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能力者都是我信徒 》惜迟暮

第三支箭

“真的吗?!确定了吗?!”祈急急的问道。

“确定了!这家伙,真的是疯了!”福葛咬牙切齿的说道,“祈,你还记得你的INS上有个叫做波鲁那雷夫的人爆料迪亚波罗的替身能力吗?他也是迪亚波罗的敌人。你去日本以后,布加拉提用你的INS账号联络上了他,我们和他见了一面。”

“然后呢?”祈连忙问道。

“其实那个时候情况就有些不妙了,”福葛的声音压低了两分,“当时迪亚波罗就因为信了这个不知名的邪神突然力量暴增,但是波鲁那雷夫告诉我们他那里有可以战胜迪亚波罗的武器,是一支黄金色的箭。”

“你们拿到了对不对!”祈惊喜的说道,不然没有办法解释迪亚波罗怎么突然爆炸跑来日本寻仇。

在祈和福葛对话的时候,其他人也没有闲着。得知迪亚波罗居然想上演灾难大片之后,港口黑手党和警方的人都震惊了。

警车和港口黑手党的黑色轿车呼啸着向港口黑手党的大楼冲去。

祈也跟随着太宰几人一路跑上了车,任由司机将车开得像是插上了想象的翅膀,一路风驰电掣。

“一开始的确是拿到了,”福葛的声音沉痛了起来,“因为那支箭有些奇怪,它似乎可以挑选主人,迪亚波罗显然不在它的兴趣范围内,所以无论他怎么抢,那支箭都视他的手为空气,根本就抓不住。倒是乔鲁诺一下子就握住了它。”

祈的心情也跟着沉了下来,“结果……?”

“是的,那家伙突然切换了第二人格,托比欧竟然把箭抢走了,他的能力进化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他带着箭来日本了。”

“那支箭可以让他变得很强吗?能有多强?所以他真的是带着箭来找我和森先生麻烦的吗?!”祈简直要气秃了,这什么品种的记仇沙雕。

“那支箭的能力替身只是一次性的,如果想要用它,必须要每一次都用箭扎自己一下,但是这都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的是,祈,从托比欧疯疯癫癫的言行里,我们觉得,那支箭和你有关系。”福葛严肃的说道。

祈彻底失语了,他不明白啊!为什么他会和提升他人替身能力的箭扯上关系?!

“听他的意思这支箭……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福葛说道这里欲言又止,“所以他决定带着这支箭跳进大漩涡,让你永远也得不到它。”

祈:“……”这是什么绝世衰人——!可他是无辜的啊!他连箭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就对他来说很重要了?

想了想,祈冷酷的说道:“不然你们就让他跳吧!这样一来世界和平,也没他什么事儿了。”

福葛:“……醒醒,我看托比欧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起码得把他拦下来问一问为什么那支箭会和你扯上原因吧?”

司机一路飙车到了港口黑手党大楼下方,祈匆匆下车,“他别是驴你们的吧!那箭怎么可能和我有关系?”

说着,他还十分迷茫又无助的瞅了瞅太宰三人,谁知道无论是中也还是悠仁亦或是太宰治,都对福葛透露出的这个情报没有任何触动。

“你们这什么表情!都不觉得惊讶吗!”祈跳脚。

太宰治随口应道:“是是是,很惊讶哦,所以快点继续和你的大家长交换情报吧,我还得把五条老师给叫过来,这种大场面,让他上场总是应该的吧?”

港口黑手党附近乱成了一锅粥,人群被警方安排着疏散,而港口黑手党的黑衣男士们则是手握武器站在附近严阵以待。

中也却突然伸手拦住了太宰治拨通号码的动作,赭发少年对着太宰治摇了摇头,“让五条老师留在祈身边,飞机我一个人就可以。”说着,他看向了祈,“你们去大漩涡吧,等到飞机解决完了,我再过去。”中也对祈几人说道,想了想,他补充道:“我得把飞机打下来。”

“……你一个人可以什么?”祈呆呆的问道,“还是徒手打吗?!”这世界是不是有点太过魔幻!

把飞机打下来?!虽然早就知道中也很厉害了,但现在还是有点突破祈的想象了啊!

太宰治只思考了一秒便把中也扔在了原地,然后带着祈和悠仁坐上了车,三人和司机又向着大漩涡飞驰而去。

“很好,祈,你一定要呆在你们那边战斗力最强的人身边。”听到起那边的动静,福葛沉声说道。

祈有些不解道:“为什么?你是需要五条老师在关键时刻把他从大漩涡里捞出来吗?”

福葛沉默了一秒,道:“当然不是,而是迪亚波罗这家伙,并没有信邪神,只有他第二人格托比欧信奉……”

祈:“……他们没打起吗?!”

“你能懂我的意思了吗?”福葛艰难道,“所以你一会儿见到的也不知道是一个拼命想要逃命的迪亚波罗,还是一个疯狂想要送死的托比欧……”

祈:“……”草!不愧是前任老板,这也太会玩了!

“所以别挂电话,我们预计会比迪亚波罗晚到十分钟,你要实时通报迪亚波罗的状况。”

-

当飞机出现在森鸥外视野里时,这位港口黑手党的统治者表情依旧平平。他甚至连爱丽丝都没有叫出来,只身一人坐在大楼的顶层直视着这次危机。

如果连这种动作都应对不了,那可真是太失格了。

可话虽如此,森鸥外还是想把迪亚波罗给切成段。

这狗东西当初自己疑心病重,所以特意折腾了个第二人格去接近天宫院祈,结果屁事没干成,迎面撞上了挥舞着降智大砍刀的天宫院祈,先把自己给搞了个半死。

他胸前那个大洞至今都是一个未解之谜。

自己作死也就算了,居然到了后面被一群小辈追着在意大利境内捶打,走投无路还去信仰了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蹦出来的邪神。

要他说,混成这副惨状,还不如去信仰佛祖,好给他一个智商健全的来生,省的在这儿天天丢人现眼,临死还要拽个人一起徜徉在智商盆地。

回想了迪亚波罗这番弱智行为,森鸥外心想,这真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吗?

然而,失了智的迪亚波罗自然不可能感受到他人内心的腹诽,只会一意孤行的当美丽的头铁娃。

这时,飞机已经离森鸥外越来越近了。

-

“……中也留在那里真的没有问题吗?”祈扒拉在车窗上往后看。

他们离大漩涡只有一公里不到了。

太宰治伸手抓着他的衣领把他拎了回来,“担心小矮子做什么?这可是最硬的功绩,因为这次的事件,他很快就能晋升了。”

而脑袋伸出了另一侧车窗的虎杖悠仁突然大喊道:“来了!越来越低了!”

祈和太宰治的视线同时向天空望去,果然,一架巨大的客机开始低空滑行,一个照面,它便向着几人的身后冲去。

“迪亚波罗到了吗?”福葛在手机那一头紧张的问道。

“……应该是,因为飞机到了。”祈也因此心跳加快了。

就在这当口,车子已经行驶到了大漩涡的边缘,三人迅速跳下了车去。

没等祈走进笼罩在大漩涡外围的帐里,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穿透力十足的咆哮:“给我去死——!”

祈下意识的回头,只见那架直冲□□大楼撞去的飞机竟在半路就被截停了,它像是撞上了看不见的障碍物,任它引擎轰鸣,都不能再前进一部。

祈甚至没有看到发出咆哮的中也究竟在哪里,那架巨大的飞机就这样停滞在半空中,然后,它便从中间被人撕扯开来,硬生生的断成了两节,然后,便被一前一后的砸进了海里。

……这也太非人类了吧!

没给祈太多内心咆哮的时间,虎杖悠仁看着天空瞳孔地震:“……居然还真是奔着大漩涡去的,我还以为他能降智到坐在飞机上被中也一同解决了呢。”

祈举着下意识的也抬起了头,只见一个人形生物张牙舞爪的从空中落了下来。

最重要的是,没带降落伞。

“——托托托托托托比欧!你居然敢背叛我!”

于是,整个大漩涡的上空,回荡的都是迪亚波罗声嘶力竭的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