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偶像狙击[综漫] 》卖花儿姑娘

梦幻联动

“你们社团没有可以替补的人了吗?”

“替补有是有,但是我们社长你上次也见过的那个,他是个要求非常严格的人,其他的成员他都不满意,然后我这不就想到你了……”安田绚子声音越来越小,她也不敢告诉七穗,其实是她主动拿着七穗的照片找社长自荐的。

没想到社长看到七穗的照片后一眼相中,在了解了一些情况之后,当即拍板让自己来说服七穗参加。

“你让我先把情况给你介绍一下,我来说明一下为什么你很合适,貂蝉你知道吧,三国志你总该看过吧?那是三国第一美女,而且擅长歌舞。剧本里也有一幕是她在宴会上献舞,所以之前扮演的学姐特地为了表演去学习舞蹈,谁知道却出了这种事……”安田绚子深深叹了口气。“总之你考虑一下,不管怎么说也是锻炼的机会嘛!”

七穗犹豫地说:“可是我也不会跳舞。”

“但是你会体操,比普通人要有基础啊,而且这一点不用担心,我们可以安排老师教你,别的东西都不需要你担心!”安田绚子算了算时间,“前后算上来,还有十来天时间练习,应该来得及,其实除了舞蹈,貂蝉整体出场的次数不多,你也不用老想着自己演的好不好什么的。”

“那如果是这么说的话,你们直接去找一个会跳舞的女孩子不是更好吗?”

“你是不是傻,我这不是找机会给你嘛!”安田绚子恨铁不成钢地点着七穗的额头说:“积极一点!要把握住机会!”

七穗心里也还没想好,看到安田的架势大有一言不合就爆炸的倾向,连忙安抚她说:“让我想一想,如果要排练的话,肯定是要花不少时间的,我要看看公司那边的安排,另外我自己的社团也要处理一下。”

“也是。”安田绚子渐渐气消了,她也就是一时上头,觉得七穗做事太被动了,现在听了理由,自然也就冷静下来了。

她语重心长地七穗说:“这次是周年纪念演出,会请社团前辈和校友回来看表演,我觉得你是可以把握一下的,毕竟我们学校出的人也有不少在演艺圈混的,说不定能遇到什么机会。”

“我知道了,但是我也需要明天去跟社长请假,明天给你答复吧。”

“嗯嗯嗯!你要相信自己,你最棒的!”安田绚子激动地冲过来保住七穗,这时她想起了下午匆匆早退的午宴,问道:“对了,忍足学长没说什么吧?”

七穗抱着着她,很冷静地问:“你认识忍足学长这么久了,你觉得他是这么小气的人吗?”

“说的也是呢,忍足学长人很好的!”

七穗发现安田绚子每当提到忍足,语气都会有些微妙的小变化,她忍不住问:“你是不是喜欢忍足学长啊?”

“啊?怎么会?别开玩笑了。”安田绚子情绪激烈地进行了一系列反驳,反而是坐实了七穗的猜想。

“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忍足学长的确很优秀,的确很让女生心动。”

“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我的确对忍足学长有那么一丢丢好感。”安田绚子用食指和拇指比出一点点距离,“但是我绝对不会喜欢上忍足学长的。”

“为什么?”七穗忍不住问,虽然她一直对异性的评价比较苛刻,但是忍足学长应该是她目前为止遇到的观感最好的男生了。(桃井属于特殊情况,不算在比较范围)

“因为我不管跟谁谈恋爱,最后的结婚对象肯定都不是他。”

“我不是很明白。”七穗没有听懂,但是直觉告诉她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嘛,简单来说就是我以后应该会跟家族联姻对象结婚,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家族联姻?现在还有这种东西吗?”

“是的,这种文化糟粕现在还存在,并且出现在我身上了。”安田绚子说这话时表情非常的平静,平静到七穗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在她看来,安田是绝不可能去接受这样安排的人。

她看了一眼七穗震惊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了声:“我从小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啦,所以已经接受了,那也没办法,因为我们身边的人都是这样的情况,如果是男孩子的话可能还会好一些,也许能够为自己的婚姻做一回主,但如果是女孩子的,那就绝对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不过你也不用太为我难过啦,我已经抗争过了,不然我父母怎么会同意我搬出来住,还同意让我当演员呢?”

“你的意思就是说这都是你跟你父母约定好的?”

“对啊,我跟他们约定了到大学毕业的为止,我都可以当演员,毕业之后的话就不知道了,不过对我来说多了七年可以实现梦想的时间,已经很好啦!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嘛,反正事情也不可能变得更糟对不对?”

七穗说不出话来,只能紧紧抱住安田绚子。

对方也察觉到她的变化,微笑着拍拍她的后背:“好了好了,我们不要煽情了,又不是拍电视剧!不对,我跟你说了我的秘密,你也得告诉我一个,这件事情我谁都没有告诉呢。”

发现七穗沉默了,安田绚子正想补一句说自己是开玩笑的,七穗却突然开了口说:“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姐姐的事情吗?”

“记得,我还记得你姐姐叫里穗。”

“嗯。国中二年级的时候,我陪她去湖边采风,她在画画,我觉得太无聊了就四处逛逛,结果不小心掉进了湖里,我完全不会游泳,姐姐会一点,当时她跳下来想要救我,后来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了,帮忙的路人说,是姐姐一直托着我,所以他们先救起了我,而姐姐她再也没有醒过来了。”

“天啊。”安田绚子除了感叹,别的什么也说不出来。她同情地抱了抱七穗,虽然七穗很少谈到姐姐,但是每次谈及的时候,都能感受到姐妹俩的感情是很深的。

“出院后的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做噩梦,每当照镜子的时候也总会想到姐姐,总之看了很长时间的医生吧。后来我不想再在那个镇子上居住,干脆就搬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我想你姐姐一定也很喜欢你,她为了救你……自己肯定也不会后悔的。”

“我明白,就算是为了姐姐我也得好好活下去,所以我一定得回去。”一开始她也会进入自暴自弃期,但是时间一长,自己也醒悟过来,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代表的是两个人,一定要堂堂正正地活下去。

安田绚子十分积极的表示:“回去?你是说回家吗?遇到问题你就跟我说,我来帮你。”

“谢谢,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得我自己来面对。”

安田绚子有感而发道:“我有时候会觉得我挺倒霉的,但是现在想想 ,我的问题在你面前简直不值一提,七穗你真的很勇敢,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不一定还能保持乐观。”

“我也以为我的人生会终结,但是事实证明,还是有转机的。”

“安啦安啦,就是这样所以才要更加努力嘛。”

“对了,你知道你的结婚对象是谁吗?”

“现在也太早了吧,起码要等到我上大学才会考虑吧。”

七穗一本正经地和她讨论:“说起来,忍足学长家里的条件应该也不错吧,没有可能是他吗?”

“好了,我求求你不要再想我们俩了!”安田绚子恼羞成怒地松开了七穗,跑到了另一边去,“而且学长不喜欢我这样的啦。”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跟忍足学长交往过的女生根本不是一个类型的。”安田绚子叹了口气,语气中充满着挫败感:“而且最新消息,忍足学长和游泳部的月间美羽关系不错。”

“那……只能提前安慰你了。”七穗如是说道。

“我上次说的是认真的,真的,你真的不会安慰人,以后别这样了。”

“好的,我下次改进。”

“讨厌!说起来忍足学长的确不错,但是我觉得迹部学长更有吸引力一点,不过他比较难打交道就是啦。”

安田绚子很快就从暗恋失败的挫折中走出去,抓着七穗就是一顿洗脑,告诉她迹部学长有多么多么具有人格魅力,以及一定要拿下戏剧社的这次机会。

其实七穗心中也大致有了想法,既然这次机会能够帮助她在事业上铺路,她自然是很乐意去做的。

所以第二天,七穗就去找了原田学姐请假,理由是要去帮朋友的忙。

原田学姐很意外,当即纠结地说:“这就难办了,马上就要去表演了,你现在有事真的很麻烦啊……”

“真的不好意思……”其实原田学姐一直对她都很不错,一听到学姐这么说,七穗又有点惭愧,内心纠结着到底该怎么选择。

没想到原田学姐话题一转:“但我也不是不讲情面的人,毕竟朋友有事更重要嘛,你要请多长时间?两个星期是吗?”

“是的,没错!”

“行吧,你先去忙吧,忙完之后再回来。”

“太谢谢你学姐!”七穗感激地连忙鞠躬。

原田学姐爽快地摸了摸她的头说:“就是这次不能看到你表演觉得挺遗憾的,但是还有下次对吧。”

“一定有的。”

请好了假,七穗立刻传简讯给安田绚子,对方反应也很快,过了一会儿就回消息,让七穗放学之后直接来冰帝的练舞室,找一个叫西村润夏的女孩子。

[我已经安排好了~这几天你就跟着润夏酱一起学舞吧,等我忙完之后我就去看你,加油(^_-)]

安田绚子的安排的确很周详,然而等七穗来到冰帝之后,却发现了一个关键问题,安田绚子并没有告诉她舞蹈室该怎么走。

七穗尝试给安田绚子打电话,但这个时间她应该在排练,手机不在身上,她也没有忍足学长的联系方式,七穗在校园里走了一会儿,因为身上穿着的校服,受到了不少瞩目,她只能就近找了一个看上去很和善的女生打听情况。

“同学你好,请问你知道舞蹈室怎么走吗?”

“舞蹈室啊?”女孩子的声音很轻柔悦耳,“麻衣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了。”身边的同伴热心地向七穗说明了路线,七穗认真记了下来道谢。

等她离开之后,被询问的女孩子一直望着七穗离去的背影,身旁的同伴问她:“美羽你在看什么?”

“我觉得这个女孩子有点眼熟,好像见过,但我一时想不起来了。”

“是吗?她身上的校服我都不认识是哪个学校的。快走吧,迟到了社长又要罚人了。”

七穗依照着热心同学给的路线,顺利的找到了舞蹈室,冰帝的舞蹈室不光大而且多,分为好几个,她和周围的人打听了一下,在其中一个练习室找到了安田绚子所说的西村润夏。

西村润夏是个个子高挑,皮肤白皙的女孩子,大约是一直跳舞的原因,非常有气质,言谈举止时的形态十分优雅。

一听七穗说明来意,立刻拿出了衣服让七穗去换。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时间很紧急,我们就不浪费时间了,听说你练过体操,身体的柔韧性应该会好一些吧,你先去换衣服,换完我们来练习。”

没想到看上去这么优雅温婉的女孩子也是一个行动派。

七穗换好衣服后,西村润夏给她看了一个舞蹈节目视频,“这是中国古典舞,安田跟我说的要求就是要让你能够表演一段一分半钟的古典舞,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我们就照着这个视频来学可以吗?”

“我没有意见。”

西村润夏笑了起来,她很喜欢七穗的干脆,“那我们开始吧,前期可能会有一点累,希望你能克服一下。”

她就从最基本的姿势教起,练习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安田绚子带着戏剧社的社长高桥雅治来了。

“七穗,我来了!西村学姐,这次太谢谢你啦!”

“没事,你的朋友学习的也很快。”西村润夏看了眼时间,“时候也不早了,我要先走了。”她转过头对七穗说:“今天的练习就先到这里吧,你也不多练了,不然明天身体会受不了的。”

“好的,学姐再见。”

“明天见~”西村润夏临走时又和高桥雅治调侃了几句,直言让他请自己吃饭,高桥也很爽快,一口就答应下来。

“没想到第二次见面,就是合作的关系了。”高桥雅治走到七穗面前,微笑着和她打招呼。“这次要真的多谢你救场了,不然还真不知道这戏要怎么排了。”他看上去很温和,和安田绚子嘴里描述的严格冷酷的社长不太一样。之前,安田经常吐槽这位社长来着。

“对我来说也是个机会,也谢谢社长给我这次机会。”

“其实上次见到你之后,我就觉得这个角色很适合你。”高桥雅治十分考究地跟七穗介绍了一下角色的历史背景说:“我是觉得这个角色如果不足够漂亮的话,那么根本无法说服观众后面的剧情是合理的,所以这个角色一定得找到一个能够打动观众的人,起码看到的那一刹那会有呼吸停顿一拍的感觉,所以这个角色青山同学当之无愧。”

安田绚子在一旁默默吐槽道:“社长,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这么会夸人,还变着花样夸人好看。”

高桥雅治瞥了她一眼,似是无言的警告,安田绚子立马缩缩肩膀,不说话了。

“这几天你先练习舞蹈,下个星期我安排其他成员跟你对戏,你的戏份并不算多,所以不需要太有负担。”

“我知道了,其实情况绚子也跟我说过了,既然我答应帮忙,肯定是要做到最好的。”

“那就太感谢了,安田。”

“我在,什么事?”

“如果青山同学有任何需要的话,你就跟我说,还有来学校的车旅费我们社团全部报销。青山同学是哪个学校,要不要我派车去接?”

“这也太隆重了吧,社长。”

七穗婉拒道:“开车就不用了,我自己坐车来也不是很远。”

“总之就拜托你了。”

等高桥雅治一走,七穗对安田绚子说:“你们社长看上去也没有很恐怖吧,感觉很好说话?”

“那只是现在对你,他比较好说话。你是没看到我们排练的时候他有多可怕,如果冰帝有一个社团社长的恐怖排行,他一定是第一名,不过他的确很努力,对剧本和表演要求已经到了严苛的地步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做吹毛求疵了。”

“不过我想你以后应该会遇到更严格的导演吧,现在就当提前练习?”

安田绚子与她相视一笑:“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走吧!吃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