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能力者都是我信徒 》惜迟暮

第三支X

五条悟的一番话,强行将祈有些发散的注意力给扯了回来。

虽然早在意大利的时候他就觉得世界的构成有些奇葩了,但直到他见识了眼前的大漩涡,才彻底意识到替身使者其实不算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祈下意识的问道,他和悠仁懵逼的对视了一眼,接着就发现除了他们两个宛如村通网的人,其他人都十分镇定,“所以你们早就知道这里了?”

“一开始是不知道,但是后来,想不知道也有点困难了。”太宰治随口答道,他似乎在目测这旋涡的直径,“有意思,比上一次扩张了一百米左右。”

“这是什么,到现在也很难判断,毕竟下去的人没有一个爬上来的。”五条悟将眼罩带了回去,他动作熟练的让它把自己的头发塞了进去。

……怎么说呢,明明不戴眼罩让头发散下来就很好看,可这么一搞,就非常像一把毛发旺盛的扫把了。祈在心里暗搓搓的想道。

他的眼神慢吞吞的从五条悟身上移开,又看向了大漩涡,这样一个东西,居然也有勇士敢跳下去吗?

……等等?!有人跳下去了?!

“为什么要往下跳?!”祈震惊的问道。他居然才意识到问题的关键!

“当然是为了将里面的情报带回来,但是没有人成功过。”中也脸色不太好看的答道,“往下落的过程中,会有东西从黑色的漩涡里钻出来,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死在怪物手上,百分之一是落下去了,然后就此失联。”

祈头皮都开始发麻,他忍不住探头去看翻涌的旋涡,好家伙,这得有几百米深了吧?自由落体上百米,然后就此消失不见……

怎么想他都觉得太吓人了。最要命的是,人类对这种深不见底的东西都有潜意识的恐惧,祈甚至不敢去想象那些人在落下去的过程中会想些什么。

“中也,来这种地方没关系吗?”五条悟轻声问道。

祈和有人不明所以的看着五条老师,什么意思?

“别看了,”中也不满的往下压了压帽檐,“我就是从这里诞生的。也就是从我诞生的那天不久后,人类发现了这个大漩涡。”

“说是大漩涡不太恰当吧?它当时明明只是一个黑点,结果扩张的速度越来越快,那个时候,人类才意识到,原来荒神被镇压在这里,根本目的就是为了镇压大漩涡。”太宰治淡淡的补充道,“所以后来后悔也没用了,政府可是预测,这东西会在两年内吞噬全世界呢。一旦出笼,哪怕是把荒神原样塞回去,也起不到任何镇压的效果了,只能看着它越来越大,直至将全世界吞没。”

祈:“???这是什么冷笑话吗?”

他觉得自己脑袋上的头发都竖了起来!这和他以往知晓的似乎不是一个世界吧!

两年是个什么魔鬼数字?!那真是快到让人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准备。

太宰治笑了起来,“当然不是,而是荒诞的现实哦。”

“……所以你们其实一直都知道这个事吗?”还能活的像普通人一样?祈光是想一想世界末日就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太宰治不解的问道。

祈:“……”哪里都奇怪啊!这心理素质已经强到要逆天了!

虎杖悠仁完全懵了,“……所以世界是真的要末日了吗?!”他终于后知后觉的认识到了这恐怕不是在开玩笑。

“答对了,就是这样。”太宰治无所谓的说道,“所以,现在人类的难题,就是攻克这个大漩涡,来看一看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那为什么我今天才知道?!不,应该说,这个东西所有人都知道吗?”祈崩溃的说道。

中也奇异的看了他一眼,“你当然不是,这本来就是机密。提前公布这件事制造恐慌吗?不,只有在完全压不住的时候,大漩涡的存在才有可能被透露出去。”

祈又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事情,“所以森先生到底是怎么敢还呆在这里的?!就不怕一觉醒来自己的楼没了吗?!”

中也和太宰治的表情突然变得微妙了起来,“……当然是怕的,”中也小声说。

太宰治一脸同情的说:“不然他为什么要千里迢迢跑到意大利去谈生意?还不是缺钱买新楼?”

祈:“……”

“好了,现在说正事吧。”太宰治中断了这个惨痛的话题,并将迪亚波罗要来日本的事情告知了五条悟。

这位人民教师没有半点惊讶的意思,只是平淡的示意自己知道这件事了,并让他们赶紧离开这里。

“那你呢,老师?不和我们一起走吗?”眼瞅着大家都要往回撤了,而五条悟却还是站在大漩涡的边缘,祈忍不住问道。

“我的任务,可是还没有完成呢”五条悟笑吟吟地说道,在这种景况下,他浑身都是惬意的感觉,连笑容都与其他人不一样,他指着数量只多不少的诅咒道:“它们和人类可不一样,进旋涡里晃一圈会变强。所以,这里可是诅咒们的乐园,有实力的都乐此不疲的往这里涌呢。”

祈:“……”那情况岂不是超严重!

不过——

“老师,所以你平时经常不在学校,其实是在这里祓除诅咒吗?”祈有些迟疑的问道。

他的这位白毛老师非常不简单,平时在学校里总是不见踪影,偶尔闪现在他们面前,也是手里拿着当地有名的点心袋,像是出门郊游。

但直面了眼前的画面,祈意识到以前的一切和自己想的出入非常大。

可这说到底,都是五条老师给他营造出来的假象太过逼真,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祈根本无法想象这个满脸都写着消极怠工的老师,竟然是一个拼命的打工人。

他还记得三个月前第一次见到五条老师的场景。

“下午好,听说我的学生在这里,所以我来带人回咒专了。”三个月前,五条悟突然出现在了港口黑手党的大楼里。

彼时的祈正和中也还有太宰治一起坐在会客厅,森先生说今天会有客人来。

三人万万没想到,这位客人出场的方式如此别致,直接把中也吓得跳起来浑身散发着红芒,太宰治也掏出了木仓,一副要随时崩掉对方狗头的模样。

“别紧张别紧张,不要看我这样,我可是一位以教书育人为己任的老师呢。”五条悟一脸轻松的对着三个如临大敌的人摆手。

“你是怎么进来的!能力者?既然不会好好打招呼的话,那就打到你会打招呼就好了吧?”中也杀气腾腾的对着五条宣战,像是完全没有把老师这件事放在心上。

的确,会议室里的三人,无论是谁都不会把人民教师这个职业按在五条悟头上。

实在是这个家伙……太没个正形了。

戴着奇怪的眼罩,穿着土里土气的紫黑色制服,手里还拎着个——

“……馒头?这不是附近那家网红店的招牌吗?”祈窒息的盯着他手里拎着的包装袋。

越来越不像一个好人了!

——几分钟后,中也被五条悟锤倒在地,天宫院祈和太宰治这两个墙头草在对方的招呼下和他一起坐在了会议室里吃馒头。

“你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怎么样?要来咒术高专读书吗?”五条悟对祈发出了邀请。

和印象中那个恣意又洒脱的形象比,眼前这个五条悟肩膀上承担的责任让祈都觉得一阵压抑。

……他到底在大漩涡呆了多久?九年来一直如此吗?

祈理所当然的没有得到答案。

因为五条老师似乎只想让他看到自己轻松的一面。

祈边走边往回看,只能看到五条悟散漫的背对着他们的身影。也不知道是不是祈的错觉,五条老师总给他一种孤零零的感觉。在这绝望的大环境下,只靠他一人支撑着这一切。

-

第二天一早,祈和自己的三个兄弟来到了羽田机场。

考虑到迪亚波罗有可能中途跳伞,再加上他恶劣的行径,现在日本政府高度重视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实时监控着飞机的位置,顺便观察是否有人玩极限跳伞。

“我搞不明白那家伙的脑回路。”中也突然说,“为什么要千里迢迢跑到日本来?”

他不解的看向祈,“就为了找你寻仇?这代价是不是有点太大了?他难道不知道你被港口黑手党和咒术高专联合保护吗?”

祈有些为难,“我也不明白,难道我真的给他造成了严重的伤害,让他不惜以自爆的方式也要找到我?”

“……果然是不想活了吧?在死之前也要拖你下地狱之类的?”之前曾在五条悟的指导下疯狂看电影的悠仁如此总结到,“仔细一想,竟然还有点刺激?!”

祈:“……正常一点悠仁!被迪亚波罗盯上是挺刺激的,但绝对和你说的刺激不一样!”

太宰治并没有参与进他们的话题,而是询问祈:“五条老师呢?为什么现在还没有来?”

“应该还在擂钵街旧址吧?老师的话可以瞬移,所以只要等迪亚波罗到了给他打个电话就好了。”祈想到了大漩涡的模样,心情更沉重了一分。

那可真是一个让人不愉快的地方。

“是吗?恐怕不会有这么顺利。”太宰治若有所思道。

又过了一个小时,祈的电话响了起来。

“可算有信号了!”福葛在电话里激动的说道,“祈,你现在在哪里?”

祈下意识道:“我在机场呢,羽田机场,这边无论是警察还是港口黑手党的人,都已经埋伏好了。”

“……我就知道!”福葛恨声道,“我们都被迪亚波罗给骗了!他根本就没想去机场,他在半路就开始下降高度了!”

祈倏地从候车室的椅子上坐直了。

福葛的声音十分响亮,这引得太宰治和中也一同看向了他,祈连忙将手机开出了免提。

接着,福葛气急败坏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了出来:“他好像是想操纵着飞机把港口黑手党的五栋楼给撞塌!”

祈、悠仁、中也和太宰治:“……”草!

……老板啊老板,你到底准备了多少“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