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暗恋十年的白月光HE了 》一叶菩提

5. 第5章

程芸以前的家就在这附近,林菁她爸公司破产,家也被查封拍卖后,便搬进了她家。

那是栋很老旧的小区,没有电梯,面积也不大,数座高楼紧密挨着,但邻居们都很热情。小区墙角是数棵野生的栀子花树,每到三月,满树的栀子花竞相盛放,香气萦绕着整个小区。

刚搬过来那几年,生活很艰难。林家的钱全赔了进去,林菁读书要钱,程芸她妈复健吃药也要钱。为更好地照顾妈妈,程芸选择了放弃学业。

她白天上班,晚上则拉着批发来的衣服去老广场摆摊,天天早出晚归。

那时候老广场人很多,热闹非凡。林菁放学后,也提着篮子去摘栀子花,摘完一篮后,跟程芸一块去广场。

程芸负责卖衣服,她则绕着广场一圈圈地兜售栀子花。

只是时间匆匆,转眼几年过去,广场还是原来的广场,却早不复当年的热闹繁华。

往事纷沓涌过脑海,两人隔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相视。眼前的广场实在留下过太多记忆,以致一个石墩,一面墙壁,都能轻易勾起记忆深处的场景,恍惚间,像是又回到了久远的从前。

那是林菁度过的最艰难也最美好的时光。但她很清楚,她们都再回不去了。

“菁菁?”程芸惊讶看着走到面前的人,眸底满是不解,还夹着点不自在的懊恼:“你怎么会在这?”

林菁挎着款低调而奢华的包包,浓黑秀发随意扎着,洁白绣花长裙勾出曼妙身姿。那双疏离淡漠的无机质的眼眸中,一切过激的情绪都被理性地克制住。

她认真看着程芸,把对方表现的所有情绪尽收眼底,自然也没错过那一闪而过的懊恼。

话音落下后,在林菁的静默中,程芸很快想通整件事。

她抬起手腕,发现现在正好是十二点整,先前联系她的人的确说过,与她面谈的人姓林。她霎时恍然大悟,难道林菁便是GK所说,那位想跟嘉铭合作的林总?

她脸上的震惊跟诧异丝毫没办法掩饰。

林菁知道她猜到自己身份了。她低笑了下,对程芸看到她时那刹那的懊恼仍很在意,于是问:“怎么?见到我很失望?”

她打定主意,程芸若敢说“是”,她立刻转身就走。

“怎么会。”程芸摇头否认,将调皮滑到额前的几缕长发勾到耳后,笑容尤为勾人:“只是没想到来的是你,有些意外。”

林菁被她这么笑吟吟看着,耳朵尖忽地泛起红,连忙微微转过头,如掩饰什么般看向别处,口是心非地嘴硬道:“你……你别以为我这么做是为了你。我是觉得嘉铭发展前景不错,才考虑谈合作的。况且我也还没考虑清楚,到底要不要跟嘉铭合作……”

她说到这顿了顿,像是怕程芸失望,又及时补充道:“当然,你要是好好表现,我一高兴,跟嘉铭合作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程芸见她这幅模样,不禁低头笑出了声,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林菁竟还是这脾气,一点都没变,可爱的很。

“好。”她笑眯眼眸,唇角随之扬起,宛如魅惑众生的狐狸,嗓音亦婉转缠绵:“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她说完又向上举起那篮芳香的栀子花:“还有,谢谢你送的花。”

林菁抿着的唇泛开笑意,揉了揉滚烫的耳朵,视线扫过不停往这边看的人,神情忽然变得凶狠起来,像头护食的狼崽,紧接着看向程芸,不满道:“你能不能别笑得那么好看?”

很多人都在往这儿看,林菁对此极不满,像是本独属于她的宝物,却被旁人亵渎了。

她却没发现,那些视线之中,也有很大部分是冲着她来的。

程芸眸底划过丝无奈,对林菁这既无理取闹又过分的要求亦感到为难:“长得太好看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林菁顿时被噎住了,无话可说。

正准备说话,没想到肚子先叫了起来,林菁捂着肚子,一脸的尴尬。

程芸倒一点没笑话她,体贴问:“你想吃什么?”

林菁道:“都可以。”边不着痕迹地伸手戳了戳肚子,叫什么叫,能饿死你不成?

程芸看了看周围,她这些年都在隔壁市上班,但她妈住这边,她还是会经常过来,对这儿的环境很熟悉。

“那你跟我去个地方。”她想到什么,神神秘秘地道。

林菁没多问,跟着她上了车。

这个点路上车很多,程芸专心开车,视线看着前方。两人都没说话,气氛一时有些沉默。

红灯亮起,程芸提前踩下刹车,汽车稳稳停了下来。

林菁侧头看着窗外熟悉又陌生的环境,眼中染着茫然跟怀念。

这条路她跟程芸曾经走过很多遍。七年过去,这里远远看着变化不大,但又变了很多。许多熟悉的店铺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新的店铺。

这是从家里到广场的必经之路,走路要半个小时,后来程芸攒了点钱,买了辆三轮车,骑过去只要十多分钟。

傍晚时分,她会和程芸一起把衣服、晾衣杆等搬上车。程芸在前边骑车,她则抱着装满栀子花的篮子坐在后边。

收工回家时,往往都快十点了。街上的路灯一盏盏亮着,路边难见到行人。她们唱着歌,边往家里赶。驱散黑暗的路灯下,两道影子渐行渐远。身体满是疲惫,心底却是欢乐的。

那会对她们来说,最开心的莫过于到家后数钱的那刻。

“我回去过。”林菁忽地出声打破沉默,目光像是看着前方,又像是透过前方看向更远的地方:“但小区不在了。”

程芸微愣,表情有些复杂:“嗯,小区几年前就拆了,赔了一笔钱,我跟我妈就在隔壁新买了套房。”

林菁不知在想什么,微垂的眼睑遮去满目的黯然,语气如常道:“阿姨身体还好吗?”

程芸十七岁那年,爸妈意外出了车祸,现场很惨烈,她爸抢救无效当场去世,妈妈也受了很严重的伤,危及性命。若非急着要钱救命,以程芸的性格,是绝不会答应林穆住进林家的。

十七岁的程芸非常漂亮,美得惊为天人,但她毕竟还没成年,林穆也没那么丧心病狂。程芸十八岁前,他没准备碰对方。只是谁都没想到,林穆没能等到那一天,就因公司破产,在崩溃绝望之下跳楼自杀。

林菁曾听程芸说,她没怨过她爸。毕竟若不是林穆,程妈妈根本走不出重症监护室。那地方每天花的钱,对当时的程芸来说都是天文数字。

离开重症监护室,程妈妈又在普通病房住了好几个月。回家后,她的腿仍不能行走,需要长期坚持复健。

林穆跳楼自杀后,她们搬回程家,辞退了保姆。那段时间程芸要上班,要摆摊,还要照顾妈妈,尤其程妈妈生病后,变得特别悲观易怒爱发脾气,她几乎被生活的重担压得喘不过气来。林菁心疼她,想帮她,但能做的实在有限。

对她们来说,那实在是段漫长又绝望的黑暗时光。

“恢复的挺好,跟正常人没什么差别,只是情绪不能太激动,也不能干重活。”程芸笑着道:“我前两天打电话给她,她还忙着去跟阿姨们跳广场舞。说是过段时间有个比赛,得把舞练熟。”

林菁听着也情不自禁笑起来,发自内心道:“那就好。”

那段黑暗不幸的岁月已经越来越远,眼前皆是明媚充满希望的新生。

程芸带林菁去的是家面馆。面馆宽敞明亮,墙壁刷的雪白,桌椅很新,像是刚装修过,顶上的招牌写着“张记面馆”四个字。

林菁一脸难以置信:“你带我来吃面?”

“嗯。”程芸笑看着她:“你忘了?你可最喜欢吃她家的面了。”

正说着,老板迎了出来,程芸连忙打招呼:“张婶好。”

张婶约莫五十多岁,慈眉善目,特别的热情:“小芸,是你啊,快坐,今天想吃什么?”

“一碗牛腩面,一碗牛肉粉,粉不要葱,谢谢。”

张婶点点头,这才注意到林菁。她起初没多想,这会越看林菁越觉得眼熟,惊讶问:“你是菁菁?”

林菁回过神来,礼貌笑道:“张婶,好久不见。”

程芸说完那句话,林菁就知道这是哪了。以前她跟程芸去广场摆摊,路上就会经过这家面馆。程芸隔三差五会带她来吃一顿,算是奢侈一下。她最爱吃这家的牛肉粉,牛肉有嚼劲,吃完口齿留香。那时林菁常盼着能来这,哪怕后来出国,也时不时地惦记这儿的味道。

只是她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这家面馆竟然还开着。她还能吃到熟悉的味道。

“哎,是好久不见,时间过的可真快,转眼就这么多年了。你比以前更漂亮了。”

张婶跟她们聊了几句,见到林菁更是高兴,让她们坐着等会,她先去煮面。

面馆是开了很多年的老店,味道好,分量大,老板还热情好客,因此生意很好,回头客特别多。

程芸和林菁找了张没人的桌子坐下。没一会,张婶端着两个热气腾腾的碗过来。

面是程芸的,粉是林菁的,一向如此。林菁闻着诱人的香气,迅速尝了口,口中满满都是熟悉的味道,多年过去,还是那么好吃。

她嚼着粉条,恍惚间,像是被拉回从前,那时她跟程芸也像这样坐在面馆,吃的狼吞虎咽。

她下意识放慢动作,仿佛眼前这碗粉是什么山珍海味,须得全神贯注地品尝。

程芸吃完面,林菁的粉才吃一半。她多看了林菁几眼,刚好趁这时间去了趟洗手间。

张婶忙完过来,乐呵呵地问:“好吃吗?味道没变吧?”

林菁摇头,这碗粉让她感觉自己像是从没离开过这里,更没离开过程芸。这些年的那些空白、陌生感都被这一碗粉给填满。

“没变,还是一样好吃。”她认真说道。

“好吃就成。”张婶笑道:“你姐的努力算没白费。”

林菁微愣,眸底划过一丝不解:“什么意思?”

“说来话长。前年这个时候,我老伴突发脑溢血,急需用钱,我该借的都借了,实在筹不到钱,就准备把这店转了。关键时刻,是小芸劝住了我,不止如此,她还借钱给我们,解了燃眉之急。我们在这开店这么多年,要不是走投无路,哪舍得转店。这事我和老伴都特别感谢小芸。后来我才知道,小芸那时候帮我,是因为你喜欢吃我家的粉,她是怕你回来了,再也吃不到熟悉的味道了。你这姐姐,对你是真的好,你以后可要记得对她好。”

林菁看着张婶,动作忽地顿住,无机质的琉璃色眼眸深处,涌动着炙热的暖流,嗓音略微压低,却难掩从每个字里蹦出的喜悦:“当然,我会对她好的。”

她一字一句说着,每个字都咬的很重,更像是某种郑重的承诺。

“你们在说什么?”旁边忽地响起程芸好奇的声音。

她这趟厕所去了起码十多分钟,蹲得脚都麻了,出来就看到张婶跟林菁在说话,聊的还挺投机。

张婶笑笑没说话,刚好有客人进来,连忙去招呼了。

林菁迅速收敛情绪,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略带不满道:“说你是不是掉进厕所了,那么久还没出来。”

程芸屈指轻敲了下她脑袋,不悦道:“怎么跟姐姐说话呢,没大没小。”

林菁被敲了脑袋,忽然恶向胆边生,站起身一下揉乱了程芸头发,接着趁她还没反应过来,转身就跑。

程芸顶着头被揉乱的头发,气得不行,迅速突破不准她给钱的张婶,成功扫到墙上的二维码。

付完钱,她拎着包包飞快朝林菁追过去,边追边气势汹汹地威胁:“你给我站住,不许跑。等追上来,看我怎么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