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时明月之道家师叔祖 》断千层

第一百六十一章 百越的复仇

  焰灵姬闻言轻笑一声“呵,面对?你根本就不懂……”此时她的脸上已经丝毫没有了平日里的妩媚,取而代之的是冰冷与伤感,让人看到后不由的心疼。

  田言看了其一眼,淡淡的道“不要以为这个世上只有你一个可怜人。”

  “嗯?”前者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些疑问。

  田言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转而开口道“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没有重新来过的可能。能被哥哥待到这里来是你的福气,至于以后会怎么样那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过来这一会时间,焰灵姬的情绪也恢复了一些,迷人的笑容再次浮现“起话来感觉比大人还要深沉,真不知道你的脑袋里每天都在想着些什么。”

  “你是哥哥带来的丫鬟,应该叫我道,声音有些冷清。

  虽然对于这个新的身份心中还是有些不太容易接受,但却也不像之前那般抗拒,吐出一口气,轻声开口“小姐。”

  “走吧,哥哥估计还在外面等着呢。”田言说着便打开了门,走了出去。焰灵姬见此,亦是抬步跟了上去。

  坐在门外的北辰看到二人推门走出,就知道事情估计是解决了。

  当看到北辰时,田言那原本严肃的小脸里面浮现出了纯真的笑容,两条小短腿交替着跑向了过去,扑到了对方的怀里。

  抬头看向自己的哥哥,说道“哥哥,阿言已经把她调教得乖乖的了,厉不厉害?”说着还露出了等待夸奖的期盼眼神。

  北辰闻言也是吵你的笑着,伸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开口道“嗯,阿言最厉害了!”

  田言听到夸奖后显得更加开心了,指了指自己的额头说道“亲一下!”

  在面对自己这个妹妹时,北辰也没有吝啬心中的温柔,低下头朝着对方那被刘海遮住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下。

  然后便看向了站在一旁的焰灵姬,开口道“安安心心的在这里过半年,半年后还你自由。”

  “公子,奴家记下了!”焰灵姬即便沦落到了这一步依旧还是那么的妩媚撩人。

  “焰灵姬这个名字挺好听的就不用改了,我就称你作焰儿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贴身侍女了。”北辰说完又对着田言说了一句“阿言,你带她先找个地方住下。现在人越来越多这院子倒是有些小了,我已经在旁边买了一块地,正在让人修一个小园子,等过段时间完工了,咱们就搬进去。”

  田言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些惊喜的神色,点了点头口中应道“嗯!”随后便放开了北辰,朝着焰灵姬走了过去,并将其带着前往了一间空房子。

  走进屋子,田言开口道“你暂时就住在这吧,从明天起你就过去伺候哥哥的生活起居,哥哥起床比较早,所以你每日至少辰时便要起床将自己收拾好,明白了吗?”

  “嗯,知道了。”焰灵姬答应了一声,随后摆出一副双手环胸的姿态,饶有兴致的说道“我的大小姐,真没想到你在公子的面前居然会是那副样子,和你现在这般神态当真像是两个人。”

  “哥哥希望我永远都是个快乐天真的小女孩,而我也希望在哥哥的心中,自己永远都是他的那个可爱的妹妹。”

  听到这番话后,焰灵姬不知为何忽然有些心疼眼前这个聪慧过人的小女孩。

  院子中看着两人离开,靠着一根柱子上的黑白玄翦有些感慨的开口“小姐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一旁的北辰脸上却是挂上了一丝有些无奈的笑容“我倒是希望不要那么聪明,太早的明白一些事情未必是好事,想得太多烦恼也就多了,我只希望她能够永远都开开心心的就好。”

  玄翦闻言亦是轻轻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城郊的一片树林之中。

  三个人站在此处,为首的一个是青年男子,披散着蓝色的头发,红色的眼睛,手臂与腿上都缠着锁链,面部还带着一些蛇纹,为其冷峻的面庞更增添了一些阴寒。

  而在其身后的两个人,一个是看上去有些邋遢的老头。另一个则是穿着深色袍子的青年。

  “你是说焰灵姬被一个很厉害的年轻人给抓走了?连你也拦不住。”那个散着头发的男子问道。

  在他的面前还有一个半跪着的壮汉,闻言点了点头,正是那个在山洞中北辰遇到并且被其冰冻住的人。

  前者皱纹皱眉,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他的心中也了解这个手下的实力,即便是自己与之一战也难以轻易取胜。而那个带走了焰灵姬的人显然实力高深,恐怕还要在自己之上。

  “这件事先放一下,以那个男人的实力想要杀了焰灵姬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既然将她带走那么就代表着她暂时不会有危险,我们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复仇!”

  天道这话后,其身后的那个老者说道“主人,我们现在还不够强,再加上还少了焰灵姬,若是与韩国的那些人面对面的硬碰恐怕会得不偿失啊!此事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闻言,被其成为主人的男子脸上沉了下去,冷声开口“我们蛰伏了这么长时间,难道还要继续隐忍下去吗?”

  后者稍微思考了一下,随后说道“主人说的是,不过我想我们可以在此之前先做令一件事情。”

  “什么事?”蓝发青年转过头问道。

  白发老人脸上露出了一些阴狠的笑容“听说昨日韩王安收留了一些流民。而据我所知那些流民以前正是我百越之人。作为百越的子民非但没有复国与复仇之念,反而向敌人摇尾乞怜,没有丝毫的尊严,不配为百越之人。这些人都该死!”

  听到这些话,那青年的脸上也是一片阴冷“你说的没错,既然抛弃了身为百越人的信仰,甘愿在敌人的施舍中放弃尊严,那么就让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