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美人攻二由我守护! 》大明湖畔小青蛙

22. 第 22 章

遇到瓶颈,就先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苏桉是这么想的。

所以在没搞明白林砚骤变的态度是怎么回事之前,他趁着国庆小长假多方打听,问到了能修那只坏手表的地方。

修表师傅以前四处摆摊,手艺精湛的出名,年纪大了腿脚不灵便才歇在家。

苏桉从老师傅嘴里了解到,林砚的手表不是款式旧,这块表本身就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

表的年纪比林砚还大,那他肯定不是它的第一任主人。

看嘛!这手表果然对林砚来说很重要!

除了表镜碎了和指针不能走之外,林砚把手表保护的很好,但旧部件难找,老师傅眼睛又花,他本不想接这个活,可耐不住苏桉有诚意,三番两次到访,每次手都没空着,态度好出价又高,就只能接下来尽力而为了。

*

高中假期难得,苏桉一开始也有学习的计划,可他也实在高估了自己的自控力,林砚不在,苏桉拖延症相当严重,计划要在第一天做完的作业到第三天还没写完一半。

七天假转眼只剩两天,要不是修表的老师傅打电话说手表修好了,那苏桉放假到现在都一事无成。

作业没写多少,但苏桉已经按捺不住去拿手表的心情了,可苏妈妈的电话还是抢了先,“儿子,你在家里干什么呢?忙不忙?”

“没干什么。”苏桉翻了翻桌上才做了三道选择的生物卷子:“我在做生物卷子。”

“哦哦。”苏妈妈柔声应下,略有担忧道:“你们生物课怎么布置这么多作业啊?从前天写到现在都没写完。”

苏桉:……

妈妈对不起,我现在写的还是前天那张。

物理的进度是林砚带他补上的,苏桉现在学其他科目还是很吃力。

如果林砚还在他身边就好了。

听出儿子早没了再做作业的心思,白玲在电话里笑了笑:“累了就歇一会儿吧,正好妈妈有事想找你帮忙。”

“好,是什么事啊?”第一次收到白玲的嘱托,苏桉立刻应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今晚有个宴会,妈妈不想自己去。”

“宴会?”

“是啊。”

白玲叹了口气:“妈妈知道你不喜欢凑这种热闹,本来我都跟你爸说好了,让他回来陪我一起去,没想到他飞机在中转站延误了,最早也得凌晨才能到。”

苏妈妈今晚要参加的是募款的慈善晚宴,到场的都是远岱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个圈子不大,有苏家不少客户和以前合作过的朋友。

像这种不太正式的社交场合,大部分人都是拖家带口的去,聊八卦的同时多少谈些生意、搭搭人脉,一个人去多少是有些尴尬。

以前白玲宁愿一个人去也不会考虑苏桉,毕竟她这个儿子眼里没有苏家,只有霍穆,但现在不一样了。

白玲回国这一阵,跟苏桉关系日渐亲近,她偶尔也会希望苏桉能陪自己做些什么。

苏桉确实很乐意陪白玲参加活动,他边打电话边收拾起凌乱的书桌:“那我该去哪里跟你汇合?”

“不用这么麻烦啦,刚好我也要回家一趟,你在家等我就好。”

“嗯。”

从苏桉嘴里得到肯定的答复,白玲眉开眼笑,声音也更温柔了。

取手表的计划不得不暂且作罢,苏妈妈动作很快,苏桉刚收拾完书桌她就拎着一精致的手提袋进了门。

白玲今天穿了件米白色的法式及膝裙,长卷发优雅挽成髻,戴着珍珠耳环,踩着中跟小皮靴,领口还别着一红宝石胸针,风韵犹存,楚楚动人。

当然,她给苏桉准备的也是一套米白色的秋款西装,刚好跟她身上的半裙配套。

*

宴会主办方承包了城郊的一处酒庄。

丈夫虽然没能及时赶到,但有儿子陪在身边,白玲心情一样很好,尤其在苏桉抢先下车、绅士地帮她开门的时候,苏妈妈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夜里风凉,白玲穿的又少,苏桉本想带妈妈快些进大厅,她却摆了摆手:“别着急呀,你霍叔叔的车就在咱们后面,等一等他打个招呼吧。”

霍叔叔?

这个姓让苏桉感觉很不妙。

不过既然白玲这么说了,他还是听话等在了原地,还脱了身上外套披在了妈妈肩膀上给她挡风。

于是白玲脸上又笑开了花。

苏家母子没等太久,很快就有一辆黑色宾利停在他们跟前,副驾驶门开,跨出一条长腿,下车人一身黑色英式西装,精致的剪裁明显是量身定制,衬的着装人肩宽腿长。

哈,果然是霍穆。

只不过今天霍总攻的目光比平时还要冷上几分,苏桉很快就明白了原因:霍穆的父亲霍渊跟他年轻的新妻子袁茉莉一起从后座下来了。

夫妻俩很是恩爱,袁茉莉一下车就挽上了霍渊手臂,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俩是一对似的。

霍穆见状却只是冷嗤一声,像是觉得他们可笑,不愿意与他们为伍,可他刚想走掉就发现了酒庄门口站着的苏桉。

霍穆神色复杂起来。

苏桉顿了顿,他感觉霍穆好像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但碍于霍渊和袁茉莉在场,他始终没有上前。

“哟,这不是白总吗,好久不见了。”没理站在一边的霍穆,霍渊直接跟白玲握了手。

“确实很久不见了,霍总。”白玲客气一笑,她确实不满儿子以前只围着霍穆打转,但这不影响苏家跟霍家的合作关系,虽然转业主跨境,但苏家手头还有两块地皮,置办出来要投不少钱,少不了要借霍家的力。

跟霍渊打过招呼后,白玲也没忘苏桉,她用胳膊轻推了推儿子:“苏桉,打个招呼啊。”

“霍叔叔好,阿姨好,霍、霍穆。”

霍穆没理他。

“真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一道甜腻女声响起,霍渊还没开口,话头就被袁茉莉抢过。

她无视了另一边的霍穆,拉着霍渊胳膊满脸娇笑道:“真希望我肚子里的这个以后也能像苏桉一样乖,不过归根到底还是白总您的家教好。”

“这是……有好消息了?”白玲迟疑片刻,本能看向霍渊。

实际上,袁茉莉是第三者插足进的霍家,但霍渊消息瞒的很好,连霍穆都是到小说后半段才了解的真相,所以才会对袁茉莉和霍渊下那么狠的手。而现在,霍穆还不知情,对父亲和继母的不满也只源于父亲离婚后新欢找的太快,还有两人平时对自己的苛待而已。

霍渊出轨的丑事,白玲这个外人更不可能了解。

苏妈妈跟霍穆生母关系更好些,但既然霍渊另外成家了,免不了要对他的新妻子说客套话,就随口恭喜了两句。

而霍穆,在家长们愈发融洽的关系里再找不到待在这的意义,只余光多扫了苏桉一眼,招呼都没打,抬脚就走了。

明显感觉到霍总攻那张冷脸又冰了几分,但苏桉没跟上去,他无意插足霍家恩怨,倒是猜测袁茉莉现在肚子里怀的这个肯定是日后会流产的那个。

霍总攻的过去也很坎坷啊……

看过小说,知道全部剧情,苏桉目光忍不住追向霍穆背影,却不想他才一转头就对上了袁茉莉一张笑脸,她试探道:“怎么不跟霍穆玩去呀。”

“呃……”没想到袁茉莉又把话落在自己身上,苏桉停顿之后客气道:“我跟霍穆在学校每天都见,没少一起玩,倒是我妈难得回家,我想多陪她一会儿。”

“咱家苏桉果然孝顺。”

袁茉莉笑着拍了拍苏桉肩膀,笑意却不达眼底,她问过这一句后就再多说,但苏桉总能察觉到袁茉莉跟他人交谈时,若有似无瞟向自己的视线,说不出的奇怪。

这一晚霍总攻都孤身一人倚在窗边,一脸深沉,虽然去找他搭话的富二代不少,但他一个都没搭理,也不知道是在走神想些什么。

白玲倒是很忙,跟霍渊叙完旧进门也没一刻清闲,到处在跟人打招呼。

又跟一很久不见的老朋友聊完天,苏妈妈回头刚好撞见儿子对着霍穆若有所思,她眉头一皱,虽然心有不安,但还是开口问到:“要去找霍穆玩吗?”

“不了,我们俩都什么年纪了,哪有什么好玩的。再说了,我不是说过想多跟你待一会儿嘛。”

知道白玲是担心他跟以前一样见了霍穆忘了妈,苏桉两句话解决了她的担忧。

晚宴是以自助餐的形式供给的,虽然是酒庄,但餐饮足有米其林挂星的水准,苏桉咬了口刚才随手拿的咖喱角,边嚼边问:“对了妈妈,当初为了三中实验班的名额,你跟爸爸给三中投了项目,那霍穆呢?”

霍总攻也明显也不是学习的料。

“霍穆啊。”儿子对霍穆淡然的态度让白玲松了口气,她见苏桉喜欢吃咖喱角就又给他夹了一份,随口道:“你霍叔叔给学校捐了两栋楼。”

“噗——”

苏桉差点被咖喱角呛死。

白玲来这一趟出了见旧友还有工作上的事要谈,她没陪儿子太久,帮苏桉拍完背就找朋友私聊去了。

咖喱角酥皮软芯,苏桉吃的挺上瘾,吃完想再拿的时候却发现那边桌上的空了。

好在酒庄的服务到位,没等苏桉开口,旁边领班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没过两分钟就有人来续上了,远远看到那人的脸,苏桉又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瞧瞧这不染凡尘的高贵气质。

再瞧瞧这难描难画的美人面!

眼前这个端着盘子、穿着一身侍者服的青年除了林砚还能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