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暗夜拾荒

0085 食色,性也

南安普顿,赫博特沃克大街,德雷克总商会。

曾几何时,厨房是专属于小皮尔斯的领域,凭着罗琳奶奶的悉心教导,他在这方寸之地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就算是支使洛林摆盘,洛林也只得遵从。

然而,随着三天前坎塔布连海域的一场大战,一切都变了。

他的职务被取代,他的地位被剥夺,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如今就站在他的面前……

王也,一个来自东方清国的法兰西通缉犯!

小皮尔斯气哼哼看着王也。

这个男人正嬉皮笑脸站在他的厨房里,穿着贴合的对襟扣衫和格子长裤,脚上是白底黑面的绵布靴,腰上是系着花结的布围裙,头戴厨师帽,颈系黑领巾。

这身衣服是皮尔斯挑的,与他身上的穿着大体一致,只是皮尔斯穿的是厚底的拖鞋,脖子上的领巾也是白色。

气势!一刻也不能放松气势!

皮尔斯小大人似清了清嗓子:“记录!”

王也赶紧从围裙的兜里掏出小本和笔。

“不管你用什么方式说服哥,取代了我的位置,总之你做到了。从现在起,我会把总商会的厨房,还有旗舰厨师的地位正式移交给你。”

“现在我们进行最后一场交接,关于陆上早餐!”

皮尔斯深吸一口气,看到王也收起了嬉笑的表情,这才找到一丢丢的满意。

“你要记住,哥是英格兰人,我们是英格兰商会,对英格兰而言,早餐,午餐,午茶,晚餐,晚茶,偶尔还有宵夜,六次正餐当中,早餐最为正式。”

“早餐吃得像国王,午餐吃得像贵族,晚餐吃得像乞丐……不要笑!英格兰人重视早餐,就像你们清国人重视……”

“长幼尊卑。”王也小声提醒了一下,“我们最重视长幼尊卑,充大发的小东西会挨揍,厨师长先生。”

“我知道你们重视张油尊北,只是一时想不起来!”皮尔斯完全不知道自己着了王也的道,只是羞恼难当,“还有,不许在我面前说那些奇怪的语种,我听得懂!”

“是的,先生。您圣明,先生。”

皮尔斯顺了会气,继续说:“哥是最正统的英格兰贵族,对早餐比平民更重视。早餐是尊贵,尤其是海员的陆上早餐,必须像英格兰的绅士一样,刻板,严谨,半点也不能马虎。”

“是的,先生。您圣明,先生。”

“不许敷衍我!”

“是的,先生。您圣明,先生。”

“啊!”

英式早茶是英格兰绅士赠送给全人类的瑰宝,每个英格兰人都对此深信不疑。

正统的英式早餐丰盛而严苛,主材包括番茄、香肠、蛋、培根、焗豆、蘑菇、薯块和黑布丁。

除此之外还有辅材、主食、早茶和水果。

完美的英式早餐对英格兰尊贵的绅士而言无比重要,是身份和品味的象征,所以皮尔斯说得絮絮叨叨,王也记得尽心尽力。

“番茄要切成对半,抹上黄油,用烤箱烤熟。香肠也要烤熟,有鸡肉,牛肉和猪肉,可以换花样,但是海娜.耶斯拉女士不吃猪肉,这里要加粗。”

王也愣了一下:“耶斯拉女士不吃秽肉?”

“什么秽肉?请尊重个人信仰!”

“哦哦哦!”

“蛋,蛋的处理是早餐的关键。哥,海娜姐,诺雅,还有我是炒蛋派,干燥精致的炒蛋要洒生葱和黑胡椒。克伦和卡门是煎蛋派,单面煎,必须让蛋黄保持流动。可耻的法国佬什么都无所谓,你就是忘了放蛋,他也看不出来。”

“可耻的法国佬是……”

“司炮长亚查林.德赛。”

王也唰一声划掉本子上的【亚查林】,换上两个汉字,【瘪三】。

“培根没有问题,双面煎,火候要好,海娜姐单拎出来,不能在她的餐盘出现。蘑菇是烤的,薯块是炸的,焗豆的食谱我会抄给你,切记收汁要用心,不能留汤水,也不能焦……”

半调子中西厨听得头大,忍不住问:“我能做成拔丝么?”

“拔丝?”

“熬些糖浆,然后……”

皮尔斯气得满脸通红:“番茄酱是焗豆的灵魂!灵魂懂么!没有了番茄自然的酸甜气息,连上帝都不会原谅你!”

“呃……”

王也很想说他不在上帝的管辖范围,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他叹一口气:“番茄酱焗豆,明白。”

“黑布丁……哥要一片或不要,海娜姐不要,我和克伦一条,诺雅和卡门两片,要煎透,煎焦。”

“黑布丁……血肠?”

“以后只叫黑布丁,不许叫血肠!”皮尔斯瞪了王也一眼,“水果用应季的鲜果,辅材主要是牛奶燕麦,偶尔可以换成酸奶燕麦。主食有吐司、可颂、丹麦卷、炸面包,可以换着花样,但如果是吐司,得双面煎。”

“双面煎吐司……”

“单面!”皮尔斯更正道,“最后,茶,绅士的良伴,前两天在船上跟你说了午茶和晚茶的拼配法,现在是早茶。”

他哗啦啦翻开罗琳奶奶的食谱,一字一顿读:“阿萨姆作底,四茶匙,大吉岭和锡兰增加香醇,各一茶匙,肯尼亚四分之一茶匙,增加酽度,绝不能多,多了就会变成爱尔兰茶。”

他啪一声合上食谱,小脸上全是严肃:“记下了么?”

王也瘪瘪嘴:“记下了……”

“最后是白耳朵,它吃鲜鱼,得片成小条,免得它噎着,每餐的额度只有0.7公斤,不够它吃,但它在减肥。”

“我居然还要给猫做饭?”

皮尔斯理所当然地点头。

“记住,早餐是英格兰的尊贵。午餐和晚餐的时候,你可以按你的喜好整治花样,不管是华而不实的法国餐,还是那种用木头片夹着吃的奇怪东方菜,都可以。但早餐必须严格,有客人的时候,更不许有任何差错,这是厨师的天职。”

“是的,先生。您圣明,先生。”

“厨房从现在起交给你了,我以后再也不来了!哼!”

皮尔斯夹着罗琳奶奶的食谱大步走了,王也臊眉搭目地荡出来,正看到靠在门边的克伦,抱着臂,带着笑。

“小皮尔斯很重视厨房的工作,因为作为船上的实习生,这是他唯一的正职。”

王也苦笑一声:“你想说,我抢了他安身立命的饭碗?”

“不。”克伦直起身,拍拍衣服,“他把最珍视的厨房交给你,说明正在试图接纳你。这个怪怪的小集体并不是那么容易接纳人,如果你不想和亚查林一样成为一个单纯的雇员,最好学会接受他的好意。”

“啰嗦……居然是好意?”王也想了一会,掏出本子又写几笔,说,“等搞定了这顿麻烦的早餐,我会试着和他像男子汉一样谈一谈,顺便诚恳地找他借那本食谱。”

“东方都是聪明人。”克伦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