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之只想吃瓜看戏 》打个招呼

第六十一章:图什么呢

闹市里人声鼎沸,但多的是老年人和小孩。

邹鱼给她买了一根糖人,温淼淼挑的,腾龙的造型。

“真没想到这里是青帮的地盘,只是这些百姓知道吗?”温淼淼舔着糖人问道。

若是知道怕是不能这么安心的在这摆摊吧。

“你看这些摆摊的,其实多是青帮底下那些弟兄的父母亲人。”邹鱼随手一指。

“这些人,在青帮的地盘,也算是在自己的地盘,至少在这里,他们这些底层人不用担心受欺负。”

那确实,温淼淼点头,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瓜葛。

邹鱼也感叹,这算是洪七做的为数不多的人事了,至少没委屈了底下那一帮一直跟随他的弟兄。

“邹爷,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温淼淼咬掉糖渣含糊不清的开口。

邹鱼“你问。”

“那个受人之托的那个人,是谁啊?”

温淼淼侧头看向他,眸子里全是疑问。

“觉得我在骗你?”邹鱼轻笑。

这样的笑声在闹市中格外不起眼,可人挤人,温淼淼就走在他的身侧,不仅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泠冽的松香和尼古丁的气息,也能听到那一声爽朗的笑。

她有些耳热。

“虽然我也没什么能让你图的,但又总有些不得劲。”

通俗点就是好奇,好奇中带着一丢丢的质疑。

图什么呢?

一个十七八的小姑娘,他图什么呢?

图她有趣?

邹鱼舌尖顶了顶上颚,忍不住嗤笑,他怕不是有点疯。

“你的身份不是秘密,但你的身份对我而言没什么用处,我没有想挟天子令诸侯的意思,更何况诸侯已经灭亡。”邹鱼道。

温淼淼点头,确实是这个理,但为什么所有人都明白的事情,总还是有些人不能明白呢。

她蹙着眉有些郁闷,迎面跑过来几个笑闹的小孩,邹鱼轻轻将她往里面带了带,看了她一副自我沉思的神色又道。

“如今末帝萎靡度日,日军和伪军斗得不可开交,有人想浑水摸鱼,打着清君侧的名号建立自己的帝国,这个时候,能名正言顺的就是一个皇室血脉的傀儡,也就是你。”

温淼淼点头,邹鱼分析得很到位。

“不过是**之末罢了,他们不会成功的。”

邹鱼见她说得笃定,不由问道“自古成事在人谋事在天,为了那一日复辟党准备了许多年,你又怎知他们不会成功?”

这还用说吗?

她知道历史最终的走向呀!

可这话她不能这么说。

“现在想要帝国主宰的人已经不多了,大多百姓们适应了现在的**社会,他们未必愿意再来个皇帝统治。

再者各地军阀割据,各自为政,华国内忧外患,列强早已环伺,复辟党想起义,各地军阀第一个不同意,他们都是当惯了土皇帝的人。

明知是复辟是个借口,连末帝都不能奈何他们,复辟党又何德何能,若说他们谋了几年却毫无动作,其实就是根本准备不足,要么财力不够要么兵力又空虚。

真要起义了,能打得赢谁?”

温淼淼娇俏的脸上满是讽刺,这种看不清现状的人,自己要撞南墙自己去撞好了,别想拖她下水。

“你倒是敏锐。”邹鱼目光如剑,审视着她。

“报纸上天天报道的不就是这些事吗,那些人蠢如猪就算了,总不能全国都是蠢如猪的。”

这是她一早就准备好的借口,她多聪明啊,能让人抓住小辫子去批斗吗?

啧啧啧……

小丫头嘴巴挺厉害啊!

邹鱼收回审视的目光“你倒是一杆子打到一群人。”

温淼淼撇嘴,一群人怎么了?认不清现实的大有人在,她可没骂错。

“徐茹的审判书下来了,八年牢狱之灾,徐家登报和徐茹断绝关系。”

“嗯,谢谢你。”

这件事本来不会这么顺利,但邹鱼出手了,这件事就很顺利的解决了。

她知道,邹鱼是真的没有伤害她的意思,更没有伤害她的举动。

邹鱼淡淡应了一声,算是承应了下来,只是见她眉间仍有一股揉不开的忧愁。

“对于你的案子,还有什么疑虑?”

“案子没有疑虑,只是对那两个混子,对这个案子的本质,尚存疑虑。”

毕竟徐茹,在那个混子面前,也算个受害者,想想她的遭遇,就知道这个事件没那么简单,只是参杂了复杂的事情,越深究就越会看到流血和牺牲,这也是她当日在警备厅对那个探长的变相阻拦的原由。

“那两个人也是复辟党的。”邹鱼想起两人的伤患处报告,一人废了根,另一人没有根……

他不由得看了眼身侧的姑娘,心里有点异样的感觉。

“复辟党?”温淼淼惊讶。

原来那夜她等的人最终还是出现了啊!

“不过他们只是小角色,你的身份这个消息还没有下达到下层,所以那夜他们也只是凑巧,只是复辟党这些年,行事越发昏聩无道了。”

温淼淼明白,这说的是那些人背地里的那些勾当,不堪龌蹉。

“您怎么知道他们是复辟党?”温淼淼不耻下问。

邹鱼咳了咳,缓了半晌才道“只有复辟党现在才用阉人。”

阉人!

温淼淼明白了,怪不得她说那个虎子怎么是空的。

原来如此啊!

“不过你可以放心,经过那次之后,复辟党对下层重新整治了一番,想来再没有不长眼的去接针对你的任务了。”邹鱼走着的脚步停下。

温淼淼也跟着停下“是啊。”

走了一拨又来一拨。

她今天虽然在话头上恐吓了韩夫人一次,可谁知道奏不奏效,万一对方根本没当回事反而因为她的反抗而变本加厉怎么办。

邹鱼似知道她心中所想,低头看着她温声道“韩家你也不必忧心,我会解决。”

温淼淼惊愕抬头看向他“你怎会知道……?”

难道邹鱼派了人监视她?

她看起来挺在意的。

邹鱼默了默,其实他没有监视她,但怎么说呢,总不能说是因为秦渊去他那里闹了一顿,他嘴上说着不在意过后却还是派人去盯了一下?

一盯就盯出事来了?

但是怎么跟她解释秦渊呢?

她的房子是她找的,目的是因为秦渊的就在隔壁,要是有事情他不至于失了先机。

不过这也算变相的监视吧。

邹鱼打算略过这个话题,就像刚刚他略过“受人之托”这个话题一样。

“你是不是不想推了和许三少的婚约?”

不待温淼淼回答,他又道“这个我可以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