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心尖宠 》飞翼

第 119 章

可凤弈也讨厌拿这样夫妻的事去问别人。

就算是太子, 他也不想叫他知道自己与唐菀之间的事。

他也不想知道太子的。

凤弈便想着这件事该如何解决。

他总不能总是这样与唐菀分开睡。

不然,没准儿更要失宠了。

这样想, 凤弈觉得时间更加紧迫、

好在如今已经是要过年了, 唐菀忙忙碌碌的,又是往宫里去, 又是给各家年礼, 还要去串门,总之忙得脚打后脑勺,倒也没有时间想得这么多, 凤弈好不容易喘过来一口气,又觉得为难。

他这样忍耐着一直到了过年的时候, 宫里有家宴,他自然得带着唐菀与三个小家伙儿进宫。唐菀一进宫,正和太后说话的广陵侯夫人眼睛微微一亮, 露出几分笑意。太后见她对唐菀这样喜爱,不由也笑着叫唐菀到了面前。

唐菀上前给太后和皇后请安, 见皇后的脸色还好, 心里放心了, 便把自己的胖闺女往皇后的跟前一塞。

小家伙儿吧嗒着小嘴儿滚进了皇后的怀里。

皇后对和静郡主爱不释手, 喜欢得不得了,转身从一旁一个笑容满面的宫女手里拿出了一件十分精致漂亮,绣着粉嫩嫩的荷花的小衣裳来,慈爱地摸着和静郡主的小脸儿笑眯眯地说道,“等你好些天了。”

她就把小衣裳在小东西的身上比划了一下, 重新放到一旁,对目瞪口呆的唐菀说道,“最近宫里给和静做了好些衣裳,等你出宫的时候都带回去。女孩子,总是要打扮得漂漂亮亮才好。可跟臭小子不一样。”她觉得女孩子就应该穿得美美的,唐菀倒是也认同。

只是看着自家胖闺女那一团胖团的样子,她又觉得……怪不得最近皇后都不给她做衣裳了。

原来皇后早就变了心。

唐菀第一次感受到了失宠的感觉。

“母后张罗好些天了。如今有了和静,咱们俩是没有立锥之地了。我就想着幸亏你只生了这么一个闺女,若是来日,太子妃也生几个,那这宫里哪里还有咱们站脚的份儿。”大公主跟唐菀咬耳朵说道,“咱们就是那色衰爱弛的。”

她小声说着,唐菀忍着笑容听着,见皇后跟太子妃一同逗弄几个小家伙去了,心情很是不错,也并没有因为最近京都乌烟瘴气的有什么不开心,她心里放心了,笑眯眯地坐在太后与广陵侯太夫人的身边说话。

她一副孝顺乖巧的样子,广陵侯太夫人过年之前已经和她吃过一次团圆饭了,也不觉得想念她,便叫她自己跟大公主说话,自己便跟太后诉苦说道,“阿穆的性子您知道,也不知他的姻缘在哪里。”

唐逸成了亲,听说文妤也要与承恩公府的公子定亲,如今唯独只剩下一个李穆,广陵侯太夫人愁得慌。

她这一年半年的时间里已经到处在京都勋贵人家走动,也见了不少性子好,人品也不错的姑娘家,只是但凡回来跟李穆提一两句,李穆都只会说一句“背地里谈论人家姑娘,对姑娘家的清誉不好”,这样理直气壮地说完,李穆总是能在把嫡母堵得哑口无言以后施施然地走掉。

广陵侯太夫人心里郁闷得很。

她这样与太后提及李穆的婚事,也是想着,太后若是能管管李穆就好了。

只是太后也是管不住李穆的。

“儿孙姻缘由天定。由着他去吧。”太后便叹了一口气说道。

见李穆阴沉着脸坐在太子的身边,一副阴郁无比的样子,太后揉了揉眼角。

每天为孙子孙女的婚事发愁,她真是没享几天福啊。

“我只是想着,叫个好姑娘多陪着他,他的日子能比只看着我这只喜欢板着脸的母亲松快。”广陵侯太夫人说了这一句,正坐在一旁竖着耳朵听的罗嫔眼睛一亮。

她觉得皇帝对自己还是有情分的,毕竟自己建议皇帝今年召见广陵侯太夫人母子进宫,皇帝也都听她的答应了下来,对她并不是已经绝情。她早就忘记去年皇家家宴的时候李穆母子就是在宫里过的,不过这也不重要……听到广陵侯太夫人发愁李穆的婚事,她顿时找到了话题,眼睛一亮急忙点头说道,“可不是。阿穆打小就受苦,正应该有个极好极好的姑娘来爱惜他,照顾他,与他相伴呢。”

她今天打扮得十分华美,此刻贸然说话,广陵侯太夫人根本就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见广陵侯太夫人并不与自己说话,罗嫔的脸上露出几分怒意,然而想到自己对李穆用心良苦,也顾不得对广陵侯太夫人的恼火,陪笑着对太后说道,“娘很别怪我多事。阿穆打小就是被我养大的,我做养母的也是关心则乱了。”

她见太后垂眸看过来,急忙说道,“说起阿穆的婚事,我心里倒是有个极好的人选。与阿穆也并不是毫无关系,以后在一块儿了,也能更熟悉亲近。”

她说话的时候,宫殿里突然寂静了下来,唐菀想不明白为什么罗嫔总是“下次还敢”这样的态度,不过见皇后正逗弄和静郡主,她抿了抿嘴角。虽然知道本不该与罗嫔闹什么冲突,可是她是谁啊。

她是广陵侯太夫人的干闺女,是李穆的干妹妹,这时候不说话,难道她是**不成?

更何况她背后还有凤弈。

她还有儿子闺女。

她怕谁啊。

唐菀觉得心里有勇气了,便在一旁拧着眉梢儿小小声地说道,“可是……哥哥的养母明明是皇后娘娘,什么时候成了罗嫔娘娘了?”

“你说什么?”罗嫔诧异地转头。

皇后无声地笑了笑,看向唐菀的目光带着几分柔和。

唐菀却理直气壮起来。

她看着罗嫔,看着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貌的脸还一副诧异的样子,便认真地说道,“哥哥又不是罗嫔娘娘您生的,您怎么可以成为哥哥的养母呢?”

“可他当初是跟着陛下与我……”罗嫔恼火地说道。

“这就更不对了。哥哥不是皇子,当初跟着陛下长大,可就算是那样,也只有认皇后娘娘做养母的道理。与罗嫔娘娘您何干呢?罗嫔娘娘,您不也只是一个……”唐菀的话没有说完,可是罗嫔却一下子听懂了。

看着唐菀那清澈善良的目光,想想她刚刚的话,罗嫔气得浑身发抖,觉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唐菀的意思太明白不过了,她不过是个小妾,怎么好意思在正室元嫡皇后尚在的时候,就把一个养在皇家的孩子视作自己的养子?

就算是人家养子的的确确是被皇家养大,可也只有认嫡后的,再没有她这么一个嫔妾的份儿。

这仿佛一闷棍砸在了罗嫔本来春风得意,又带着几分慈爱的脸上。在安静的宫殿里,罗嫔只觉得唐菀那带着几分关切的目光就像是刀子,把自己的脸皮一寸一寸地割下来。

她只是个嫔妾,没有资格做别人的养母。

是这个意思么?

罗嫔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却不知该怎么反驳唐菀。

李穆不是她生的,她当然没有办法反驳唐菀的话,不然,岂不是在皇帝的面前和皇后作对?

只是不管怎样,罗嫔却急忙含着眼泪求助地看向沉默不语的皇帝。

皇帝顿了顿,并没有看向罗嫔,平静地说道,“阿菀说的没错。”

这一句话刺中了罗嫔的心,仿佛被皇帝否定了她的全部。

“陛下!”

“大过年的,你鬼叫什么。阿菀说得没错,阿穆……的确是皇家养子,只是却是皇后的养子,不是你的。你也没有资格插手阿穆的事。”太后见罗嫔气势汹汹地去看唐菀,便沉着脸说道,“不过是个嫔妃,你莫非还敢训斥一位纠正你错处的郡王妃?如今你的胆子越发地大了。”

她都知道罗嫔会给李穆说什么亲事,果不其然,罗嫔受到这样大的羞辱,只是想到自己的想法,到底忍了,跟皇后与没吭声的广陵侯太夫人赔罪,之后拧着帕子低声说道,“我也只是关心则乱。阿穆到底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娘家有个侄女儿,生得闭月羞花,性子也极好的,与阿穆也不算是毫无瓜葛,因此才想着……”

“是养外室以后又把那美人给了弟弟的唐大公子的妹妹么?”大公主突然问道。

罗嫔突然说不下去了。

亲女儿拆台,她不知所措。

“宣平,你表哥是表哥,表妹是表妹,他们两个不……”

唐大公子就是被大公主给坑了,坏了事,令罗家一蹶不振。

如今罗家靠着几个不成器的公子是起不来了,只能想着用女孩儿联姻权贵世族。

李穆是广陵侯,是如今太子信任的人,与罗家联姻,罗家起码在太子登基之后也会继续显赫下去。

罗嫔十分想把罗家的女孩儿说给李穆,一则是为了罗家,另一则,有一个罗家女做妻子,整日吹枕边风,李穆也会和她更亲近。

只是她却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多说两句,就接二连三地遭到了唐菀与大公主的打击。

“一家子养大的,人品性情有什么不一样的。更何况,就算是给阿兄说婚事,也轮不着母亲你。”

大公主便淡淡地说道。

她如今对罗嫔十分失望。

拿罗家女去算计李穆的婚事……这叫大公主觉得都对不住李穆。

罗家那样的人家,配得上李穆么?

罗嫔只为了自己就要把罗家女塞到广陵侯府去……她好歹看着李穆长大,难道就没有半分慈爱与对李穆的真心?只是她才这么一说,广陵侯太夫人已经平静地说道,“我绝不答应。”

见罗嫔诧异地看过来,广陵侯太夫人看着眼前这个虽然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人,只觉得有些可笑。这么愚蠢的一个女人,除了一张脸一无是处,可是却迷住了她丈夫的一颗心,叫她彻头彻尾地做了十几年的傻瓜。

看着罗嫔这么蠢,广陵侯太夫人意兴阑珊。

**的那个男人,也不过如此。

不过是只看着女人的一张脸而已。

虽然对那个**的混账东西并无留恋,可广陵侯太夫人对于自己这十多年傻瓜的生活还有罗嫔此刻看着自己的那一副十分矜持又带着几分居高临下意味儿的眼神却十分厌恶。

她不在意那个男人了,可是却不能忍受罗嫔此刻一副优越感十足,战胜了自己,把自己当做手下败将一样去鄙夷。她便看着罗嫔淡淡地说道,“我的阿穆,妻子可以平凡,也可以寻常,却不能娶一个道德有问题的人家出来的姑娘。娘娘你此刻如跳梁小丑丑态百出却不自知,只怕你相中的姑娘与你一般性情。我不能糟蹋了我的儿子。”她虽然不苟言笑,可从不会说这么刻薄的话,唐菀呆呆地看着广陵侯太夫人,又觉得她这样不要忍气吞声是对的。

罗嫔看见广陵侯太夫人都不心虚,那广陵侯太夫人为何要忍气吞声。

“你放肆!”罗嫔见一个寡妇竟然敢这么嘲讽自己,顿时大怒。

广陵侯太夫人拍案而起,大步上前就给了罗嫔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一下子,不仅罗嫔捂着火辣辣的脸傻了,唐菀都傻了。

这……没有预兆的呀。

“你,你……”

“我在宫中放肆,自然会在娘娘们面前请罪。可你一个嫔妾也敢在宫中放肆,我却看不过去!”广陵侯太夫人才不会说李大人跟罗嫔如何如何,那不是叫皇帝脸上无光么?她儿子以后还得在皇帝的手下做事,只是她这些年的委屈,不给罗嫔两巴掌实在不能解恨。

她可不是罗嫔那样软玉娇花一般的人,性子最是强硬,不然,也不能守着自己最后的一点家产抚养儿子。此刻一张脸板得死死的,她反手又是一巴掌打在罗嫔的脸上,冷冷地说道,“把罗家那种女人说给阿穆,你当我这个母亲是死的不成?!”

她声色俱厉。

罗嫔被这两巴掌与此刻这个脸色刻板的女人的疾言厉色吓得一下子哭了起来。

怪,怪不得当初李大人不喜欢这个女人。

这种夜叉星谁敢喜欢啊!

“陛下,陛下……”凤樟今天没有被皇帝召见,罗嫔便哭着向皇帝求救。

皇帝闭着眼睛揉着眼角,很久之后看着罗嫔问道,“朕亏欠了你什么?”

“陛下?”罗嫔泪眼朦胧地看着皇帝。

“若朕没有亏欠你,为何你要这样叫朕不能有片刻清闲?”皇帝见罗嫔呆呆地看着自己,仿佛傻了一样,便冷淡地说道,“自从回宫,朕觉得最轻松的时候,竟然是你在冷宫的岁月。”这话有点叫人觉得惶恐,罗嫔直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又觉得皇帝的脸色有些许改变,却见皇帝又沉默很久才说道,“你的事,朕已经容忍太多。由着你在宫中吵闹,由着你野心勃勃,本记挂着的是当初的情分。只是如今想想,所谓情分像是笑话。”

他知道罗嫔最近时常把凤樟的庶长子要送到东宫是想做什么,那时就明白,自己的纵容其实并不是厚道,而只是在厚颜无耻地要求皇后厚道。

看着皇后笑了笑,皇帝心里难免生出几分疲惫,对罗嫔摆手说道,“朕累了。你作祟这么久,朕真的不想再看下去。”

一个作祟,叫罗嫔肩膀一抖。

“陛下?”她顾不得脸疼了,急忙跪下哭着说道,“我不回冷宫。”

皇帝的目光晦涩。

他只淡淡地说道,“朕对你仁至义尽,只是你却人心不足。不去冷宫……那就送你去浣衣局。”

唐菀在皇帝这样说话的时候竟然都不敢随便开口了。

她觉得皇帝没开玩笑。

可是浣衣局,那不是给苦力宫女做事的地方么?

罗嫔也哭哭啼啼地看向皇帝。

“如今二皇子已经成家立业,宣平也下嫁南安侯。”皇帝见南安侯坐在大公主的身边,眉眼都不动,完全没有给自家岳母求情的意思,就觉得罗嫔这人缘真是绝了。

亲闺女亲女婿都不求情,她这做母亲的能不失败?

心里叹了一口气,皇帝便对罗嫔说道,“今日,宫里就再也没有罗嫔。只有宫人罗氏。”这一句话就是彻底地把罗嫔打落尘埃了,唐菀都没有想到皇帝竟然会把罗氏给一下子废到了底儿,却见皇帝平静地说道,“如今,朕顾忌着最后一点情分,只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回冷宫享受锦衣玉食,只是从此不许你踏出冷宫半步。要么,你就去浣衣局,做点宫人应该做的事。”

他完全没有留情的余地,罗氏却已经光彩黯淡下来,仰头怔怔地看着皇帝,流着眼泪说道,“陛下,你怎能这样狠心?我,我陪伴在陛下身边这么多年。”

“陪伴朕的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皇帝淡淡地说道。

罗氏一下子被这句话给打击到了。

她摇摇欲坠,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委顿在地哭了起来。

大公主依旧没有吭声。

唐菀犹豫着握紧了她的手。

如今,大概也只有大公主还能为罗氏感觉到一点难过了。

可是大公主却心里并不十分难过。

皇帝并没有要罗氏的命,而且罗氏进了冷宫,依旧锦衣玉食,不会被人怠慢,有什么好难过的?

她唯一难过的,不过是看着罗氏给李穆说亲才愕然地发现,罗氏大概对自己与李穆都没什么疼爱。

她只不过是把自己与李穆当做是巩固罗家权势的工具而已。

不然,若是但凡对儿女有半分真心,怎么会把罗家的那些恶心东西说给自己的儿女。

一想到这,大公主就没法为罗氏感到难过。

“今天过年,本该高高兴兴的,罗氏哭成这样,陛下当然心里不舒坦。”皇后便温和地对一旁大气都不敢喘的宫女们说道,“送她出去吧。”看罗氏的样子也是宁愿去冷宫也不去浣衣局干活儿的。

只是若是这样,正说明罗氏也并不是把冷宫当做是龙潭虎穴么。她淡淡地笑了笑,咳嗽了两声对罗氏温和地说道,“你也别哭了。晦气得很。去吧。”她当然不会对如今已经跌落尘埃的罗氏落井下石,皇帝不由露出几分愧疚说道,“叫你跟着烦心。”

“我是皇后,是后宫之主,怎么能算是烦心呢。”

皇后笑着轻轻拍了拍皇帝的手背,十分温煦。

她总是这样温和而且大度,皇帝迎着皇后真心这样认为的眼睛,觉得有些感动,又有些说不出来的惆怅。

他看了皇后片刻,见皇后叫人把罗氏扶下去,动了动嘴角,又觉得自己想说什么都十分可笑。

他从未听过皇后抱怨,只记得皇后与他在冷宫之中夫妻互相扶持,看她照顾每一个人。

无论是受了委屈,还是得到荣光,她总是站在他的身边,与他携手。

只是不抱怨,别无所求……她对自己这个丈夫竟一无所求,又是不是早就对他没有了半点希冀?

她从不把希望放在他的身上,所以无论做什么都能置身事外,宽容大度,心无嫉妒地照顾罗氏。

受了多少委屈,罗氏母子闹成什么样,她都能温和地在一旁宽容。

皇帝头一次感觉到,总是不在意这些,有广阔的胸襟的妻子,叫自己手足无措。

“吃饭吧。”他心里生出惶恐。

皇后越是真心大度,他就越惶恐。

这么多年,他能离开所有人,却唯独离不开与自己相濡以沫的皇后。

她就像是他的骨血,与他不能分离。

是他离不得她,而不是她离不开他。

宫中不再广纳嫔妃,那个时候他是怎么想的?

不过是……不想再睡在除了皇后身边任何一个女人的身边而已。

可是她似乎也并不在意。

皇帝的脸色有些慌乱,太后在一旁看到,心里叹了一口气,对皇后笑着说道,“可不是。闹了这一出,谁不饿啊?和静与慈哥儿只怕也饿了。”她一笑,宫殿里的气氛轻松多了,皇后便笑着说道,“给他们预备着乳娘呢。饿不着。”她摸了摸和静郡主那胖嘟嘟的小胖脸儿,满目慈爱,把她交给了急忙起身的唐菀。

唐菀便对太后告退说道,“我先带孩子去吃奶。”她抱着闺女,凤弈起身抱着凤慈就往后头去了。

凤念本想跟着,被笑眯眯的太子妃捏住了命运的小脖子,一副乖巧可爱的孝顺侄儿的样子,依偎在格外满意的太子妃的怀里。

“念哥儿最喜欢太子妃啦。”他甜甜蜜蜜地说道。

太子妃便笑着垂头亲了亲他的脸。

唐菀回头看见,见宫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更好了,便松了一口气,又觉得有些茫然。

她觉得刚刚皇帝的脸色一瞬间古怪得很。

这是为什么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可可的小糖糖和30570149数字君的**啦么么哒mua! (*╯3╰)~.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