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心尖宠 》飞翼

第 20 章

唐菀都被李穆的这几句话给骇住了。

“侯爷,你,你说什么?”她觉得自己听错了,又觉得……

这像是李穆会说出的话。

“当初你与李家子有婚约,而我才是李家子。婚约与凤樟这个二皇子本就没有关系。”见唐菀显然没有想到自己说的是这样的事,李穆垂了垂眼睛,许久之后才看着唐菀认真地说道,“二姑娘,若是你还愿意这门婚事,我会去求太后娘娘做主。”

他的样子很郑重,唐菀也没有想到李穆竟然愿意收拾凤樟留下的这乱摊子到这个地步。

她有些感动,又有些不知所措,然而想了想还是摇头低声说道,“可我还是想嫁给清平郡王。”

她对婚姻实在害怕。

嫁给清平郡王,为他守寡,如上一世那样一辈子都安安稳稳的就足够了。

她不想改变,也不想迎接所谓新的挑战。

至于广陵侯,又何必趟这摊浑水,卷入与凤樟这样的纠葛里呢?

这对于李穆来说并不公平。

或许是因为责任,也或许是因为唐菀看起来可怜,李穆到底是比凤樟有承担的人,因此愿意肩负起曾经的承诺,可是唐菀却并不愿意叫他继续和凤樟纠缠,连婚事都纠缠在一块儿。

她和李家的婚事,当初李穆并不知道,又何必在凤樟撒手之后重新捡起来呢?

他其实也应该有很好的婚姻,有一个他真正喜欢的妻子陪伴他,而不是仅仅为了责任就肩负起一个对他本就陌生的女子的一生。

那样李穆太可怜了。

甚至唐菀想,李穆在新君登基之前被困顿在暗无天日的冷宫,难道如今好不容易成为了勋贵,可以轻松自在了,却还要再娶一个这样的自己,继续困难隐忍地生活么?

举案齐眉,这对于夫妻之间或许是很美好的情感,可是唐菀却觉得李穆应该得到的不仅仅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他应该有一个真心喜欢他,他也真心喜欢,会叫他微笑起来,每一天都仿佛生活在阳光里的好姑娘。

想到这里,唐菀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同样郑重地对李穆轻声说道,“虽然我结亲的是李家子,可当初我许给的并不是侯爷你这位李家子。既然凤樟已经退亲,那我和李家的缘分就断了。”她看起来认认真真的,李穆不由深深地看着她问道,“你真的这样愿意嫁给清平郡王么?”

“是!”她既然上辈子做了清平郡王的妻子,那这辈子,她也不想嫁给别人了。

她看起来虽然软弱,可是在提到嫁给清平郡王的时候格外坚定。

李穆便不再说话了。

他看向唐菀的目光带着几分遗憾,又仿佛带着几分伤感。

安静又俊秀的少年专注地看了唐菀许久,这才对她说道,“既然如此,你与李家子的婚姻断绝,那你我结拜做兄妹吧。”

他的声音温和,似乎并不再劝唐菀不要做个一辈子没有前途的寡妇。

这样轻易地放弃,叫唐菀心里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心里猜测,李穆对她应该也没有什么喜欢的感情,之所以提到婚事不过是想要救她不要做寡妇,然后对她负责罢了。既然李穆并不是一门心地要娶她,唐菀的心里越发轻松,听到这话不由愣住了一下。

“兄妹?”

“母亲说你父母双亡,唐家二房只剩下你一个,因此唐家人才会随意地欺辱你,作践你,不把你放在心里。”见唐菀没有说话,目光黯然,李穆却并不是想伤她的心。

他看着她,艰难地挤出了一个浅浅的柔和的笑容,那一瞬间,这个看起来阴郁又冷淡的少年身上的晦暗全都消失不见,反而多了几分温柔。他眉眼舒展地看着唐菀,对她温和地说道,“你与李家没有姻亲之缘,我想,你和唐家其实也没有亲情之缘。若是唐家在意你,就不会纵容唐萱与凤樟。既然这样,日后你出嫁之后,唐家怎么会做你的靠山,为你在夫家做主?我母亲十分惦记你,今日我进宫之前,她在病榻上还对我说,叫我出宫之后去见你一面。若是你愿意嫁给我,那我们就成亲。若是你的婚事另有心意,那母亲愿意做你的母亲,你认母亲做干娘,从此广陵侯府就是你的娘家。”

唐菀怔怔地看着李穆。

他还在对她温和地说道,“若是日后在清平王府受了委屈,你要记得回广陵侯府来。李家愿意做你的靠山与家人。”

这话叫唐菀眼眶红了。

“太夫人真的这么说么?”她没有想到一向性子冷淡坚硬的李家太太竟然还会惦记着自己。

她觉得心里十分愧疚,可是莫名又觉得高兴。

“我愿意的。”她急忙对李穆说道,“我愿意拜太夫人做干娘。”她不是为了所谓的靠山,而是为了李家太太为了她花费的这般心思。

她这才知道,原来被凤樟抛弃并不代表失去了一切,相反,还有很多很多的好人都在关心着她在意着她。她捂着眼睛忍着眼眶里晶莹的泪水不要夺眶而出,低声说道,“我只是感到愧疚。之前我都没有想过……原来我错过了这么多的疼爱。”

她一味地为那些不值得的人伤心,生病。却忽略了原来还有许多许多在意自己的人。

这叫唐菀心里很后悔。

“若是你愿意,那我回去告诉母亲。她若是身体好一些,便去唐家提这件事。”

想来唐家不敢拒绝。

长平侯府虽然是勋贵,也是侯爵门第,可是这一代的长平侯只知道风花雪月,在朝中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力,不喜功名利禄。因此唐家在京都并不算是一等一的豪门。

不然,长平侯夫人怎么会明知道唐萱抢夺妹夫这么可耻,还不择手段也要抢到手。

因为长平侯夫人急红了眼睛。

若是长平侯府再不出一个出色的子弟或者女儿,那长平侯府只怕慢慢就要撑不下去了。

不然,但凡要些体面的豪门世族,哪怕眼红二皇子这门婚事,也绝对没脸干出同室操戈这样的恶心事,连累了家族的声誉。

这样一个已经开始日落西山,只能靠着二皇子才在京都有了几分得意的长平侯府,又怎么敢得罪如日中天,刚刚成为新君宠臣的广陵侯府。

只怕李家太太找上门去,哪怕长平侯夫人心里都要呕死也得笑脸相迎,把唐菀打扮得可爱乖巧地送到广陵侯府去认李家做干亲。

更何况太后已经叫身边的心腹宫女青雾跟着唐菀,青雾虽然笑眯眯的,却从不是吃素的,且背后还站着太后,长平侯夫人如今哪里敢对唐菀指手画脚。

因此见唐菀答应了下来,李穆便也微微地笑了。

他难得一笑,之后见唐菀落泪,微微动了动手指,却还是没有抬手,只是慢慢地退后了一步看着她说道,“清平郡王是个很好的人,日后你好好过日子。”他这话说完,这才垂眸,将眼底的黯然收敛,不再去看只与自己一步之遥的唐菀。

只是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看见唐菀对他感激地笑了笑,想到她干脆地拒绝,又忍不住想……她曾经对未婚夫的那些好,其实并不是源于深爱凤樟,而是因为对方是李家子,是李家的夫君。

若是当年他没有被偷龙转凤,那得到唐菀真心相待,甚至于省吃俭用也要供他读书科举的那个人,本该是他才对。

当真假皇子被掀开真相,当他被罗妃指认自己不过是个假皇子,当曾经希冀地攀附他,想要嫁给他的女子们都轰然散去,当他一无所有地离开宫廷回到破败衰落的李家再也无人问津,当他从云端跌落尝尽了世态炎凉,他才明白,一个不计较他的身份,只在意他这个人的女子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他错过了这样一个就算是贫贱平凡也愿意同他白头到老的姑娘。

幸好的是,有眼无珠的凤樟也错过了。

她能嫁给比他和凤樟更好的男人。

李穆的心里叹息了一声,却没有再回头,直接回了太后的宫里。

唐菀看着李穆比旁人都慢一些的行走的背影,莫名觉得他的背影有些萧瑟。不过还没有多看两眼,她突然听到斜刺里传来一声冰冷的冷冷的哼声。

这声音不大,唐菀一愣急忙看向声音的方向,却见到一个披着一件单衣,脸色惨白没有血色的俊美青年正虚弱地用肩膀抵着一棵树,一双凤眸眯起来,看向唐菀。

他也不知站在那里多久了,看唐菀和李穆说了多久的话,唐菀却没有在意这个,相反,她不由露出几分惊喜,急忙上前走到了这青年的身边,看他虚弱地靠着树,目光锐利地看着自己,急忙问道,“大人,你怎么会在太后娘娘的宫里?”

她没有想到竟然会在太后的宫中见到这位之前路见不平的正直的大人。

见她这么问,青年顿了顿,凤眸鄙视地看着一脸天真单纯的唐菀。

竟然还当他只是个“大人”。

她怎么笨,还敢往都是人精儿的宫里来,怕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他不看着些,能行么?

真是叫人死了都不敢闭眼。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