悟将迹部忍推到自己跟前,笑眯眯的开口,“我会负责看着她。”

“和虎杖他们一样是什么意思”夜蛾正道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悟,你该不会……”

他知道五条悟做事向来不拘小格,但这也太胡来了吧。

“没错,我们一开始不就希望她转到咒术高专吗?”五条悟有些无辜的开口,“现在不就和我们最开始的计划一样?”

“那是之前。”夜蛾正道还是有些顾虑一旁的迹部忍,他压着声音道,“她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有我在。”五条悟将手放在后脑勺,言语之间有几分的傲慢,但也是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你怕什么?”

夜蛾正道和五条悟眼神交流了一会,知道对方是一定不会改变主意后,他叹了口气:“悟,你总是这么胡来。”

像是认命了一样,夜蛾正道摆了摆手:“那我要怎么回复上面?”

“实话实说就可以了。”五条悟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冰冷,“对了顺便帮我给上面带句话,别妄想把人带走,除非他们想被全灭。”

“这话我可不能带。”

“啊,那就随便你了。哦,差点忘了另外一件事。”五条悟又恢复了温柔好老师的模样,“他也一块转学到这里,转学手续就交给你了。”

阿纲瞳孔瞬间放大,他想说他在并盛很好。那里有京子有狱寺山本他们,他并不愿意转学。可目前这情况好像也由不得他开口,忍酱刚刚说会解释,他也只能等回去后再问清楚情况。

“悟,你胡闹归胡闹。”夜蛾正道似乎有一些生气,“但最基本的规矩你也该懂吧?我们不能把一般人牵扯进来,咒术高专是不会收普通人。”

“他可不是普通人。”五条悟拍了拍阿纲的肩膀,“放心好了,我自己有分寸。”

夜蛾正道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我只希望你不要给我惹麻烦。”

“校长该再信任我一点。”五条悟一左一右搂着阿纲和迹部忍准备离开,快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他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突然转过头看着夜蛾正道,“啊,校长关于宿舍的安排我有个建议,能把阿纲和伏黑安排在一间宿舍吗?”

“咒术高专的宿舍还是够的。”

五条悟突然坏笑了一下:“只是觉得这两个人待在一起可能会很有趣。”

阿纲感觉背后一冷,总觉得自己被算计了一样。

迹部忍看了眼五条悟,又想到那个看着好像有些一本正经的伏黑惠,虽然看着脾气不好的样子,但应该是那种会一边抱怨一边照顾人的人?阿纲和他一块也许也不错。

这么一想,迹部忍也就没多说什么。

总之,和本人意愿没关系,阿纲和迹部忍就这样成了咒术高专一年级学生。

“首领,你刚刚说了什么?”这里是港口Mafia的总部,森鸥外的办公室里,刚结束任务回来正在和森鸥外报告的中也在听到森鸥外的报告后,整个脸色都变了,“阿忍失踪是怎么一回事?”

中也怎么也想不到,他只是出了个任务,自家房子就塌了?

到底是哪个人竟然不怕死的对他的阿忍动手,他一定会让他们后悔出现在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