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天大圣 》神秘男人

165 飞鹰圣城(四千字大章求票!)

被刀光包裹的孙恒几如斩天神刀,瞬息间就不知斩出多少记。

刀光杀机内蕴,纵横全场,气势更是沛然难御,让人心惊胆颤。

金刚明王诀第二重,让孙恒肉身之力暴涨,一刀刀都有劈山斩海之力,威能不亚金丹!

而回梦仙法第二层,则让他能够精细入微的感知道天地间的气机变化,把控局势。

即使神魂之力受限,但在境界上来说,孙恒已是不弱于宗师分毫。

一个接触,赵亥的乌木剑竟是被孙恒死死压制,并斩飞至远方。

刀光一折,趁势朝着对方本体急斩而去!

“怎么会?”

赵亥眼眸一缩,心中惊讶之际手上的动作也并未变缓。

十指急速掐诀,体内法力疯狂转动,神魂之力同时轻轻一震,三者一合,天地灵气随之而动。

神通镇天印!

“呼……”

在孙恒的感知中,四方灵气陡然躁动、汇聚,并在赵亥面前瞬间汇聚成一方灵光闪动的大印。

那大印一现,周遭天地气机瞬间被其压制,更有一股无形之力率先落在身上。

以往,他自然感应不了那么清晰。

但现在,回梦仙法进阶第二层之后,天地灵气、气机的变化已是一目了然!

应对起来,也不必蛮横硬抗,可以有着更巧妙而又省力的法子。

“嗡……”

天刀轻颤,落在身上的威压瞬间被刀光斩碎。

刀光上掠急斩,招式灵动而神妙,却又丝毫不损刀法的那股冲霄杀伐战意。

“嘶……”

黑光疾掠,正中上方大印核心。

天刀一震,镇天印当即化作无数流光朝着四方散去,威能尽消!

但只是这么一阻,乌木剑已经再次出现在孙恒之前,拦住去路。

赵亥剑诀一引,剑势全力催动,浩然刚猛的剑光当即把孙恒彻底笼罩。

乌木剑的本体来自一棵天外神木,即使是很小的一块,也重於千钧。

其上更有法阵加持,在急速掠来之时,威能可轻松平推一座大山。

而赵亥掌中的剑诀自然也非凡品,浩大威猛又不乏锋锐迅疾。

剑诀一展,当即如狂风暴雨、怒海雷霆般欲要把孙恒彻底淹没。

一位金丹全力以赴,就算身处葬神之地,赵亥自问也能轻松灭杀一位道基修士!

但孙恒,却很显然不在此列!

此时的他,神魂之力已是不弱金丹,肉身之能甚至还超出不少。

即使法力稍弱,但却身怀一身的顶尖战斗之法!

五煞神可是活了十几万年的存在,就算是元神真人怕都远远不及。

如此悠久的岁月,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顶尖杀伐之法,岂是普通?

这门修罗戮天刀,孙恒虽然只是初学,远未能够顺心所欲的施展。

但循着心意,此刀自发而动,刀势威猛、变幻多端,堪称出神入化!

而在孙恒远超常人的肉身天赋下,各种武技也能与之默契搭配。

登天步!

九转生死门!

五行挪移!

只要孙恒动念,种种适合他的法门就会自动从识海书库之中浮现。

加持了焚天真火的剑气,更是不停激射而出,追逐着赵亥斩杀不断。

即使不能威胁到对方,也可搅乱他的动作。

同样的,识海中各种御器之法、御剑窍门的涌现,也让孙恒施展的剑诀越来越纯熟、越来越精妙!

短短片刻功夫,对于御器之法,孙恒竟是屡有提升,剑气的杀伤力也越来越强。

渐渐的,两人中剑诀精妙、施法纯熟之人,竟变成了修行不过百余年的孙恒!

虚空中,赵亥身形变换,手中法诀、神通接连施展,面色却越来越阴沉。

孙恒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乌木剑对上刀光,丝毫不占上方。

而法术神通的对抗,即使有着境界的压制,他也不能彻底压制对手。

甚至,隐隐有被对方反超之相!

如此短时间,就有那么大的提升,孙恒展现的潜能,更是让他暗暗心惊。

不论是为了太阴棺,还是防止诞生一位未来的大敌,此子都绝不能留!

“呼……”

心头杀机狂涌,赵亥自然再不留力。

金丹急速旋转,引动百里灵气,剑势威能逐步提升、法术神通也是逼近葬神之地的极限!

同时,他大袖隐秘一挥,一捧漆黑飞针当即无声而出,直奔孙恒而去。

这些飞针名曰阴煞夺魂针,乃是他抽取飞僵身上的阴煞之气以秘法凝练而成,遁飞急速、犀利无比,只不过只能动用一次。

此物极其细小,百余根也不过一根发丝粗细,破空遁行,更是丝毫不会引起气机变换,十分不易被人察觉,可谓是极其阴险。

而一旦入体,立马会腐蚀神魂肉身,就算是金丹宗师一时不慎也会中招!

这些东西,本就是赵亥用来对付那些金丹高手的。

但此即,却用在了孙恒的身上。

飞针急速,一闪而逝,沿着乌木剑故意腾出的空隙,瞬间出现在刀光之前。

“嘶……”

刀光与那飞针一碰,当即千疮百孔。

孙恒心头狂跳,来不及多想,天刀已经顺势而变,化作无穷光影,把自己团团围住。

但来袭的飞针太多、太快!

但听‘叮叮……当当……’一连串的脆响传来,孙恒身躯一僵,已被数枚飞针破体而入。

就算有着数重防御、强悍肉身,竟也不能挡!

“菩提神光!”

柔和金光自体内涌现,一根根细微长针,也被其慢慢顶了出来。

但此时,一脸冰冷的赵亥已经御剑靠到近前,隔空一剑绞向孙恒的脖颈!

这一剑,他显然是早有准备,剑光锐利、急速,杀意凝然!

“噗!”

陡然,一物自孙恒胸前弹射而出,直奔赵亥而去。

那是一颗丹丸大小的神雷,通体无暇、内蕴混元,隐隐带着股圆满无碍之意。

但此时,这股圆满陡然出现一丝缺憾,同时,一股让赵亥也为之心惊肉跳力量从中涌现。

混元一神雷!

顾不得御剑杀敌,赵亥念头一动,乌木剑瞬间回转,把他身躯一裹,就朝着远方遁去。

“轰……”

刺目的白光,犹如极光般,瞬间照耀数百里之地。

在这范围内,一切都不可目视!

即使是神魂感知,也是白茫茫一片,只有一股的雷霆之力在疯狂卷动,不停的朝外扩张。

恐怖的威压,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变色,无人再思及其他,同时遁光一起,朝着远处逃去。

“轰隆隆……”

雷霆轰鸣、扩张、蔓延,所过之处,一座座山峰被震成石粉,一块块大地彻底掀翻、塌陷。

片刻后,一切烟消云散,一个直径长达二十余里的荒芜之地,出现在众人的感知之中!

内里曾经的一切,尽皆消失不见!

一记神雷,好似天地尽成觅粉!

“咳咳……”

孙恒手捂胸口,干咳不停,身躯更是如打摆子一般来回颤抖。

一旁的明玉情况也不是很好,姣好的面容略有焦黑,气息更是微弱。

倒是令狐明,毫无异常!

“你怎么样?”

令狐明眼眸闪动,道:“要不然,咱们趁机走吧!这里的动静,肯定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我也想走!”

孙恒深吸一口气,压下身上的不适,强行挺直身躯,道:“不过我不觉得他们会愿意。”

却是说话间,张道真一群人再次围了过来。

他们那边的人,大部分都距离战场很远,除了寥寥数人受到波及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而赵亥更是浑身无恙,正杀机外露直视孙恒,乌木剑剑芒闪动,把三人锁死当场!

“孙兄,你有没有把握?”

明玉舔了舔嘴角,冰魄神光剑微倾:“张道真实力不弱,但他的功法恰好被我克制。”

言下之意,自然是处于上风。

闻言,孙恒还没开口,令狐明已经面露苦色。

他这边一直被人围殴,虽然逃跑应该不难,但要想取胜,几乎没有可能!

“你们不必管我。”

短短呼吸间的功夫,孙恒身上的伤势已是恢复的七七八八,昂扬斗志更是在眸子中熊熊燃烧。

这是修罗戮天刀刀法所引。

更是因为刚刚短短时刻的战斗,就让他多有收获,甚至开始有些眷恋刚才的那种感觉。

“等下我拦住他们,你们自行离开即可,金丹宗师,也不过如此!”

“吟……”

天刀轻颤,杀机涌现,浓郁的斗志更是让对面的一行人眉头微皱。

修罗戮天刀,本就是一门战天斗地、永不言败的法门,此时孙恒的意境,竟是与之完美相合。

兴许,这门刀法本就应该在战斗中领悟。

“等一下!”

明玉猛然伸手,拦住蠢蠢欲动的孙恒,伸手朝着远处高空一指,道:“你们看那边!”

不必她提醒,在场众人此时都已经察觉到天地间的异变,齐齐朝那边看去。

却见百里开外,那天际虚空之中,一朵白云陡然绽放出七彩霞光。

霞光柔和,毫不刺眼,照耀至极远之处,更与那一枚枚七星令符引起共振。

“那是……”

令狐明大口张开:“多宝仙府!不是还有七天的时间吗?怎么现在就出现了?”

“也许,多宝道人想让其他人有更长的时间赶过来。”

孙恒眯眼,直视那霞光正中的黑影,又道:“或许,他想借我们之手,彻底除掉五煞神!”

“嗯?”

两人一愣。

“在那霞光之中,有一座城池。”

孙恒现如今的目力,已是超越两人,伸手一指道:“如无意外,那座城就是飞鹰圣城的核心,那位仅剩的五煞神所在之地!”

“呵……”

明玉摇头轻笑:“多宝道人把自家仙府的门口,设在煞身千方百计想要隐藏的飞鹰圣城之中,倒真像是要赶尽杀绝!”

五煞神之中,以鼠神的万窟洞、鹰神的飞鹰圣城最是容易隐匿、逃遁。

万窟洞深入地底,犹如迷宫,无人知道里面的洞穴有多少,又延伸到哪里。

当初陨落的两位金丹,都是陷落在那里。

而飞鹰圣城悬浮虚空,居无定所,一旦被神力遮掩几乎无从查知。

也是因此,五煞神之中的鹰神才能存活至今!

但,现今它也难逃一劫!

“有人来了!”

令狐明陡然开口,随即孙恒的感知中就有数股强悍的气息遥遥涌现。

金丹!

三位金丹宗师!

在他们身后,气息还有更多!

…………

“赵前辈?”

蛮童操控着万兽,把孙恒三人团团包裹,同时侧首朝赵亥看去:“现在怎么办?”

“……”

赵亥眼眸转动,心头杀机不停上涌,乌木剑更是几欲直奔孙恒而去。

但他很清楚,短时间内,他没有把握拿下孙恒!

“前辈。”

气息有些虚弱的张道真上前一步,小声开口:“仙府即将开启,此时不易节外生枝。”

恰在此时,一个洪亮之音当空响起。

“赵兄,想不到你也来了!”

“开阳神剑穆博然!”

蛮童身后,一人小声开口:“这位宗师寿元将近,看来是想得到多宝道人的明虚金丹。”

明虚金丹乃是北域赫赫有名的延寿丹药,就算是金丹宗师也可延寿数个甲子!

据说,多宝道人就曾炼有一炉。

看到来人,赵亥长吐一口气息,侧首淡然开口:“慕道友,别来无恙啊!”

他若本体在此,自然不会畏惧对方,但现在,他来的只是一具分身。

“不如赵兄。”

穆博然是位身着羽冠的中年文士,孤身前来,此即扫目全场,淡然一笑,道:“怎么,道兄不会是要以大欺小,对付这几位晚辈吧?”

“嗯,冰魄神光剑,原来是阴罗宗冰雪仙子一脉的传人,倒是好久未曾见到了。”

“总有些人不懂得尊卑有序,挑战他人的耐性。”

赵亥轻哼一声,挥手示意蛮童撤去万兽:“不过,既然慕道友来了,我就卖你一个面子,放过他们一回。”

“哈哈……”

穆博然洒然一笑,拱手开口:“既如此,多谢了。道兄不妨移步,我们找几位同道商量一下如何对付那最后一位煞身。”

赵亥面无表情的扫过孙恒,态度木然的点了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