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时明月之道家师叔祖 》断千层

第九十三章 绝处逢生

北辰的意识陷入昏迷,当他醒来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时辰,睁开眼睛便看见炽热的太阳挂在天空之上还有一些翠绿的枝叶映入眼帘,自己正躺在一棵树下。

“北辰大哥,你醒啦!”就在这时一道稚嫩的声音满含欣喜之意,自其耳边响起。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北辰心中有些惊讶,转过头去便看到了原本已经离开的路再次出现在其身旁,怀里还抱着田言。

襁褓中的阿言看到北辰醒来,也是高兴的笑了起来,最终还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这时他才想起来,在自己昏迷前好像看到了凌霜来着,本来还以为那是幻觉,却没想到是真的。

“不是让你们走吗?还回来干什么。”北辰看着路,语气平静的开口。

“我,我是担心北辰大哥,所以就拽着凌霜,让它把我们送回来。来到后看你躺在地上昏了过去,于是就把你拖到了树下。对不起~”路微微垂下头,有些歉意的轻声说道。

北辰听到这话后心中也是一暖,虽然他没有按照自己的话独自逃命,但明知道回来后很可能会死但还是选择了这番。

这种勇气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实在是太过难得了。

随即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不用道歉,我知道你也是关心我的安危,不过以后定然要多加小心。幸好那人此次的目标不是你们,不然的话……”

路闻言后也是轻轻点了点头,虽然话没说完,但其中的道理他却也明白。

看着眼躺在地上的北辰,路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北辰大哥,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身上有一瓶疗伤的丹药,在昏迷时我喂你吃了一颗,你看一下是不是这个!”说着便将放在一旁的一个褐色的瓶子拿了起来。

北辰看了一眼对方手中的还神丹后后,点头道:“嗯,就是这个,没错!”怪不得他在醒来后感觉体内的伤势有所缓解,原来是之前就已经服了药。

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他也发现了路确实是个很聪明且懂事的孩子。比如这一次,要不是对方折返回来并且喂了自己一粒还神丹,现在他的情况恐怕会很糟糕,甚至有可能已经魂归幽冥了。

稍微活动了一下双手,然后撑着地直起身来,盘膝坐在地上。

保持着五心向天的姿势吐纳着。

将一口浊气呼出,感觉身体轻松了一些,这是他第一次服用还神丹,效果比起自己想象中还要好上一些。

感觉身体有所恢复之后,他便开始尝试着运转体内灵脉的力量。

不过就在其刚要调动灵气时,却忽然感觉体内的冰灵与雷灵两股力量突然变得狂暴起来。

如果说原本它们是湍流的溪水,那么现在便是汹涌的江河。

此刻的北辰忽然想起了在天宗时,北冥子对自己所说的话:

“师弟,你体内的灵脉拥有者无比强大的破坏力。但以你目前的实力还无法掌控他们。之前我已经在你的体内下了一道封印,可以抑制住那两股力量,使其能够为你所用。待到自身修为达到一定高度时,封印便会自行解开……”

回想着这番话,北辰也猜出了灵脉暴动的原因。

就如同自己的师兄所说,他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控制灵脉的力量,之前之所以可以如此随心的使用是因为封印消减了其力量。

类似于大坝一样,可以阻挡水患的爆发,并根据需求来控制水的流量。

不过即便是再高的水坝也总有一个极限,原本以自己的实力是触碰不到那个界限的。但之前与赵高的战斗中自己仿佛突破了某种极限,跨越修为的阻隔凝聚出了那朵冰雷交汇的恐怖莲花。

单是一道灵脉便拥有着极强的威力,而当雷灵与冰雷结合只是所爆发出的力量更是呈几何倍增加。

北冥子的封印正是在那时被冲破的。

而在封印消失后,灵脉的力量便如同泛滥的洪水,肆意的侵蚀破坏着自己的身体。即便现在安然无恙,单凭自身的力量也无法再将其封印,更何况如今还是重伤在身。

如今自己所能做的便是尽力去用一些柔和的方式去控制那两种狂暴的力量,至少不能使其相互冲突,不然的话麻烦就大了。

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便将心情平复先来,然后用意识去缓缓的安抚那四处游动的力量。

原本并没有对此抱有太大期望,但不知为何灵脉似乎对于自己并没有多少排斥。虽然在封印破掉后,灵力很难在随意调动但与身体的契合似乎更高了一些。

只是如今的北辰也没有功夫再去管这些事情,当务之急是让灵脉的力量尽快稳定下来。

经过近半个时辰的努力过后,终于让灵脉暂时安生了一下,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这种东西就像熊孩子一样,口头上的安抚只能让它安静一会,想要使其真正不闹腾,要么将其限制住,就像是北冥子之前的封印一般。

要么就是自身拥有了足够强大的修为,这样便可以将它完全掌控,使之为己所用。

不过无论是那一种方法都不是现在的北辰能做到的。

为了能够保住自己的小名,他现在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往天宗,寻求北冥子的帮忙。

不然等到体内的灵脉再次暴动那么自己恐怕就真的无能为力了。

嗯,这个特征也像那些熊孩子一样,对于它们,同样的套路只能生效一次……

想到这里,北辰便站起了身,将自身的状态调整了一下,于是便对路说道:“我们需要马上赶回天宗,其它的事情只能等以后再说了!”说着便将冰魄拿起然后放在马背旁,紧接着自己也上了马。

对于这个提议路自然也没有意见,在将怀里的田言交给北辰后,自己也在对方的帮助下骑到了凌霜的背上。

没有再耽搁时间,迎着炽热的阳光,三人一马踏上了返回天宗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