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成年代文里的白富美 》大河东流

第十二章

被这个消息震撼到的晓晓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都没说话,有些人会觉得这没什么,但是发生到她自己身上,认错了别人性别这件事情真的是很尴尬啊,而且她芯还是个大人啊大人!

放的电影是刘三姐,六一年拍的。

温方正之前之前看过,去别的地方跟人说话了,温今尧坐在晓晓的旁边,他人小,小小的一个空位足够他座了。

晓晓感谢这个时候开始播放的电影,不用说什么,可以假装看电影反思自己的失误。

她为什么会先入为主认为这是个小女孩?

就是因为人家长得好,雌雄莫辨,她一直都知道自己这个毛病,在末世之初吃了不小的亏,还好她闺蜜拉了她一把,不然她那时候就没办法爬起来了,也不会有这个机缘来到这个和平的世界。

她以为自己颜控的毛病已经改好了,没想到三年的和平生活,已经让她的观察力下降到了这个地步,这次是没有发生什么,但要是人家再长大一些,她又不小心喊了出来的话,大概率会伤小男孩的自尊心,很可能就要讨厌上她了。

换成是她自己,要是有人认为她是个男孩子,她也会觉得不高兴,怎么滴?她那么没有女人味,让人觉得她是个男孩子?!

这个电影温今尧之前看过,不过这种时候,尤其是随着电影的播放,情节渐入佳境,一片寂静,大家都全神贯注的看着屏幕,他也跟着再看了一遍,感觉多了些之前没有发现过的东西,而且,他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体,怕他摔下去,卫喜乐的一只手隐隐的护在他的身侧。

这个动作让他想起了妈妈,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他妈妈和他爸爸了,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过的好吗?那时候爸爸受了伤,流了很多血,不知道现在是不是真的好了……

另一头电影播放了,林秀红却没办法安心的看电影,就着电影播放的毫光,找着之前见过一面的小珠姐姐。

她来了吗?

到底在哪里呀?

她想看电影。

这里的人很多是红星生产大队的村民,随着时间的流逝,还有越来越多不认识的人从更遥远的地方赶来。

毕竟要先干完活才能来看电影。

转了两圈,她没有找到人,还找不到妈妈他们了。

林秀红看着人群,她挤来挤去已经让有些人不快了,就算她人小,走来走去,也会打扰他们。

林秀红看着刘三姐,咬咬唇,就站在那里看电影了,至于妈妈那里,她只能说她找不到了,就算被妈妈骂也好,她不想错过这次的机会,下次看电影,不知道要几年后了。

……

曹飞燕沉着脸四处张望,那个死丫头,人跑哪去了,是不是光顾着看电影了?看她回去不收拾她!

她看了一眼旁边专心看电影的林向军和林望军,叹了口气,算了,下次还有机会,这次就让他们专心看电影吧,可怜的儿子,上一次看电影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如果他们爸爸还在,哪里用得着这么拮据,看一场电影的花费都不舍得拿出来。

事后,不提曹飞燕狠狠的教训了一把林秀红。

晓晓他们看完电影,互相成群结队、有说有笑的回去了。

看这一场电影,这一个月大家都不愁没有谈资了。

到哪里去,说的都是这场电影。

没多久,方盼春来了,她来找卫喜乐做媒人,去隔壁红星大队,也就是卫家所在的生产大队陈家说亲,他们看中了陈家的小女儿陈小珠。

卫喜乐不乐意,推辞:“我对陈家没有了解,虽然都是同一个生产大队,但是一个头一个尾,我都出嫁这么多年了。”

上次就是托了她去说亲的,结果呢,说着说着就不乐意了,还给人当场下脸子,害的她时候送东西道歉弥补,这次说什么她都不想做这苦差事:“学校最近组织月考,轮到我出卷子,我这几天都在学校待着,去找专门说媒的人吧,人家是做这行的,有经验。”

方盼春看她这样说也不高兴:“你时间挤一挤不就成了,你还可以跟其他人调换一下,去找媒人那可是要给东西的。”

找她就能白得一个干活的是吧?

卫喜乐听了婆婆这样说,更不乐意了,上次她就没讨得好,还自己倒贴,明明这种事一般男方都要意思意思一下的,哪怕是一个鸡蛋一把青菜也好啊,结果连句好话都没有。

“大家都忙,能说调换就调换啊,那不就打乱了大家办事的章程。”

方盼春拉下脸:“那等你忙完总行了吧?”

晓晓在旁边听着,提醒她妈:“妈妈,你不是说要给我三哥娶媳妇吗?”

卫喜乐一拍掌:“对,这件喜事我都忘了跟你们说了,老三那边跟他对象谈好了,我打算约个时间两家人正式见个面,差不多了,你也知道,老三年纪不小了。”

这一对比,方盼春没话说了。

林向军才十八,林华泽都二十三了,在当时,是个妥妥的大龄男青年。

“我要专心负责这事,向军这事,找其他人吧,我这忙不过来了。”

方盼春想了一下,出门转了个方向,她打算去找大儿媳妇王月桂,虽然不比二儿媳妇是公社小学老师、大队长媳妇来的有牌面,老大媳妇那张嘴还是挺能说的,最重要的是,一家人,不用给媒人钱。

看人走了,卫喜乐叹了口气,本来说是迟点去老三那边的,算了算了,提前去,也没什么,早点把人娶进门也好,年纪也不小了,再拖下去又大了一岁。

晓晓在旁边抿着嘴笑:“妈妈,我也要去省城。”

她要去省城看看,看看他们的工作环境,看看那边的氛围,自己是否能做点什么。

王月桂无奈把这事揽上了身,这一头,把试卷出好,他们一家就出发去省城了。

他们这里距离公社不远,距离省城的距离也不远,坐车一个半小时,六点多出发,晚上六点多回来。

林青石提前告了假,把事交给其他人,大包小包的带着妻小出发了。

省城什么都好,就是没有自己的自留地,连一把葱都要花钱去买,他们每次去,都会从家里带些耐储存的农货。

晓晓不是第一次去省城,但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打量外面的世界。

六十年代,就算是省城,到处看去也是灰扑扑的,走在路上的行**部分面色都好看不到哪里去,不过总体来说,比乡下人要好不少,衣服上面有补丁,数量远远没有乡下的多。

这时候,城里人是乡下人趋之若鹜的存在。

很多人想方设法,就是想要给自己弄一个城里户口,有了城里户口,不用下地干活就能拿到粮本,还有机会参与招工、分房等等。

他们下了车,换了另一辆公交车,一路上慢悠悠的走着,林华坤趴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的场景,自认小声的跟妹妹说话:“妹妹,你看那里,那里是电影院,你看到了吗?那几个字你还不认识吧?”

“妹妹,你看那里,那里有两个石狮子。”

“妹妹,这里的路真宽真平。”

他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但是每一次来,他都要惊叹一番。

晓晓还没说话,旁边一个大婶听了这话,挑着眼角笑了,看了眼他们四个:“这是第一次从乡下来啊?”

“投奔亲戚?”

“这拖家带口的,不太方便吧,你们也要想想人家也有不容易的地方。”

这衣服还不算太差,不过好歹是来省城,肯定要把自己最好的衣服穿上身吧。

林青石见过的人多了,哪里看不出面前这人眼里的看不起。

他板着脸,轻飘飘的对上她的视线:“不牢你费心。”

看着这一张板着的脸,对上沉沉的眼神,本来还想接着继续说的大婶话到嘴边说不下去了。

这个眼神怎么让她有点毛毛的,这怕不是有点身份的人吧,算了算了,她这嘴一张就容易得罪人,今个儿还要等通知,别闹出什么事来耽误了。

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输人不输阵,站起来:“……师傅,下个路口有下。”

卫喜乐见状嘴角勾了勾。

她下车了,旁边一个一直默默看着的人主动搭话了:“你们别见怪啊,兰姐她这人就是这样,就是有个儿子当干部,有点盛气凌人,说话不过脑子,实际没坏心的,她大概是想起了她婆家那边的一堆破事,不是故意看不起你们的,你们这是要去哪啊,大包小包的,我对这里比较熟,等下我能帮你们指个路。”

跟刚刚那人相比,这人显得很热情。

林青石很客气的拒绝了:“不用了,我们认得路,谢谢同志。”

林华坤闷闷不乐,看着爸妈又和她说了几句话,都是拒绝的。

他知道,是他表现的太“土包子”,让别人嫌弃了。

这伤了他小小的自尊心。

正郁闷着,察觉到自己的手被牵住,他看去,是妹妹。

“哥哥,没事。”

妹妹在安慰自己。

察觉到这个事实,林华坤心情明亮了一点,脸上特意扬起笑容:“好,没事。”

卫喜乐应付着这人的热情搭话,看着兄妹两个,眼里不禁浮现暖意。

都是好孩子。

他们下车后,刚刚主动搭话的大婶还在车上,看他们下来,还想帮着一起搬行李,林青石一手扛一个,轻轻松松,表示自己不需要了。

下了车,看着公交车远去,卫喜乐看着儿子,摸了摸他的头:“华坤,你对刚刚那两个奶奶有什么看法?”

对于他们来说是婶子大姐,对于还小的小孩那就是奶奶辈了。

“什么看法?”林华坤不懂,迟疑:“……是我不该表现出来,让人取笑吗?”

卫喜乐蹲下身体,一脸认真:“不是,你说的也没错,小孩子兴奋一点很正常,笑你的那个奶奶做的不对,以后你要是不想被取笑,在自家人面前表现出来就好了,我是问你,你觉得刚刚那个很热情的奶奶,你觉得她怎么样?”

林华坤点了点头:“很热情,很好客,是个热心人……吧?”

看着爸爸的脸色,他越说越小声,最后用了不确定的吧字。

卫喜乐把他的脸扶正,让他看着自己,别看他爸:“热心人?那你觉得,为什么在一开始的时候她不说话呢?”

“为什么要在那人下车以后才说话呢?”

“她说的话你觉得有没有问题?”

“而且为什么这么热情主动的说要帮我们拿东西?”

林青石看着小儿子,皱眉,觉得小儿子需要进步:“上次我们来找你二哥的时候见过她,她有个侄子在你二哥手底下干活,当时她去送东西,跟我们打了一个罩面,她一开始应该没认出来,后来我说话了,她就想起来了。”

林华坤:“……”

晓晓:“……”

她佩服的看着爸爸,上次过来都有半年了,爸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

这是什么记忆力?

不怪她有空间也小心翼翼啊,有个当过侦察兵的爸爸,谁能不小心。

如果她的空间异能晋级就好了,在那时候,据说有别的空间异能者晋级了,不需要手触碰,就能把东西收进空间,如果她也这样,还用得着愁没有肉吃?

站在山里,山鸡山猪等野味就自动进了她空间,想一想那个美好的场景,晓晓不禁咽了口口水,民以食为天,想一想野鸡炖蘑菇、叫花鸡、烤鸡、清蒸鸡、椰子鸡、盐焗鸡、梅菜扣肉、云肉、大乱炖、红烧猪蹄……等等肉菜,晓晓更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