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我真的是天选之子 》阿時啊

第 24 章

“………”

面前的白发男人,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郁了下去,有了一丝人味,显得没有那么的不近人情。

羽生凉嘴唇勾起,凭什么只有他被耍的团团转,大家一起玩游戏不好吗?

食指慢悠悠地指向眼前人,羽生凉用一种非常正经的口吻挑衅。

“我说你啊,虽然我们素不相识,但是我们毕竟立场不同,安息吧!”

假惺惺地“超度”了一下,刀已出鞘,凌冽的光影照亮了脸上的杀气。

鼻腔里泻出笑声,涩泽龙彦看着羽生凉的表情充满了同情,血红色的眼睛依旧是无机制的冷。

放肆而又戏谑,像是**在看着掉入陷阱中的猎物一样。

羽生凉皱着眉,这目光已经让他有些不舒服了,不再犹豫地冲上前,“你的异能力对我没有用!”

一字一顿地放狠话,羽生凉不甘示弱地瞪着敌人,“我要把你切成碎片!”

假的,他的异能还不能切人,而且就算打不过他也会跑,放句狠话没什么!

“虽然你的表情很美丽,但是我再陪你玩的话,可是要有人不高兴了!”

可惜地摇了摇头,涩泽龙彦闪身躲过了羽生凉的攻击,一边说着话一边一步一步向后退。

雾气越来越浓了,而且不知不觉已经蔓延充满了室内,还带着甜甜的香味,像是草莓蛋糕的味道。

眼睁睁地看着这么大一个人消失在眼前,碧绿色的眸子里闪出了许多问号。

这个人刚才不是还嚣张得不行的样子吗,就这么跑了??

“别跑……”

猛地用袖口捂住口鼻,木屐在地上滑行了一小段距离,羽生凉当机立断朝门口跑去。

他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而且还是所有人都知道只有**的那种阴谋,他的小雷达告诉他,可以逃跑了。

像是来的时候一样,厚重的大门自动关上,发出沉闷的响声,羽生凉敏锐地感觉到空间有波动。

心里一沉,警惕地看向四周,有和他相似能力的人这里。

“可恶!!”

拳头紧紧握起,这座房子像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囚笼,一切的迹象都在表明,他就是那个笼中之雀。

“我生气了!”

这口恶气实在忍不住,也不管有没有人看,对着空气喊了个寂寞,立刻朝向一个方向跑去。

空间的异能总会有界限,等他找到了界限,他就要捅破天!

“这种事有什么好看的?”涩泽龙彦无聊地撑起下巴,看着饶有兴致的合伙人(?),十分的不解。

“既然已经手到擒来了,何必还要再逗弄猎物呢?”

没有理会他,费奥多尔伸出一只手,食指与大拇指扣合,偷过间隙看着大屏幕上奔跑的金发少年。

长长的头发在身后不断飘舞,不断洒落的汗水和张开喘着粗气的嘴巴,都显示着少年被逼到了绝境。

唇角勾起,手指聊聊收拢,直到什么也看不见,像是已经把什么攥到了手心。

猩红的色泽从眸中涌出,仿佛情人间的呢喃,“很有趣呢!”

楼梯仿佛没有尽头,一直在有规律地螺旋蔓延,明白再跑下去只是徒然白费力气,羽生凉停了下来。

“可恶!可恶!可恶的涩泽龙彦!可恶的森鸥外!”

有些抑制不住暴躁的情绪,眉眼间也流露出慌乱和气恼,手握成拳捶向墙壁,指节直接渗出血来。

羽生凉呆怔地抬起手,随意地在外衫上蹭去血迹,狰狞的伤口横在白净的手背上,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双手捶了捶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羽生凉决定不管了,只要能离开,就算是力竭,也要破坏掉这里。

下唇传来疼痛,羽生凉才意识到牙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嘴唇咬破,恨恨地磨了磨牙,都是这群可恶的人逼的。

不能怪他!

“这是谁家的小可怜,怎么迷路了?”

尾音上扬,声线肆意,有人突然出现在身后,带着满满的不怀好意。

身形一闪,力道大的都能看出青筋,羽生凉不管来的是谁,挥刀劈向身后,他现在可是火大的很。

“受死吧!”

站在原地一点躲的意思都没有,费奥多尔满眼笑意地看着已经气炸了的金发少年。

少年呼吸还很急促,碧绿色的眸子里仿佛要溢出火光,气势很足,带着一股执拗的意味。

但也就只能如此了!

身体逐渐开始麻痹,刀从手中滑落到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羽生凉双腿一软,差点直接跪了下来。

靠在墙壁上慢慢地无力滑下,脸色开始逐渐变得苍白,**他!

费奥多尔将手臂撑在少年肩膀旁,轻轻抬起羽生凉的手,怜悯地吻了吻手背上的伤口,满目深情。

“你喜欢草莓蛋糕,我可是特地为你准备了这个气味的迷香,怎么,喜不喜欢。”

成功地捕捉到少年扭曲的面容,费奥多尔狭长的眸子挑起弯弯的弧度。

“本来还要一段时间的才发作的,可是你刚才奔跑时加快了药效哦!”

羽生凉抓紧撑在旁边的手臂,想要用力推开,但是直到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汗,也没有撼动一点。

忍不住再次低声笑起来,面容顿时有些妖异,费奥多尔不再出言逗弄少年已经很脆弱的神经。

“……中也不会放过你的!”浑身提不上力气,嘴唇气得有些发抖,羽生凉闭上眼睛勉力抵抗。

低下头,费奥多尔眼眸幽深,声音喑哑宛如恶魔的低语。

“他啊,可是被你们首领绊住了脚啊……哦,不对,已经不是你的首领了!”

眼睛上被蒙了一个黑布,嘴巴里也被塞入了毛巾,双手被镣铐锁在身后,完全受制于人的姿态。

没有办法判断现状,又像是上一次被阴的情形,这感觉糟糕透了。

不是平平缓缓的,正在晃动的身体显示了他应该是在一艘船上,终于开始焦急起来,羽生凉挣扎着想要站起身。

“你这么做可是无济于事的,还会把自己弄伤。”

没有听到脚步声,一双温热的大掌就附上了他的额头,缓冲了撞击的力道,避免了他因为乱动碰上坚硬的墙壁。

“既然港口 Mafia已经放弃你了,那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会好好对你的!”

“唔……唔唔……”

我要打死你,卑鄙小人,即使不能说话,也不妨碍羽生凉表达自己的愤怒。

蹲下身,费奥多尔好笑地看着金发少年仍然在努力挣扎,即使看不见少年的眼睛也能猜到是什么样的。

一定是充满火花的漂亮眼神,但是明明已经无力抵抗了,不是吗?

捏住少年的后颈,手指在白皙的脖颈间流连,逐渐向下到洁白的内衫,然后准确地摸到少年的锁骨。

金发少年身体抖了一下,由于挣扎太过手腕被镣铐磨出一圈红痕,嘴角也被口涎濡湿。

眉头蹙起,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顺着花纹细细摸索,声音轻缓吐在耳边,“你还有家人?这倒是有些麻烦!”

像是被冰冷的爬行动物爬过了一样。

整个人都弓了起来,眼角甚至被逼出了泪水,喉头发出一丝难忍的呜咽,羽生凉努力想把自己蜷缩起来。

“真敏感,临走前再给你的伙伴送一份大礼怎么样?”

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是费奥多尔已经做出了行动,根本没有给金发少年反对的机会。

“唔——”

想骂人却被嘴里的毛巾堵住,身体忍不住开始颤抖,眼前都是未知的黑暗,羽生凉不想表现得这么软弱的。

像是待宰的小羊羔,没有反抗的权利,费奥多尔不顾少年的反对将他搂在怀中,用手机定格了这一瞬。

临走前挑拨一下港口 Mafia的感情,也是不错的。

“混蛋太宰,怎么了?”无趣地又清理了一波敌人,中原中也不满地看着愣在原地看手机的太宰治。

衣服里也响起了信息铃声,中原中也完成最后一击,皱着眉打开手机。

是熟悉的面容,那个本该安安全全呆在组织内部的金发少年,被捆绑在白衣男人怀中,蒙眼的黑布已经被泪水浸湿。

『我已接受到贵组织大礼,多谢美意,合作愉快!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